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當代傳奇!

數千年前的鬼王幽陵,七百年前的邪王虞檄,當代的鬼神白骨。

三者,竟然還是同一個,這是一位活着的神話傳說!

白瑩如美玉般的白骨,在落地的霎那,搖身一變,化作一位高大俊美,氣質散漫,神色頗爲倨傲的乾瘦男子。

眼前化成人的白骨,和虞淵當初在恐絕之地,那條和幽陵對應的陰間冥河內,瞧見的鬼王幽陵軀身,居然是一模一樣。

進階爲鬼神的他,渾身透着神秘,新奇軀體內,如有一條條陰脈支流潺潺流動。

他身上沒有血肉味道,灰白膚色底下,乃“陰葵之精”,而陰脈就是其筋脈!

他倏一現身,數百里外的煞魔峰,還有形成“萬魔大陣”的諸多魔煞,突然縮入陣列深處,似不敢冒頭。

魂靈形態的異物,魔也罷,鬼也好,被他天然壓制。

wωω ¸TTKдN ¸¢ O

另一側,被逼着從煞魔峰撤離,迴歸天邪宗領地的,所有天邪宗的強者,皆感受到一個如深海般的龐大意志,在天邪宗領地的高空出現,冷漠地看着下面的大地。

修到陽神級別的天邪宗強者,心神被震懾,生出一種大禍臨頭的感覺。

當代天邪宗的宗主,在這個意志凌空時,竟瞬間進入了至寶天邪珠。

不敢冒頭,不敢透出氣息,生怕被盯上。

戈壁中的白骨,輕扯了一下嘴角,自語道:“還是和以前一樣,只敢在背地裡,弄點小動作出來。”

他搖了搖頭,“天邪宗在你手中,永遠難晉升爲上宗,永遠無法和赤魔宗比肩。”

他說的是雲灝。

他的自言自語聲,一般人聽不見,可天邪宗許多的陽神大修,卻清晰地聽到了。

“是誰?”

“誰在我耳畔低語?他,說的那個人又是誰?”

天邪宗許多禁地洞府中,一位位靜修者睜開眼後,微微變色。

其中,有一位滿頭白髮的老嫗,辨別聲音許久後,竟哆哆嗦嗦地,在自己緊閉的洞府跪下。

她以額頭磕地,顫聲道:“是您嗎?是您……注視着這塊,曾因你而輝煌的土地?”老嫗喃喃低語,泣不成聲地,輕輕述說着什麼。

她的低聲抽泣,還有天邪宗許多陽神的奇怪反應,虞淵通過斬龍臺也能看個大概,望着眼前高大俊美的虞家老祖,想着關於這位的諸多傳說,虞淵不知道該如何稱呼。

數千年前,和冥都同時代的幽陵鬼王,自知當時的恐絕之地,並不具備成鬼神的條件,所以毅然決然地選擇再生爲人。

然後,天邪宗就出現了一個,有史以來最強的邪王!

邪王虞檄,衝擊到元神,卻被人算計,遭受異族圍毆,死於外域星河,

透露他行蹤的人,據說就是他的親傳弟子,當代天邪宗的宗主——雲灝。

可虞淵卻聽他隱約說過,雲灝,只是一枚棋子而已,也是被人給利用……

霍!

虞淵的陰神,首次從斬龍臺離開,化作一道幽影魂體,站在白瑩的檯面。

他敢陰神離開斬龍臺,是因爲白骨來了,有鬼神級別的白骨在場,他相信沒任何存在,能一息間秒殺他。

白骨的抵達,給了他陰神離開斬龍臺的底氣,讓他有了信心!

下一刻,他就感受到從白骨身上,散逸而出的,無垠深海般的磅礴陰能!

他的陰神,面對着白骨,彷彿在直面着陰脈源頭!

達到鬼神級別的白骨,對靈體鬼物的恐怖壓迫力,虞淵突然就見識到了,他還知道白骨並非刻意而爲。

眯眼細看,虞淵借斬龍臺的視野,看到條條纖細的陰脈溪流,遍佈白骨肌體下。

白骨,承載着陰脈源頭的力量,能在浩漭任何地界,隨意拉扯陰脈的力量作戰。

就好比,血魔族的大魔神格雷克,代表着陽脈源頭行走星河。

眼前的白骨,便是陰脈源頭的代言人,是陰脈源頭對外的利刃!

他此刻在浩漭大世界,無懼至高的元神和妖神,他能橫行世間,即便飛向外域星河,他依然是最出類拔萃的那一小撮存在。

虞淵感受到了他帶來的衝擊力。

“想到了什麼?”白骨含笑道。

“你我,該如何相處,如何去稱呼?”虞淵略顯尷尬。

“平輩,朋友,我們不談親情瓜葛。”白骨倒是灑脫,“你也是再世爲人,俗世的那一套,我們就不必理會了。”

“也好。”

虞淵點了點頭,頓時輕鬆許多,“你上一世的死亡,和我當初轉世失敗,興許有同樣的幕後黑手。”

白骨微微一笑,“看來,突破到陽神以後,你果然開竅更多。多年以來,我之所以沒對那不成器的徒弟下手,沒來天邪宗算舊賬,就是因爲我很清楚,他也只是被人利用。”

“蠢貨就是蠢貨,再過幾百年,他還是蠢貨。”

“明明知道被人當槍使,明明知道做錯了事,卻不知悔改,不懂得去彌補。反而,一味地想遮掩,想清除乾淨。可又畏懼我,不知我是否死透了,所以又不敢親自下手,於是就放縱圈養的惡狗,四處去咬人。”

白骨說話時,用一種失望地眼神,看向了天邪宗。

這番話,既是說給虞淵聽,也是說給天邪宗的某個人,或多個人聽的。

虞淵完全明白了。

雲灝,打心眼裡恐懼着這位師傅,就是被人蠱惑利用,做出了大逆不道的事,因根深蒂固的畏懼,因不確定他是不是真死了,還是會束手束腳,便默許了李提海的存在。

白骨,或者說邪王虞檄,對這個徒弟極其失望,可又知道雲灝非主謀,對天邪宗還念舊情,便遲遲沒動手。

此刻突然現身,也不是要拿雲灝開刀,不是要拿天邪宗去泄憤。

而是直奔主謀!

“鬼巫宗?”虞淵沉喝道。

“有這些人的蹤影。”白骨緩緩點頭,遲疑了一下,又道:“還有……別的人。”

說話時,白骨看天,卻不見一朵白雲。

“鬼巫宗爲何這麼做?先是你,或許還有別人,然後是我前世的恩師,還有我,還可能再加上我師兄?”虞淵臉色陰沉。

“我們應該去問他們。”

白骨低頭看向腳下,眼瞳深處漸現幽白異芒,“我親自過來,就是要和你一起,去那所謂的污濁之地探探。”

虞淵陰神微震,“你是認真的?”

以那頭老龍的說法看,地魔和鬼巫宗潛藏的污濁之地,連那些至高的元神和妖神,都不願意涉險。

那幾尊地魔,加鬼巫宗的餘孽,利用污濁之地的特殊性,讓至高存在都頭疼。

白骨要攜自己進去,難道當真不怕污濁之地深處,地魔和鬼巫宗餘孽合力?

“你忘了我出自何處了?”

白骨傲然一笑,體內諸多的陰脈溪流,彷彿傳來悅耳的流水聲。

虞淵也敏銳地感應出,暗藏地下的,某一條陰脈支流,被他體內的流水聲撥動,似在響應着他,隨時能爲他注入源源不絕的力量。

“浩漭,其他的元神和妖神,不敢輕探的污濁之地,我是沒那麼怕的。我是當今時代,最能抵禦那污濁之地的存在。畢竟,那片污濁的形成,是因爲陰脈源頭。而我,就是它意志的延伸。”

停頓了一下,白骨又道:“還有,我此刻在浩漭大世界,是不會死亡的。陰脈源頭不枯竭,不碎裂,我便不死。”

“除非……”

“除非雷宗那邊的魏卓,能夠封神成功。一位元神級別的,且專修雷霆奧秘者,才能威脅到我。沒這樣的人物誕生,妖殿的妖神也好,人族的元神也罷,都不能真正消除我,不能讓我死。”

“頂多,也只是困住我。”

這一刻的白骨,無比的驕傲,無比的自信。

似乎,沒天然相剋的雷霆元神誕生,浩漭所有的至高齊出,也無法真正誅滅他。

“龍頡在趕來,需要他一道嗎?”虞淵問。

“龍頡?那頭老龍嗎?”

白骨愣了一下,搖了搖頭,“他進入污濁之地,沒什麼幫助,不需要他一道。世間,除了我之外,可能也就雷宗的魏卓,能下去看看了。”

“那好,就我陪你一同。”

……

ps:抱歉,邪王死亡的問題,是我的疏忽,已改正~對不住~

第六百五十二章 橫跨星海的襲殺!第兩千一百五十一章 進軍荒界第九百零三章緣由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地下的主宰者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虛假永生第六百七十二章 幻境珠第兩百七十四章 儲物袋·第兩千兩百六十四章 劍之源靈第五百零一章 肥羊?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以蒼生脅迫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天外戰場第一千六十五章 收徒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冤家路窄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幽冥殿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七厭第兩千三百六十而章 締造源靈者第一千七百四十一章 攝魂的身份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鬼祟行徑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淺嘗而止第四百五十二章 聚煞第九百八十二章 毅然決然第三百四十六章 也是故人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血灑星河第三百五十五章 拒!第五百三十八章 奇物凝結!第兩千兩百六十九章 默默改變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凝鍊陽神!第六百二十六章 元神之子!第一千零一章 闖入的黑鐵古艦第一百一十四章 看透第一百五十八章 洗劍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瞬息萬變第一千五十一章 湮滅星域第八章 夜襲!第兩千兩百一十四章 護母心切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搜魂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稀裡糊塗的進階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至強者的眼界第八百三十三章 合體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暗中贈予第兩千兩百零一章 隔空發力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地魔的騷動第七百零九章 令牌的來頭第兩千一百九十五章 慌亂的妖鳳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彌天大謊第六百九十二章 勇猛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核心三大力第一百章 妖丹第六百八十六章 收煞第兩千三百零七章 異域第四第四百九十二章 背島垂釣者第九百五十四章邪惡種子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不讓得逞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歸墟出手!第三百六十四章 陽神之身第五百八十八章 衝擊泥丸!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 起殺心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門”之奧妙第八百二十九章 禁地第三!第一千六十三章 又見故人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一片虛無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不死荒神第五百三十一章 悄然離島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棺蓋的巨棺第八十七章 驅逐第六百八十六章 收煞第兩千六十四章 靈魂的盡頭第八百七十六章 控魂第二十四章 分生死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太始的饋贈第兩百七十三章 一塊鐵牌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鼠潮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破裂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分一杯羹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增強型的封天化魂陣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暗室疑蹤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相通相沖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 撞鬼了第七百一十九章 你,原來叫虞淵!第兩千一百二十四章 參與者之一第五百章 碎裂的島羣第五十八章 以牙還牙第兩千三百六十三章 億萬年的等候第八百一十六章 踏上不歸路第五百八十一章 握手第八百零五章 底氣!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人齊了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樂極生悲第四百四十五章 呼救聲!第六十一章 破境!第兩百一十二章 遊刃有餘!第三十三章 隔空震懾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極寒寶地第六百四十三章 我是藥神傳人!第兩千三十一章 神戰場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中招第八百章 記憶最深的人!第四百二十章 溟沌鯤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沒得商量!第六百零六章 血骨生肉
第六百五十二章 橫跨星海的襲殺!第兩千一百五十一章 進軍荒界第九百零三章緣由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地下的主宰者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虛假永生第六百七十二章 幻境珠第兩百七十四章 儲物袋·第兩千兩百六十四章 劍之源靈第五百零一章 肥羊?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以蒼生脅迫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天外戰場第一千六十五章 收徒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冤家路窄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幽冥殿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七厭第兩千三百六十而章 締造源靈者第一千七百四十一章 攝魂的身份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鬼祟行徑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淺嘗而止第四百五十二章 聚煞第九百八十二章 毅然決然第三百四十六章 也是故人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血灑星河第三百五十五章 拒!第五百三十八章 奇物凝結!第兩千兩百六十九章 默默改變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凝鍊陽神!第六百二十六章 元神之子!第一千零一章 闖入的黑鐵古艦第一百一十四章 看透第一百五十八章 洗劍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瞬息萬變第一千五十一章 湮滅星域第八章 夜襲!第兩千兩百一十四章 護母心切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搜魂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稀裡糊塗的進階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至強者的眼界第八百三十三章 合體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暗中贈予第兩千兩百零一章 隔空發力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地魔的騷動第七百零九章 令牌的來頭第兩千一百九十五章 慌亂的妖鳳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彌天大謊第六百九十二章 勇猛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核心三大力第一百章 妖丹第六百八十六章 收煞第兩千三百零七章 異域第四第四百九十二章 背島垂釣者第九百五十四章邪惡種子第一千四百九十四章 不讓得逞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歸墟出手!第三百六十四章 陽神之身第五百八十八章 衝擊泥丸!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 起殺心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門”之奧妙第八百二十九章 禁地第三!第一千六十三章 又見故人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一片虛無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不死荒神第五百三十一章 悄然離島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棺蓋的巨棺第八十七章 驅逐第六百八十六章 收煞第兩千六十四章 靈魂的盡頭第八百七十六章 控魂第二十四章 分生死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太始的饋贈第兩百七十三章 一塊鐵牌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鼠潮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破裂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分一杯羹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增強型的封天化魂陣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暗室疑蹤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相通相沖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 撞鬼了第七百一十九章 你,原來叫虞淵!第兩千一百二十四章 參與者之一第五百章 碎裂的島羣第五十八章 以牙還牙第兩千三百六十三章 億萬年的等候第八百一十六章 踏上不歸路第五百八十一章 握手第八百零五章 底氣!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人齊了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樂極生悲第四百四十五章 呼救聲!第六十一章 破境!第兩百一十二章 遊刃有餘!第三十三章 隔空震懾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極寒寶地第六百四十三章 我是藥神傳人!第兩千三十一章 神戰場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中招第八百章 記憶最深的人!第四百二十章 溟沌鯤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沒得商量!第六百零六章 血骨生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