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異類大劍仙!

席亞拉道謝之後,陰沉着臉,只看了虞淵和周遊一眼,轉身便走了。

她來,顯然是因爲“寒域雪熊”,即便陌生的周遊出現,也引不起她什麼興趣。

雪熊的點頭,肯定的答覆,令她似乎忽然安心了。

安心於,這頭在修羅族的歷史上,佔筆墨極重的“暴熊”,在關鍵的時候,還是會站在他們那邊。

這就夠了。

她走後,低聲咆哮後的“寒域雪熊”,一雙如寒晶般冷冽的眼瞳,在霎那間,光芒彷彿明耀了數倍,似暗自激發了什麼。

轟!

下面的絕寒天地,因此而輕輕一震。

在看不見的地心深處,彷彿有什麼法則大道,受它的血脈激發,被它給重新排列,它像是喚醒了全新的,滿含殺意的力量。

億萬裡之外,本來彎彎曲曲地,朝着此方靠攏的劍光長河突然停了下來。

虞淵的心中,生出了強烈的危險感。

他當然知道,這頭奇異的“寒域雪熊”,絕不是針對他,不是要對他下殺手。

可他卻感覺,“寒域雪熊”和席亞拉溝通以後,似乎對大統領阿隆索,對修羅王薩博尼斯,給出了一個明確的態度。

此態度,令席亞拉心滿意足。

十級巔峰血脈的修羅王,大統帥阿隆索,一起讓席亞拉親自過來,就是索要一個它的明確答覆。

輝煌戰績,僅次於天魔的修羅族,整個族羣竟然對它如此重視!

虞淵很震驚。

周遊也滿臉驚駭。

他聽過的,關於這頭“暴熊”的傳聞很多,可他並沒有真正接觸過這頭“暴熊”,所以他也想不到,修羅王薩博尼斯和大統帥阿隆索,居然會安排一位白金修羅,特意徵求它的意見。

彷彿,只有它點頭了,那邊纔會激烈地迴應。

它,究竟擁有着什麼力量?

對修羅族來說,它又有着什麼樣魔力?

它憑什麼,能夠讓整個修羅族,都要去慎重地對待它的態度?

周遊想不通。

唰!唰唰唰!唰唰唰!

突有七道璀璨奪目的劍光,從靜止下來的劍光長河內,接連飛射而出。

七道劍光氣韻各異,有的清澈如山澗清泉,有的熾烈如燃燒的火炎流星,有的透出殺穿天地的氣機,有的帶着宿命和輪迴的味道,還有的明媚如春天陽光……

一連七道劍光,粗細各不相同,直奔“天水之網”封禁的絕寒天地垂落。

安靜地,擺放在虞淵本體膝蓋上方的,那柄“擎天之劍”的劍鞘,底部有細弱遊絲的劍意,忽然因此而共鳴。

虞淵的真身和陰神,同時爲之一震。

真身還在淬鍊體魄,他在斬龍臺中的陰神,卻猛地看向雪熊。

此刻的雪熊,已經轉身背向了他,那壯碩如雄闊雪峰般的背影,充滿了一種,令虞淵覺得詭異的氣勢。

它,宛如成了某個塵封千萬年,精研劍道的異類大劍仙!

它的體內,隱有劍意生出!

它那熊軀後背的絨毛下,似刻印着,一道道被茂密熊毛遮掩的劍痕!

彷彿在千萬年前,它曾陪同着聶擎天練劍!

彷彿,尚未晉升成至高元神的聶擎天,在征伐外域星河某地時,和它結伴而行,以它來練劍。

甚至,曾教導過它參悟劍道真諦。

它,似乎還當真觸及了劍道奇妙!

“我的天!它,它竟然還是一位劍修!”

一向淡定的周遊,也因此而瞠目結舌,以看妖魔鬼怪般的眼神,看着這頭傳說中的“暴熊”,感受着從它體內,緩緩滋生出來的劍意精妙。

周遊大張着的嘴巴,簡直能放下個小西瓜,他還無意識地揉了揉眼睛。

似乎,想看的更加真切一點……

商會的秘典,浩漭五大至高勢力的筆札,任何對“暴熊”有了解的宗派和人,都沒說過它竟然參悟了劍道!

若非親眼所見,別人就是說給他聽,他都不會相信。

一頭以殘暴兇厲聞名,不知活了多久,有時候數百年也不現身一回的“暴熊”,竟然通過聶擎天,洞悉了劍道精妙。

而且,還不止一種劍道法決!

它是如何做到的?

“虞淵,它……或許是你的師兄!你恐怕怎麼也想不到,那位在你之前,竟然將劍宗的深奧劍道,向一頭雪熊灌輸吧?更讓人咂舌的是,它居然還悟透了!它體內有劍意,它身上有明顯的劍痕劍決!”

周遊越說聲音越大,發現新大陸般,手舞足蹈。

虞淵則是呆愣着,半天沒吭聲。

他呆呆地看着“寒域雪熊”的背影,感受着雄闊的背部,所刻印着的劍痕。

和他臂骨中的,大體相當,如出一轍。

不過,並非“擎天九斬”,而是劍宗在外域星河戰死的,別的大劍仙參悟的劍決。

他終於醒悟出,爲何“寒域雪熊”能夠以寒霧環繞着一道道的劍光長河,還能牽扯那些劍光長河,引發部分共鳴了。

因爲,在那一道道劍光長河深處,有它參悟的精妙劍意!

這頭神秘的雪熊,或許在數千年,甚至萬年前,是聶擎天爲數不多的朋友。

聶擎天一生孤寂,絕傲,視天下諸雄爲對手,視蒼生爲磨劍石。

他沒收過徒,也不喜和人結伴砥礪劍道,在唯一的愛人死後,他連劍宗的同門都不搭理,劍宗的許多命令也充耳不聞。

誰都想不到,他居然有閒暇,和一頭天外的異獸結伴,去教導對方劍道。

還以對方來練劍,砥礪劍道。

周遊說的沒錯,這頭“寒域雪熊”在某種意義上,算是他的師兄,因爲他曾和聶擎天學劍,還分明登堂入室了。

哧啦!哧啦!

七道暗含不同深意的劍光,在虞淵和周遊心思百轉時,輕輕鬆鬆地,破裂了“天水之網”,將鬱牧融入界壁的劍能,絞的粉碎。

鬱牧一聲悶哼,因“天水之網”的撕裂,似瞬間受傷。

不見蹤跡的他,在悶哼之後,又焦急喝道:“小心!”

劍光不停,又順勢斬向杜遠的高峻法相!

一連七道劍光,道道劍能浩蕩且磅礴,氣象萬千。

自在境後期修爲,排名第三的“破滅之劍”杜遠,那具充滿了破壞氣息的法相,碎裂再凝鍊,然後再破碎。

周而復始,整整五次!

七道劍光下來,杜遠法相連連破碎,終於在五次後,直接化作原始的常規形態。

似乎,他無法在短時間內,再一次凝鍊出法相出來,無法盡展全力,也自然沒辦法,再去困住三位白金修羅。

不但困不住,遭受傷創的杜遠,被撕裂“天水之網”的鬱牧,還被德米安反制!

局面,瞬間被七道劍光扭轉!

前一刻,還覺得處處彆扭的三位白金修羅,也爲之驚詫。

連他們,似乎也沒有想到,會有一連七道劍光,幫助他們斬擊鬱牧和杜遠,令兩位劍宗的大劍仙,措不及防下受傷。

但是,這不耽誤他們立即振奮起來,轉而圍攏杜遠。

法相碎裂,一手抓着金色陶罐的杜遠,臉上有幾分茫然。

他剛剛眼底顯現的癲狂,嗜殺的意味,彷彿和法相一起碎滅,此刻早不復存在。

七道劍光,裡面蘊含的劍道真諦,他全部都熟悉。

而且,其中有三道劍光的締造者,和他還結伴同外域各族的強者鏖戰過。

另外四道,是劍宗更早年代的大劍仙所創,是他的先輩。

他學劍時,就瞻仰過那四道劍光的劍意,只是和他的追求不契合,他纔沒有選。

杜遠想當然的認爲,能參悟那七道劍決,還能施展出來的人,必然是劍宗的一份子,該是他們的人。

爲何要對他出劍?

還有,七道劍光從何而來?

他看向了鬱牧。

“天水之網”撕裂之後,鬱牧的身影,浮現於界壁之下,天穹之上。

鬱牧鐵青着臉,仰望着穹頂,他的視線越過淡薄的界壁,看向已完全停下的,一道道的劍光長河。

他看向,其中還不算寬闊的……三道。

那七道劍光,就來自於這三道劍光長河,彷彿是封存了千萬年的力量,被遙遠之外的某個人給激活,然後便精準地斬來。

“洪前輩,是你嗎?”

鬱牧在心中腹誹,顯得非常不痛快,暗地裡不滿。

他覺得,他和虞淵的初衷是一致的,大家都是爲了搭救“星霜之劍”而來。

而且,他認爲“星霜之劍”被困,也是因爲虞淵人在飛螢星域,才造成了紀凝霜的強行闖入,釀成現在的後果。

虞淵以參悟的“擎天九斬”,引發那位遺留的劍光,竟然來對付自己?!

鬱牧很不高興。

與此同時。

駕馭着“枯萎之劍”,就要衝殺到阿隆索所在碎裂星辰的席荃,突然懸崖勒馬,中途急匆匆地止住。

她蒼白的臉上,也充滿了驚駭,和困惑。

誰在牽動劍光長河中的遺留之力,對杜遠和鬱牧出手?

難道是虞淵?

她和鬱牧一樣,也想當然的認爲,參悟了“擎天九斬”的虞淵,該是在某處觸動了劍光長河的力量,然後揮劍斬下。

“不對啊!”

席荃皺眉,心中涌出和鬱牧一般的不解,想不明白爲何在這時候,虞淵要出劍?

這負心漢,難道想小師妹死?!

席荃銀牙暗咬。

……

第一千八十七章 如此絕境第八百四十五章 虞淵求見!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不夠格第一百七十章 兩宗之爭第二十一章 把事情鬧大第五十四章 狂暴金犀第九百零一章懸倒金山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巨獸現身第五百零一章 肥羊?第兩百三十二章 玄天幽漩!第兩百六十七章 女將士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求我,都不走!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暴熊的迴應!第四百九十一章 滿地蒼蠅第七百六十九章 已是人傑第六十七章 攪局者第二十六章 撕破臉!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羞辱誰?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梳理過往第六百二十三章 攔路虎第五百三十八章 奇物凝結!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超然異物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求和?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餘震第四百二十二章 各自爲營第五百六十四章 妖之亂!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局勢大好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換一種活法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龍蛋?第七百七十章 粉碎魔影第二十一章 把事情鬧大第九百四十八章高看幾分第七百四十七章 慘敗第九百一十四章蛻變方向第五百三十八章 奇物凝結!第三百六十九章 遺地復甦第九百一十七章驚變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奇特天地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小雪人兒第六百五十四章 再生一計第四百七十二章 點火!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藥神宗第六百零二章 陰屍王!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天禽森林第兩百八十章 針對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相擁第一千三十三章 附體者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綠熒界第一千三百章 該來的,終究會來!第六百七十一章 熾魂殛電第七百七十章 粉碎魔影第五百五十五章 技藝近乎於道!第三百七十五章 改朝換代!第六百四十九章 巨獸沖天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鬼巫邪術第六百六十六章 好巧不巧第五百九十七章 第一個脫困者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與虎謀皮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蛋碎第四百六十一章 鼎魂第六百九十六章 殘酷戰場第一百四十四章 圍剿天魔!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象神隕滅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蹭一蹭第六百三十四章 大賺!第四百零四章 焰陽靈神決第八十八章 滅國傳說第四百二十二章 各自爲營第一百一十八章 自尋死路!第四百八十一章 等船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至高神力第六百七十七章 灰霧蔓延!第五百六十三章 異人陳涼泉第七百零八章 天鬼之戰第八百四十二章 焦躁第十九章 十重天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蹊蹺處第九百九十五章 探索未知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別多事第十八章 隱龍湖第七百零六章 魂靈樂園第三百七十一章 劍鞘之極寒第六百零六章 血骨生肉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波瀾突起第五百七十七章 巨鱷馱戰艦第四百一十八章 死亡瀰漫第兩百六十五章 侵入者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收魂第六百七十八章 被困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九面冰球第八百四十八章 顛倒黑白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沉落者第五百九十二章 持劍而立第一百九十六章 禁地饋贈!第四百七十五章 南明離火扇第一千五十四章 不救!第九百五十九章 不辜負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費解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盈靈界第五百六十二章 女皇醒了
第一千八十七章 如此絕境第八百四十五章 虞淵求見!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不夠格第一百七十章 兩宗之爭第二十一章 把事情鬧大第五十四章 狂暴金犀第九百零一章懸倒金山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巨獸現身第五百零一章 肥羊?第兩百三十二章 玄天幽漩!第兩百六十七章 女將士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求我,都不走!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暴熊的迴應!第四百九十一章 滿地蒼蠅第七百六十九章 已是人傑第六十七章 攪局者第二十六章 撕破臉!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羞辱誰?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梳理過往第六百二十三章 攔路虎第五百三十八章 奇物凝結!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超然異物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求和?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餘震第四百二十二章 各自爲營第五百六十四章 妖之亂!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局勢大好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換一種活法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龍蛋?第七百七十章 粉碎魔影第二十一章 把事情鬧大第九百四十八章高看幾分第七百四十七章 慘敗第九百一十四章蛻變方向第五百三十八章 奇物凝結!第三百六十九章 遺地復甦第九百一十七章驚變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奇特天地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小雪人兒第六百五十四章 再生一計第四百七十二章 點火!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藥神宗第六百零二章 陰屍王!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天禽森林第兩百八十章 針對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相擁第一千三十三章 附體者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綠熒界第一千三百章 該來的,終究會來!第六百七十一章 熾魂殛電第七百七十章 粉碎魔影第五百五十五章 技藝近乎於道!第三百七十五章 改朝換代!第六百四十九章 巨獸沖天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鬼巫邪術第六百六十六章 好巧不巧第五百九十七章 第一個脫困者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與虎謀皮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蛋碎第四百六十一章 鼎魂第六百九十六章 殘酷戰場第一百四十四章 圍剿天魔!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象神隕滅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蹭一蹭第六百三十四章 大賺!第四百零四章 焰陽靈神決第八十八章 滅國傳說第四百二十二章 各自爲營第一百一十八章 自尋死路!第四百八十一章 等船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至高神力第六百七十七章 灰霧蔓延!第五百六十三章 異人陳涼泉第七百零八章 天鬼之戰第八百四十二章 焦躁第十九章 十重天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蹊蹺處第九百九十五章 探索未知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別多事第十八章 隱龍湖第七百零六章 魂靈樂園第三百七十一章 劍鞘之極寒第六百零六章 血骨生肉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波瀾突起第五百七十七章 巨鱷馱戰艦第四百一十八章 死亡瀰漫第兩百六十五章 侵入者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收魂第六百七十八章 被困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九面冰球第八百四十八章 顛倒黑白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沉落者第五百九十二章 持劍而立第一百九十六章 禁地饋贈!第四百七十五章 南明離火扇第一千五十四章 不救!第九百五十九章 不辜負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費解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盈靈界第五百六十二章 女皇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