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鏡花水月

嘩嘩!

仿造星燼海域而成的蔚藍深海,浩浩蕩蕩的海水,忽然涌入那塊奇石。

連帶的,一根根粗闊巨大的圖騰柱,也重新逸入其中。

君宸,還有天藏等人,失去了目標以後,在虛空中神情驚訝。

拳頭般大小的奇石,釋放着幽冷的光澤,朝着溟沌鯤的位置飛去。

一霎,便是千萬裡。

“快看!”

妖血暗含死亡異能的白鶴,一聲鶴鳴後,以森白的鶴翼,遙遙指向劍光長河所在,“啓天劍陣的威能,開始大幅度地消減了。”

天藏,周遊和君宸,聚目凝望,也暗暗奇怪。

此時的“啓天劍陣”,如一張巨大的漁網,將化作枯瘦老者的溟沌鯤裹着,可不再有一道道劍光,飛射向溟沌鯤。

衆多棱形的隕石,閃耀着緋紅劍光,也僅僅只是指向溟沌鯤的要害。

同樣沒將“擎天九斬”釋放。

渾身鮮血淋漓的溟沌鯤,呈高聳人族老者的形態,赤紅和銀白的雙眸,光華不顯,望着有些空洞和木然,彷彿在魂遊物外。

駕馭着斬龍臺的虞淵,在“啓天劍陣”中,看着頗爲渺小。

他在溟沌鯤的正前方,表情凝重,似在暗中和溟沌鯤鬥法。

“走!”

周遊低呼一聲,率先向劍光長河的位置飛去。

如此短的距離,他就沒耗費空間異能,再去鑿一條空間通道,送天藏等人一程。

他一動,其餘三人立即跟上。

另一邊。

紀凝霜美眸深處,許許多多的微小星辰光爍,由明耀,也變得光華不再。

參悟“啓天劍陣”精妙之處,感受“擎天九斬”撕裂蒼穹,穿透時空虛無之玄奇的她,因劍陣的變化,因緋紅劍光不再飛逝,也停了下來。

聶擎天遺留的,一道道劍光對他們的壓制,早就消失無影。

連修煉“天水之劍”的鬱牧,還有杜遠,都不再被劍光壓制。

他們在一個激靈後,同樣是瞬間清醒過來,其中鬱牧眯眼,仔細看了“啓天劍陣”幾秒,道:“劍陣如今只是暫困溟沌鯤,沒持續出劍攻擊,很是節省劍能。看這架勢,虞淵和溟沌鯤,似乎在進行着某種溝通交流。”

杜遠面容深沉,道:“有可能的話,我們要將遺落於此的劍光,一縷縷精妙的劍意,全部帶回劍宗。”

“我們湊近點看看。”鬱牧提議。

杜遠和紀凝霜略一點頭。

“別去!”

就在這時,莫白川的聲音,從他們腳下的冰寒星辰傳來。

三人愕然。

喀!喀喀!

阿隆索踩着的“暗域寒井”,一塊塊剔透的寒晶,傳來了奇異的脆響。

修羅族的大統帥,終於將他的目光,從那塊落入“啓天劍陣”的斬龍臺收回,也沒看向那頭暴熊。

壯碩許多的他,一手握着水晶球,一手提着白銀戰槍,輕喝道:“隨我過去。”

“暗域寒井”陡然放大,從井口中,涌現出了獨屬於暗域的極寒異能。

席亞拉和德米安,還有兩個白金修羅,二話不說,立即散落在放大的井口四周。

隨後,就見這口和暗域保持連通的井,帶着飛螢星域的幾位最強修羅,迅速向“啓天劍陣”的區域靠近。

“記住,一切聽我的。”

阿隆索低着頭,沒又去看“寒域雪熊”,臉色異常的嚴肅。

與此同時,從井口涌出的暗域寒能中,忽然傳出了薩博尼斯的氣息。

四位白金修羅,感受到了薩博尼斯的旨意,聆聽到了他的心聲,一個個身形巨震,趕緊如阿隆索般低頭。

他們的心靈,似在這一刻,受到了強烈衝擊!

……

虞淵的識海小天地。

一輪赤紅大日,一輪幽冷殘月,毫無預兆地浮現!

每一根神經都繃緊的虞淵,立即就知道殘暴的星空巨獸,以新的方式,要在他腦海作祟,所以第一時間進行應對。

嗖!

他的陰神猛然壯大,另有一簇血紅魂影,也悄然浮現。

血紅魂影,和他的陽神對應,似能直接調用陽神的所有氣息魂念,然後在他自身的識海小天地發起攻擊。

陰神和陽神縮影后側,在自身識海都顯得虛幻的主魂,看着不算起眼。

陰神,陽神,還有主魂如臨大敵。

然而,他很快就發現,在他識海浮現的赤紅大日,還有那幽冷的殘月,並沒有蘊藏多麼恐怖驚人的魂能。

他的本體真身,不由詫異地,看向溟沌鯤的雙瞳。

雙瞳還在!

溟沌鯤的眼珠子,並沒有真正離開眼眶,沒有如之前襲殺白金修羅,撞碎衆多扁平的星河古艦那般。

在他腦海浮現的日月,似乎……僅僅只是溟沌鯤的魂魄投影。

魂和魄,一陰一陽,一熾烈,一幽冷。

這頭誕生於最初的星空巨獸,將其魂魄和日月相融,可日月其實只是表象,內核還是他的魂魄。

此刻,他用一種鏡花水月般的奇異方式,在自己的腦海內,將其魂魄倒影出來。

只不過是,想看一看,看一看自己的靈魂,看一看自己的識海,有何奇異之處……

虞淵的陰神,和陽神的縮影,先後微微有些涼意,又稍稍有些溫熱,似被溟沌鯤的魂魄掃視,進行了深層次探索。

哧哧哧!

微小的赤紅雪白光點,從虞淵的陰神,還有他陽神的縮影散溢開來。

他體悟到了,溟沌鯤以魂魄的倒影,感知着他的靈魂……

心念一動,無窮盡的雷電生出,籠罩着溟沌鯤魂魄倒影,在他腦海形成的日月。

雷霆閃電轟落下來,可日月依舊在……

旋即,漫天的火焰,冰雹,爆滅靈魂的罡風,還有一束束緋紅劍光,相繼朝着日月而至。

日月依舊在。

溟沌鯤所營造出來的,其魂魄的倒影,始終不滅。

就彷彿,他對湖水中反映出的日月,不斷地攻擊,可因爲日月並非真實,湖面一旦恢復平靜,日月還會再現一般。

“你太緊張了。”

溟沌鯤開口,聲音竟是從日月中傳來,“本就是虛幻之物,既傷害不了你,也影響不了你。同樣的,你也消除不了。”

“保持安靜,讓我感受感受便是……”

這番話落下後,虞淵陰神和陽神的縮影,不再流溢出微小光點。

似在極短時間內,溟沌鯤就探索了他的陰神,和他的陽神縮影。

然後,便轉而去深究他的主魂。

然後……

顯化在他識海小天地的,溟沌鯤以日月形態浮出的魂魄倒影,忽急劇扭曲!

外界,溟沌鯤眼眶深處,他所煉化的日月雙瞳,驟然間綻裂出無數血痕!

他眼瞳竟瞬間撕裂開來!

岩漿般的鮮血,白銀汁液般的鮮血,突然充滿了他的兩個眼眶。

溟沌鯤的面容,和虞淵識海小天地內,詭異的日月般扭曲起來,其表情也變得異常的可怖。

他彷彿看到了,他理解不了,複雜到超出他想象極限,超出他認知極限的異景!

他的兩隻眼睛在流血,他“呼哧呼哧”地喘息着,從枯瘦老者的形態,頓時重新變爲了巨魚。

星空巨獸,只有在突遭大恐怖時,纔會本能地恢復原始形態。

這是潛意識裡的一種自我保護機制。

嗷!嚎!

他又翻江倒海地,在“啓天劍陣”內嘶吼掙扎起來,如在瞬間變得癲狂不理智。

肢體,失控地衝撞在一截截的緋紅隕石,弄的自身血痕累累。

他日月般的魂和魄倒影,在虞淵的識海小天地內,扭曲了一陣子後,也漸漸沒了聲息和存在痕跡。

倒影,也被某種神秘的力量,無情地抹除。

……

第九百八十四章 血之換身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黑暗種子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門的由來第兩百七十五章 禍害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蹊蹺衆多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月之鎧第兩千三十九章 艱難的選擇第八百三十一章 棋高一着第六百九十七章 身份轉變第兩千一百六十三章 袁離真身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是不是你?第兩百零四章 就此別過!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夠意思!第一千四十三章 虐殺(聖誕快樂哈~)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還是來了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一聲抱歉第兩百五十七章 虞淵回來了!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飛石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爭寵第兩千三百零七章 異域第四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血之異變第五百六十三章 異人陳涼泉第兩千三十九章 艱難的選擇第兩千三十六章 劍開灰域第兩百六十九章 生擒第四百八十章 各自安好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邪魔再現第四百六十七章 混濁魔胎!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不予理會第兩千三百六十八章 源魂的躬身第七百六十章 魂魄糾纏!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契合天地第兩千兩百七十六章 天敵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契合無間第七百五十八章 兵強馬壯!第一千九百四十章 兩隻鳳凰第兩千兩百四十八章 迴歸寒域第三百七十五章 改朝換代!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踏足灰域第兩百六十章 寒陰宗的拜見!第八百八十四章 草木異常第兩千兩百六十五章 極寒和源血的呈現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再陪一遭第一千三十五章 可憐的傢伙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分道第四章 赤黿血蟲!第三十四章 你看如何?第一千三十七章 不想太耽擱第三百九十一章 父母消息第六百六十章 邪魔反擊第兩千一百七十一章 鬥智鬥勇第七百三十一章 死不足惜!第一千四十四章 威名赫赫!第七百五十四章 同類第八十三章 慧極鍛魂術第八百四十章 帝國反叛第五百一十五章 空中樓閣第六百二十五章 魔宮來人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這樣和那樣第四百五十八章 海底四大!第兩千六十九章 轉移陣地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時代更替第五十六章 女將軍第三百四十一章 國師遇險第七百二十九章 放手去幹!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深黯星域第兩千一百四十四章 更高明的蠱惑第七百九十四章 給我可好?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轉身面對第八百五十三章 暴漲!第一千二十六章 遙遠的注視第三百七十二章 香餑餑第兩千三百五十三章 至尊們的反擊!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插一腳!第一百八十章 倒戈!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黑暗種子第五百章 碎裂的島羣第一百五十三章 巨棺昇天第兩千一百五十五章 第二個死亡泉眼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老魔入深淵第九百三十三章斬龍臺第兩千五十九章 我答應你!第兩千二十二章 它在何處?第三百三十五章 蛇吞蟒第兩百零五章 天藥宗第一百七十九章 受制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雙方的妥協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一個建議第兩百七十一章 再生毒計!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同化世界的力量第一千三十一章 再遇月魔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血鎖第兩百一十章 死局?第六百二十五章 魔宮來人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老僕的進階路第兩千一百一十一章 泉眼吐物第兩千六十章 鳥獸散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血傀儡?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陰謀者的再現第四百三十章 重逢!(情人節快落~~)
第九百八十四章 血之換身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黑暗種子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門的由來第兩百七十五章 禍害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蹊蹺衆多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月之鎧第兩千三十九章 艱難的選擇第八百三十一章 棋高一着第六百九十七章 身份轉變第兩千一百六十三章 袁離真身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是不是你?第兩百零四章 就此別過!第一千五百六十五章 夠意思!第一千四十三章 虐殺(聖誕快樂哈~)第一千四百五十章 還是來了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一聲抱歉第兩百五十七章 虞淵回來了!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飛石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爭寵第兩千三百零七章 異域第四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血之異變第五百六十三章 異人陳涼泉第兩千三十九章 艱難的選擇第兩千三十六章 劍開灰域第兩百六十九章 生擒第四百八十章 各自安好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邪魔再現第四百六十七章 混濁魔胎!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不予理會第兩千三百六十八章 源魂的躬身第七百六十章 魂魄糾纏!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契合天地第兩千兩百七十六章 天敵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契合無間第七百五十八章 兵強馬壯!第一千九百四十章 兩隻鳳凰第兩千兩百四十八章 迴歸寒域第三百七十五章 改朝換代!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踏足灰域第兩百六十章 寒陰宗的拜見!第八百八十四章 草木異常第兩千兩百六十五章 極寒和源血的呈現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再陪一遭第一千三十五章 可憐的傢伙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分道第四章 赤黿血蟲!第三十四章 你看如何?第一千三十七章 不想太耽擱第三百九十一章 父母消息第六百六十章 邪魔反擊第兩千一百七十一章 鬥智鬥勇第七百三十一章 死不足惜!第一千四十四章 威名赫赫!第七百五十四章 同類第八十三章 慧極鍛魂術第八百四十章 帝國反叛第五百一十五章 空中樓閣第六百二十五章 魔宮來人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這樣和那樣第四百五十八章 海底四大!第兩千六十九章 轉移陣地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時代更替第五十六章 女將軍第三百四十一章 國師遇險第七百二十九章 放手去幹!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深黯星域第兩千一百四十四章 更高明的蠱惑第七百九十四章 給我可好?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轉身面對第八百五十三章 暴漲!第一千二十六章 遙遠的注視第三百七十二章 香餑餑第兩千三百五十三章 至尊們的反擊!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插一腳!第一百八十章 倒戈!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黑暗種子第五百章 碎裂的島羣第一百五十三章 巨棺昇天第兩千一百五十五章 第二個死亡泉眼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老魔入深淵第九百三十三章斬龍臺第兩千五十九章 我答應你!第兩千二十二章 它在何處?第三百三十五章 蛇吞蟒第兩百零五章 天藥宗第一百七十九章 受制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雙方的妥協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一個建議第兩百七十一章 再生毒計!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同化世界的力量第一千三十一章 再遇月魔第一千五百八十六章 血鎖第兩百一十章 死局?第六百二十五章 魔宮來人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老僕的進階路第兩千一百一十一章 泉眼吐物第兩千六十章 鳥獸散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血傀儡?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陰謀者的再現第四百三十章 重逢!(情人節快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