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暴熊的悲傷

擎天之劍重歸浩漭!

對任何人來說,這個結果都是始料未及的,讓人意外到了極點。

因爲,在現在的浩漭大世界,並沒有“擎天九斬”的傳承者。

而聶擎天,當初之所以隕滅,背後出力最多的還是五大至高勢力,劍宗也爲此出動諸了多大劍仙。

他本應該敵視劍宗,仇恨另外四大至高勢力。

可尊重他意志和遺願的神劍,聚攏了道道劍光長河中的威能,剛釋放出驚世駭俗一劍,便鑿穿了堵塞的“寒淵口”,就此消失在浩漭大世界。

很多人想不明白其中的緣由。

嗷嚎!

狂暴狀態的溟沌鯤,雙瞳流淌着鮮血,在無垠星河中跌跌撞撞。

他張口一吸,很自然地,將他煉化的那塊奇石吞下。

奇石內,有星燼海域,有陰屍王和藺竹筠,還有一根根的妖族圖騰柱。

只是,他並沒有因爲吞下那塊奇石,就能恢復清醒和靈智。

陰屍王和藺竹筠,在他體內的吶喊和咆哮,他似乎聽不見。

轟!

通體黝黑,傷口迅速癒合的他,蠻力驚天地,將沿途一顆冰寒星辰撞碎,他被寒光澆灑在身,可怖的傷口自行吸納異能。

它保存着狂暴狀態,本能地破壞星辰域界,以星辰中蘊藏的能量,恢復着傷勢。

君宸,周遊,還有天藏和白鶴,在虞淵腳下的斬龍臺四角散落,他們看向虞淵的眼神,充滿了驚異。

先前那一劍,註定要載入史冊,註定要萬衆矚目。

那一劍,大部分的劍能,自然還是來自於聶擎天遺留的,一道道劍光長河。

劍刃,劍鞘和劍魂合體,如一位人族的大修,將陰神、陽神和主魂三位一體,可以視爲真正的完整形態。

完整形態的神劍,動用積蓄千萬年的劍能,一劍斬出。

虞淵,算是此劍的駕馭者!

單憑這點,就足以讓虞淵這個名字,響徹於諸天外界!

從今起,由浩漭走出的虞淵,必將令天地間所有的高等智慧生靈留意,每一個能排的上號的人物,都會知道這個名字。

因爲……

是他御動了神劍,破開了無盡的黑暗絕寒,先撕裂了修羅王薩博尼斯的黑暗制衡,再讓阿隆索的白銀戰槍碎裂。

修羅族世代相傳的“素落地籠”,也因此完全報廢,再難被修復。

神劍,還打通了“寒淵口”,似乎還和庇護浩漭的“大地之劍”顧星魁,有過一霎的交鋒……

想到先前的恐怖動靜,君宸,還有周遊和白鶴,再次看向虞淵時的眼神都變了。

只有知曉虞淵真實來頭的天藏,一貫的淡然,彷彿早就知道,既然他是當初的斬龍者,既然斬龍臺在腳下,虞淵就應該能做到這些。

“那柄劍?”

端坐在“藍魔之淚”上的天藏,神色平靜,故作驚訝地輕聲詢問。

此時的“藍魔之淚”,如明淨到沒一絲雜質的剔透寶石,釋放着深藍色的光輝。

可是,一旦和斬龍臺靠的太近,在“藍魔之淚”的邊角,就嗤嗤地流溢出碎光。

天藏講話時,覺察出了不妥,稍稍拉開距離。

這是因爲,他敏銳地意識到,他們藍魔族重金打造的這座“血靈祭壇”,會被斬龍臺抽取精純的異能。

並非是虞淵故意爲之,而是神秘的斬龍臺,自帶這種屬性和神妙。

“那位,在天外收集到的,諸多戰死大劍仙的劍意,被神劍送往了浩漭的劍宗。”

虞淵早就沉靜下來。

因爲,劍魂在衝向“寒淵口”之前,就歉意地,告知了他真相和緣由。

告訴他,將會遵循聶擎天的遺願,把那些大劍仙參悟的劍之精妙,安然帶回浩漭,灑落向劍窟。

算是,認祖歸宗……

虞淵甚至能隱隱感覺出,此時在浩漭的天源大陸,劍宗的劍窟所在,有細密的劍光,在天上飛逝盤旋一番後,如電疾落。

還有更多劍光,奇異的劍意,遊走在劍窟下的地底深處。

慢慢地,融入到奇妙的劍窟,化作一束束鮮豔的閃電,供後來的劍宗子弟,前來參悟感受。

若有氣機能共鳴,蘊含劍道精妙的劍光,就會衍化出劍決,烙印到後輩的身心。

從而,找到新一代的繼任者。

逝者的劍道,也會因此而被傳承下去。

“聶擎天確實是人雄。”

大袖中揮灑着熠熠星光,如將兩團星河微縮之後,煉化到袖筒的君宸,不吝嗇地讚歎了一句,旋即神情謹慎地,看向遠方的一顆顆星辰,道:“阿隆索依然在!”

“阿隆索!”

白鶴,還有那周遊,眼中閃過警惕的光芒。

“那柄神劍,不該選在這時候回浩漭。”天藏幽幽道。

阿隆索還在,狂暴狀態的溟沌鯤也沒有死亡,而是正依仗着巨獸之狂暴,通過飛螢星域的漫天星辰,不斷地恢復着傷勢。

複雜的局勢,並沒有平復下來。

虞淵沒理睬他們,目光從周遊和君宸之間透過,看着身上有着細密傷口,雪白絨毛很多消失的“寒域雪熊”,“你還好嗎?”

“嗚!嗚嗚……”

它發出悲痛的低吼聲,似乎一時半會,還接受不了修羅族的背叛。

阿隆索明確地說了,他是得到了薩博尼斯的授意,所以祭出了“素落地籠”。

在“寒域雪熊”的心中,薩博尼斯還是當初那個淳樸的修羅少年……

提着戰刀,體魄壯碩的薩博尼斯,征戰於冰寒異域,和異獸搏鬥廝殺,重傷之後被它發現,被它醫治的畫面,彷彿就發生在昨日。

它出於欣賞,出於和修羅族的古老契約,幫助薩博尼斯突破血脈,給其寒晶……

沒有它的幫助,修羅族的王……或許根本不是現在的薩博尼斯。

它從沒有想過,那個被它一路呵護着,陪伴着,慢慢登頂的淳樸少年,竟然會下達一個,針對於它的命令。

它有點寒心,更多的則是悲傷和失望。

“沒事就好,你也當心點,神劍離開以後,我感覺阿隆索還會出手。至於,你統御的飛螢星域……”

看着溟沌鯤,四處在破壞星辰域界,令修羅族的衆生瞬息慘死,虞淵也覺無奈。

他知道,任由溟沌鯤發狂下去,飛螢星域終將會淪爲下一個死寂星河。

可如今的他,手中並沒有擎天之劍,星空中也沒一道道劍光長河高懸,他也無法再次祭出“啓天劍陣”。

狂暴狀態下的溟沌鯤,防禦力達到最高,蠻力也是巔峰,極難對付。

“我倒是想看看,那位修羅族的大統帥,是不是要冷眼看着飛螢星域的毀滅。”

君宸撇了撇嘴,語氣冷漠無比,顯然不把此星域的修羅生死,看做是什麼大事。

“阿隆索膽子不小,竟然敢在溟沌鯤沒解決之前,就對你下手!”周遊附和了一句,然後說道:“席荃,被此人所殺,修羅族必須要爲此付出代價!”

提到這個,參悟死亡力量的白鶴,低鳴一聲。

妖鶴形態的他,原先和席荃處處不對眼,針鋒相對,可在席荃死亡以後,他還是有點傷感。

他的同路人,又少了一個。

咻!咻!咻咻!

莫白川,和劍宗的三位大劍仙,化作火芒和流光,落向有“寒淵口”的冰瑩星辰,散在那巖冰消融的深海附近。

四人中,莫白川和杜遠、鬱牧,低頭凝望着深海,彷彿看到了寒淵口。

他們在默默感知着什麼。

唯有“星霜之劍”紀凝霜,雖然人在旁邊,可一雙寒晶冰玉的美目,則是滿含關切地,望着斬龍臺上的虞淵。

似乎,想問問他的狀況如何。

……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離經叛道第三百零一章 沈飛晴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億萬裡之外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飼鬼圖第一千二十七章 到底什麼來頭?第兩百八十章 針對第九百九十七章 涅靈界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奇怪的師兄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蝶隕!第六百九十二章 勇猛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受到眷顧第十二章 欺人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不予理會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玄漓第四百四十六章 誰真誰假?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器物入竅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人不念情,劍念情!第一千九十章 真真假假第一百一十二章?? 守禁者第兩千三百三十九章 入禁!第三百一十七章 靈能灌頂!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共死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漸漸暴躁的老猿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陽脈的求救聲第八百七十二章 三幕場景第四百九十一章 滿地蒼蠅第兩千兩百九十八章 一聲父親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鏡花水月第五百七十章 林間魂聚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一個建議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驚世一劍第六百五十五章 柳鶯的選擇!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又一位鬼神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變陣!第五百三十九章 潛力無窮!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暗暗觀察第七百七十一章 被迫請求第九百八十五章 咫尺天涯第兩百八十五章 神威帝國魏氏!第一千六十章 三位一體第一百一十九章 月妃第一千八百三十二章 來了反而壞事!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極地天魔第六百八十二章 暗夜厲嘯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祭煉血色晶塊!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怪物橫行第六百六十章 邪魔反擊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鳳影第一千九十八章 黃金修羅!第七百七十八章 白骨稱王!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散播死亡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歧幽星域第兩千三百六十九章 起源的選擇!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名不虛傳第八百八十七章 暫時的困境第八百一十二章 對抗神明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算了吧!第五十七章 月之碎片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起劍!第五百六十八章 驚動的劍魂!第兩千一百一十八章 死亡泉眼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大鼎再現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像不像棺材蓋?第六百一十八章 紀大劍仙第九百七十三章 死而復生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 兩個禮物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有學有樣第九百零三章緣由第一百七十八章 了不得的人物第三百三十八章 暗棋第兩千兩百五十一章 貫通兩界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開天第兩千八十七章 腹背受敵第兩千章 浩漭起航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第五百三十一章 悄然離島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妖鳳的一個秘密第兩千一百四十七章 深淵的末日第一百五十七章 誠意滿滿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稀裡糊塗的進階第五百七十三章 神秘勢力!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不足爲慮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多一條命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太始的饋贈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我亦如此!第兩百零六章 碧峰山脈第九十三章 去而復返第兩千四十三章 攔路者第兩千兩百一十三章 競奪至尊第兩百九十章 隕落星眸第五百七十八章 月魄凝山第八百三十四章 嶄新理念!第六十九章 妖神虛影第兩千三十一章 神戰場第兩千三十七章 天生傲骨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未釀成的災難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不斷浮升的發光陸地第三百四十二章 浴血奮戰第兩百八十九章 開慧眼!第一千七十二章 暗流涌動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離經叛道第三百零一章 沈飛晴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億萬裡之外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飼鬼圖第一千二十七章 到底什麼來頭?第兩百八十章 針對第九百九十七章 涅靈界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奇怪的師兄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蝶隕!第六百九十二章 勇猛第一千五百六十四章 受到眷顧第十二章 欺人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不予理會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玄漓第四百四十六章 誰真誰假?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器物入竅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人不念情,劍念情!第一千九十章 真真假假第一百一十二章?? 守禁者第兩千三百三十九章 入禁!第三百一十七章 靈能灌頂!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共死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漸漸暴躁的老猿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陽脈的求救聲第八百七十二章 三幕場景第四百九十一章 滿地蒼蠅第兩千兩百九十八章 一聲父親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鏡花水月第五百七十章 林間魂聚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一個建議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驚世一劍第六百五十五章 柳鶯的選擇!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又一位鬼神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變陣!第五百三十九章 潛力無窮!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暗暗觀察第七百七十一章 被迫請求第九百八十五章 咫尺天涯第兩百八十五章 神威帝國魏氏!第一千六十章 三位一體第一百一十九章 月妃第一千八百三十二章 來了反而壞事!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極地天魔第六百八十二章 暗夜厲嘯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祭煉血色晶塊!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怪物橫行第六百六十章 邪魔反擊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 鳳影第一千九十八章 黃金修羅!第七百七十八章 白骨稱王!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散播死亡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歧幽星域第兩千三百六十九章 起源的選擇!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名不虛傳第八百八十七章 暫時的困境第八百一十二章 對抗神明第一千六百九十五章 算了吧!第五十七章 月之碎片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起劍!第五百六十八章 驚動的劍魂!第兩千一百一十八章 死亡泉眼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大鼎再現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像不像棺材蓋?第六百一十八章 紀大劍仙第九百七十三章 死而復生第一千九百五十一章 兩個禮物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有學有樣第九百零三章緣由第一百七十八章 了不得的人物第三百三十八章 暗棋第兩千兩百五十一章 貫通兩界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開天第兩千八十七章 腹背受敵第兩千章 浩漭起航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第五百三十一章 悄然離島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妖鳳的一個秘密第兩千一百四十七章 深淵的末日第一百五十七章 誠意滿滿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稀裡糊塗的進階第五百七十三章 神秘勢力!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不足爲慮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多一條命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太始的饋贈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我亦如此!第兩百零六章 碧峰山脈第九十三章 去而復返第兩千四十三章 攔路者第兩千兩百一十三章 競奪至尊第兩百九十章 隕落星眸第五百七十八章 月魄凝山第八百三十四章 嶄新理念!第六十九章 妖神虛影第兩千三十一章 神戰場第兩千三十七章 天生傲骨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未釀成的災難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不斷浮升的發光陸地第三百四十二章 浴血奮戰第兩百八十九章 開慧眼!第一千七十二章 暗流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