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白銀戰槍

虞淵臉色複雜地,在斬龍臺內部,望着“寒域雪熊”的背影。

他漸漸醒悟出,這頭神秘的雪熊,只是參悟了部分劍宗的精妙劍決,體內有劍意流轉,能感知劍決的深意。

也能,以劍意引發那些劍光長河內,對應的劍芒。

可這頭雪熊本身,並不能揮劍,不能精煉出一道道劍光劍芒殺敵。

因爲,它的獸筋和鮮血之中,沒有靈力的存在。

劍宗的修行者,其實不太着重體魄的打熬和淬鍊,不重視氣血的囤積,所以絕大多數的劍宗大修,氣血小天地的血能稀薄。

他們強的是下丹田的黃庭小天地,強在爐火純青的精煉靈力,強在魂魄的洗滌。

因劍鞘在手,虞淵曾經也試着去感悟,其它劍仙留下的劍決精妙,知道那一絲絲劍意深遠的招式和靈訣,幾乎都是靈力和魂力的結合。

氣血,顯得無足輕重。

沒相應的靈力,和魂力呼應着,在筋脈和血肉中流轉,許多奇妙的劍決,根本施展不出,無法凝鍊爲劍虹和劍光。

“寒域雪熊”是天外異獸,它和浩漭的大妖一樣,力量的源泉是氣血和獸魂。

它即便是感悟出諸多劍決的精妙,甚至能煥發出劍意來,也不能在體內生出劍光,然後將劍意融入劍光中。

它只能,去消耗那些劍光長河內,它領悟的劍決。

嗚嗚!

它輕聲低吼,遠方另外一方絕寒天地,忽然在斬龍臺的視野中,清楚地呈現。

那個絕寒天地,沒修羅族族人,沒各類異獸。

環繞此方天地的界壁,似被人剛剛扯落帶走,使得飛螢星域的星河異能,順勢灌注下去,造成了衆多松林和樹木的死亡。

在那世界的地洞中,深海內,還有山林暗處,不斷有劍光閃耀而出。

“其餘的陽神劍修,原來藏在了一個,被阿隆索帶走了界壁的冰寒世界!”

周遊也看到了那邊的動靜,哼了一聲,說道:“阿隆索該是早就知道了,有陽神劍修暗地裡,在另外一方絕寒世界排布劍陣。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偏偏扯落,那星辰的界壁,用來束縛席荃。”

講話時,他和虞淵都留意到,有一艘巨大的銀色戰艦,釋放着冰冷的光澤,頓時離地飛出,開赴向那個世界。

戰艦的轟鳴聲,拖曳出的銀白火焰,令人心神震撼。

很快,就有一道道高大的修羅戰士,提着長槍,雪白的光刃,騎着巨大的戰獸,開始在那個失去界壁的世界,圍殺潛藏的劍宗陽神。

被“天水之劍”鬱牧秘密送來,暗中佈置陣列,做爲後手的那些劍宗陽神,立即成立修羅族的殺戮目標。

近百位修羅戰士,全部是八級和七級的血脈,有戰艦在高空呼應,那些劍宗的暗藏者,處境極爲不妙。

虞淵看到,一位修煉“粉碎之劍”的女子劍仙,被一位裹着銀亮聖光的修羅,以巨刃斬碎了陽神體魄。

還看到,有一位同樣修煉“大地劍決”的劍修,凌空衝向天外。

然後,被那修羅族戰艦的炮火淹沒。

陽神體魄,如一塊巨大的青耀玉石,當空爆爲玉粉。

幾乎是同時。

修羅族的大統帥阿隆索,動用了血脈秘術,只見由一方天地的界壁,化作的幕帳銀紗,猛地凝爲一杆白銀戰槍。

阿隆索持槍,修長卻挺拔的身影,憑空在席荃頭頂冒出。

祭出了法相,如揹負着一座劍墓的席荃,仰頭看着一杆白銀戰槍刺來,才欲揮劍相迎,就發現白銀戰槍驀地消失。

等再現時,已出現於席荃的靈魂識海,洞穿了她的陰神。

席荃那具奇異的法相,突然劇烈地顫慄起來,那座白森森的劍墓,如一座山轟然碎裂,許許多多枯骨,夾雜着“枯萎”劍意,如積木堆砌的虛幻宮殿般崩塌,枯骨突然就散落了開來。

席荃瞬間恢復本體形態。

她手中的“枯萎之劍”,劍刃上現出細密的裂紋,如因劍墓的碎裂造成。

不過,這位另闢蹊徑,修煉邪端劍決的大劍仙,臉上一發狠,吐出一口口鮮血,噴灑在那把白骨之劍上。

裂紋縫隙如狹長的怪口,瘋狂吞沒她的鮮血,眨眼間又癒合如初。

“枯萎之劍”又變得雪白雪白,枯亡死寂的劍意,只是稍稍有些分散,沒先前那麼集中而已。

“師姐,你可以遁走的。”

依然沒強行衝擊“素落地籠”的紀凝霜,神色中,透出幾分疲累和無奈,似乎在暗中埋怨席荃的胡來。

她不想席荃來,也不想席荃搭進來。

她還在琢磨着,那一道道劍光長河的神妙,她即將參悟透融入自身的“星霜”劍光,她另有依仗可用。

她需要的只是時間!

可偏偏,席荃在這個時候受激衝了過來,還是爲了救她。

“我來都來了,難道會怕死不成?”

席荃神色陰冷地,轉身一劍將洛拉逼退,不顧額頭正中央,一滴沁出的血珠,“阿隆索,你可是一位黃金修羅,你就不能光明正大地,站在我的眼前嗎?你們修羅,不是最擅長近戰嗎?”

“你非要尋死?”阿隆索驚訝道。

“你殺得了我?”席荃冷笑。

“你還沒有突破到自在境後期,你參悟出的枯萎之劍,還會反覆傷創自己,你哪裡來的自信?”阿隆索搖了搖頭,一針見血地說道,“你以爲你是誰?你也好,那什麼杜遠也好,終身都無望進階元神,你們自己難道不清楚?”

“什麼破滅之劍,枯萎之劍,每一次慘烈戰鬥過後,你們自身也跟着受傷。”

“你們兩個,又不是古荒宗的大修,血肉打熬的根本不夠看,體魄早已滿目瘡痍,自己不會不知道吧?”

“可笑,以爲自己是十萬年前的那位嗎?她與生俱來的再生神力,能在每一次戰鬥的過程中,就修復暗藏的傷創,一點不受影響。”

“你們……”

阿隆索搖了搖頭。

他空着的那隻手,輕輕一提,一杆真正的白銀戰槍出現。

在那杆真實的白銀戰槍之上,裹着一層奇異的膜,赫然便是先前被他扯拉出來的一方天地的界壁。

阿隆索一槍刺來。

不可直視的眩目神輝,透過漫天的枯萎劍意,和無數枯骨的攔截,將時空彷彿都刺穿了一個洞孔。

席荃頓時血灑星空,整個人,帶着“枯萎之劍”,落向不遠處的雪峰中。

將雪峰,砸碎了好幾座。

“席荃,是我們的人。”

這時候,遠在另外一方星河的周遊,用力握緊了拂塵,扭頭看向了虞淵。

虞淵微微皺眉,不由看向了那頭雪熊。

雪熊沒轉身,沒多餘的動作。

嗷!

它充滿威嚴地咆哮了一聲,彷彿在說,它真正在意的,只有虞淵一個人。

其餘闖入飛螢星域的,不論是浩漭的劍宗大修,還是商會和神魂宗的人,膽敢胡來,都要承受懲罰。

它這是第一次,拒絕了虞淵的暗示。

阿隆索收起以天星獸的眼瞳,打造而成的水晶球,身形一閃,瞬間到了席荃墜落之地,“你太天真了。”

他嬉笑着,一手提着白銀戰槍,另外一隻手,陡然綻放出如銀白大日般的光輝。

無數道光輝轟然射落下來。

席荃所在的那片雪峰山脈,被銀白光輝打成了馬蜂窩,才準備爬起來的席荃,瞬間承受了數百道銀白光輝,那具軀身頓時血流如注。

席荃緊握着的“枯萎之劍”,變得黯淡無光,靈性也似被打的減退不少。

“你以爲我不知道你的來頭,不知你劍道的精妙?”

阿隆索低聲笑着,那白銀戰槍連連刺來,鋒利的金色電光,和白銀輝芒,瞬間凝鍊了千萬束之多。

席荃只能提劍迎戰。

“枯萎之劍”形成的,一圈灰白色劍罡,在阿隆索的狂暴攻勢下,連連爆滅。

每爆滅一回,那“枯萎之劍”的靈性,就消泯一分。

席荃神色焦急,她頻頻看向“枯萎之劍”,感受着劍魂的衰弱,靈性的消逝。

她似乎不擔心自己的受傷,不擔心體魄上方,多幾個槍孔,不怕死於阿隆索的白銀戰槍之下。

可她,怕“枯萎之劍”碎裂,怕劍魂灰飛煙滅。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幼獸求救第八百四十章 帝國反叛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漫天搜尋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幼獸的天性第兩千兩百四十二章 妖鳳的秘密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新方式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不夠格第五百七十五章 魅靈傳說第兩千零二章 暫停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打響第四十四章 前世遺憾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老僕的進階路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龍蛋?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人不念情,劍念情!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七彩湖第六百一十章 此路不通!第兩千兩百四十二章 妖鳳的秘密第三百三十七章 白骨生肉第兩千三百四十七章 無助的小源獸第一百三十八章 落魄的未婚妻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輕輕鬆鬆第兩千一百一十三章 無蹤影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蝶隕!第六百二十五章 魔宮來人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如神一般!第六百五十八章 一戰成名!第一千七十一章 寒妃的進階路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不要回歸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蛋碎第五百五十五章 技藝近乎於道!第五百五十八章 命名“寒妃”!第兩千兩百零八章 瘋癲的鳳凰第八百二十七章 冥都的大宏願第兩千兩百九十四章 遁離的異域神祗第九百九十二章 新局面第七百章 我們的王!第兩千八十七章 腹背受敵第七十七章 斷魂棍第一千一十章 消息滯後第兩百八十章 針對第九百九十三章 十三席位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初次接觸第兩千三百四十一章 三個女人一臺戲第一百五十七章 誠意滿滿第兩千五十七章 沒用的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道則崩碎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妖潮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黑暗至尊!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相勸第七百六十九章 已是人傑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一頭地魔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 神的到來!第九百五十六章 我是洪奇!第七十五章 該殺就殺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開天第一百一十章 隔絕天地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轉身面對第兩千一百五十章 分處兩界第七百四十八章 鬼王本面第一百零五章 定海神針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暴熊的迴應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相互恐懼第八百一十六章 踏上不歸路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月之鎧第三百三十五章 蛇吞蟒第二十五章 第一戰!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擋住了!第七百三十九章 鬼王出關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塵封的秘辛第四百二十四章 虞淵的魔力!第兩千五十六章 掙脫枷鎖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改變靈魂流向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妖鳳之神奇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找到方向!第八百三十七章 塵埃落定第兩千兩百六十一章 大魔神的提議第四百九十六章 一把鑰匙第兩千一百九十八章 虛魂懸天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持續發瘋第七百八十四章 鬼王怒焰!第三百六十章 劍鞘如炮火!第兩千三百零五章 源靈的反戈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很會選!第兩百五十八章 暗手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陽神之力第兩千三百七十章 一劍又一劍!第七百七十四章 不計後果!第一千一十三章 以一敵三第五十八章 以牙還牙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毀滅之瘤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締造至高者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如何交代第兩千九十九章 貪婪第五百零九章 不爲瓦全第五百七十一章 袒護第五百八十一章 握手第一百一十四章 看透第五百四十五章 神女威嚴第七百四十四章 治水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撕破僞善面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幼獸求救第八百四十章 帝國反叛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漫天搜尋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幼獸的天性第兩千兩百四十二章 妖鳳的秘密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新方式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不夠格第五百七十五章 魅靈傳說第兩千零二章 暫停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打響第四十四章 前世遺憾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老僕的進階路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龍蛋?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人不念情,劍念情!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七彩湖第六百一十章 此路不通!第兩千兩百四十二章 妖鳳的秘密第三百三十七章 白骨生肉第兩千三百四十七章 無助的小源獸第一百三十八章 落魄的未婚妻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輕輕鬆鬆第兩千一百一十三章 無蹤影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蝶隕!第六百二十五章 魔宮來人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如神一般!第六百五十八章 一戰成名!第一千七十一章 寒妃的進階路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不要回歸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蛋碎第五百五十五章 技藝近乎於道!第五百五十八章 命名“寒妃”!第兩千兩百零八章 瘋癲的鳳凰第八百二十七章 冥都的大宏願第兩千兩百九十四章 遁離的異域神祗第九百九十二章 新局面第七百章 我們的王!第兩千八十七章 腹背受敵第七十七章 斷魂棍第一千一十章 消息滯後第兩百八十章 針對第九百九十三章 十三席位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初次接觸第兩千三百四十一章 三個女人一臺戲第一百五十七章 誠意滿滿第兩千五十七章 沒用的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道則崩碎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妖潮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 黑暗至尊!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相勸第七百六十九章 已是人傑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一頭地魔第一千九百一十三章 神的到來!第九百五十六章 我是洪奇!第七十五章 該殺就殺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開天第一百一十章 隔絕天地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轉身面對第兩千一百五十章 分處兩界第七百四十八章 鬼王本面第一百零五章 定海神針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暴熊的迴應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相互恐懼第八百一十六章 踏上不歸路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月之鎧第三百三十五章 蛇吞蟒第二十五章 第一戰!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 擋住了!第七百三十九章 鬼王出關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塵封的秘辛第四百二十四章 虞淵的魔力!第兩千五十六章 掙脫枷鎖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改變靈魂流向第一千五百五十八章 妖鳳之神奇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找到方向!第八百三十七章 塵埃落定第兩千兩百六十一章 大魔神的提議第四百九十六章 一把鑰匙第兩千一百九十八章 虛魂懸天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 持續發瘋第七百八十四章 鬼王怒焰!第三百六十章 劍鞘如炮火!第兩千三百零五章 源靈的反戈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很會選!第兩百五十八章 暗手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陽神之力第兩千三百七十章 一劍又一劍!第七百七十四章 不計後果!第一千一十三章 以一敵三第五十八章 以牙還牙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毀滅之瘤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締造至高者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如何交代第兩千九十九章 貪婪第五百零九章 不爲瓦全第五百七十一章 袒護第五百八十一章 握手第一百一十四章 看透第五百四十五章 神女威嚴第七百四十四章 治水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撕破僞善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