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鬼巫宗老祖

一道道兇魂飄搖而來,彷彿一杆杆漆黑幡旗,而杜旌只是其中之一。

在衆多兇魂下,有一位仙風道骨的老人,長髮和灰白長袍一同飄揚着,他嘴角噙着笑容,像是滿心歡喜趕集的老翁。

數不盡的厲鬼兇魂,浩浩蕩蕩的跟着他,彷彿是他圈養的陰兵魔將。

一條條細長的灰線,從他背後分出來,連接着飄搖在他頭頂的兇魂。

猛地看去,那些兇魂像是他放出去的風箏,他能通過背後的灰線,讓那些兇魂飛高一點,或者降落一點。

灰線在身,所有如杜旌般的兇魂,或者說“巫鬼”,都逃脫不了他的掌控。

鬚髮皆灰白的老人,並非陰神,赫然是血肉之身。

以血肉之身,行走在污濁之地,不受污穢力量的侵蝕,足見他的強大。

畢竟,連那頭老淫龍,都不敢以強橫的龍軀,在地下的污濁世界亂逛。

老人閒庭信步地走着,他明知道即將面對的,乃浩漭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的鬼神白骨,竟然也沒絲毫懼色。

被他煉化爲“巫鬼”的杜旌,此刻神色迷茫,如被他暫時奪取了靈智。

“我去通天島的時候,看到了杜旌,去追擊杜旌時,越陷越深……”

虞淵以斬龍臺的視野,注意到那老人時,羅玥正在敘述她的遭遇。

羅玥和杜旌早就認識,兩人在三百年前,曾一同侍奉過虞淵,虞淵頗爲欣賞她,傳授了她很多的藥道知識,教她如何去煉藥。

身爲藥奴的杜旌,虞淵卻只是讓他打下手,那些深奧的煉藥之術,從未傳授過。

這,也在杜旌的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種子。

羅玥還在述說着,她被杜旌吸引,被地魔帶入此方污濁之地的經歷,那位仙風道骨的老人,突然就到了虞淵和白骨面前。

虞淵看到那老人的一霎,三百年前的一幕記憶,突然變得清晰。

他猶記得,他有一回深更半夜地,找他師傅請教一種丹丸的靈材搭配,在他師傅的煉丹室中,看到過眼前的老人。

在當年,師傅都沒介紹老人的身份來歷,只說是位前輩高人,剛剛從天外歸來。

那位老人,也只是含笑看了他一眼,就起身告辭。

從此之後,他再也沒見過那個老人,師傅也沒再提起過。

沒想到……

三百多年後,再世爲人的他,居然在地下的污濁世界,重新見到這個儀態瀟灑,一身仙氣的老人。

杜旌,被煉化爲“巫鬼”,成了他掌心的木偶。

這說明此人就是鬼巫宗的餘孽!

虞淵有理由相信,當年附體曲雲,在那禁地刻印隱秘陣列者,就是眼前的老人!

所謂的幕後黑手,便是眼前這位和師傅早就認識的,鬼巫宗的餘孽!

“是你吧?”

調集斬龍臺中的白瑩光幕,將陰神裹住的虞淵,冷靜地說道:“謀害我藥神宗,一位位宗主的人,就是前輩你吧?”

“老朽袁青璽,出自鬼巫宗,乃老祖之一,請多多指教。”

仙風道骨的老人,抿嘴一笑,還很灑脫地微微鞠身一禮。

他左手握着一幅畫,那幅畫被捲了起來,用一根麻繩捆住,有濃郁的陰氣散逸。

“實不相瞞,的確是老朽先後害了你師傅,還有你。因爲你師傅,單方面撕毀了和我的協議,是你師傅背信棄義在先。”

自稱叫袁青璽的老人,先坦然承認了,然後認真地去解釋。

“你師傅能成爲藥神宗之主,藥神宗能被他發揚光大,老朽也有在背後出力。可在我們需要他,想讓他幫我們做些事情時,他卻拒絕了。”

袁青璽嘆息一聲,“天底下,哪裡有光佔便宜,不出力的好事?”

“他先過河拆橋,不肯和我們合作,我們當然也不能讓他事事如意啊。”

鬼巫宗的老者,以閒聊的語氣,輕描淡寫地道出隱秘,“至於你……”

他停頓了一下,微笑道:“既然你不能修煉,無法踏入那條大道,我連見你的興趣都沒。讓你墮落下去,讓你鑽研劇毒之道,也是發揮你的優勢和天賦。在這方面,你倒是沒辜負我,還真弄出了幾樣威力喜人的劇毒之物。”

“嘖嘖,我宗通過你研製的毒物,還得到了不少啓發呢。”

他眼中滿是欣賞。

這種欣賞是出於虞淵爲洪奇時,生命末期煉製出的,數種威能恐怖的劇毒之物。

那些劇毒之物,煉製的方式,暗含着的藥理,恰恰是鬼巫宗所需要的。

“藥神宗的那些佈置謀劃,只是順帶的小事,不值一提,老朽也就不多說了。”

沒等虞淵再開口發問,袁青璽擺擺手,示意就這樣了,先打住吧。

他的視線,也因此從虞淵的陰神移開,慢慢落向了鬼神白骨。

時間,彷彿突然變得緩慢……

他從虞淵看白骨,本該一霎,他卻用了很長很長的時間。

他是通過長時間去做準備,去調整情緒,去面對……

等他終於看到白骨時,他的目光和神情,竟陡然一變!

他看向白骨時,居然油然而生崇拜,那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恭敬!

那種目光和神情,就像是秦雲看向虞淵,就像虞依依意識到虞淵便是斬龍者之後,再次看向虞淵時的表情。

袁青璽握住畫卷的手指,也猛地用力,且微微顫抖!

晉升爲鬼神的白骨,化爲高大俊美的人族男子,望着他反常的舉動,也愣住了。

袁青璽的神態,那種發乎內心的恭敬和崇拜,令白骨都覺不對勁。

他還是鬼王時,就在秘密查他上一世死亡的真相,也猜到天邪宗的雲灝,有接觸過鬼巫宗的人。

鬼巫宗,是暗中的推手,他非常確信。

眼前這個袁青璽,在他的感覺中,可能是鬼巫宗最有權力的那個人。

但袁青璽看自己第一眼時,那不加掩飾的崇拜和骨子裡的敬意,就很古怪。

“讓不相干的人先離開吧。”

袁青璽看着白骨,講話時的聲音,居然都在發顫。

他牽着的一個個如杜旌般的巫鬼,也被他釋放了,飄搖到後面,漸漸失去蹤影。

“不相干的人?”

白骨愣了一下。

“您麾下的羅玥鬼王,也是不相干者。”袁青璽對他的稱呼,都用上了敬語。

“你先回陰脈源頭。”

白骨此言一出,羅玥都來不及做任何準備,就感受到陰脈源頭中,和她對應的那條陰間冥河的拉扯。

嗖!

羅玥陡然消失。

白骨爲恐絕之地的鬼神,是陰脈源頭意志的延伸,他的話語就是鐵律和道則,身爲鬼王的羅玥根本無力對抗。

“虞淵,你要不……”

白骨在這時候的表現,也顯得奇怪起來,似乎是在響應袁青璽。

“不,不必。他既然得到了斬龍臺的認可,也就是那位的傳承者,所以他是相干者,不必離開。”袁青璽微微一笑,“前世的洪奇,只是一個小角色,算不得什麼。可這一世的虞淵,從和斬龍臺有點牽連起,就大不一樣了。”

袁青璽深吸一口氣,然後朝着白骨跪下,額頭抵地,以兩手捧着那捲起的圖畫。

“鬼巫宗的至寶!神物的氣息!”

虞淵心神巨震。

他確信袁青璽兩手呈現出來,做出交給白骨姿態的那副畫卷,該是比“鎖靈圖”和“飼鬼圖”更高等級的至寶。

因爲,斬龍臺內部隱有奇妙法則被驚動,如要阻止那畫卷被打開。

……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心慌慌第六百二十三章 攔路虎第一百三十六章 虞淵,有話好說!第五十二章 殞月禁地第四百二十五章 見死不救?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兩條河第七百六十九章 已是人傑第六百八十七章 引火燒身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一手遮天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羞辱很大第四百九十八章 主事者的邀請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相勸第三百一十七章 靈能灌頂!第四百六章 第一階梯!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虛空封禁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九級異獸第八百九十八章 全新陣列第六百一十四章 真我依在!第一千一十七章 最強客卿第五百三十一章 悄然離島第七百九十四章 給我可好?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鬼巫宗老祖第八百章 記憶最深的人!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隱藏千萬年的真相!第兩百一十一章 鶴立雞羣第一百九十五章 大道種子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進食第五百五十六章 欺人太甚第九百三十章小意外第三百一十三章 裂船!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樹葉生成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一滴神血?第五百五十九章 大妖投奔第六百九十七章 身份轉變第九百四十三章第一次破陣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消失的宗門第六百一十一章 虛空造路!第五十四章 狂暴金犀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擺在面前的難題第四百四十一章 高歌猛進!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怎能不來?第一千三十二章 逐月法杖第八百二十九章 禁地第三!第九十五章 劍氣滔天第六百四十七章 微觀陽神第三百三十二章 承載劍意!第八百四十八章 顛倒黑白第五百八十八章 衝擊泥丸!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雪熊受傷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混亂之戰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污濁之地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這一世,不躲了嗎?第四百一十七章 詭異藍光第五百五十九章 大妖投奔第八百六十四章 老僕第兩百七十章 殺雞儆猴第五百二十八章 英魂反噬第四十二章 蘇家來人第兩百一十五章 故人徒弟第七百四十七章 慘敗第八百八十六章 漫天魂網第一百八十七章 隱蔽通道第五百七十五章 魅靈傳說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神之物第四百四十六章 誰真誰假?第三十九章 價值萬金的友誼!第四百九十四章 秒死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流竄第一百六十一章 外援?第九百五十四章邪惡種子第八百八十五章 血脈覺醒者第五百五十六章 欺人太甚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這一世,不躲了嗎?第三百六十一章 靈魂結晶第一千二十八章 癮挺大的啊!楔子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完整形態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虛心求教第八百九十一章 蛟蟒吞龍!第九百零五章不詳預兆第四百三十八章 暗襲者第七百九十五章 爭相鬥豔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妖神之體!第一千五十九章 陳青凰第七百五十四章 同類第六十章 來自樊離的邀請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混亂之戰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如神一般!第兩百二十七章 戰鬥明悟!第兩百九十一章 星穹之下第七百七十八章 白骨稱王!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七厭第三百三十九章 劍魂覺醒!第十七章 趙家欲吞龍!第三百九十八章 虞淵的煩愁第一百七十七章 蘇向天第六百一十四章 真我依在!第三百零八章 器物護體第四百五十章 殘酷殺戮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心慌慌第六百二十三章 攔路虎第一百三十六章 虞淵,有話好說!第五十二章 殞月禁地第四百二十五章 見死不救?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兩條河第七百六十九章 已是人傑第六百八十七章 引火燒身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一手遮天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羞辱很大第四百九十八章 主事者的邀請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相勸第三百一十七章 靈能灌頂!第四百六章 第一階梯!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虛空封禁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九級異獸第八百九十八章 全新陣列第六百一十四章 真我依在!第一千一十七章 最強客卿第五百三十一章 悄然離島第七百九十四章 給我可好?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鬼巫宗老祖第八百章 記憶最深的人!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隱藏千萬年的真相!第兩百一十一章 鶴立雞羣第一百九十五章 大道種子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進食第五百五十六章 欺人太甚第九百三十章小意外第三百一十三章 裂船!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樹葉生成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一滴神血?第五百五十九章 大妖投奔第六百九十七章 身份轉變第九百四十三章第一次破陣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消失的宗門第六百一十一章 虛空造路!第五十四章 狂暴金犀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擺在面前的難題第四百四十一章 高歌猛進!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怎能不來?第一千三十二章 逐月法杖第八百二十九章 禁地第三!第九十五章 劍氣滔天第六百四十七章 微觀陽神第三百三十二章 承載劍意!第八百四十八章 顛倒黑白第五百八十八章 衝擊泥丸!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雪熊受傷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混亂之戰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污濁之地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這一世,不躲了嗎?第四百一十七章 詭異藍光第五百五十九章 大妖投奔第八百六十四章 老僕第兩百七十章 殺雞儆猴第五百二十八章 英魂反噬第四十二章 蘇家來人第兩百一十五章 故人徒弟第七百四十七章 慘敗第八百八十六章 漫天魂網第一百八十七章 隱蔽通道第五百七十五章 魅靈傳說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神之物第四百四十六章 誰真誰假?第三十九章 價值萬金的友誼!第四百九十四章 秒死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流竄第一百六十一章 外援?第九百五十四章邪惡種子第八百八十五章 血脈覺醒者第五百五十六章 欺人太甚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這一世,不躲了嗎?第三百六十一章 靈魂結晶第一千二十八章 癮挺大的啊!楔子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完整形態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虛心求教第八百九十一章 蛟蟒吞龍!第九百零五章不詳預兆第四百三十八章 暗襲者第七百九十五章 爭相鬥豔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妖神之體!第一千五十九章 陳青凰第七百五十四章 同類第六十章 來自樊離的邀請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混亂之戰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如神一般!第兩百二十七章 戰鬥明悟!第兩百九十一章 星穹之下第七百七十八章 白骨稱王!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七厭第三百三十九章 劍魂覺醒!第十七章 趙家欲吞龍!第三百九十八章 虞淵的煩愁第一百七十七章 蘇向天第六百一十四章 真我依在!第三百零八章 器物護體第四百五十章 殘酷殺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