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另一種可能

絕壁處,“粉碎之劍”梵鶴卿耐心地,聽着虞淵所說的每一個字。

他那彷彿藏有太多心事的眼睛,認真地打量着虞淵,似乎在暗地裡將虞淵和什麼人,放在一塊兒對比。

好一會兒後,他輕輕皺眉,忽然道:“你和前半生的你,大抵是一樣的。”

虞淵口中的話停下,神色錯愕。

一瞬後,他就想明瞭梵鶴卿話裡的意思,知道梵鶴卿說的前半生,指的是洪奇……

“我若是沒記錯的話,我以前和梵先生,應該沒打過交道吧?”

虞淵很費解,因爲他爲洪奇時,梵鶴卿已是名震浩漭的大劍仙,且在此方天地常年閉關不出,只是時而在外域星河現身。

上一世,他對梵鶴卿只是久聞大名,雙方沒接觸過。

可聽梵鶴卿話裡的意思,似乎他爲洪奇時,就瞭解過他。

“你以前來過裂衍羣島,而且是和那丫頭一起。她當初便是劍宗的瑰寶,宗門那邊囑咐我暗中照應,所以我每次看她時,也就自然看到了你。”

話到這,梵鶴卿停頓了下來,一邊思索着,一邊緩緩道:“你不止一次來過裂衍羣島,派頭……還越來越大。你的脾氣,你的氣焰,也隨之暴漲。且,在我來看略顯反常。”

梵鶴卿看了一下藥神島,沉默幾秒,輕喝道:“你有沒有想過,你生命末期的心性大變,可能是因爲中了靈魂方面的毒?”

“靈魂方面的毒?”虞淵一怔。

他從沒想過這種可能性!

外界的說法,是因爲他沉迷毒丹的煉製,加上自知壽齡將至,才漸漸墜落邪魔之道,弄到了人神共憤的地步。

他自己,每每回想起洪奇生命末期的一些事蹟,都覺記憶渾沌。

以他這一世的修爲境界,靈魂的強度,顯得有些反常。

之前,他以爲是他自己本身,不願意去回想。

聽梵鶴卿這麼一說,讓他一下子迷惑了,“靈魂方面的毒,讓我心性大變,心靈深處的惡念不斷壯大?”

“身爲洪奇的你,沒踏上修行路,沒有淬鍊過靈魂,對自己三魂的認知不足。所以你要中了類似的毒,你無從感應。”梵鶴卿向他闡述這種可能性,“我這麼說,是因爲你每次再來裂衍羣島,都會讓我更厭惡幾分。”

“你興許不知道,讓我生出厭惡感,也是一種本事。”

梵鶴卿扯了扯嘴角。

虞淵沉默了下來。

他還當真知道,有幾種能勾起人邪念的毒丹,只需要找到特殊的藥草,將藥性糅合起來,很容易便能勾起人心的惡念,或嗜殺的慾望。

讓人諸多惡念皆起,漸漸墮落下去的丹丸,他也知道煉製的方法。

如果一枚這樣的丹丸,被自己不小心給服下了,他那第二世沒踏上修行路,沒特別淬鍊的靈魂,是不是將毫無所知的中招?

“我因她,而在暗處看過你多次。我每次看你,你的心性都在劇烈生變。我感覺,那並不是自然的心性轉變。自然的,沒那麼快……”梵鶴卿說的很直白了。

“人爲的?”虞淵面色陰沉。

梵鶴卿略一點頭,“現在的裂衍羣島,情形很微妙。我聽說,商會正在四處招攬,懂得藥理和靈植培育的人,而藥神宗那邊,也有很多人動心,想投奔商會。這裡的那座,你以前很熟悉的藥神島,有些藥師被控制了起來。”

“招攬藥師……”

虞淵若有所思,想的是商會和神魂宗那邊,果真在推動此事。

不管他和藥神宗那邊結果如何,商會既然已在到處搜尋懂藥理的人,就是爲後續送往暗翼星域做準備了。

呼!

斬龍臺悄然浮現,微縮之後落入他掌心,他的一縷心神魂念沉浸進去,以斬龍臺去看藥神島。

島上,所有種下的花草靈植,藥殿,丹爐,地火的脈絡,每一個煉藥師和外來者,瞬間落入眼簾,鉅細無漏。

他意外地看到一個銀髮老者,在一座藥山前,正大聲地呵斥着什麼。

銀髮老者氣度非凡,眼神頗爲兇悍,雖穿着煉藥師的衣袍,可給人的感覺更像是驍勇善戰的修行者。

“曲師叔,竟然還活着。”虞淵愕然。

曲雲,和他師傅一個輩分,早年精研煉藥之術,後來忽然開始側重於境界的突破,還當真給他成功凝鍊出陽神,併成功地衝天而出。

年輕時的鐘赤塵,極受曲雲的喜愛,而且鍾赤塵的修行都是由此人教導。

可以說,鍾赤塵後面沉迷於修行,荒廢了藥道的精研,也是受此人影響。

虞淵清楚的記得,曲雲一直不喜自己,在自己剛入門不久,便因查出無法踏入修行路,而被曲雲罵作廢物,讓師傅別浪費精力和時間。

曲雲的理由是,一個無法修煉的煉藥師,壽命太短暫,對藥神宗無益。

在師傅堅持收自己爲徒後,曲雲還大鬧了一場,任性地去了天外淬磨陽神。

不久就聽說,曲雲的陽神死於天外,還導致本體真身也遭受了反噬,直到自己轉世出岔子前,曲雲都沒出來過。

可現在,曲雲不僅在藥神島,還活靈活現的。

看起來,他的陽神境也頗爲穩固,根本不像是陽神碎裂者。

“你死沒多久,他就出來了。”梵鶴卿淡然的語氣中,帶着幾分古怪意味,“他的陽神,也隨之從外域星河歸來,不僅沒碎,境界還得到了提升,戰力頗強。你那師兄,能迅速穩住局勢,令非議者閉嘴,他功不可沒。”

停了一下,梵鶴卿又說:“在我眼裡,他和你那師兄,似乎更像是師徒。”

虞淵沒作聲,而是繼續以斬龍臺窺探着藥神島的動向,傾聽着曲雲的罵聲。

他看到一些精通藥理的煉藥師,唯唯諾諾地,朝着那座藥山的洞府裡面縮,並在向曲雲不斷解釋,解釋自己沒有想離開的意思。

還看到,在曲雲背後的堅硬石地上,此刻捆綁着三個人,滿身的淤青和鞭痕。

三個人,都身穿藥神宗的衣袍,一個老婆婆,加一男一女兩個徒弟。

那位老婆婆的容貌,虞淵細看之後,覺得有些面熟,可一下子沒能想起來。

他以斬龍臺,以他獨有的方式,去注視藥神島時,“粉碎之劍”梵鶴卿的目光,也順勢落在了斬龍臺上。

梵鶴卿的眼睛,漸漸變得明亮了起來,即便是他,也無法以視線穿透渾濁的白瑩光芒,不能瞧見斬龍臺內部的世界。

可他能看到,斬龍臺因虞淵的動用,在周邊盪漾起了七彩漣漪。

漣漪內,彷彿有一條條袖珍的彩龍遊曳。

“梵先生,我先去藥神島。”

聽了半響後,虞淵吸了一口氣,臉色變得深沉起來。

梵鶴卿微微點頭,“藥神宗內務,我不便參與。”

“總之,感謝梵先生的告知。”

再次鞠身之後,虞淵和斬龍臺一道兒,憑空消失不見。

……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收拾的服服帖帖第七百六十一章 帝國雙壁第四百三十六章 第三奇地!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再陪一遭第三百四十八章 女帝第六百零一章 無形刻刀第一百六十八章 遠古月魔第六百二十二章 金鐵神座第三百七十九章 闖虎穴!第五百一十九章 咫尺天涯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神劍軌跡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兩位女皇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現身龍島第七百三十章 被斬的鬼王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枯坐靜修第六百三十八章 大陸陳氏第六百八十七章 引火燒身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包在我身上!第一千八十八章 毅然迴歸第九百六十六章 破繭!第一百一十八章 自尋死路!第九百一十二章明光族聖女!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引火燒身第八百九十八章 全新陣列第一千四十七章 天水之劍第四百九十一章 滿地蒼蠅第七百零七章 如魚得水!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極寒寶地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優厚條件第五十七章 月之碎片第九百七十五章 御龍第八百九十四章 縛龍!楔子第六百零五章 異魔附體?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暗室疑蹤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滅宗的遺老第八百一十二章 對抗神明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按兵不動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方寸大亂第兩百六十四章 奇花異草遍地!第七十三章 劍魂示警第八百零二章 叉娑國度!第一百六十章 上宗弟子第兩百三十二章 玄天幽漩!第五百五十章 妖獸涌入!第九百八十二章 毅然決然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魔潮隱患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人心第七百九十五章 三女齊聚第九百六十二章 戰起!第八百八十一章 屈靖死了!第一百二十四章 消逝的第四上宗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意外第七百六十九章 已是人傑第二十五章 第一戰!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虛心求教第四百六章 第一階梯!第一千七十七章 以後就有了!第一百一十五章 黃金骸骨第四百四十五章 呼救聲!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源血大陸!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鬼巫邪術第三百九十五章 銀虹魔梭!第三百章 古荒空界真訣!第六百一十七章 隔世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兩條河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鬼巫邪術第一千一十五章 癒合如初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有點意外第三百一十三章 裂船!第一千六十七章 異物橫行第九百九十三章 十三席位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方寸大亂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神鳥在天第五百五十五章 技藝近乎於道!第一千零五章 心魔凝物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變陣!第三百六十三章 比肩神明!第四百七十七章 叛徒第一百四十三章 先打爲敬!第八百二十一章 陷落第六百九十三章 七日第九百八十章 大魔神!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啓天劍陣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變陣!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神賜之物第兩百四十一章 元陽有七山!第四章 赤黿血蟲!第三百二十二章 毀陣第六百四十六章 誤打誤撞第一千七十九章 妖刀血獄第七百一十五章 妙不可言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戰戰兢兢第三百五十二章 魂之橋樑第四百一十八章 死亡瀰漫第一千五十三章 不死鳥傳說第一千九十五章 壓抑戰場第三百八十六章 昔日榮光第三百九十四章 陰饋丹!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虞淵的補償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收拾的服服帖帖第七百六十一章 帝國雙壁第四百三十六章 第三奇地!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再陪一遭第三百四十八章 女帝第六百零一章 無形刻刀第一百六十八章 遠古月魔第六百二十二章 金鐵神座第三百七十九章 闖虎穴!第五百一十九章 咫尺天涯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神劍軌跡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兩位女皇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現身龍島第七百三十章 被斬的鬼王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枯坐靜修第六百三十八章 大陸陳氏第六百八十七章 引火燒身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包在我身上!第一千八十八章 毅然迴歸第九百六十六章 破繭!第一百一十八章 自尋死路!第九百一十二章明光族聖女!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引火燒身第八百九十八章 全新陣列第一千四十七章 天水之劍第四百九十一章 滿地蒼蠅第七百零七章 如魚得水!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極寒寶地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優厚條件第五十七章 月之碎片第九百七十五章 御龍第八百九十四章 縛龍!楔子第六百零五章 異魔附體?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暗室疑蹤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滅宗的遺老第八百一十二章 對抗神明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按兵不動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方寸大亂第兩百六十四章 奇花異草遍地!第七十三章 劍魂示警第八百零二章 叉娑國度!第一百六十章 上宗弟子第兩百三十二章 玄天幽漩!第五百五十章 妖獸涌入!第九百八十二章 毅然決然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魔潮隱患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人心第七百九十五章 三女齊聚第九百六十二章 戰起!第八百八十一章 屈靖死了!第一百二十四章 消逝的第四上宗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意外第七百六十九章 已是人傑第二十五章 第一戰!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虛心求教第四百六章 第一階梯!第一千七十七章 以後就有了!第一百一十五章 黃金骸骨第四百四十五章 呼救聲!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源血大陸!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鬼巫邪術第三百九十五章 銀虹魔梭!第三百章 古荒空界真訣!第六百一十七章 隔世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兩條河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鬼巫邪術第一千一十五章 癒合如初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有點意外第三百一十三章 裂船!第一千六十七章 異物橫行第九百九十三章 十三席位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方寸大亂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神鳥在天第五百五十五章 技藝近乎於道!第一千零五章 心魔凝物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變陣!第三百六十三章 比肩神明!第四百七十七章 叛徒第一百四十三章 先打爲敬!第八百二十一章 陷落第六百九十三章 七日第九百八十章 大魔神!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啓天劍陣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變陣!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神賜之物第兩百四十一章 元陽有七山!第四章 赤黿血蟲!第三百二十二章 毀陣第六百四十六章 誤打誤撞第一千七十九章 妖刀血獄第七百一十五章 妙不可言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戰戰兢兢第三百五十二章 魂之橋樑第四百一十八章 死亡瀰漫第一千五十三章 不死鳥傳說第一千九十五章 壓抑戰場第三百八十六章 昔日榮光第三百九十四章 陰饋丹!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虞淵的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