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溟沌鯤的不甘!

玄黃道旗,韓邈遠。

虞淵和“寒域雪熊”因陰屍王的幾個字,神色微變,旋即沉默下來。

順勢看向周遊等人,虞淵調整着心境,讓自己冷靜下來,不去多想韓邈遠,以免受其影響。

他當然知道韓邈遠意味着什麼。

玄天宗的當世宗主,元神境的大修,在浩漭的權勢和戰力之巔,代表着他的那杆玄黃道旗,已豎立了萬年之久。

元神強者,永生不滅!

如此人物,只是提起他的名字,只是議論他,他都有可能生出感應來!

陰屍王怎麼敢?

仰頭一看,虞淵才注意到“啓天劍陣”深處,一輪大日,一輪清冷的殘月,變得極爲的耀目,似在照耀着下方空間。

大日和殘月,便是溟沌鯤的雙眸,是他在凝望!

是他,知會了陰屍王,讓陰屍王代爲傳訊!

不知不覺間,他已經適應了“啓天劍陣”,雖無法掙脫出來,雖依然遭受着“擎天九斬”的襲擊,可靈智顯然恢復了清醒。

“你還不夠資格和我對話。”

哼了一聲,虞淵不屑地揮揮手,示意陰屍王縮回那塊奇石,不要再露出來礙眼。

陰屍王面有慍怒,纔打算說幾句威脅話語,他那顯現於奇石的臉容,突現驚懼不安,旋即猛地消失。

“怎麼?出不來,才讓陰屍王和我談話?你這樣來求和,也太沒誠意了吧?”

踩着斬龍臺的虞淵,怪笑着,一點點地拔高身影。

暴熊驚慌起來,低低嘶嘯着,似乎在勸說,在阻止他。

“不必擔心,劍陣的威能雖然弱了一些,讓他重新清醒了,可他一時半會也出不來。”虞淵擺擺手,讓暴熊別緊張,然後在它,還有遠方阿隆索,紀凝霜等人的注視下,向着“啓天劍陣”而去。

嗤嗤!

密集交織的劍光,因他和斬龍臺的臨近,主動分開縫隙。

“虞淵!”

周遊,還有鬼王天藏齊呼,看着很焦急。

“沒事。”

丟下這句話後,他御動着縮小了千萬倍的斬龍臺,透過細若秋毫的劍光縫隙,瞬間抵達“啓天劍陣”的中央。

一截截棱形的隕石,釋放着緋紅劍光,斬在溟沌鯤白銀般的鱗片,濺射出璀璨星芒,數不盡的光爍雨點。

然而,這頭兇暴的星空巨獸,已沒鮮血灑落。

他那望着猙獰可怖的,諸多的傷口中,肉筋蠕動着,已踏上了自我的修復之路。

“啓天劍陣”的威力,因劍光長河的劍力消耗甚劇,無法在一霎那間,繼續遞出千萬道劍光。

溟沌鯤的自我恢復速度,竟然超過了,他被劍光襲殺的速度!

他也因此清醒了過來。

一隻赤紅,一隻銀白的眼眸,分別閃耀着暴戾嗜殺,冷靜和睿智的光芒。

瘋狂和理智,交匯在一起,讓他顯得極爲的另類可怕。

虞淵心念一動。

衆多棱形隕石,化作的一柄柄緋紅仙劍,懸空停了下來,沒有再次斬去。

可那千萬仙劍,還是在溟沌鯤的腰腹要害,在他那深到能見臟腑的傷口處。

虞淵念頭一變,下一秒的時候,仙劍還是會以“擎天九斬”的劍決,刺入他的血肉軀身,還是會持續傷害他。

“啓天劍陣”保持着運轉,編織成劍光星海,囚籠般困着他。

在他額頭位置,一根巨大的深紅隕石,透着撕裂天地,穿透時空的至高劍意!

“擎天之劍”就在其中。

“虞淵……”

溟沌鯤一開口,陡然收縮變幻,又成了那個眼瞳妖異,身形消瘦的陰沉老者。

滿身鮮血,大部分身軀裸露的他,密密麻麻的傷口,看着令人毛骨悚然。

“你,你竟能駕馭啓天劍陣!”

他一激動,喉嚨像是漏風般,“呼呼呼”的直響,“還有,我……”

他一赤紅,一銀白的眼瞳深處,流露出濃濃的恨意和不甘心。

這頭橫行星河多年的巨獸,暴戾瘋狂的情緒,形成了驚天動地的血色深海,他的魂力和“啓天劍陣”的劍光碰觸,令衆多劍芒都爆滅開來。

“我已經……”

他咬着牙,憤怒且不願接受地,低喝道:“我已經無法奪舍你!”

霍然擡頭,雙眸爆出恐怖光芒的他,瞪着虞淵的胸腔。

其視線,彷彿瞬間透過血肉和穴竅的封禁,深入到了虞淵氣血小天地。

他看到了虞淵那具肌體半透明,內有無數交織血脈晶鏈的奇特陽神,“我遺留的靈魂印記,我血脈內的痕跡,我的種種後手,我可以藉機奪舍,以你而生的伏筆,不見了!”

“全部被抹掉了!”

溟沌鯤聲嘶力竭,仰天嘶吼,痛不欲生。

彷彿,他歷經千萬年,想要謀取的那條新生之路,被人給強行打斷了。

他想要如不死鳥那般,以人之形態,以順應時代方式的新生,再沒了希望!

他一眼猩紅如血,一眼白森森的,駭人至極。

他聲聲不甘心的嘶吼,震的劍陣內的時空混亂,許多弱小的劍意化作碎光炸滅。

他身上,如溝壑般幽深的傷口,也被震裂不少。

比一個帝國疆域,都要大的臟腑,再次崩裂之後,有濃郁的血霧涌現。

斬龍臺之上,提着劍鞘的虞淵,將“妖刀”血獄喚出,並做好了隨時進入斬龍臺內部的準備。

看着此刻,即將陷入癲狂的溟沌鯤,虞淵目露異色。

他沒明白溟沌鯤話裡的意思……

他只知道,在他從外面進入“啓天劍陣”的霎那,這頭兇厲的星空巨獸,似乎就從他的氣血小天地深處,感知出了什麼不對勁。

然後,便鬼哭狼嚎,氣急敗壞,且無可奈何。

這樣的溟沌鯤,他不需要以“擎天九斬”連續出劍,因爲震怒下的溟沌鯤,已顧不得自己的傷勢。

他的震怒,令他傷上加傷,比一劍劍斬下來,都要悽慘許多。

他的異常,他的怪異表現,虞淵不明白原因。

虞淵選擇沉默不作聲,等他自己慢慢冷靜,等他發泄完以後,再做交談。

這個過程當中,他減弱了“啓天劍陣”的劍能,不讓一道道的劍光,過多地限制溟沌鯤,儘量去節省力量。

因爲,此時的溟沌鯤,並沒想掙扎,沒有破陣的意圖。

抹掉了?

氣血小天地種,那具他精心淬鍊,且耗時很久的陽神,和他心意互通,一條條的血脈晶鏈,囊括了各族的血之精妙。

在他的感覺中,他的陽神和其他人族的,明顯不一樣。

如浩漭的大妖……

陳青凰!

一道靈光閃過,他隱約記得類似的獨特陽神,只在那位女皇陛下的身上見過,那是磅礴血能和魂能的精煉。

“你是誰?”

很久很久之後,溟沌鯤失魂落魄地,看着斬龍臺之上的他,顯得有氣無力,彷彿精氣神流逝了大半,“你抹掉了,我新生的所有希望!在你陽神體內,沒我的印記,我的核心血脈,也被衝抵了。”

他懊悔不已,“我應該更早地,就在你身邊,看着你的一舉一動!”

“是那隻神鳥,一定是她在幫你!一定是她猜到了,我要藉助你重獲新生,才幫助你,抹掉了我的痕跡!”

溟沌鯤猛地看向暗翼星域的位置,濃烈的殺機,彷彿穿透了無垠星河。

“我是虞淵,也是洪奇。”

心平氣和的虞淵,反而放鬆了下來,臉色淡然寧靜,嘴角還噙着笑意,“怎麼?因爲發現沒辦法,順利地奪舍我,所以感到遺憾?”

“虞淵,洪奇……”

溟沌鯤眼神閃爍不定,心中滿溢困惑,盯着他看了又看。

可惜,什麼也看不出,什麼也估摸不出。

“以你自身的力量,以你的境界和才智,抹不掉我的獨有印記!我放任你成長,放任你在任何星空肆意妄爲,是因爲我相信,等我找來時,就能掠奪你的一切!可是……”

他搖了搖頭,萬分沮喪地說道:“我似乎錯了。”

“唔,或許……我該看看你的靈魂!”

溟沌鯤的眼瞳,從虞淵的胸腔,從他的氣血小天地,從他的靈力之海移開。

移到虞淵的眉心!

溟沌鯤一赤紅,一瑩白的雙眸,驟然光芒不顯,猶如瞬間消失。

在虞淵腦海深處,一輪赤紅大日,一輪殘月,則是從米粒大小,迅速膨脹開來。

……

第八百九十三章 叢林之王!第九百四十三章第一次破陣第兩千一百九十三章 一個誤會第一千二十章 束縛解開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廢料第兩千一百二十四章 參與者之一第八百七十四章 寒妃如神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天生鉅變第三百二十三章 魔種心性第九十二章 月魔傳說第五百一十六章 我爲魚餌第五百四十四章 源血大陣!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不死荒神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天外之變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獸精珀!第四百二十一章 藍魔之淚!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毀滅之瘤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源界新主人第兩千八十九章 不留退路的不死鳥第九百一十六章不割愛!第五百六十九章 養龍人第九百章 奮戰第兩千兩百六十三章 貫穿寒域的劍光第八百八十一章 屈靖死了!第一千二十六章 遙遠的注視第一千九十八章 黃金修羅!第五百零七章 前世藥奴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大遷移第兩千三十九章 艱難的選擇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搜魂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不敢了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大遷移第四百九十三章 日下殺機第兩千兩百四十六章 達成交易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都是要死的第兩百六十章 寒陰宗的拜見!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太始的狀況第八百四十章 帝國反叛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散播死亡第兩百七十八章 投奔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豔麗波瀾第兩千兩百九十二章 爲夫報仇!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殺回去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被激怒第三百六十七章 虞蛛的第三眼!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各有顧慮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第二位被說服的妖神第兩千三百七十五章 神落第兩千二十四章 帶來光明者第兩千三百五十五章 源靈的奢望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開天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劍宗解禁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虛心求教第八百八十九章 暗度陳倉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 由你指引第兩千兩百四十七章 死亡之神的蠱惑第八百九十二章 危機降臨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開天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斬天碎地第兩百六十二章 定海神針第八百零三章 空間解體!第三百六十八章 未來妖神第一百三十七章 制衡!第七百九十六章 寒螭劍第三百五十三章 月魂之影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換一種活法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師傅的囑託第兩千一百六十六章 亂象叢生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回不了頭第五百零二章 改頭換面第八百六十四章 老僕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污濁之地第兩百九十三章 閒聊中破境第一千九百九十章 源靈的力量第八百四十六章 自報家門第五章 元胎之身!第七百章 我們的王!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相通相沖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不足爲慮第兩千三十六章 劍開灰域第一千五十七章 第二個鳥巢第六百一十二章 我叫明坤!第九百九十四章 初臨外域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復活的盈靈界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深海奇晶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素落地籠!第八百一十七章 御空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牆頭草第四十一章 冉冉新星第四百八十一章 等船第一千二十一章 浴血殺神第兩百五十一章 龍骨凝劍!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陽神降臨第兩千兩百二十二章 燃魂解禁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陽神降臨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你說停就停?第五百八十六章 老龍第兩千兩百七十九章 王見王第兩百零七章 煉藥盛典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不死荒神
第八百九十三章 叢林之王!第九百四十三章第一次破陣第兩千一百九十三章 一個誤會第一千二十章 束縛解開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廢料第兩千一百二十四章 參與者之一第八百七十四章 寒妃如神第一千八百五十一章 天生鉅變第三百二十三章 魔種心性第九十二章 月魔傳說第五百一十六章 我爲魚餌第五百四十四章 源血大陣!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不死荒神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天外之變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獸精珀!第四百二十一章 藍魔之淚!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毀滅之瘤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 源界新主人第兩千八十九章 不留退路的不死鳥第九百一十六章不割愛!第五百六十九章 養龍人第九百章 奮戰第兩千兩百六十三章 貫穿寒域的劍光第八百八十一章 屈靖死了!第一千二十六章 遙遠的注視第一千九十八章 黃金修羅!第五百零七章 前世藥奴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大遷移第兩千三十九章 艱難的選擇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搜魂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 不敢了第一千九百三十九章 大遷移第四百九十三章 日下殺機第兩千兩百四十六章 達成交易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都是要死的第兩百六十章 寒陰宗的拜見!第一千五百八十五章 太始的狀況第八百四十章 帝國反叛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散播死亡第兩百七十八章 投奔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豔麗波瀾第兩千兩百九十二章 爲夫報仇!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殺回去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被激怒第三百六十七章 虞蛛的第三眼!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各有顧慮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第二位被說服的妖神第兩千三百七十五章 神落第兩千二十四章 帶來光明者第兩千三百五十五章 源靈的奢望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開天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劍宗解禁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虛心求教第八百八十九章 暗度陳倉第一千九百四十二章 由你指引第兩千兩百四十七章 死亡之神的蠱惑第八百九十二章 危機降臨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開天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斬天碎地第兩百六十二章 定海神針第八百零三章 空間解體!第三百六十八章 未來妖神第一百三十七章 制衡!第七百九十六章 寒螭劍第三百五十三章 月魂之影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換一種活法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師傅的囑託第兩千一百六十六章 亂象叢生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回不了頭第五百零二章 改頭換面第八百六十四章 老僕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污濁之地第兩百九十三章 閒聊中破境第一千九百九十章 源靈的力量第八百四十六章 自報家門第五章 元胎之身!第七百章 我們的王!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相通相沖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不足爲慮第兩千三十六章 劍開灰域第一千五十七章 第二個鳥巢第六百一十二章 我叫明坤!第九百九十四章 初臨外域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復活的盈靈界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深海奇晶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素落地籠!第八百一十七章 御空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牆頭草第四十一章 冉冉新星第四百八十一章 等船第一千二十一章 浴血殺神第兩百五十一章 龍骨凝劍!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陽神降臨第兩千兩百二十二章 燃魂解禁第一千八百二十四章 陽神降臨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你說停就停?第五百八十六章 老龍第兩千兩百七十九章 王見王第兩百零七章 煉藥盛典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不死荒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