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盡我所能!

飛逝的青耀宮殿中,曹嘉澤倚着窗口,遙望着隕石遍佈的幽寒星空。

他堅毅的臉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鬱牧對虞淵說的話,紀凝霜和鬱牧的對話,他聽的清清楚楚……

他從突破到陽神以後,就被視爲自在境以下的最強,事實上他在魂遊境時,也被視爲魂遊境的最強。

一直以來,他不論處於什麼境界,都是一個境界的最強者。

這點,不止是玄天宗,連劍宗、元陽宗,甚至魔宮和妖殿,也一致認可。

因爲,他曹嘉澤的每一步,每一個境界的突破,都走的極穩!

比他年輕的人,興許會在求快,急於求成之下,以更早的速度突破境界,看着比他的天賦出衆,比他的未來更開闊……

然而,只有他明白,他的境界雖然會慢一點,卻毫無瑕疵。

不論是心靈,體魄,還是對大道的參悟,他都沒破綻。

他也堅信,他在凝鍊出陽神的那一刻,什麼安梓晴,徐璟堯,轅蓮瑤,莫硯,甚至陳清焰之類的天之驕子,都瞬間矮他一截。

這向來都是他的底氣所在!

如今,有“天水之劍”稱呼的大劍仙,居然在他接近時,慌亂地哀求虞淵,讓虞淵別魯莽,別衝動之下殺了自己……

在鬱牧的眼中,難道剛凝鍊出陽神的虞淵,已經超過了自己?

“星霜之劍”竟然也認同此事?

曹嘉澤就算再欣賞虞淵,見那兩位大劍仙,以這種態度去看他和虞淵的強弱,他還是感覺到了屈辱。

因爲,他最引以爲傲的地方,被那兩位給否定了。

他的同境無敵,就這樣被打破了?

“曹兄……”

屹立斬龍臺的虞淵,眯眼一瞧,嘴角便勾起笑容,“你們兩個多慮了,我和曹兄一見如故,怎麼會傷害他?”

綠柳現身,黑潯、青魘和白鬼,還有撼天大帝也來了,讓他徹底安心了。

通過斬龍臺的廣闊視野,他看到溟沌鯤一路狂嚎着遠離,也看到那片絕寒黑暗,裹着阿隆索,又相繼吸入了席亞拉、德米安等人,同樣在撤離。

黑暗深處,阿隆索的黃金之血雖然在沸騰,卻給他一種強弩之末的感覺。

不知道爲什麼,虞淵總覺得這位修羅大統帥,十有八九,將會因爲此戰而亡。

在他的主魂本源至深處,有對韓邈遠,對太始的認知……

冥冥中,他彷彿感應出,此刻飛螢星域的邊沿之地,暗藏着大恐怖。

不僅阿隆索,或許連溟沌鯤,這次的逃亡之路,都將兇險重重。

他還以斬龍臺,看到原名爲尤潛的天藏,駕馭着“藍魔之淚”,追逐那片黑暗絕寒時,眼睛陡然一亮。

之後,天藏追殺的速度,就明顯放緩了。

彷彿,意識到有神魂宗的巨擘,已秘密潛伏在那片黑暗的必經之路,只待阿隆索自投羅網。

嗚!

曹嘉澤未至,那頭“寒域雪熊”先一步過來。

它揹負着一輪“殘月”,銀白色,如隕落星眸般的月之精魄,內有一滴它的精血,釋放着明顯的生命氣息。

所謂的“殘月”,是那飛螢星域的月亮,最核心的月魄。

月亮碎裂,月魄得以保留,被它給帶了過來。

它兩手費力地比劃着,低低輕吼着,述說着什麼……

沒有再去多看曹嘉澤,也沒繼續暗中打量別處的詭譎,虞淵轉過身來,看着眼前的暴熊,認真聆聽它的心聲和渴求。

沉吟了一下,虞淵莊重道:“我盡力而爲!”

它又呵呵地憨笑起來,旋即將那“殘月”拖曳着,拋向了斬龍臺。

斬龍臺釋放出的白瑩光輝,內含的抗拒和防禦意識,因人在其中的虞淵本體,而悄悄地解開。

任由,那一輪“殘月”的長驅直入。

呼!

斬龍臺內部世界,冰霜巨龍埋屍之地,忽多出了一輪小小的彎月。

這一輪彎月,在斬龍臺的一方世界懸空停住,裡面一個血滴狀的異物,似被突然給驚動了,本能地想要逃離。

一霎後,虞淵的本體真身,來到此彎月之上。

低下頭,看着那滴哈密瓜般大小,呈橢圓狀,向着外界吸納着異能,從月魄內汲取寒力的銀亮鮮血,感受着絲絲縷縷的銀線,在鮮血內漸漸精煉,變得粗韌。

不同於泰坦棘龍的幼獸,這一滴奇異的銀血,連凝爲生靈的雛形還沒。

只要他心念一起,斬龍臺內部的法則異能,就會化作雷霆閃電,將此彎月,和彎月內正孕育生命的銀血殛滅。

他當然沒那麼做。

不僅沒破壞,他還主動地敞開心扉,接連下達了好幾個“神諭”。

他允許這一輪小小的彎月,從斬龍臺內尋求力量,糅合此地的奇異。

那滴銀亮的鮮血,孕育新生所欠缺的所有條件,他都會盡可能滿足。

他要給予那頭“寒域雪熊”豐厚的回報,要以他執掌的斬龍臺,助雪熊誕生出新的物種。

一個,以“寒域雪熊”爲鼻祖,爲血脈源頭的全新生靈。

“放心,你爲我,爲那位所做的一切,理當讓你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斬龍臺上方,虞淵的陽神,衝着它含笑做出承諾。

助聶擎天守護那道道劍光長河多年,衝入到邃林星域爲了接引自己,將自己帶入飛螢星域,到那“寒淵口”所在。

還保住了紀凝霜,爲其療傷,給自己諸多的助力……

不論它是因爲遵循聶擎天的遺願,還是因爲它感應出了自己乃斬龍者,它所做的那些事情,都讓虞淵深受感動。

因此,它的什麼要求都不會過分。

“嗚嗚……”

它輕輕低呼,表達着感激。

“應該的,都是你應得的,我會盡我所能。”

虞淵笑了笑,眼看曹嘉澤越來越近,還有鬱牧、紀凝霜頻頻看來,身形一縮。

斬龍臺,和他的陽神之身,都在因此而變小。

很快,他化作正常體態,斬龍臺就在他腳下,白瑩光幕渾濁,令人不能清晰地瞧見,裡面到底有着什麼。

只能,隱約間看到一輪彎月,剛剛在其中形成。

“師姐,你傷勢還好吧?”

鬱牧悄聲詢問,等看到紀凝霜點頭,才神色沉重地來了一句,“杜師叔傷的太重,他的法相崩塌了,境界跌落到陽神。以他的心氣和身體中的暗疾,他恐難再次築造法相,迴歸宗門以後,也只能當個清閒的長老,爲新來者講述劍之精妙。”

鬱牧的語氣,滿是唏噓和無奈,他清楚杜遠即便活下來,也沒什麼將來了。

紀凝霜定神細看,就注意到杜遠不僅法相碎裂,深入骨髓的破滅劍意,也在體內亂竄,令他的靈魂都錯亂了。

杜遠的昏迷不醒,就是三魂失控,混雜在一起,如麻繩打結了。

“至少,他還活着。”

紀凝霜常年征戰天外,什麼都看淡了,心硬如鐵,“玄天宗的傅宣文,元陽宗的朱煥,先後死於曳幻星域和盈靈界。金巖獸的妖王金厲,還有深海巨翼蜥,威靈王,金象古神,也都戰死了。”

“哎。”

鬱牧幽幽一嘆,“近期,浩漭的損失,確實大的令人難以接受。以往,可能數百年時間,都不會死那麼多強者。”

“這是一場天地大劫,誰也躲不過,我們只能去面對。”曹嘉澤的聲音從遠方響起,深沉而肅穆:“我宗的宗主推演過,說浩漭的一場大劫開始了,如當年人族推翻龍族,如五大至高勢力,當年將神魂宗驅逐那般。”

此言一出,鬱牧和紀凝霜心神巨震。

斬龍臺上,虞淵也目露異色。

……

第四百一十九章 第八道彩虹!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增強型的封天化魂陣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正面第一千九百三十八章 籌備神戰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門的由來第兩百五十章 蛇皮劍鞘第六百六十六章 好巧不巧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大地之神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沉落者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天下大亂!第四百六十八章 引流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魔魂的連番轉移第兩千三百一十七章 源魂的迴應第七百三十五章 死訊第六百七十二章 幻境珠第一千七十九章 妖刀血獄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鬼潮第九百九十章 祖安封神!第四百八十章 各自安好第兩百五十章 蛇皮劍鞘第一百五十六章 化魂池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異類大劍仙!第兩千一百一十九章 抹殺隱患第一百三十二章 七神宗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滿意的答覆第三百三十二章 承載劍意!第兩千六十五章 備用軀體第兩千兩百零九章 偏要作死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馥血巫蟲!第五百三十一章 悄然離島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幼獸求救第兩千一百六十七章 殿中異常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圖騰柱!第七百四十一章 挑戰!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招魂幡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解魂毒第二十章 月色緋紅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難題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劍光耀目第七十一章 陰影籠罩第一千八十章 古老戰場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不敢了第一千八百一十四章 三劍齊現第兩千二十二章 它在何處?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陰神趕赴第兩百零五章 天藥宗第三百七十七章 跳樑小醜!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檀先生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給點教訓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暗襲一波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大道受限第兩千七十三章 灑落光明第兩百三十八章 那少年是誰?第一百四十一章 青魘和大帝第八十三章 慧極鍛魂術第三百九十八章 虞淵的煩愁第兩千三百零三章 另一種守護方式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 我們一起吧!第七百八十三章 陰兵過境!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天上掉餡餅第三百五十三章 月魂之影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蹊蹺之處第兩千一百九十六章 極炎的現身第兩千兩百五十三章 不礙事第一千二十六章 遙遠的注視第三百三十六章 傷亡慘痛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好心的前輩第七百四十八章 鬼王本面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進魎域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暗翼星域第兩百九十九章 虯煉晶!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收尾者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怪物橫行第六百八十一章 商會書樓第七百六十七章 臨陣磨槍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 不同選擇第五百九十二章 持劍而立第兩千一百五十八章 祂的謀劃第一千四十六章 聽明白了嗎?第兩百五十四章 魔種!第四百三十七章 天外屍骸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進攻號角第九百七十章 亂戰第兩百九十七章 秘境傳說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極寒寶地第八十四章 天地生變!第兩百一十九章 好心當成驢肝肺第七百零二章 見證新時代!第一百一十五章 黃金骸骨第兩千七十二章 窺探源靈的眼睛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受到眷顧第六百九十四章 捕食天魔第二十七章 我就是那個意外!第一百四十八章 封天化魂陣第一百六十章 上宗弟子第十章 赤煉魔決!第一百九十二章 針鋒相對第三百三十六章 傷亡慘痛第三百二十二章 毀陣第九十五章 劍氣滔天
第四百一十九章 第八道彩虹!第一千八百九十一章 增強型的封天化魂陣第一千九百九十八章 正面第一千九百三十八章 籌備神戰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門的由來第兩百五十章 蛇皮劍鞘第六百六十六章 好巧不巧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大地之神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沉落者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天下大亂!第四百六十八章 引流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魔魂的連番轉移第兩千三百一十七章 源魂的迴應第七百三十五章 死訊第六百七十二章 幻境珠第一千七十九章 妖刀血獄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 鬼潮第九百九十章 祖安封神!第四百八十章 各自安好第兩百五十章 蛇皮劍鞘第一百五十六章 化魂池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異類大劍仙!第兩千一百一十九章 抹殺隱患第一百三十二章 七神宗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滿意的答覆第三百三十二章 承載劍意!第兩千六十五章 備用軀體第兩千兩百零九章 偏要作死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馥血巫蟲!第五百三十一章 悄然離島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幼獸求救第兩千一百六十七章 殿中異常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圖騰柱!第七百四十一章 挑戰!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 招魂幡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解魂毒第二十章 月色緋紅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難題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劍光耀目第七十一章 陰影籠罩第一千八十章 古老戰場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不敢了第一千八百一十四章 三劍齊現第兩千二十二章 它在何處?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陰神趕赴第兩百零五章 天藥宗第三百七十七章 跳樑小醜!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檀先生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給點教訓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暗襲一波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大道受限第兩千七十三章 灑落光明第兩百三十八章 那少年是誰?第一百四十一章 青魘和大帝第八十三章 慧極鍛魂術第三百九十八章 虞淵的煩愁第兩千三百零三章 另一種守護方式第一千九百一十六章 我們一起吧!第七百八十三章 陰兵過境!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天上掉餡餅第三百五十三章 月魂之影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蹊蹺之處第兩千一百九十六章 極炎的現身第兩千兩百五十三章 不礙事第一千二十六章 遙遠的注視第三百三十六章 傷亡慘痛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好心的前輩第七百四十八章 鬼王本面第一千八百七十一章 進魎域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暗翼星域第兩百九十九章 虯煉晶!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收尾者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怪物橫行第六百八十一章 商會書樓第七百六十七章 臨陣磨槍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 不同選擇第五百九十二章 持劍而立第兩千一百五十八章 祂的謀劃第一千四十六章 聽明白了嗎?第兩百五十四章 魔種!第四百三十七章 天外屍骸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進攻號角第九百七十章 亂戰第兩百九十七章 秘境傳說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極寒寶地第八十四章 天地生變!第兩百一十九章 好心當成驢肝肺第七百零二章 見證新時代!第一百一十五章 黃金骸骨第兩千七十二章 窺探源靈的眼睛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受到眷顧第六百九十四章 捕食天魔第二十七章 我就是那個意外!第一百四十八章 封天化魂陣第一百六十章 上宗弟子第十章 赤煉魔決!第一百九十二章 針鋒相對第三百三十六章 傷亡慘痛第三百二十二章 毀陣第九十五章 劍氣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