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暗室疑蹤

段玉娥心裡七上八下。

她是鬼符宗在裂衍羣島的負責人,因鬼符宗已宣告投靠神魂宗和商會,她在裂衍羣島原本過的還不錯。

境界不高,只是魂遊境的她,整日爲陽神境的突破而煩惱,本無心其它。

虞淵在裂衍羣島現身後,她也瞭解了一番,不過很快就不在意了。

——她只想儘快突破自身的境界。

在她來看,五方勢力和神魂宗、商會既然暫時消停下來,如鬼符宗般的依附宗派,也將會得到一段時間的安穩平靜期。

虞淵猛然尋來,她不明緣由,趕緊主動參拜,“鬼符宗段玉娥,不知洪前輩過來,有什麼事情詢問?”

虞淵在鬼符島半空停下,見她如此客氣,笑着說:“別緊張,我來查點事情。”

段玉娥放鬆許多,主動道:“要我帶你到島上看看嗎?”

“不用不用。”

斬龍臺在手,陰神浸沒其中,鬼符島下面的一間間密室,密室上的鬼符,深刻的痕跡,都逃脫不了他細緻入微的觀察。

鬼符島中,只有二十幾位門徒,且大多境界低微。

那些人的符隸,擺在明面上的器物,彼此間的交流,虞淵都一清二楚。

半空中,他只用了一會兒,就將鬼符島的所有動向,暗藏着的秘密看了數遍。

——並無異常。

另一邊,知道隱情的馮鍾,阻止了林開明那羣人的尋仇,勒令他們迴歸巫毒島。

“你要不看看?”

自己沒瞧出什麼,虞淵招手示意殷雪琪下來,讓她檢查一番。

殷雪琪也不扭捏推辭,依言飛下鬼符島,在她認爲可能有古怪的宮殿,有陣列和特殊氣血的禁地巡察了一番。

шωш☢ ttκá n☢ ¢ o

然後就發現,宮殿中的鬼符,有奇異氣息的禁地,都是現今鬼符宗教徒的手段。

“沒有。”

半響後,她搖了搖頭,告訴虞淵在鬼符島上,她也沒看出什麼問題。

段玉娥誠惶誠恐地,陪同了一陣子,見虞淵等人不是要找事,陪着笑臉問道:“巫毒教那邊,到底是誰死了啊?”

“一個叫程博的人。”虞淵解釋。

“程博……”

段玉娥眉頭一皺,似乎想起了什麼,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你認識?”虞淵奇道。

鬼符宗和巫毒教向來敵對,程博人在巫毒島,初入魂遊境不久,而段玉娥則是在鬼符島,也是魂遊境的修行者。

因爲存在着暗鬥,她可能對程博的瞭解,要超過巫毒教內部人士。

“說起來,和洪前輩您……還有點瓜葛呢。”段玉娥猶豫了一番,才說道:“洪前輩當年,來過一回裂衍羣島,還弄出很大的風波。當然,那時候的洪前輩,沒人知道您真實身份,我們也不清楚……”

她囉裡囉嗦的。

馮鍾率先不耐,“說重點!”

“哦。”

段玉娥委屈地,瞥了馮鍾一眼,乖乖回答:“我們鬼符宗知道,那個叫程博的傢伙,和洪前輩您以前的藥奴……來往頗爲密切。”

“杜旌?”虞淵驚訝了。

杜旌的本體真身,就在裂衍羣島爆滅,他藏身荒神大澤的陰神,後來也被抹殺,已經不存於世了。

“嗯,杜旌因你出事,害怕鍾赤塵清理門口,轉投到巫毒教。可他在巫毒教沒多久,又被巫毒教驅逐,潛隱在荒神大澤。按道理來說,他被巫毒教驅逐了,不該和程博過多接觸。”

段玉娥身爲敵對者,調查的似乎很詳細,“可偏偏,我們留意到,杜旌每次來裂衍羣島,最先接觸的人,就是程博!”

“我們還知道,杜旌和程博兩人,曾一起探索過彩雲瘴海。”

段玉娥道出她所知的事實。

虞淵臉色微沉,心念一動,他通過斬龍臺的視野,已看到那無名島嶼內,他當初爲自己留下的後手。

他的身形輕輕一震。

那個深藏地底,本用來存放流焰,還有不少丹丸和珍稀靈材的地底暗室,擺放瓶罐的櫥櫃,被人給推到在地上。

有人進去過!

上次來裂衍羣島,將內中所藏帶走以後,他就沒再去過。

他清晰的記得,那些櫥櫃裡的丹丸、靈材,被他帶走之後,櫃子放置的很好,一個沒倒地。

呼!

他的陰神從斬龍臺離開,一霎間,就在衆人眼皮子底下消失。

“沈軍神……”

他的陰神進入古荒島,在一座雄闊的金鐵殿堂內,見到了體態嬌小,沒戴面具的女子軍神,“我有事請教。”

沈飛晴從靜悟中醒來,神色如常,“請講。”

“你當初和杜旌,是怎麼認識的,他是怎麼回事?”虞淵詢問。

“杜旌被巫毒教追殺,潛藏在荒神大澤,他傳授魏鳳巫毒教的秘術,要剝奪魏鳳體內的妖血。此事,也得到了荒神的同意。荒神,也想看看魏鳳身上的紫色鳳凰印記,是不是當真來自那位至高的精血。”

“我呢,是想要煉化那些精血,打熬我的筋骨和血脈。”

“對那杜旌,我向來不喜,接觸也不多。人死了,陰神也滅了,你提他作甚?”

沈飛晴又說了一番,她和杜旌,還有銀月女皇當初的謀劃。

當初,他們就知道所做之事,定然不被五大至高勢力認可,屬於一拍即合。

可杜旌,卻不受那個小同盟的認可,他們只是藉助杜旌的手段,一點點提煉魏鳳體內的妖血而已。

“多謝。”

靈體形態的虞淵陰神,拱手道謝後,瞬間迴歸斬龍臺。

“有什麼發現?”

馮鍾和殷雪琪一起看來。

“先散了,回通天島再說。”

見段玉娥期待地看着,還有一些鬼符宗的人,同樣注目這裡,虞淵先搪塞過去。

一行人回通天島,虞淵告知馮鍾和殷雪琪,他以前的藥奴,興許在被巫毒教驅逐之後,反而被鬼巫宗的人相中。

暗中殘害自己的,不可能是杜旌,因爲那時的杜旌弱的可憐,怕自己怕的要死。

“死去的杜旌,可能修煉了鬼巫宗的秘法?程博,能夠在彩雲瘴海得到飼鬼圖,也因爲杜旌?”殷雪琪一臉驚訝。

虞淵點了點頭,“我是這樣想的。”

馮鍾認爲,另有巫毒教的人,還在裂衍羣島,或許就在附近,於是讓大家謹慎地繼續等待。

兩日後,穢靈宗一位修行者,和天邪宗的一人,如連琥和程博般,也先後死亡。

死因,同樣是不明,且發生在一霎間。

等虞淵嗅到不對勁,趕到的時候,兩人腦海已無任何魂念殘存,在那兩人的身上,還有附近,也沒發現鬼巫宗奇特的符號和圖案。

然後,不知從什麼地方,漸漸散播出了一個說法。

虞淵乃瘟神,他去那裡,就會爲那裡帶來災禍和死亡……

因爲他出現在裂衍羣島,所以有很多人,莫名其妙地暴斃,或走火入魔,或自絕,原因……都在虞淵。

再往後,竟然有人向商會抗議,讓商會驅趕虞淵!

還說,如果虞淵不走,如果還有更多人莫名死亡,責任就在商會,他們這些駐紮此地的修行者,也將因此離開。

更有無宗派的散修,心慌之下,怕裂衍羣島出現鉅變,已經開始撤離了。

就在這種氣氛下,銅老錢,被千劫鬼王護送着,從九幽寒淵那邊來到通天島。

靈魂受傷的銅老錢,見到虞淵的那一刻,就怪叫道:“媽的,你猜猜我見到了誰?你絕對想不到!”

“杜旌?”虞淵皺眉。

銅老錢一臉呆滯,“這你都能猜到!”

……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不要也得要!第兩千兩百一十七章 鳥獸散第兩百二十八章 上位者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 兩個禮物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領路者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求和?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分一杯羹第兩千兩百九十六章 劇毒之源第兩千一百二十三章 死亡的範疇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小雪人兒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火中取栗!第兩百二十五章 圈養血食!第七百一十五章 妙不可言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看客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虛假永生第兩千兩百三十六章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不足爲慮第六百九十六章 殘酷戰場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神鳥在天第八百一十五章 築山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 不過如此!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地下的主宰者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漫天搜尋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降臨者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升溫第兩百六十五章 侵入者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老蜥蜴的力量第一千一十三章 以一敵三第九百八十六章 由不得你!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兩顆龍蛋第兩千兩百零四章 擋一劍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倒塌的妖神殿!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插一腳!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鳳影第十二章 欺人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震盪中的深淵之門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生命重燃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輕輕鬆鬆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牆頭草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不還是一個樣?第八十五章 分道揚鑣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沒人管?第兩千一百四十章 人性和神性第兩百八十五章 神威帝國魏氏!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別多事第一百五十六章 化魂池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奇怪的師兄第一千六十五章 收徒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鬼神生厭第六百四十八章 失控!(兒童節快樂)第一百四十二章 傳奇霸主!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新的驚喜第九百零四章態度轉變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舊怨重提第五百三十八章 奇物凝結!第兩千兩百二十五章 轉變策略第四百九十章 孤男寡女第兩百三十五章 陰闃罡風!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暗域寒影第一千九百八十三章 敞開天窗說亮話第兩千三百三十四章 她曾來過第一千八百一十三章 奇思妙想第五百一十一章 杜老二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不要也得要!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醒來的炸彈第一千五十八章 女皇的要求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好師兄(虎年大吉)第五百零一章 肥羊?第八百六十四章 老僕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源靈第六百零一章 無形刻刀第兩百三十五章 陰闃罡風!第七百七十七章 鬼王之爭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鬼祟行徑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全醒的羅維!第兩千一百零五章 黑暗的恐懼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溟沌鯤的不甘!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曾如此親近第七百三十五章 死訊第兩百一十九章 好心當成驢肝肺第兩千三十九章 艱難的選擇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極寒寶地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進食的不死鳥第兩千三百三十二章 世界的融合第二十一章 把事情鬧大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餘孽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被激怒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鳳凰神殿第一百零五章 定海神針第兩千兩百六十二章 至尊之戰第五百九十七章 第一個脫困者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人不念情,劍念情!第七百章 我們的王!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聚魂第兩千兩百七十五章 連鎖反應第七百三十六章 成爲幫兇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交出來!第兩百五十五章 吐露心聲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慘遭遺棄第九百三十六章五頭龍神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不要也得要!第兩千兩百一十七章 鳥獸散第兩百二十八章 上位者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 兩個禮物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 領路者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求和?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分一杯羹第兩千兩百九十六章 劇毒之源第兩千一百二十三章 死亡的範疇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小雪人兒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火中取栗!第兩百二十五章 圈養血食!第七百一十五章 妙不可言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看客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虛假永生第兩千兩百三十六章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不足爲慮第六百九十六章 殘酷戰場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神鳥在天第八百一十五章 築山第一千八百六十四章 不過如此!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地下的主宰者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漫天搜尋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降臨者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升溫第兩百六十五章 侵入者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老蜥蜴的力量第一千一十三章 以一敵三第九百八十六章 由不得你!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兩顆龍蛋第兩千兩百零四章 擋一劍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倒塌的妖神殿!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插一腳!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鳳影第十二章 欺人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 震盪中的深淵之門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生命重燃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輕輕鬆鬆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牆頭草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不還是一個樣?第八十五章 分道揚鑣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沒人管?第兩千一百四十章 人性和神性第兩百八十五章 神威帝國魏氏!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別多事第一百五十六章 化魂池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奇怪的師兄第一千六十五章 收徒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鬼神生厭第六百四十八章 失控!(兒童節快樂)第一百四十二章 傳奇霸主!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新的驚喜第九百零四章態度轉變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舊怨重提第五百三十八章 奇物凝結!第兩千兩百二十五章 轉變策略第四百九十章 孤男寡女第兩百三十五章 陰闃罡風!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暗域寒影第一千九百八十三章 敞開天窗說亮話第兩千三百三十四章 她曾來過第一千八百一十三章 奇思妙想第五百一十一章 杜老二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不要也得要!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醒來的炸彈第一千五十八章 女皇的要求第一千八百三十六章 好師兄(虎年大吉)第五百零一章 肥羊?第八百六十四章 老僕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源靈第六百零一章 無形刻刀第兩百三十五章 陰闃罡風!第七百七十七章 鬼王之爭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鬼祟行徑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全醒的羅維!第兩千一百零五章 黑暗的恐懼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溟沌鯤的不甘!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曾如此親近第七百三十五章 死訊第兩百一十九章 好心當成驢肝肺第兩千三十九章 艱難的選擇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極寒寶地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進食的不死鳥第兩千三百三十二章 世界的融合第二十一章 把事情鬧大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餘孽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被激怒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鳳凰神殿第一百零五章 定海神針第兩千兩百六十二章 至尊之戰第五百九十七章 第一個脫困者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人不念情,劍念情!第七百章 我們的王!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 聚魂第兩千兩百七十五章 連鎖反應第七百三十六章 成爲幫兇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交出來!第兩百五十五章 吐露心聲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慘遭遺棄第九百三十六章五頭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