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有點意外

出自浩漭的所有人,若非親眼所見,都會誤以爲引動七道劍光者,就是不知藏身何處的虞淵。

一道道劍光長河,是因聶擎天的遺留劍力,日積月累積蓄外域異能而造就。

聶擎天並沒有收過徒弟,他在世的時候,“擎天九斬”沒傳授給別人。

就連劍宗內部,也沒“擎天九斬”的要訣和精妙的劍意拓印下來。

迄今爲止,只有在虞淵偶然踏入隕月禁地,鴻運滔天地得到“擎天之劍”的劍魂認可後,得以在臂膀烙印出劍決。

然後,他又在化魂池旁,窺見了刻印在池壁的劍式。

有劍決,又有劍魂的配合,引導,虞淵才感悟出“擎天九斬”的玄奧,才能登堂入室,一窺此劍決真諦。

只有他是聶擎天的,隔代的親傳弟子,不是他在搗鬼,又能是誰?

還有就是,他不就是因爲奔着劍光長河,才特意從虛無化的邃林星域而來?

衆多的修羅強者,加浩漭的來人,還有快要衝向阿隆索的席荃,全部在暗地裡,認爲是虞淵的原因。

除了阿隆索,除了席亞拉,還有周遊和虞淵本人。

“暴熊,暴熊竟然……”

甚至,剛剛傳話以後,匆忙離去的席亞拉,也是突然間獲知此驚天秘密。

她敏銳地感應出,被她拉在後面的,那有“寒淵口”暗藏的星辰界壁上方,生出精妙劍意者,不是她想象中的虞淵。

而是神奇的,和修羅族密切相關的“暴熊”!

“暴熊”不止營造出寒霧,將一道道的劍光長河裹着,原來它還參悟出了劍道精妙,能御動部分劍光長河的劍能!

終於,席亞拉也心悅誠服了,從而對這頭“暴熊”愈發敬仰。

也想明白了,爲何連族長和大統帥,都要紛紛徵詢它的意見和態度了。

族人,敬它爲神明,不是沒有道理。

在有“寒淵口”存在的,特殊的飛螢星域,可以操控一部分劍能的它,又天然契合此方星河,不就等同於神明?

停滯的劍光長河旁。

深陷“素落地籠”的紀凝霜,剛牽引一道“星霜”劍意入體,正在琢磨熔鍊時,也留意到,有七道深意不同的劍光,從三道劍光長河中飛出,斬向杜遠和鬱牧聯手佈置陷阱的星辰。

她看到了“天水之網”的撕裂,看到了杜遠的法相,碎裂,再凝結,再碎裂。

她細長的黛眉,稍稍一動,顯得有些驚訝。

在她對面,氣質陰柔,容貌俊美的阿隆索,輕笑一聲,用令人如沐春風的溫和語調,緩緩說道:“是不是很意外?”

“有點。”

紀凝霜點了點頭,並沒有否認。

“素落地籠”中的她,怎麼看都不像階下囚,淡定從容的可怕。

這時,她忽然間轉身,明亮的美眸微微眯起,輕聲道:“師姐,我不需要你的搭救。你從哪兒來,就回哪兒去吧。”

阿隆索的目光,越過“素落地籠”,也看向半途停下的灰白劍光,又柔聲說道:“你遠道而來,該不會一劍不出,就掉頭回去吧?呵呵,我知道你不會。你參悟的劍決,不會讓你那麼做。”

洛拉,和另外一位白金修羅,以挑釁的陰冷眼神,看向了劍光懸停之地。

席荃冷哼一聲,還真在阿隆索的激將之後,選擇再次御劍而來。

嗖!

她御動的細長白骨之劍,在那“素落地籠”的後面陡然停下,她踩着長劍,高瘦的身影,散逸出濃烈的死寂劍意。

洛拉,還有周邊的修羅族戰士,在她真正臨近時,神情變得凝重。

修“枯萎之劍”的席荃,因被劍意囚禁太久,已長時間沒露面。

許多年輕的修羅族強者,沒接觸過她,不太清楚她的來頭,和她劍決的恐怖。

而洛拉,以前隱隱聽過席荃的傳說,可兩人沒有機會在外域星河,真刀真槍地鬥上一場,也不算熟悉。

可現在,她以血脈天賦細細品味,馬上就知道了席荃的不凡。

“你來飛螢作甚?”

紀凝霜以責怪的眼神,白了她一下,“你在商會好好的,爲何要摻和這趟渾水?”

“還不是知道你犯傻了!”席荃惱道。

紀凝霜立即不吭聲了。

敢這麼和她說話的人,近百年時間,都沒一個。

包括劍宗那兩位元神,杜遠等人,在最近一些年頭,也都是和顏悅色地,態度溫和無比,絕不會如此。

浩瀚無垠的星海,除了當年的虞淵,也就眼前的這位師姐,剛呵斥自己了。

這種感覺,讓她很陌生,又覺得……似乎有些久違的溫暖。

“薄情寡義的負心漢!你爲了這麼一個傢伙,不惜違背禁地的規則,強行闖入飛螢,值得嗎?”席荃勃然動怒,“我見過那傢伙,和當年一個德行!在他心裡,永遠都只有他自己!”

“你看看他乾的好事?他重生之後,身邊何曾缺少過女伴?一個又一個,沒完沒了!你眼睛瞎了嗎,當真看不見?聽不到?”

“現在呢?你被素落地籠困着,杜遠和鬱牧要救你,他做了什麼?”

“他竟然選擇出劍!”

“那七道劍光,爲何不是落向素落地籠,不是爲了解開你的枷鎖?這種狼心狗肺的東西,你就應該和我一樣,拆掉他的臂骨,煉製出兩把仙劍出來!”

席荃義憤填膺地,咒罵着虞淵,污言穢語連番噴涌。

阿隆索,洛拉,還有衆多的高等級修羅將領,看着激動不已的“枯萎之劍”,表情都跟着怪異起來。

劍拔弩張的氣氛,也因此變得不太對。

“不是他。”

紀凝霜在“素落地籠”中,臉色平靜地輕輕搖頭,美眸清澈如山澗湖泊。

席荃的咒罵聲頓時止住。

她清楚師妹的能力,知道紀凝霜進入劍宗學劍的那一天,道心就明淨無垢,天然和諸多劍決呼應。

當年,紀凝霜剛踏入劍窟時,還引發過驚人奇觀,令衆多仙劍啼鳴。

她既然這麼篤定,席荃也瞬間就相信了她的判斷,甚至沒有追問緣由,沒有問具體是什麼情況。

阿隆索愕然,深深看了紀凝霜一眼,點了點頭,說道:“各方如此高看你,果然是因爲你太過出衆。請問,你是怎麼知道,引動七道劍光者,不是那位神魂宗小子的?”

紀凝霜不予迴應,顯然沒答話的興趣。

“那好。”

阿隆索輕笑一聲,點了點頭,說道:“我也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能力,安然無恙地衝破素落地籠。本來,我還在猶豫着,猶豫該如何逼你……”

“現在不用了。”

他指了指“枯萎之劍”席荃,以眼神示意。

洛拉和另外一位白金修羅,立即心領神會,頓時化作兩道銀亮熾盛的血光,向懸停白骨之劍的席荃飛去。

阿隆索一手握着水晶球,空着的另外一隻手,看似隨意地,塞入水晶球內部。

他手腕輕轉,彷彿從水晶球裡面的奇異世界內,找尋着什麼。

水晶球也在剎那間,如塗抹了金色的光輝,變得光芒四溢。

嘩啦!

一片寒霧繚繞着,如輕紗般的奇異物質,被他給拉扯出來,隨手就拋向了席荃。

仔細去看,就能發現那所謂的幕帳輕紗,竟是某個極寒天地的界壁。

一個域界天地的界壁,被他給扯落帶了出來,用來限制席荃。

單手持劍,通體流轉着死寂劍意的席荃,立即發現她劃拉出來的劍芒,被阿隆索的界壁兜住之後,竟然不能破壁而出。

……

第八十七章 驅逐第兩百零九章 威靈王后人第一千零四章 血腥製造者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雪熊的討好第七百一十五章 妙不可言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愚蠢的決定第五百五十五章 技藝近乎於道!第六百二十五章 魔宮來人第一千零六章 互相捕殺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散播死亡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馥血巫蟲!第五百五十二章 鳩佔鵲巢第一百九十二章 針鋒相對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血傀儡?第九百七十二章 井中天地第七百二十三章 好久不見第一百七十九章 受制第四百四十五章 呼救聲!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妖潮第五百零九章 不爲瓦全第六百零三章 以身飼虎第五百二十章 粉碎之劍第二十章 月色緋紅第八百二十四章 天藏的傳說第五百七十四章 紛紛現身第八百零七章 對症下藥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沒人管?第七百四十五章 不想等!第六百四十九章 巨獸沖天第一千一十六章 流寇集散地第五百零四章 尋珠者第八百零二章 叉娑國度!第七百六十七章 臨陣磨槍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迴應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物競天擇第九百一十五章各有斬獲第五百零二章 改頭換面第七百八十三章 陰兵過境!第一千二十九章 血脈進階!第六百二十六章 元神之子!第三十八章 再問一次第九百七十六章 魔種的擔憂第七百九十九章 由天外而來第一千五十六章 耀目!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雪熊受傷第五百三十四章 有人來過!第一千二十九章 血脈進階!第八百零八章 破魔第一千章 變異魔怪第九百八十七章 本體和分身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玄天戒尺第一百一十八章 自尋死路!第六百七十四章 安梓晴的局第三百二十九章 觸及眼球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真是夠壞的!第三百三十章 不是同路人第八百九十九章 綠衫豎眼第八百三十一章 棋高一着第五百二十一章 登島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適應新身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道則崩碎第三百四十一章 國師遇險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虞蛛突破第六百一十一章 虛空造路!第五百四十五章 神女威嚴第八百四十九章 萬邪大陣第五百一十五章 空中樓閣第一百二十一章 滅龍!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九級異獸第一百一十九章 月妃第四百八十章 各自安好第七百零九章 令牌的來頭第九百五十五章 瘟疫之魔!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散播死亡第一百九十章 早有註定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昇華的滅靈斬第一千六十五章 收徒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早有預料第五百零七章 前世藥奴第兩百五十四章 魔種!第六百二十三章 攔路虎第六百零九章 頂開天幕!第七百一十六章 遠遊的陰神第七百零二章 見證新時代!第九十五章 劍氣滔天第兩百五十九章 小妹虞蛛第九百一十七章驚變第一百二十二章 沒有如果!第一百九十二章 針鋒相對第四章 赤黿血蟲!第一千三十四章 神魂宗的震懾力!第兩百零三章 教訓一番第五百八十二章 枯萎之劍第一千三百章 該來的,終究會來!第兩百四十九章 可是,不行!第一百九十三章 誰辜負誰?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時空雙禁第三百零六章 踏波而行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毒瘤?第一百七十三章 啓陣!
第八十七章 驅逐第兩百零九章 威靈王后人第一千零四章 血腥製造者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雪熊的討好第七百一十五章 妙不可言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愚蠢的決定第五百五十五章 技藝近乎於道!第六百二十五章 魔宮來人第一千零六章 互相捕殺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散播死亡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馥血巫蟲!第五百五十二章 鳩佔鵲巢第一百九十二章 針鋒相對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血傀儡?第九百七十二章 井中天地第七百二十三章 好久不見第一百七十九章 受制第四百四十五章 呼救聲!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妖潮第五百零九章 不爲瓦全第六百零三章 以身飼虎第五百二十章 粉碎之劍第二十章 月色緋紅第八百二十四章 天藏的傳說第五百七十四章 紛紛現身第八百零七章 對症下藥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沒人管?第七百四十五章 不想等!第六百四十九章 巨獸沖天第一千一十六章 流寇集散地第五百零四章 尋珠者第八百零二章 叉娑國度!第七百六十七章 臨陣磨槍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迴應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物競天擇第九百一十五章各有斬獲第五百零二章 改頭換面第七百八十三章 陰兵過境!第一千二十九章 血脈進階!第六百二十六章 元神之子!第三十八章 再問一次第九百七十六章 魔種的擔憂第七百九十九章 由天外而來第一千五十六章 耀目!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 雪熊受傷第五百三十四章 有人來過!第一千二十九章 血脈進階!第八百零八章 破魔第一千章 變異魔怪第九百八十七章 本體和分身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玄天戒尺第一百一十八章 自尋死路!第六百七十四章 安梓晴的局第三百二十九章 觸及眼球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真是夠壞的!第三百三十章 不是同路人第八百九十九章 綠衫豎眼第八百三十一章 棋高一着第五百二十一章 登島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適應新身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道則崩碎第三百四十一章 國師遇險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虞蛛突破第六百一十一章 虛空造路!第五百四十五章 神女威嚴第八百四十九章 萬邪大陣第五百一十五章 空中樓閣第一百二十一章 滅龍!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九級異獸第一百一十九章 月妃第四百八十章 各自安好第七百零九章 令牌的來頭第九百五十五章 瘟疫之魔!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散播死亡第一百九十章 早有註定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昇華的滅靈斬第一千六十五章 收徒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早有預料第五百零七章 前世藥奴第兩百五十四章 魔種!第六百二十三章 攔路虎第六百零九章 頂開天幕!第七百一十六章 遠遊的陰神第七百零二章 見證新時代!第九十五章 劍氣滔天第兩百五十九章 小妹虞蛛第九百一十七章驚變第一百二十二章 沒有如果!第一百九十二章 針鋒相對第四章 赤黿血蟲!第一千三十四章 神魂宗的震懾力!第兩百零三章 教訓一番第五百八十二章 枯萎之劍第一千三百章 該來的,終究會來!第兩百四十九章 可是,不行!第一百九十三章 誰辜負誰?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時空雙禁第三百零六章 踏波而行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毒瘤?第一百七十三章 啓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