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陰神趕赴

蓬!蓬蓬!

失去界壁的一方天地中,被鬱牧和杜遠帶來的,所有劍宗的陽神瞬間爆碎。

咚!

另外一個絕寒世界,德米安瘋狂地,捶打着“沸血戰鼓”。

被七道劍光所傷,法相再也不能祭出的杜遠,因一場場惡戰,因不斷揮動“破滅”劍光產生的暗疾,被“沸血戰鼓”的鼓聲引發。

杜遠的本體真身,猛地多出了許許多多的,狹長而細密的傷痕。

不少的傷痕,深可見骨!

手持“天水之劍”,以一敵二的鬱牧,低頭看了一下,眼中滿是悲切。

他很清楚,杜遠修煉的“破滅之劍”,是一種殺敵一千,也會自損五百的極端劍決,他知道杜遠一直有暗傷,且隨着他一次次揮劍會不斷地加深。

他沒想到的是,德米安的“沸血戰鼓”,能針對杜遠的暗疾做文章。

更沒想到,修羅族的阿隆索,竟然能瞭解的那麼透徹!

“素落地籠”幽禁着紀凝霜,席荃和周遊先後遭受重創,鬱牧則是被兩位白金修羅圍擊,杜遠的暗疾又被戰鼓點燃,其他的陽神劍仙,已在短時間死絕……

阿隆索運籌帷幄,以個人恐怖的戰力,以他精妙的掌控力,震懾着各方闖入者。

那片金色光海內,他的冷喝聲,也如此的響亮。

斬龍臺中央的虞淵,沉默着,看了看“寒域雪熊”。

雪熊眼瞳中滿是冷漠。

阿隆索腳下的碎裂星辰,在周遊抵達的瞬間,被寒霧籠罩,這顯然不是那位大統帥的手筆。

而是它的力量!

是它,和阿隆索一明一暗地,在飛螢星域合力控制着局面!

它借阿隆索這把白銀戰槍,替聶擎天覆仇,要斬殺杜遠、鬱牧,席荃,衆多的劍修,還有膽敢進入的周遊。

它不在意,除虞淵之外,任何浩漭來人的生死!

“我不爲難你。”

虞淵輕嘆一聲,人在斬龍臺內,心中存想着阿隆索腳下的碎裂星辰,動用了時空之龍的遺留異能。

嗖!

長條形的斬龍臺,綻放出白瑩如美玉的光芒,突然飛射出去。

一霎間,就越過了幾個極寒星辰。

七彩斑斕的漣漪,在斬龍臺閃現的星河中,不時地浮現,又迅速消失。

斬龍臺,也時而消失,時而突然出現。

每次出現,這塊神秘的開天奇石,就橫跨了一片星河,離阿隆索站立的碎裂星辰,變得更近一點。

他走之後,“寒域雪熊”暴躁地,低低咆哮了幾聲。

似乎是,說給那片金色光海內,修羅族的大統帥。

它堅守虞淵本體真身和“寒淵口”所在的星辰,可它的目光,卻因斬龍臺的離開,不斷地移動着。

每當斬龍臺再現,它的目光都是第一時間定格,比阿隆索快,也更準地先發現。

一連九次。

內藏虞淵陰神的斬龍臺,終於接近了那片道道劍光長河所在的星空,到了那碎裂星辰的前方。

一層冰瑩的能量光幕,充盈着“寒域雪熊”的氣息,擋住了斬龍臺。

下面,便是那塊碎裂大陸。

虞淵已能無比清楚地,看到被“素落地籠”困着的紀凝霜,能看到臉色灰暗,彷彿精氣神流逝了大半的席荃。

還看到,被轟入地下幽\洞的周遊,一身鮮血地爬出來。

周遊一臉苦笑地,望着離他很近的席荃,還低聲埋怨了幾句。

嗤!嗤嗤!

斬龍臺尖銳一端,指向的冰瑩能量光幕,忽然聚攏了浩蕩的寒能,變得更厚,也更爲的結實。

結實到,被虞淵陰神御動的斬龍臺,似乎都不能瞬間破開。

他知道,遠在另一方星空的雪熊,是以這樣的方式,去阻止他降落下面的碎裂星辰,不想他干涉太多。

“嘿!”

碎裂星辰之上,阿隆索似笑非笑地,仰頭看着白瑩如玉的斬龍臺。

周遊,席荃,還有“素落地籠”中的紀凝霜,順着他的視線擡頭,卻什麼也瞧不見,沒發現任何異常。

可他們也意識到了,另有什麼人抵達,就在封禁的空間之外。

可惜,奇異的寒霧,阻礙了他們的視線,扭曲模糊了他們的感知,使得他們沒能看到斬龍臺。

“抱歉,裡面有人,是我必須要保護的。”

斬龍臺中的虞淵,以尖銳的一端,輕輕抵住冰瑩的光幕,將自己的魂念和意志傳遞,“我要進去!”

他嘗試着,去調集兩個世界內,冰霜巨龍和時空之龍的龍息。

然而,沒等他完全蓄力結束……

斬龍臺前方的冰瑩結界,突然裂開了一個小口子,任由他陰神掌控的斬龍臺,直接就逸入到了裡面。

“斬龍臺!”

席荃和周遊同時失聲驚叫。

金銀絲線編織,烙印着阿隆索血脈神妙,透着聖器獨有光輝的“素落地籠”,陡然耀出兩團燦爛星芒。

那是紀凝霜的一雙眼瞳!

在修羅族聖器“素落地籠”中,已被困了許久,遲遲沒有動作的“星霜之劍”,因斬龍臺的出現,因她看到了那道惦記了三百多年的身影,突然就有了行動。

細長鋒利的“星霜之劍”,被她以左手輕輕握着,一道銳利劍意,在劍刃中流溢。

一個個,僅有指甲蓋大小的霜凍晶塊,由她的一滴滴鮮血凝鍊而成,在她的胸腔前化作一片星海。

霜凍的晶塊,如鮮紅似血的星辰,幾十個之多。

她以“星霜之劍”,在那片猩紅如血的星海內,緩緩撥動着。

撥動着星辰……

“停下!”

穿過冰瑩的能量光幕,以陰神攜帶斬龍臺而來的虞淵,只看了那片“血色星海”一眼,就嗅到了不對勁。

血色星海成形時,紀凝霜明顯消瘦了一大截!

阿隆索撫掌大笑,“厲害,果然是厲害!你在飛螢星域活動了一番,竟然已在心中,刻印出了微縮的星辰圖!更令我震驚的是,你還能以自己的鮮血,結爲冰霜晶塊,模擬出星辰的分佈!”

“你不是劍宗的大劍仙嗎?星族,或者說星月宗的秘法,你怎麼融入的劍決?”

“創造出‘星霜之劍’的劍宗先輩,也沒有這樣的悟性,沒有這般的宏偉氣象!”

“……”

修羅族的大統帥,一邊讚歎,一邊大笑不止。

“虞淵,你別急。我答應過你,會讓她好好活着,我一定說到做到!”

阿隆索擡頭,看着斬龍臺內,顯得很急切的虞淵陰神,“怎麼?信不過我?還非要特意來一趟?不用的,你如果知道我的口碑,就知道我極講信用!”

他的話語驟然一頓。

深深望着紀凝霜,阿隆索的注意力,他手中的白銀戰槍,還有那水晶球,都被他激發了神妙。

他如臨大敵地,看着“素落地籠”中央的,那片漸漸璀璨的血色星海。

“出劍吧!我等這一刻,也等很久了!”

他的臉上,眼中,略略顫抖的身體,還有聖輝吞吐的白銀戰槍,似乎都在告訴別人,他有多麼的激動。

他顯得異常地興奮!

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匯聚在了“素落地籠”,望着瘋狂地積蓄劍能,要施展出至強一劍的紀凝霜。

她胸前那片血色星海,一塊塊鮮紅的星辰,儼然和飛螢星域的各方世界對應。

她參悟的劍意,超過了“星霜之劍”的創造者,超過了她那一脈的所有劍修!

在“星霜之劍”的造詣上,她已處於世代以來的最強!

她還能更強!

衆人都感覺她有望元神,或許還是繼聶擎天之後,又一位殺力震驚天外各族,註定要載入史冊的至高存在!

只是……

她卻在這一刻,以略顯遺憾的神色,看向了斬龍臺內,虞淵那道無比清晰浮現的陰神魂影。

她對世間,對劍道的終極,充滿了渴望和眷念。

“我……”

她豐澤如粉玉的嘴脣,輕輕一顫,看着那道無數次出現於夢境中的身影,以唯有她自己能聽見的聲音,呢喃道:“我不想你有事。”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門的由來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碎第一千九百六十二章 坐下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等下!第二十章 月色緋紅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各有顧慮第七百六十章 魂魄糾纏!第八百七十三章 無跡可尋第七百九十八章 讓冥都親自來!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獸吼的喚醒力第兩千二十章 神像的異常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極寒寶地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劍宗之主!第兩千三十五章 丹爐流焰第六百四十六章 誤打誤撞第七百三十二章 當殺!第九百九十九章 幸運兒第三百三十六章 傷亡慘痛第一千零五章 心魔凝物第一千八十三章 找準方向第一千五十五章 千鳥界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暴熊的迴應!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一滴神血?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時間秘域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 我來找他!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核心三大力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不還是一個樣?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陽神之力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天下大亂!第五百四十三章 重見天日第兩千一百八十五章 火焰至尊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蛻凡魂精第四百七十三章 掠奪造化!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你在找我?第兩千三百二十一章 飄忽不定第四百二十一章 藍魔之淚!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新生靈的誕生第四百一十九章 第八道彩虹!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火中取栗!第兩千三十三章 合力第五百九十三章 掙脫禁錮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怪物橫行第兩千六十九章 轉移陣地第七百一十二章 魂裂大陣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一通百通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平反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一個承諾!第七十章 各懷鬼胎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飛石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反客爲主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白銀戰槍第兩千三百三十章 源靈的聖地第三百四十六章 也是故人第兩千兩百三十九章 請自便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舊地重遊第四十七章 帝國五輪新月第兩千零九章 炎魔始祖第兩千零四章 女皇參戰第兩千兩百七十三章 示敵以弱第兩千兩百七十二章 天蝸之神第兩千三百六十九章 起源的選擇!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 逐個歸來第兩百九十六章 幫我殺個人!第八百二十四章 天藏的傳說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人不念情,劍念情!第一千四十一章 不歡而散第兩千三百三十一章 最強源神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 收集者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極寒寶地第兩千十五章 源界第一人第七百一十五章 妙不可言第六百八十一章 商會書樓第兩百二十四章 幽火流毒陣!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妖鳳之神奇第六百零七章 碾殺!第兩千九十八章 生命祭壇的用途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暴熊的迴應!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空白第兩百八十五章 神威帝國魏氏!第九百一十七章驚變第四百五十三章 魚之變!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浮生界第四百三十七章 天外屍骸第四百八十七章 親暱第兩千五十一章 逼迫源魄第一百六十章 上宗弟子第七百七十四章 不計後果!第八百三十六章 虞家老祖第一千六十九章 神女挑釁第七百二十八章 也就一劍!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妖鳳輕攥手第兩千一百四十八章 渾沌巨靈第兩百二十四章 幽火流毒陣!第兩百五十二章 宛如父女第一百四十四章 圍剿天魔!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遺棄第一千七十二章 暗流涌動第六百四十章 剝離妖心第四百四十六章 誰真誰假?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被迫參戰(新年好)
第一千五百四十一章 門的由來第一千九百八十一章 碎第一千九百六十二章 坐下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等下!第二十章 月色緋紅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各有顧慮第七百六十章 魂魄糾纏!第八百七十三章 無跡可尋第七百九十八章 讓冥都親自來!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獸吼的喚醒力第兩千二十章 神像的異常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極寒寶地第一千五百六十八章 劍宗之主!第兩千三十五章 丹爐流焰第六百四十六章 誤打誤撞第七百三十二章 當殺!第九百九十九章 幸運兒第三百三十六章 傷亡慘痛第一千零五章 心魔凝物第一千八十三章 找準方向第一千五十五章 千鳥界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暴熊的迴應!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一滴神血?第一千九百五十六章 時間秘域第一千九百六十一章 我來找他!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核心三大力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不還是一個樣?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陽神之力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天下大亂!第五百四十三章 重見天日第兩千一百八十五章 火焰至尊第一千九百四十一章 蛻凡魂精第四百七十三章 掠奪造化!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你在找我?第兩千三百二十一章 飄忽不定第四百二十一章 藍魔之淚!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新生靈的誕生第四百一十九章 第八道彩虹!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火中取栗!第兩千三十三章 合力第五百九十三章 掙脫禁錮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怪物橫行第兩千六十九章 轉移陣地第七百一十二章 魂裂大陣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一通百通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平反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一個承諾!第七十章 各懷鬼胎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飛石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反客爲主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白銀戰槍第兩千三百三十章 源靈的聖地第三百四十六章 也是故人第兩千兩百三十九章 請自便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舊地重遊第四十七章 帝國五輪新月第兩千零九章 炎魔始祖第兩千零四章 女皇參戰第兩千兩百七十三章 示敵以弱第兩千兩百七十二章 天蝸之神第兩千三百六十九章 起源的選擇!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 逐個歸來第兩百九十六章 幫我殺個人!第八百二十四章 天藏的傳說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人不念情,劍念情!第一千四十一章 不歡而散第兩千三百三十一章 最強源神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 收集者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極寒寶地第兩千十五章 源界第一人第七百一十五章 妙不可言第六百八十一章 商會書樓第兩百二十四章 幽火流毒陣!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妖鳳之神奇第六百零七章 碾殺!第兩千九十八章 生命祭壇的用途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暴熊的迴應!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空白第兩百八十五章 神威帝國魏氏!第九百一十七章驚變第四百五十三章 魚之變!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浮生界第四百三十七章 天外屍骸第四百八十七章 親暱第兩千五十一章 逼迫源魄第一百六十章 上宗弟子第七百七十四章 不計後果!第八百三十六章 虞家老祖第一千六十九章 神女挑釁第七百二十八章 也就一劍!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妖鳳輕攥手第兩千一百四十八章 渾沌巨靈第兩百二十四章 幽火流毒陣!第兩百五十二章 宛如父女第一百四十四章 圍剿天魔!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遺棄第一千七十二章 暗流涌動第六百四十章 剝離妖心第四百四十六章 誰真誰假?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被迫參戰(新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