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七彩湖

地下,污濁世界。

虞淵的陰神在斬龍臺內,隨着手握畫卷的白骨,和那袁青璽虛空飛掠。

因畫卷的存在,本該到處呼嘯的兇魂魔頭,本能地感到畏懼,紛紛避讓開來。

白骨並沒打開那畫卷,途中時,想到什麼就問兩句。

袁青璽始終保持謙卑,只要是白骨的問題,他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詳細到極點。

不論白骨,還是袁青璽,都沒避諱虞淵,沒刻意遮掩什麼。

這也讓虞淵獲知了不少秘辛。

以袁青璽所言,白骨戰死於神鬼魔妖之爭……

可白骨早早以鬼巫宗秘術,爲自己準備了後手,在他隕滅之後,他留下的後手自行啓動,從而化作鬼巫宗的異物——巫鬼。

他將自己的殘存精魂,煉化爲他最擅長的巫鬼,以巫鬼存活於世。

此巫鬼初始極爲弱小,蟄伏數萬年後,某一天突然在恐絕之地醒來。

然後,一步步的進階,壯大着力量,最終變成了鬼王幽陵。

幽陵,就是那隻他以殘存精魂,煉化而成的巫鬼。

爲了避免被發現,避免出意外,此巫鬼封存了所有前世的記憶,將其烙印在那幅沒被打開的畫卷中。

巫鬼之所以在數萬年後,才猛然在恐絕之地出現,一方面是等機會,等神魂宗的時代和影響力過去。

還有就是,巫鬼也需要那麼久的時間,將原來的記憶和經歷,烙印在那幅畫。

冒頭的那一刻,幽陵就是空白的,是真正意義上的新生。

他從最低級的恐絕之地的鬼物起,慢慢地強盛,變成足以和冥都對抗的鬼王!

要知道,傳說中的冥都,誕生於陰脈源頭,可謂是得天獨厚。

同一時代的幽陵,讓冥都感到危險,足以說明他的強大。

可幽陵還是清楚,恐絕之地在那個年代出不了鬼神,於是義無反顧地選擇轉世。

又造就出了邪王虞檄。

幽陵,從出生,到轉世爲人,因沒有成神,袁青璽便沒攜帶那幅畫,站到他的面前,沒去喚醒他。

因爲,那時的他,醒來之後的下場只有一個——就是死!

直到邪王突破元神,且踏入外域星河,袁青璽才遵循他的命令,秘密找到了他。

結果,還是沒能擺脫宿命,他還是死了。

“竺楨嶙這殺千刀的,該死的叛徒!是我們鬼巫宗造就了他,他原本是我們的人,卻背叛了我們,轉而對付我們!”

袁青璽惡毒地咒罵。

虞淵在斬龍臺中的陰神,因他的這番話,魂影搖曳。

魔宮,第二號人物的竺楨嶙,原本出自鬼巫宗!

魔宮的一位元神,最初的時候,竟是此詭秘宗門的一員!

“他,曾是我們的人?”

連白骨也驚訝了,他邪王虞檄的那一世,記得竺楨嶙的惡意和針對,猜到了雲灝投靠的就是此人。

卻萬沒有想到,竺楨嶙原來還是鬼巫宗的一員。

“因爲他了解我們,因爲他天賦極佳,我們告訴了他太多秘密。所以,他才能知道,您曾經是我們的領袖之一。這是我的疏忽,是我沒能周全佈置,導致你在七百年前再次隕滅天外。”

袁青璽又深深地自責起來。

“嗯,我有數了。”

白骨輕輕點頭,眼中竟然沒什麼情緒動盪,似乎聽到的秘密太多,已經沒什麼東西,能讓他感到不可思議了。

“你這一世不同!你在恐絕之地,還有這兒,就是無敵的!”

“在這裡,沒有元神能擊殺你!另外,神魂宗和五大至高勢力處於對立狀態,恰巧是我們的機會!”

袁青璽目光熾熱。

邪王虞檄即便是元神,他在外域星河遭受異族巔峰戰士圍殺,也還是會死。

而鬼神白骨,在恐絕之地和眼前的污濁世界,無懼浩漭其他的至高!

所以,袁青璽纔將畫卷呈上來。

就是爲了防止他真正醒來的那一刻,又被人知道真相,導致再次落難。

“以你所言,竺楨嶙早就應該知道,我乃鬼巫宗的領袖。因爲,我即將成鬼神時,就對外宣告了我虞檄的身份……”

“他,還有那些想我死的人,爲何沒在恐絕之地出現?”

白骨又問。

“因爲神魂宗回來了,因爲鬼巫宗的消亡,是神魂宗造就的。我私下認爲,那五大至高勢力,興許也想看到你,統領鬼巫宗的殘存部將,向神魂宗揮刀。”袁青璽解釋。

白骨“哦”了一聲,便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下來。

他和袁青璽談話時,都沒去看後面漂浮的斬龍臺,沒有去看其中的虞淵。

和本體真身失去聯繫的虞淵,從頭到尾,也沒開口說過話,就像是局外人般,只是默默地傾聽。

就這樣,他們到了煞魔鼎被困之地。

污濁氣息瀰漫的湖泊,呈現出七種顏色,如七種顏料倒入了湖水,令那湖泊看着非常的美。

七彩湖的半空中,有濃郁的劇毒瘴氣漂浮,充滿了數不盡的鬼物地魔。

一頭體型無比臃腫的魔怪,就在七彩湖中,如一座湖中的小山,遍體都是令人噁心的觸手。

那些觸手纏繞着煞魔鼎,將其按在七彩湖,此魔怪如由衆多魔魂意識組成。

wωω☢ tt kan☢ ¢〇

他本在自言自語,自己和自己爭吵,自己和自己辯論着什麼。

魔怪,該是頭部的位置,有一人低着頭端坐,如在沉思。

斬龍臺在湖泊前停下,能看到煞魔鼎就在前方,被無數的觸手纏繞,可他的陰神這時候偏偏無法感應到虞依依。

可他又知道,虞依依應該就在裡面,就在鼎內。

七色的湖水,乃劇毒和污濁的沉澱,是污濁世界異能的精粹,漂浮在湖面上的瘴氣煙雲,和彩雲瘴海是一樣的。

他甚至懷疑,彩雲瘴海無處不在的瘴氣煙雲,便是從那七彩湖中蒸騰出來的。

這麼想着,他的陰神在斬龍臺仰望,能看到湖面的瘴氣上空,如有霞光直通上方,如刺向地表。

“上面,就是彩雲瘴海?就是浩漭的一方神秘禁地麼?”

他不由自主地去想。

“閣下。”

袁青璽在這時候,到了那七彩湖旁,他看着那臃腫的魔怪,還有魔怪上低頭沉思的神秘人,“我要一樣東西。”

他說話時的神態,又恢復了冷淡和倨傲。

似乎,只有在面對白骨時,他纔會收斂,纔會展露出謙卑。

除白骨外,他袁青璽似乎沒服過誰,也沒有任何一個誰,能夠讓他低聲下氣。

浩漭,所有的元神和妖神都不行。

眼前的地魔,即便是堅實的盟友,同樣也不行。

“袁青璽,你要什麼?”

“你不會要煞魔鼎吧?”

“我們好不容易搶來的,你說要就要啊?”

臃腫的魔怪身上,無數觸手中,突然傳開吵嚷聲,好像是很多人一起在說話,一起質疑袁青璽。

袁青璽面無表情,又重複了一句:“我就要煞魔鼎。”

“給他。”

做沉思狀的神秘人,低着頭,輕聲說了一句。

“哦,好吧。”

臃腫不堪的魔怪,所有的嘴巴,說出了同樣的話語,旋即鬆開了纏繞煞魔鼎的觸手,讓煞魔鼎得以顯露。

虞淵和虞依依頓時再建聯繫。

“走!快走!”

虞依依的尖嘯聲陡然響起。

……

第四十章 昔日少年,今日老魔。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源血代言人第三百零一章 沈飛晴第兩千一百一十四章 膽大包天的想法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化身神明第七百四十七章 慘敗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沒白養你!第八百九十六章 困境第六十章 來自樊離的邀請第四百三十一章 血靈祭壇第兩百八十六章 暗月城,虞淵。第五十二章 殞月禁地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天魔大祭司第六百四十四章 小雷霄宗第兩千一百五十五章 第二個死亡泉眼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源界新主人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全身而退第兩千十四章 灰域唯一的神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 開門迎客第九百一十四章蛻變方向第兩千兩百四十一章 真誠致謝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兩個消息第六百零九章 頂開天幕!第一千八百三十章 端詳神殿第五百六十五章 大鼎凌空第一千五十六章 耀目!第五百六十八章 驚動的劍魂!第八百二十三章 妖殿蜂后第一百一十四章 看透第七百四十五章 不想等!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神樹瘋長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女皇之危第兩千七十章 新思路第兩千一百三十一章 都不客氣第一百零六章 災禍四起第八百九十二章 危機降臨第一千四十七章 天水之劍第一千九十章 真真假假第兩千二十章 神像的異常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月之鎧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畢竟師兄弟!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 盛情難卻第三十三章 隔空震懾第九百八十三章 交出來?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天然的親近感第兩千三百七十五章 神落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虛空漫遊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落地第三百八十六章 昔日榮光第五百四十四章 源血大陣!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 把握方向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摧毀權威!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我亦如此!第兩千三百七十五章 神落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邪魔再現第兩千三百一十一章 異域的渾沌巨靈第三百六十一章 靈魂結晶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玄天戒尺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太始的話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相擁第七百一十八章 初靈鬼王第六百九十九章 族人相爭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全身而退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太始的話第八十四章 天地生變!第五十五章 都是潑婦!第六百五十二章 橫跨星海的襲殺!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 兩個禮物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平反第兩百零四章 就此別過!第兩千三百五十七章 源魂重現!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有客遠來第九十四章 御劍第兩千七十八章 擋路的天魔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振奮人心的消息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象神隕滅第四百九十五章 登山第兩千一百七十五章 變形的大地之母第五百一十七章 天外神電第三百七十五章 改朝換代!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劍獄新鎮守第兩百九十章 隕落星眸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迎戰!第兩千五十一章 逼迫源魄第兩千十四章 灰域唯一的神第兩千八十四章 黑暗中的邪物第三十九章 價值萬金的友誼!第八百一十二章 對抗神明第一千二十四章 任你處置!第四百三十二章 認同!第兩千一百四十章 人性和神性第兩千兩百章 轟滅源靈意識第九百一十五章各有斬獲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神秘的攝魂第兩千兩百四十七章 死亡之神的蠱惑第四百九十七章 瘟神傳說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地魔之噩夢!第六百五十五章 柳鶯的選擇!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一廂情願第兩千三百一十四章 老魔回鄉
第四十章 昔日少年,今日老魔。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源血代言人第三百零一章 沈飛晴第兩千一百一十四章 膽大包天的想法第一千八百一十八章 化身神明第七百四十七章 慘敗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沒白養你!第八百九十六章 困境第六十章 來自樊離的邀請第四百三十一章 血靈祭壇第兩百八十六章 暗月城,虞淵。第五十二章 殞月禁地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天魔大祭司第六百四十四章 小雷霄宗第兩千一百五十五章 第二個死亡泉眼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源界新主人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全身而退第兩千十四章 灰域唯一的神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 開門迎客第九百一十四章蛻變方向第兩千兩百四十一章 真誠致謝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兩個消息第六百零九章 頂開天幕!第一千八百三十章 端詳神殿第五百六十五章 大鼎凌空第一千五十六章 耀目!第五百六十八章 驚動的劍魂!第八百二十三章 妖殿蜂后第一百一十四章 看透第七百四十五章 不想等!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神樹瘋長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女皇之危第兩千七十章 新思路第兩千一百三十一章 都不客氣第一百零六章 災禍四起第八百九十二章 危機降臨第一千四十七章 天水之劍第一千九十章 真真假假第兩千二十章 神像的異常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月之鎧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畢竟師兄弟!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 盛情難卻第三十三章 隔空震懾第九百八十三章 交出來?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天然的親近感第兩千三百七十五章 神落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虛空漫遊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落地第三百八十六章 昔日榮光第五百四十四章 源血大陣!第一千九百八十二章 把握方向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摧毀權威!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我亦如此!第兩千三百七十五章 神落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邪魔再現第兩千三百一十一章 異域的渾沌巨靈第三百六十一章 靈魂結晶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玄天戒尺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太始的話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相擁第七百一十八章 初靈鬼王第六百九十九章 族人相爭第一千九百零二章 全身而退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太始的話第八十四章 天地生變!第五十五章 都是潑婦!第六百五十二章 橫跨星海的襲殺!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 兩個禮物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平反第兩百零四章 就此別過!第兩千三百五十七章 源魂重現!第一千八百四十七章 有客遠來第九十四章 御劍第兩千七十八章 擋路的天魔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振奮人心的消息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象神隕滅第四百九十五章 登山第兩千一百七十五章 變形的大地之母第五百一十七章 天外神電第三百七十五章 改朝換代!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劍獄新鎮守第兩百九十章 隕落星眸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迎戰!第兩千五十一章 逼迫源魄第兩千十四章 灰域唯一的神第兩千八十四章 黑暗中的邪物第三十九章 價值萬金的友誼!第八百一十二章 對抗神明第一千二十四章 任你處置!第四百三十二章 認同!第兩千一百四十章 人性和神性第兩千兩百章 轟滅源靈意識第九百一十五章各有斬獲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神秘的攝魂第兩千兩百四十七章 死亡之神的蠱惑第四百九十七章 瘟神傳說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地魔之噩夢!第六百五十五章 柳鶯的選擇!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一廂情願第兩千三百一十四章 老魔回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