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鐵血修羅

阿隆索一臉輕鬆的笑容。

“這把劍,是你,以你伴侶的白骨而淬鍊,確實非常不凡。在你們浩漭內部,甚至是劍宗內部,很多人也都認爲,是你在殺了伴侶後,以其骸骨鑄劍。”

阿隆索輕輕搖頭,微笑着說道:“我知道,真相併不是那樣。畢竟,你這把仙劍,裡面的劍魂,就是你的愛人。”

“你們,只是換了一種相處方式罷了。可依然是朝夕相伴,依然寸步不離!”

說話時,阿隆索手持的白銀戰槍,準確無比地,點在了“枯萎之劍”的劍尖。

噗!

詭異神奇的“枯萎之劍”,終於再也沒能,綻放出一絲微光。

席荃眼瞳深處,和她參悟的劍道真訣般,也因此而透露出,一股子死寂的味道。

其“枯萎之劍”,內中的劍魂,劍意,同樣如此。

她怔怔地看着阿隆索,心中充滿了震驚,顯得難以相信。

她震驚的是,她埋藏極深的秘密,連浩漭劍宗的大多同門都不知,這位修羅族的大統帥,爲何會如此清楚?

她第一次,感到了驚懼和不安。

“太弱了。”

阿隆索沒繼續出劍,他凌空懸浮在重傷的席荃上方,遙看着“素落地籠”的紀凝霜,說道:“你應該知道,我和囚禁你的地籠,也存在着氣血的交換。我一邊以地籠限制你,一邊對席荃出劍,也沒費太多力氣。”

衆多的修羅族強者,因他這句話,暗暗振奮。

“你竟然還沒去掙脫?”

阿隆索自顧自地說話,臉上有着明顯的驚訝,“我一直在等,等你出劍掙脫地籠,和她一起合力。爲什麼,你爲什麼能如此冷靜?”

白銀戰槍的槍尖,垂落下來,指向席荃的天靈蓋。

他臉色微冷,“我一槍刺下,這個呵護你大半生的師姐,就要形神俱滅了。紀大劍仙,你還要等嗎?真的要等我殺了她?”

阿隆索擺明了,是要逼迫紀凝霜出劍,逼他主動掙脫“素落地籠”。

紀凝霜臉色平靜,看着落入阿隆索手中,生死由其拿捏的席荃,不知想些什麼。

另一邊。

周遊苦着臉,輕嘆一聲,“我先行一步。”

拂塵一甩,體態臃腫的周遊,瞬間就打開了一條流光溢彩的絢爛通道,然後驟然穿射而去。

“手下留人!”

周遊的聲音,從阿隆索所在的碎裂星辰上空,猛地響了起來。

斬龍臺中,虞淵一直緊盯着那頭“寒域雪熊”的背影,在周遊離開以後,他終於忍不住,移到了雪熊的面前。

他正面,看向了這頭神秘的“寒域雪熊”,“你到底是什麼態度?”

嗚!嗚!

周遊走後,這頭雪熊才以委屈的聲音,低低嘶吼了兩聲。

它的吼聲,透露出的意思是……

劍宗的來人,包括所有出自浩漭的修行者,都曾辜負過聶擎天,本就應該去死!

它在以它的方式,替聶擎天覆仇!

它要斬殺劍宗的涌入者,還有修煉“枯萎之劍”的席荃,以此去報復劍宗!

它告訴虞淵,聶擎天的身亡,隕滅,浩漭的各方勢力,全部有所參與。

而劍宗,更是所有勢力中,參與最多的一方!

它因此而敵視劍宗!

“這……”

本想勸兩句,想求個情的虞淵,忽然語塞了。

他完全能理解這頭雪熊的感受,甚至很感動……

“擎天之劍”爲浩漭,內鎮隕月禁地,在外締造出劍獄,拘押流竄到天外的浩漭邪魔,幫五大至高勢力,向一位位天外的強者出劍。

結果,卻落得了一個,被自己人謀害的下場。

在他消逝之後,五大至高勢力,還有其他的知情者,對他絕口不提,刻意隱藏了,關於他的種種傳說。

外界的異族,曾被他殺穿,也都忽略了那段屈辱歷史。

天外和內部,衆多的智慧生命種族,選擇主動遺忘他,淡化他。

倒是一頭異獸,竟然始終惦記着他,在飛螢星域數百年,數千年地,守護着他遺留下來的劍光長河。

還想着,爲他去報仇雪恨!

斬龍臺中的虞淵,望着很委屈的雪熊,半響說不出話來。

他本欲替席荃求情,想說幾句緩和的話語,可想到一頭天外的異獸,在聶擎天消逝之後,暗地裡做了那麼多事……

“難爲你了。”

最終,他只是長嘆一聲。

“久仰修羅大統帥的大名,在下週遊,出自浩漭的通天商會。”

穿越空間通道,瞬間到了阿隆索和席荃所在碎裂星辰的周遊,彎腰行禮,然後以拂塵,指向了席荃,誠懇地說道:“可否,給我們通天商會一個薄面,讓我將她帶走?”

一道道目光,瞬間落向了周遊。

“素落地籠”中的紀凝霜,冰冷的眼瞳深處,驟現耀目光芒。

她是猜到了,席荃既然現身於飛螢星域,應該也有通天商會和神魂宗的其他人,會陸續地抵達。

而周遊精通空間秘法,成名在裴羽翎之前,如果說誰能瞬息而至,非周遊莫屬!

竟然,還真給她賭對了!

她之所以沒着急衝擊“素落地籠”,還有一個關鍵的原因,她有種直覺,阿隆索並不在意席荃的生死。

阿隆索想要的,就是以席荃的生死,逼她倉促地,去衝擊“素落地籠”。

她知道,她如果一邊煉化“星霜”劍芒,一邊祭出後手,會導致她瞬間重創。

她或許能衝開“素落地籠”,能獲得自由,可她也有極大可能,因此而斷絕再進一步的道路。

劍道的未來,也將毀於此地。

“阿隆索,想要的是這個?”

紀凝霜心有所悟,見周遊當真出現了,也有些心安。

“周先生,我知道你被劍獄囚禁多年,近期纔出世。”

阿隆索含笑點頭,先讚歎道:“你剛破空而來,在飛螢星域顯露蹤跡時,我就感覺到了。周先生名不虛傳,是比那裴羽翎這類毛頭小子,更沉穩,也更加機敏的人。你如果不自己過來,我要找你,要困住你,還真不容易。”

周遊臉色微變,心頭升起強烈的不妥!

“只是,周先生是不是喜歡說笑話?!”

阿隆索眼中的笑意,一點點地收斂,眸光陰冷和銳利,“我似乎記得不久前,我們的族長在千鳥界,被商會和神魂宗蓄謀暗算,差點沒能成功迴歸暗域。周先生,請指教一下,有沒有這回事?”

周遊開口欲辯。

喀!喀喀!

本環繞包裹着,一道道劍光長河的濃郁寒霧,分出了一部分來,將阿隆索,席荃和周遊站着的碎裂星辰兜着。

空間,彷彿漸漸凝固,被慢慢地冰凍了起來。

周遊深吸一口氣,立即知道他如果還想如先前般,動用他領悟的空間秘法,從這兒瞬移到別處,已是癡心妄想。

“你以爲,我爲什麼留着枯萎之劍不殺?”阿隆索冷笑,“我在等你自己尋來!”

白銀戰槍一抖,無窮無盡的金色和白銀光芒,頓時將周遊淹沒。

金色的光芒,來源於阿隆索的血氣,和戰槍上方的界壁揉煉起來,還帶着一股封禁的意味,令周遊不能輕易掙脫。

銀色鋒芒,則是那杆戰槍本身所含的異力,冰寒,凌厲,無堅不摧。

金色,和銀色的光芒聖輝,暗含着一條條血脈至理,和阿隆索參透的法則,輕易地破開了周遊的空間大禁!

周遊揮舞拂塵,甩出來的,一片片的新奇天地,倏一形成,又瞬間湮滅。

他在他自己獨創的,憑空捏造的世界夾縫中,來回地穿梭閃掠。

然而,還是有恐怖的金色和銀色聖輝,如影隨形地追了過來。

在碎滅他構築的小世界同時,那些光芒,還在他那肥碩軀身上,不斷留下痕跡。

他如電飛逝,卻血灑在一個個的不同新世界。

此方碎裂的星辰,衆多的修羅強者,看着他們的大統帥,先以“素落地籠”囚禁紀凝霜,再重創席荃,展現出隨時能擊殺“枯萎之劍”的力量。

卻擒而不殺,默然等候……

還真給他,等到了商會的周遊自投羅網!

他駕馭着白銀戰槍,讓一位精通空間奧秘,達到自在境的大修,也渾身浴血。

另一邊,杜遠和鬱牧也在受傷之後,被三位白金修羅攻擊,處境不妙。

至於,躲藏在暗處的劍宗陽神,已經死的差不多了。

他們的大統帥,可謂是全面地掌握了局勢,浩漭的來客也好,神魂宗的潛藏者也罷,一個也沒討到便宜。

嘭!

周遊即便沒祭出法相,可依然顯得頗爲龐大的身軀,重重落在席荃旁邊,將冰冷的大地,砸出了一個幽深洞穴。

洞底,周遊哼唧哼唧的哀呼,聲音斷斷續續。

“又一個。”

阿隆索嘴角再現冰冷笑意,望着那個洞穴,他眼中有幾分玩味。

下一刻,他將那水晶球再次喚出。

他的一隻眼睛,突然湊向水晶球,眼瞳漸漸化作純金色澤,內部彷彿有金色的神火,燃燒出了一簇。

斬龍臺內,虞淵的陰神忽然擡頭。

他看到,在斬龍臺的上方冷寂星河,憑空出現了一片金色的光海。

金色光海內,一簇火焰燃燒着,似乎精煉爲了一隻眼睛。

“哼!”

他立即就知道,是那阿隆索以某種方式,借水晶球的力量,特意看向自己。

似在……炫耀着什麼。

“我們修羅族,從沒怕過浩漭的各方勢力,也不懼神魂宗和通天商會。”

阿隆索的聲音,從那碎裂的星辰,從那金色的光海內,同時響了起來,“千萬年以來,沒浩漭的生靈,敢在我們的飛螢星域胡來。現在,當我們的族長受傷以後,出自浩漭的那些傢伙,變得越來越不懂規矩了。”

“既然如此,我就讓他們知道,我們是如何來回應他們的。”

……

第一千九十六章 你,有這個資格嗎?第九百七十二章 井中天地第四百三十四章 丹丸糾紛第一千三十章 月亮之上第八百零一章 都不看好?第五百三十五章 玄血補天丹!第六百二十章 金象解圍第八十四章 天地生變!第四百零一章 芥子手鐲第五百零八章 海底魔汐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早有預料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浮生界第九百五十六章 我是洪奇!第五百一十二章 丫鬟命!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碾壓第三百八十一章 雷獄魂符第一百三十章 一黑一白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血傀儡?第七百零五章 恐絕之地!第六百九十六章 殘酷戰場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暴熊的迴應!第四百三十六章 第三奇地!第一千八十六章 瘋狂行徑第九百七十三章 死而復生第六百二十五章 魔宮來人第七百六十章 魂魄糾纏!第七百七十八章 白骨稱王!第五百一十六章 我爲魚餌第九百一十二章明光族聖女!第八百零五章 底氣!第七百九十四章 給我可好?第八百九十二章 危機降臨第四百八章 攜手下海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嗜血修羅第九百四十二章驚人陣仗第一千一十三章 以一敵三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魚吃小魚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極地天魔第四百五十二章 聚煞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流竄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毒瘤?第四百四十章 炸石第兩百七十三章 一塊鐵牌第三百五十二章 魂之橋樑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凝鍊陽神!第五百三十九章 潛力無窮!第一千二十三章 我很有名嗎?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新方式第兩百九十一章 星穹之下第三百九十章 新帝嚴圭第兩百一十一章 鶴立雞羣第一百九十七章 自作孽,不可活!第一千四十七章 天水之劍第五百三十章 女將軍的倔強第九百六十四章 蒼狼吞月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蹊蹺衆多第五十二章 殞月禁地第七百四十三章 遵守承諾!第兩百八十九章 開慧眼!第四百一十七章 詭異藍光第一千四百章 天邪叛逆第九百八十一章 天敵第六十九章 妖神虛影第八百一十一章 魂念似網第六百八十七章 引火燒身第六百七十七章 灰霧蔓延!第一千六十一章 藥神坐鎮第一百二十一章 滅龍!第兩百八十七章 你就別下來了!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器物入竅第三百章 古荒空界真訣!第四百七章 失衡第五百九十七章 第一個脫困者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盡我所能!第四百五十四章 劍有神!第八百七十三章 無跡可尋第七百四十五章 不想等!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猶如神蹟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以力服人第兩百五十二章 宛如父女第六百六十四章 雷霆戰車第一百七十二章 下來吧!第四百五十八章 海底四大!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鬼神之威第八百五十六章 聲勢浩蕩第九百三十六章五頭龍神第七十八章 合力斬殺第六百七十八章 被困第六百五十七章 我現在信了!第七百六十五章 繼續煉體!第八百四十一章 邪咒第三百二十五章 非人非妖!第七百三十三章 白骨的懇求第八百二十五章 恐絕大變天!第六百一十九章 憋屈至極第六百二十八章 戰亂將起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復活的盈靈界第四百八十九章 學壞了第兩百三十三章 天宮印!第九百七十二章 井中天地
第一千九十六章 你,有這個資格嗎?第九百七十二章 井中天地第四百三十四章 丹丸糾紛第一千三十章 月亮之上第八百零一章 都不看好?第五百三十五章 玄血補天丹!第六百二十章 金象解圍第八十四章 天地生變!第四百零一章 芥子手鐲第五百零八章 海底魔汐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早有預料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浮生界第九百五十六章 我是洪奇!第五百一十二章 丫鬟命!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碾壓第三百八十一章 雷獄魂符第一百三十章 一黑一白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血傀儡?第七百零五章 恐絕之地!第六百九十六章 殘酷戰場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暴熊的迴應!第四百三十六章 第三奇地!第一千八十六章 瘋狂行徑第九百七十三章 死而復生第六百二十五章 魔宮來人第七百六十章 魂魄糾纏!第七百七十八章 白骨稱王!第五百一十六章 我爲魚餌第九百一十二章明光族聖女!第八百零五章 底氣!第七百九十四章 給我可好?第八百九十二章 危機降臨第四百八章 攜手下海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嗜血修羅第九百四十二章驚人陣仗第一千一十三章 以一敵三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魚吃小魚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極地天魔第四百五十二章 聚煞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流竄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毒瘤?第四百四十章 炸石第兩百七十三章 一塊鐵牌第三百五十二章 魂之橋樑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凝鍊陽神!第五百三十九章 潛力無窮!第一千二十三章 我很有名嗎?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新方式第兩百九十一章 星穹之下第三百九十章 新帝嚴圭第兩百一十一章 鶴立雞羣第一百九十七章 自作孽,不可活!第一千四十七章 天水之劍第五百三十章 女將軍的倔強第九百六十四章 蒼狼吞月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蹊蹺衆多第五十二章 殞月禁地第七百四十三章 遵守承諾!第兩百八十九章 開慧眼!第四百一十七章 詭異藍光第一千四百章 天邪叛逆第九百八十一章 天敵第六十九章 妖神虛影第八百一十一章 魂念似網第六百八十七章 引火燒身第六百七十七章 灰霧蔓延!第一千六十一章 藥神坐鎮第一百二十一章 滅龍!第兩百八十七章 你就別下來了!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器物入竅第三百章 古荒空界真訣!第四百七章 失衡第五百九十七章 第一個脫困者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盡我所能!第四百五十四章 劍有神!第八百七十三章 無跡可尋第七百四十五章 不想等!第一千三百五十六章 猶如神蹟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以力服人第兩百五十二章 宛如父女第六百六十四章 雷霆戰車第一百七十二章 下來吧!第四百五十八章 海底四大!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鬼神之威第八百五十六章 聲勢浩蕩第九百三十六章五頭龍神第七十八章 合力斬殺第六百七十八章 被困第六百五十七章 我現在信了!第七百六十五章 繼續煉體!第八百四十一章 邪咒第三百二十五章 非人非妖!第七百三十三章 白骨的懇求第八百二十五章 恐絕大變天!第六百一十九章 憋屈至極第六百二十八章 戰亂將起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復活的盈靈界第四百八十九章 學壞了第兩百三十三章 天宮印!第九百七十二章 井中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