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梳理過往

虞淵沉吟不語。

衆多的藥師,從幽深的洞府冒頭,看着那一具具失去生機,死狀悽慘的屍身,猶豫了一下,又稍稍往回縮了一些。

遲燁,臉上也沒太多喜色,反而心生畏懼和擔憂。

曲雲和那十幾具屍體,讓他不由想起了,三百年前虞淵的所作所爲……

在某些方面,那時虞淵的殘暴做法,比起死去的曲雲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曲雲等人,至少還會擺擺道理,先拿出證據來。

而當年的那個虞淵,全憑個人喜好行事,反覆無常,誰也琢磨不透他的心思。

“他這趟回來,還是以這種方式,對宗門來說……可能未必是幸事。”

遲燁在心中自語,他觀察了一番,就見老一輩的藥師,親眼見過虞淵,經歷過那場噩夢般年代的人,全部和他一樣憂心忡忡。

鍾穎,腳步蹣跚地拖着兩個徒弟,正悄悄遠離。

反倒是她那兩個徒弟,不知虞淵曾做過什麼,見虞淵倏一露面,就殺了曲雲等人,顯得頗爲興奮,頻頻回頭去看。

只有二十出頭,水靈靈的女徒弟,彎月般的美目中,還有崇拜的光芒亮起。

遲燁暗暗皺眉,心道真是不知死活。

很快,在虞淵和衆多的屍身附近,就只剩下了連琥一人。

有着碩大頭顱,軀身卻又瘦又小的這位邪魔,背靠着一塊岩石,一臉的無可奈何,內心也涌現出各種複雜情緒。

當他看到虞淵,將曲雲等人隨手打殺以後,他就將虞淵和洪奇的身影重疊了。

“和以前還是一樣……”

連琥很自然地這麼想。

不同的是,以前的虞淵是指使他們動手,讓他們殺誰,他們就殺誰。

而現在,個人戰力恐怖無比的虞淵,不再需要知會他們,心中殺念一起,就乾淨利落地下手了。

果斷,兇殘,毫無畏懼。

“那個,洪……”

猶豫良久後,眼見藥神島的所有人,皆驚恐不安地看着虞淵,連琥忍不住了,“洪宗主,你這次來藥神島,到底想幹什麼啊?”

此言一出,本就鴉雀無聲的島上,變得落針可聞。

臉色變幻莫測的虞淵,因他的這句話,讓陰神重返識海,釋放着妖異猩紅血光,讓衆人頭皮發麻的妖刀,也被收了起來。

虞淵望向連琥。

連琥擠出比哭都難看的笑容,“你別這麼看我,你轉世失敗後,和我一樣被招攬成爲藥神宗客卿的人,大多都死了。我能活着,真是我運氣好,還因爲我後來極少露面。”

虞淵略一點頭,“我知道。”

通過曲雲靈魂中的記憶,他知道他以前的那些羽翼,或者說爪牙,沒什麼講義氣的,一得知他魂飛魄散,立即舔着臉去效忠師兄鍾赤塵。

連琥,自然也不例外。

那些人當中,許多本就是罪大惡極,在沒被他吸納到藥神宗前,就有幾個做出了人神共憤的事,被五大至高勢力定性爲必須要清除的對象。

他們能活着,能沒有被追究,是因爲他們成了藥神宗的客卿。

可聚攏在自己的身邊以後,他們也沒有收斂多少,或本身就肆意亂來,或被自己指使着,又幹了幾起罄竹難書的惡事。

結果,師兄和曲雲一合計,就故意安排了一些任務,將他們放了出去。

對自身約束力極差的傢伙,離了藥神宗,在別的大陸和深海活動,一個個迅速沒了聲音。

——被仇家秘密除掉了。

師兄佯裝不知,本就是放他們出去,供一些人泄憤。

連琥是猜到了,所以死活不肯出去,就是不在外面露頭,要麼在藥神宗,要麼縮在這個島嶼。

幾十年過後,等那些同伴死的差不多了,連琥纔敢冒頭。

那時候,師兄又在重新吸納客卿,也慢慢接納了他。

他才得以存活下來。

“你怕我作甚?”虞淵覺得好笑,“是不是也在背地裡,做了對不起我的虧心事?連琥,別人就算了,你是我親手救下,領回的藥神宗,你要是曾經也暗算了我,呵呵。”

“洪宗主你可別冤枉我啊!”連琥着急地辯解,“我什麼也沒幹!還有,我一直都怕你,你是知道的啊!我怎麼敢?”

“洪……”

眼看所有人都在逃避,紅鬍子遲燁因輩分最高,只好硬着頭皮出來。

“叫我虞淵吧。”

“好,虞淵就虞淵吧。”

遲燁也不推脫,從那洞府矯健地下落,很快就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來到了虞淵的面前,“曲雲在限制藥師的自由,這陣子有不少專注於煉藥的人,平白無故地死了。”

他痛心地,看着兩個徒弟的屍體,說道:“器宗,能夠保持中立,能夠繼續和商會合作,爲什麼我們不可以?我不知道是鍾宗主的意思,還是曲雲個人的想法,我們只是去通天島,竟然都成了叛徒!”

“通天島,有煉藥所需的各種靈材,和商會斷絕來往,對我們也是重創啊!”

遲燁不提其它,只說藥神宗的現狀,述說着近三百年來,宗門的種種變化。

如果不是虞淵後來心性扭曲,他會堅定地,永遠站在虞淵那邊。

因爲當年虞淵的理念,就是老宗主的理念,藥神宗這個宗派,必須一直有煉藥師主導,煉藥之道要凌駕於修行路。

無法修行的虞淵,完美地貫徹了這條路,不論他做了什麼,都是他在調動別人。

如連琥般的客卿,也全部聽命於他,不敢對藥師如何。

鍾赤塵執掌藥神宗,開始重用曲雲以後,扶植了楚堯上來,自己沉浸於修行,尋求自在境的突破,對宗門事情不理不問。

他自己的行動,就傳遞了一個不好訊號,讓曲雲着重挑選修行天賦高的人入門。

楚堯默許。

久而久之,如遲燁般煉藥技藝高超者,反而被排擠在權利之外,在宗門內務方面沒了聲音。

甚至,宗門的一些大事,都不再邀請遲燁這些人。

衍變到現在,煉藥師彷彿變成了修行者的奴役,辛苦煉製的珍貴丹丸,要麼被曲雲那些人直接享用,要麼變賣給商會,換取適合他們的靈器和寶晶,去增長他們的修爲和戰力。

煉藥師,在這麼一個煉藥聖地,居然失去了超然的地位。

何其悲哀?

“遲老……”

虞淵一開口,又突然噤聲,沉默數秒後,他選擇傳音過去,“前世時,我後來的心性大變,似乎是因爲中了毒,還是靈魂方面的毒。我因爲無法修煉,靈魂過於弱,始終沒發現。我這趟回來,希望能弄清真相,也希望可以讓宗派恢復正軌。”

“師傅的遺願,理念,我會繼續推進。”

虞淵敞開心扉。

遲燁眼睛頓時亮了,他雙手顫抖,臉上煥發出光彩。

虞淵肯定地點了點頭,再次開口:“島上的秩序,由你來維護,我問連琥些事。”

“好!好好好!”遲燁不住地點頭。

連琥則心慌意亂,又着急地去爲自己辯解,說他沒有背地裡,做過什麼對不起虞淵的事。

“換個地方說話。”

虞淵咧嘴一笑,一把抓住連琥的胳膊,提起他就飛向了半空,然後朝通天島而去,“我還記得,以前情況危機,飛行器物碎裂以後,你也是這麼帶着我逃。”

連琥一怔,隨後乾笑道:“你落地後還會吐。”

這句話出口,他看了一下虞淵的臉,不知爲何,緊張的心情,似乎都平靜許多。

“嗯,我落地會吐,是因爲那時候的我,身體太弱了。”虞淵笑着點頭,“可你,不也因爲毒煙的擴散,因一些場景,吐的比我還厲害?”

連琥臉色猛地慘白。

……

第九百四十一章說服第一百五十三章 巨棺昇天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瞬息萬變第兩百七十四章 儲物袋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一個接一個!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深淵巨蜥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降臨第兩千一百一十八章 死亡泉眼第兩千三百四十八章 命運之靈!第兩千兩百五十九章 荒界的災難第九百三十章小意外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噩夢降臨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現身龍島第四百六章 第一階梯!第兩百一十九章 好心當成驢肝肺第兩千八十九章 不留退路的不死鳥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破開異獸血脈枷鎖!第一千七十八章 星族聖器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誤打誤撞第五百九十三章 掙脫禁錮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遮不住的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星河毒瘤第九百五十七章 再生者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血之滲透第九百二十九章再勝!第一千四百章 天邪叛逆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半醒的羅維第一千四百章 天邪叛逆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第二位被說服的妖神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韓七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幽冥殿第四百五十七章 天魔凝煞!第兩百三十九章 不勞費心!第四百四十三章 神器出土!第兩千六十二章 我曾獵殺源靈第七百二十三章 好久不見第兩百四十八章 龍洞,寒蛟。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契合無間第八百六十七章 黑嫗第五百四十章 煩惱第兩千一百三十七章 成敗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源血代言人第五百八十四章 揮拳如雨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漫天辱罵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風姿無敵!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大魔神的復活儀式!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龍蛋?第六百零三章 以身飼虎第六百六十八章 暗燼塵霧!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蝶影第三百八十七章 豪氣再現!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禁足浩漭至高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敞開天窗說亮話第一千二十三章 我很有名嗎?第七百三十章 被斬的鬼王第兩千兩百七十九章 王見王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深淵第七百零九章 令牌的來頭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正面第一百五十二章 移花接木第一百四十三章 先打爲敬!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焦慮的格雷克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劍光耀目第九百五十二章聶擎天的傳說!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借力第七百二十三章 好久不見第兩百三十一章 挑撥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斬天碎地第九百一十八章看重第六百七十章 神女折翼第九百八十章 大魔神!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進攻號角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沒人管?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答案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棺蓋的巨棺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魔化第八百九十五章 心殤真人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移動的血庫第一百零六章 災禍四起第七百四十六章 如此羅睺!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以蒼生脅迫第四百八十二章 通天商會第七百四十一章 挑戰!第五百一十八章 無休止的追殺第五百四十四章 源血大陣!第兩千兩百八十六章 兵刃相見第兩千一百二十七章 催命的啼鳴聲第五百七十六章 龍族圖騰柱第三百六十八章 未來妖神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迴應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找到方向!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盡我所能!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如神一般!第七百一十七章 五大鬼王!第五百七十五章 魅靈傳說第一千一十章 消息滯後第七百三十三章 白骨的懇求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另一位地魔始祖!第三百四十四章 銅老錢第八百六十四章 老僕
第九百四十一章說服第一百五十三章 巨棺昇天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瞬息萬變第兩百七十四章 儲物袋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一個接一個!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深淵巨蜥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降臨第兩千一百一十八章 死亡泉眼第兩千三百四十八章 命運之靈!第兩千兩百五十九章 荒界的災難第九百三十章小意外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噩夢降臨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現身龍島第四百六章 第一階梯!第兩百一十九章 好心當成驢肝肺第兩千八十九章 不留退路的不死鳥第一千八百六十九章 破開異獸血脈枷鎖!第一千七十八章 星族聖器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誤打誤撞第五百九十三章 掙脫禁錮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遮不住的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星河毒瘤第九百五十七章 再生者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血之滲透第九百二十九章再勝!第一千四百章 天邪叛逆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半醒的羅維第一千四百章 天邪叛逆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第二位被說服的妖神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韓七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幽冥殿第四百五十七章 天魔凝煞!第兩百三十九章 不勞費心!第四百四十三章 神器出土!第兩千六十二章 我曾獵殺源靈第七百二十三章 好久不見第兩百四十八章 龍洞,寒蛟。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契合無間第八百六十七章 黑嫗第五百四十章 煩惱第兩千一百三十七章 成敗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源血代言人第五百八十四章 揮拳如雨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漫天辱罵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風姿無敵!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大魔神的復活儀式!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龍蛋?第六百零三章 以身飼虎第六百六十八章 暗燼塵霧!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蝶影第三百八十七章 豪氣再現!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禁足浩漭至高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敞開天窗說亮話第一千二十三章 我很有名嗎?第七百三十章 被斬的鬼王第兩千兩百七十九章 王見王第一千八百八十七章 深淵第七百零九章 令牌的來頭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正面第一百五十二章 移花接木第一百四十三章 先打爲敬!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焦慮的格雷克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劍光耀目第九百五十二章聶擎天的傳說!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借力第七百二十三章 好久不見第兩百三十一章 挑撥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斬天碎地第九百一十八章看重第六百七十章 神女折翼第九百八十章 大魔神!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進攻號角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沒人管?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答案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棺蓋的巨棺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魔化第八百九十五章 心殤真人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移動的血庫第一百零六章 災禍四起第七百四十六章 如此羅睺!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以蒼生脅迫第四百八十二章 通天商會第七百四十一章 挑戰!第五百一十八章 無休止的追殺第五百四十四章 源血大陣!第兩千兩百八十六章 兵刃相見第兩千一百二十七章 催命的啼鳴聲第五百七十六章 龍族圖騰柱第三百六十八章 未來妖神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迴應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找到方向!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盡我所能!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如神一般!第七百一十七章 五大鬼王!第五百七十五章 魅靈傳說第一千一十章 消息滯後第七百三十三章 白骨的懇求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另一位地魔始祖!第三百四十四章 銅老錢第八百六十四章 老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