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章 天邪叛逆

“虞淵!”

略顯陌生的吆喝聲,從下方的島嶼傳來,聲音顯得有氣無力。

懸停在半空,正辨別方向的虞淵,一臉愕然地望着下方。

視野中的島嶼,並沒什麼植物,一眼能看到底,沒瞧見有人之蹤影……

他於是以氣血進行感知,在沒有借用斬龍臺的情況下,他立即就覺察出島嶼的一個巖洞深處,有非常明顯的血之氣息。

他的目光旋即看去,神色如常道:“是誰?”

發出呼叫的人,在他詢問時,反而沉默了下來。

那人,似乎是忽然注意到了他,才隨口吆喝一聲。

那個人,似乎都不相信虞淵不僅聽見了,還準確地,看向了他們的藏身之處。

這,反而讓他猶豫了。

“大家既然認識,不妨出來見一見。”虞淵淡定道。

“那,那好吧……”

天邪宗的呂庚,耷拉着腦袋,滿臉無奈地從巖洞踏出。

他望着懸停半空的虞淵,神情複雜地說道:“沒想到,還真的是你。”

一別,已有數十年。

呂庚知道虞淵在隕月禁地,拿着兩塊斬龍臺,衝向了外域,之後便多年沒聲訊。

前不久,他才聽人說過,虞淵似乎在天外混的風生水起。

他做夢都想不到,他們會在這片海域,看到虞淵懸空停住。

他以爲是他眼花了,以爲是錯覺,所以就試探地喊了一聲。

聲音,其實並不高,偏偏就被虞淵聽見了。

而且,還被虞淵準確地找到了藏身之處,讓他們避無可避。

“呂,呂前輩?”

虞淵一臉莞爾,他去大鬧靈邪鎮,還有天邪宗時,對呂庚和仇慕歌兩人的印象最好,這兩人雖是天邪宗的一份子,卻和宗主雲灝,還有那李提海不對路。

因母親之魂被李提海幽禁,兩人念他是邪王后裔,還幫着他去聲討李提海。

沒想到,他竟然在這片海域,碰到了呂庚。

“你還沒死啊?”

虞淵燦然一笑,“既然雲灝,還是那天邪宗的宗主,他就沒害死你和仇慕歌?”

“就快了……”

呂庚臉色一僵。

然後,就神情苦澀地,看了看背後山洞,“我還好。姓仇的,真差不多要死了。”

這話一出,從那洞穴內,立即傳來了鶯鶯燕燕的哭泣聲。

幾個女子壓抑了許久,加上被呂庚和仇慕歌罵過了,好不容易纔緩下來,又被呂庚和虞淵的對話,勾起了傷心情緒。

“真被我的烏鴉嘴給說中了?”

那些女人一哭,虞淵也愣了,沉吟了一下,表情正經了許多,“怎麼回事?”

“還能怎樣,被雲灝和天邪宗追殺唄。”

呂庚也沒遮掩,衝着山洞罵了幾句,讓那些仇慕歌的女人閉嘴。

等那些女人消停下來,他才解釋:“我們很想去恐絕之地,想找……那位大人。”

搖了搖頭,呂庚無奈道:“我們被拒絕了!他說了,他這一世叫白骨。還有,說我們又沒死,不好去恐絕之地以肉身活動。”

鬼神白骨,乃以前的邪王虞檄,是浩漭有史以來,以魂靈形態衝擊至高席列者。

且,成功超脫了浩漭的法則大道!

呂庚和仇慕歌兩人,和天邪宗理念不同,自然被雲灝排擠,兩人骨子裡又傲,然後就淪落成現在的地步。

仇慕歌,以前在浩漭的仇人本來就多,他脫離天邪宗之後,自然連番被圍擊。

此刻,他受了重傷,所以被呂庚弄到這兒藏起來。

“鬧掰了,怎麼不早點離開浩漭?外面,天大地大,何處去不得?真搞不懂你們,偏要留在浩漭作甚?”虞淵道。

有過天外的經歷,他知道外面的星海多麼廣闊,五大至高勢力的觸手,根本不可能覆蓋多少。

邪魔異類,在浩漭待不下去,都會選擇衝向天外,得大自由。

黑潯,桃花夫人,還有那溟沌鯤,死亡之鶴,都是成功踏出天外者。

虞淵覺得呂庚和仇慕歌,也應該選擇這條路,而不是留在浩漭,和那雲灝死磕。

“我們,又沒突破到自在境。離開,也只能是以陽神離開。可如果陽神去了天外,我們的本體只會更弱。一旦被天邪宗,還有一些散修給盯上,死的只會更快。”

呂庚愁眉不展,“還有,現在只有投靠五大至高勢力,或者是神魂宗、商會那邊的,才能破開浩漭的界壁,以兩條星路離開。”

“我們,被天邪宗除名以後,還沒想好何去何從。”

“……”

浩漭的界壁,乃是天然形成,加上後天構築的堅實壁壘,不是容易破開了。

當初君宸、桃花夫人能脫身,是因爲溟沌鯤的存在,吸引了各方的注意力。

還因爲,溟沌鯤在沖天時,打破了浩漭的封禁。

那時,天外還有神魂宗的強者,攔阻了五大至高的鎮守者。

呂庚這麼解釋,虞淵也馬上知道,是他自己想當然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和他一樣幸運,能夠如他那般,有衆多助力和後手可用。

他是想出去,現在就能出去,想回來,也能順利回來。

別人並不行。

“讓仇老哥出來給我瞧瞧。”虞淵道。

因爲巖洞內,還有六個沒什麼修爲境界,根骨稀爛的女子,他覺得不便入內,就對呂庚這麼說。

“他動不了,我去弄他出來吧……”

說話時,呂庚不安地看了看天空,擔心地說:“天邪宗的人,還在找我們。姓仇的那傢伙,身上的氣息無法遮蔽,我怕他出來以後,會被天邪宗的人給盯上。”

“天邪宗……”

摸了摸下巴,虞淵咧嘴獰笑起來,“你不提醒我,我都差點忘了這一茬了。既然你們兩個,已經被天邪宗除名,也無須顧忌什麼了。你把他給我弄出來,再弄大點動靜,我倒是要看看天邪宗的人,見到我以後,會拿我怎樣。”

雲灝,因爲邪王虞檄的“身亡”,蓄意要剷除虞家。

虞瑛的落難,還有他這一世父母的遭遇,背後的主謀,應該就是雲灝,還有他的那隻狗——李提海。

他的轉世,將轉世成什麼人,藥神宗那邊不太可能知曉,所以即便藥神宗那邊,有所參與進去,也不是奔着他而來。

純粹是因爲天藥宗要棒打鴛鴦。

如此一來,仇恨的主要源頭,就是天邪宗,就是雲灝和李提海了。

想到那李提海還曾動用“燃魂覓親術”,虞淵額頭青筋微跳,神色陡然陰厲,“別擔心,我就是想會一會天邪宗的來人。”

“你,你被五大至高勢力,視爲首要剷除的目標,你鬧騰什麼啊?”呂庚不解。

“別囉嗦了,把那仇慕歌給我弄出來,我看看他還有沒有救。”

虞淵有些不耐煩,揮揮手,讓呂庚少廢話。

“那,那好吧。”

呂庚硬着頭皮答應,慢吞吞地去了巖洞,在那些鶯鶯燕燕的嚷嚷低呼聲中,他將原本雄壯高大,如今瘦骨嶙峋的仇慕歌,從巖洞中拖了出來。

仇慕歌,只有一雙眼珠子,還能骨碌骨碌地轉動。

他已無法活動,而且也不能開口說話。

眯眼一看,虞淵就發現在仇慕歌體內,筋脈血管和骨頭中,有許多蠱蟲在活動,似在以仇慕歌繁衍着後代。

蠱蟲,不僅吃他的鮮血,還啃噬他的筋骨和魂力,以他來壯大自己。

他的身體,成了蠱蟲的家。

“中了巫毒教的巫毒,現在只能等死。”

呂庚幽幽一嘆,“最氣人的是,他的陰神和陽神,都沒辦法離體。一開始,他還抱有僥倖之心,覺得自身夠強,能碾碎那些蠱蟲,還能恢復到以前。”

“結果,他和蠱蟲的鬥爭,一敗塗地。”

“等回過神,想捨棄血肉之身時,陰神和陽神虛弱的,連離開軀殼都不能了。”

……

第九百五十五章 瘟疫之魔!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離經叛道第四百六十七章 混濁魔胎!第兩千兩百章 轟滅源靈意識第四百六十三章 引火上身!第一百一十五章 黃金骸骨第三百一十七章 靈能灌頂!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鼠潮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祖安的擔子第兩千三百七十三章 一片忽現的星河第一千四十一章 不歡而散第二十一章 把事情鬧大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另有隱情第兩千兩百二十七章 苦等鉅變第九百三十八章大妖降臨第三百七十九章 闖虎穴!楔子第一千九十八章 黃金修羅!第兩千一百三十七章 成敗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遮不住的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圍剿黎會長第一千六十八章 煉陰神第九百四十一章說服第五百二十五章 消除隱患!第兩千一百五十二章 骨頭渣都不剩第兩百二十五章 圈養血食!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複雜的關係第一千五十八章 女皇的要求第六百三十一章 煉藥修行!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殘酷現實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幼獸的天性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鬼潮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洞悉真相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大遷移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換一種活法第六百一十一章 虛空造路!第一百八十九章 池底幽暗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核心三大力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 起殺心第六百八十二章 暗夜厲嘯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歸墟出手!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毒瘤?第九百三十二章離神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等下!第九百二十九章再勝!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人族真相第兩百九十一章 星穹之下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 由你指引第兩千兩百五十一章 貫通兩界第四百八章 攜手下海第兩千六十七章 神魔族羣第九百四十一章說服第八百八十一章 屈靖死了!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天下驚!第兩千三百一十三章 源獸回家第八百三十八章 煉屍始祖第一百七十一章 庖丁解牛第四百二十章 溟沌鯤第兩千八十七章 腹背受敵第九百七十二章 井中天地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反客爲主第三百二十八章 魔種排位第兩百零八章 你們看起來很好吃!第六百二十四章 一步神壇,一步深淵!第一千八百一十四章 三劍齊現第九百九十二章 新局面第九百八十二章 毅然決然第五百三十九章 潛力無窮!第四百五十七章 天魔凝煞!第兩千二十七章 血脈拓印第一千四十章 他是我男人!第兩千兩百七十八章 事成定局第一百四十一章 青魘和大帝第三百二十九章 觸及眼球第七十一章 陰影籠罩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龍族再起!第七百五十二章 搭班子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妖鳳輕攥手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不要也得要!第六百七十七章 灰霧蔓延!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難題第三百六十二章 秘境邀請第九百三十三章斬龍臺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 追隨者第兩千一百九十二章 只餘殘渣楔子第八百七十七章 邪惡入侵第兩千兩百九十章 猶豫第四百三十二章 認同!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大遷移第七百五十五章 同境最強第四百四十八章 虛與委蛇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劃時代的變化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異境獸影第八百一十七章 御空第兩千兩百四十六章 達成交易第八百八十五章 血脈覺醒者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反客爲主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你很重要!
第九百五十五章 瘟疫之魔!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離經叛道第四百六十七章 混濁魔胎!第兩千兩百章 轟滅源靈意識第四百六十三章 引火上身!第一百一十五章 黃金骸骨第三百一十七章 靈能灌頂!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鼠潮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祖安的擔子第兩千三百七十三章 一片忽現的星河第一千四十一章 不歡而散第二十一章 把事情鬧大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另有隱情第兩千兩百二十七章 苦等鉅變第九百三十八章大妖降臨第三百七十九章 闖虎穴!楔子第一千九十八章 黃金修羅!第兩千一百三十七章 成敗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遮不住的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圍剿黎會長第一千六十八章 煉陰神第九百四十一章說服第五百二十五章 消除隱患!第兩千一百五十二章 骨頭渣都不剩第兩百二十五章 圈養血食!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複雜的關係第一千五十八章 女皇的要求第六百三十一章 煉藥修行!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殘酷現實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幼獸的天性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鬼潮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洞悉真相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大遷移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換一種活法第六百一十一章 虛空造路!第一百八十九章 池底幽暗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核心三大力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 起殺心第六百八十二章 暗夜厲嘯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歸墟出手!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毒瘤?第九百三十二章離神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等下!第九百二十九章再勝!第一千九百七十五章 人族真相第兩百九十一章 星穹之下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 由你指引第兩千兩百五十一章 貫通兩界第四百八章 攜手下海第兩千六十七章 神魔族羣第九百四十一章說服第八百八十一章 屈靖死了!第一千五百四十七章 天下驚!第兩千三百一十三章 源獸回家第八百三十八章 煉屍始祖第一百七十一章 庖丁解牛第四百二十章 溟沌鯤第兩千八十七章 腹背受敵第九百七十二章 井中天地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反客爲主第三百二十八章 魔種排位第兩百零八章 你們看起來很好吃!第六百二十四章 一步神壇,一步深淵!第一千八百一十四章 三劍齊現第九百九十二章 新局面第九百八十二章 毅然決然第五百三十九章 潛力無窮!第四百五十七章 天魔凝煞!第兩千二十七章 血脈拓印第一千四十章 他是我男人!第兩千兩百七十八章 事成定局第一百四十一章 青魘和大帝第三百二十九章 觸及眼球第七十一章 陰影籠罩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龍族再起!第七百五十二章 搭班子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妖鳳輕攥手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不要也得要!第六百七十七章 灰霧蔓延!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難題第三百六十二章 秘境邀請第九百三十三章斬龍臺第一千九百八十四章 追隨者第兩千一百九十二章 只餘殘渣楔子第八百七十七章 邪惡入侵第兩千兩百九十章 猶豫第四百三十二章 認同!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大遷移第七百五十五章 同境最強第四百四十八章 虛與委蛇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劃時代的變化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異境獸影第八百一十七章 御空第兩千兩百四十六章 達成交易第八百八十五章 血脈覺醒者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反客爲主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你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