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相通相沖

“破滅之劍”杜遠,多數時候尚算沉穩,他骨子裡癲狂的那一面,長時間隱藏。

可熟悉他,和他真正打過交道的人,都知道他的難纏。

因此,在杜遠忽然嘿嘿怪笑時,德米安猛然變色,疾喝:“小心!”

沃倫左側,另外一位年長的白金修羅,始終在戒備森嚴地,觀察着杜遠的面部表情,這時也心頭一緊。

“保持距離!”他也高喝起來。

咻!咻咻!

千萬道劍光,突然在下面的星辰世界閃現,在銀狼的聚集地,在冰蟒藏身的陰冷洞穴,在一些寒冰獸生活着的海底。

劍光,帶着破壞摧毀萬物的氣息,讓下面星辰的異獸,幾乎在頃刻間死絕。

一個小小的金色陶罐,在那世界內浮現後,開始迅速壯大。

只見,斬殺天外異獸的一道道劍光,拖曳着它們的屍體,將它們拉入到陶罐內。

金色的陶罐,不斷收集着獸屍,似乎是爲了在將來兜售出去,換取豐厚的靈石。

“杜遠!”

德米安震怒之下,瞬間把“沸血戰鼓”召喚了出來,掄起胳膊奮力敲打。

震耳欲聾的鼓聲,形成恐怖的音波浪潮,令杜遠法相矗立的虛空,頓現無數細密的裂痕。

空間,都被此“沸血戰鼓”震的碎裂開來。

杜遠那高峻巍峨的法相,也在一霎那間,多出了數百道裂紋,且一下子崩潰。

然而,下一刻杜遠的法相,便重新聚攏了起來。

他出現於異獸生活的極寒天地,以法相的大手,輕輕握着收集異獸屍體的金色陶罐,“收穫還不錯。”他眼中有着幾分笑意的說。

“杜遠!”

三位授命而來的白金修羅,被他表現出來的從容,和輕藐,給紛紛激怒。

於是,以德米安爲首的三個白金修羅,含怒之下,相繼飛落下來,穿過極爲淡薄的界壁,進入到內中的世界。

在他們落下的瞬間,驚奇地看到,本包裹着下方天地的界壁,猛地生變。

一條條交織的劍光河流,像是涓涓小溪,在那界壁中編織爲神奇的網。

水之精妙,隨劍意而生,慢慢充溢到界壁。

“天水之網!”

三位白金修羅,立即感受到這個天地的界壁,已被鬱牧的劍意煉化,成了鬱牧來約束他們的壁壘屏障。

“不好意思,我們想拿你們三個,和那阿隆索換人。”

鬱牧懶散不在意的笑聲,從整個天地的界壁中,從絢爛的“天水之網”中傳來。

……

“杜遠和鬱牧合力,居然在阿隆索的眼皮子底下,佈下了陷阱,讓三位白金修羅鑽了進去。”周遊米粒般大小的眼珠子,骨碌地動了動,拍手稱讚。

“阿隆索是怎麼一回事?以他的血脈等級,以他手中的那個水晶球,他本該可以將飛螢星域,大部分界壁的異常,都感知透徹的。”

周遊顯得難以理解。

虞淵也感到驚訝。

他通過斬龍臺,也看到以德米安爲首的修羅,一進入異獸生活的天地,界壁中猛地冒出“天水之劍”的劍意。

隨後,就發現鬱牧在悄然不覺間,煉化了一個界壁,化作他的劍網。

周遊如此一說,說修羅族的阿隆索,和飛螢星域的衆多界壁,有着微妙的聯繫,他就知道阿隆索的紕漏,可能是出在了自己身上。

因他,動用斬龍臺威脅席亞拉,在那嚴寒天地大肆破壞,導致了阿隆索的降臨。

阿隆索的靈魂就那麼一會兒離開,似乎就被杜遠和鬱牧感覺到,從而在極短時間內,隱匿了身影,還在暗中佈局。

於是有了現在的這一幕。

高手對決,任何細微的破綻,小小的疏忽,都可能引發一連串的連鎖反應,出現種種不可預料的局勢變幻。

嗖!

一道灰白色,透着濃郁死寂氣息的劍光,從另外一顆星辰閃耀而出。

“席荃!”

周遊皺眉,臉色顯得有些怪異,“這瘋女人,竟然在杜遠之後,直衝那一道道劍光長河。她真是神經病,難道看不出阿隆索,已經在那裡恭候多時了?”

虞淵以斬龍臺的視野,也瞧見了御動着“枯萎之劍”的席荃,一息千萬裡,長虹般貫穿星河。

“杜遠的破滅之劍,有着要摧毀,炸滅,衆生和萬物的韻味。而席捲的枯萎之劍,能夠讓草木和血肉生靈,踏上死亡之路。這兩人蔘悟的劍道,怎麼和陳青凰的毀滅,和死亡力量相似?”虞淵奇道。

“你說的沒錯。”

周遊先給予他一個肯定的答覆,旋即解釋:“杜遠的破滅之劍,還有席荃的枯萎之劍,核心要訣,和大道至理,其實根源還真就和毀滅、死亡如出一轍。很多時候,大道是相通的,是有許多共同之處的。”

沉吟了一下,周遊悄聲說道:“那位女皇陛下,本叫不死鳥,何爲不死?就是能夠再生!能再生,能重新活過來,就意味着不會死,所以叫不死鳥。再生的奧妙,據說纔是她與生俱來,烙印在血脈和心核的最初力量。”

“至於後面的毀滅,還有死亡力量真諦,有說法,是她從其它巨獸剝奪來的。”

“毀滅巨獸,死亡之翼,似乎也是最初誕生的星空巨獸,被她襲殺之後,她將毀滅和死亡奧妙據爲了己有。”

周遊說這些話時,還看了一下暗翼星域的位置,顯得頗爲謹慎。

虞淵愕然。

其實,他也早有這方面的猜測。

猜測同在星空巨獸的第一階梯,僅次於泰坦棘龍的不死鳥,當初也經過慘烈血腥廝殺,斬獲了別的奧秘。

泰坦棘龍身爲巨獸中的王者,巨無霸般的恐怖存在,獵殺的同類最多。

興許,還包括了毀滅巨獸和死亡之翼的後代。

它在斬獲之後,也將部分毀滅、死亡的真諦,帶入到浩漭,變成氣運,道則,烙印在了浩漭的世界規則。

杜遠和席荃,是有幸接觸到,感知出其中精妙,並將其融入劍道的強者。

“杜遠和席荃,有沒有希望晉升爲元神?在外域星河中,已有不死鳥,掌握了終極的毀滅和死亡,他們還有機會嗎?”虞淵喝道。

“浩漭是浩漭,外界是外界,兩者是分開的。”

周遊揉了揉圓潤下巴,呵呵笑了起來,“如果不分開算,已有虛空靈魅的話,就誕生不了十級的時空之龍了。修羅王薩博尼斯,參悟的金銳力量真諦,血脈的鋒利威能,和黎會長的也有共通之處。”

“這,並不會阻礙黎會長,衝擊到元神境界。事實上,在千鳥界時,也是想斬殺薩博尼斯,讓黎會長煉化他的黃金血,可惜沒有能實現。”

周遊猶豫了一下,又說:“出自浩漭者,只需要在浩漭內,看有沒有同道,有沒有大道相爭者。黎會長原先的對手,最要提防的人,其實是妖殿的金象古神。金象古神死了,他的前行之路,就長途無阻了。”

“他現在差的,僅僅只是一個新的席位罷了。”

“……”

周胖子的一席話,讓虞淵心中的很多困惑,突然就明朗了。

他也因此而知道,杜遠和席荃,都有望依仗“破滅”和“枯萎”之劍,衝擊到至高元神的席位,不會受陳青凰的約束制衡。

席荃的對手,或許是那隻白鶴,因爲白鶴參透的也是死亡奧秘。

“這麼說,你未來的敵人,極有可能是裴羽翎,還有嚴奇靈了?”虞淵愕然。

周遊緩緩點頭,並沒有否認。

不過,他很快就釋懷了,輕鬆地說道:“嚴格意義上來說,嚴先生,並不是我的對手。因爲,他靈魂形態不太對勁,軀身也非天然。他……該是沒機會,問鼎元神的至高席列,強行去衝擊的話,只會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

虞淵愣了愣,也意會過來。

他想到了,嚴奇靈本來的最初形態,只是分魂棍的器魂。

嚴奇靈和煞魔鼎中的虞依依,是一樣的存在,即便後來凝鍊出一具體魄,參悟了空間玄妙,他本質上也是沒了血肉的依託,不能歸類於正常的生命形態。

因此,他的大道之路,是無法走到極致的。

也難怪,嚴奇靈和虞依依兩個,一直能處得來。

雙方,都屬於神魂宗的一份子,有類似的遭遇,形態和本源也差不多。

“他沒事吧?”虞淵詢問。

“沒事,已經回災惑魔淵了。暗翼星域的死亡巢穴坐落之事,他們應該在後面知道。他和煞魔鼎,該在你去暗翼星域時,先一步在那邊等候了。”

周遊微笑着說。

遠方的杜遠,和“天水之劍”鬱牧,合力將三位白金修羅圍困,想重創或擒拿下三位修羅,和阿隆索進行交涉。

席荃,一人御劍獨行,已即將抵達衆多劍光長河所在。

虞淵和周遊兩人,則像是局外人般,關注着那邊的動向,還有閒暇說話。

半響後。

攜帶一口“暗域寒井”的席亞拉,從虞淵破壞的奇寒天地飛出,重新來到這兒。

席亞拉望着,胖乎乎的周遊,臉色變了變。

然後,她一臉肅然地,看着“寒域雪熊”,以修羅族的語言詢問,“大統帥,還有……族長,讓我來徵求一下你的態度。”

雪熊低低咆哮。

咆哮聲,充滿了暴躁,兇厲和殺氣。

席亞拉點了點頭,道:“明白了,謝謝!”

……

第八百一十三章 大道相沖第一百章 妖丹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鮮活器魂第五百二十九章 商會綽號第八百五十九章 重返禁地第一百八十四章 驚天秘聞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過於強大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龍蛋?第八百八十五章 血脈覺醒者第一千章 變異魔怪第一百一十二章?? 守禁者第一千四十九章 白鶴行禮第四百八十一章 等船第九百二十四章甕中鱉第八百五十三章 暴漲!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伽羅屍身第九百九十一章 牽一髮而動全身第一千九十五章 壓抑戰場第四百九十六章 一把鑰匙第兩百二十九章 赫赫威名!第七百七十三章 轉機?第七百一十章 陰脈源頭第八百五十八章 大功告成第十四章 迴應第一千零三章 砍瓜切菜第四百五十二章 聚煞第八百五十一章 如噩夢降臨第八百四十六章 自報家門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名不虛傳第六百零八章 未婚妻的快意!第九百一十八章看重第八百四十一章 邪咒第一百二十八章 禁地豐碑!第兩百三十六章 上宗威懾!第七百九十二章 劍決新體悟!第七百五十七章 賜名虞依依!第五百八十九章 識海敞開!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月之鎧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空白第九百一十四章蛻變方向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禁忌名字第六百二十八章 戰亂將起第一百四十五章 破碑!第一百七十九章 受制第六百八十四章 另一種毒霧第八百二十七章 冥都的大宏願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契合無間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九級異獸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潛藏着的邪惡第一百八十一章 汐湶落池第九百三十五章時空之龍第五百三十六章 獨眼老叟第三百八十七章 豪氣再現!第三百七十七章 跳樑小醜!第六百三十二章 打臉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虛弱第一百三十七章 制衡!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大澤第九百四十三章第一次破陣第四十四章 前世遺憾第六百六十八章 暗燼塵霧!第一千七十七章 以後就有了!第八百一十三章 大道相沖第八十章 憑空感覺第十八章 隱龍湖第九百零四章態度轉變第七百章 我們的王!第八百七十四章 寒妃如神第六百零一章 無形刻刀第一千六十四章 森林之子第八十一章 又來一個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看客第五百一十四章 護送一程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源界傳說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神樹瘋長第八百二十五章 恐絕大變天!第一百四十章 枯骨生肉第七百七十六章 凝魂!第三百零五章 趕着來送死!第七百七十五章 離魂鬼王!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浩漭大變天!第一千六十六章 鬼王聽令第七百九十三章 神力加持!第七百四十四章 治水第九百四十七章你認爲?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波瀾突起第三百六十六章 改頭換面第四百九十二章 背島垂釣者第兩百二十九章 赫赫威名!第八百零三章 空間解體!第六百八十九章 言出法隨第六百五十五章 柳鶯的選擇!第一百七十五章 地魔汐湶!第五百六十二章 女皇醒了第七百四十三章 遵守承諾!第六百四十三章 我是藥神傳人!第三百七十七章 跳樑小醜!第七百三十二章 當殺!第兩百四十四章 叩開黃庭!第四百四十七章 陣營
第八百一十三章 大道相沖第一百章 妖丹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鮮活器魂第五百二十九章 商會綽號第八百五十九章 重返禁地第一百八十四章 驚天秘聞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過於強大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龍蛋?第八百八十五章 血脈覺醒者第一千章 變異魔怪第一百一十二章?? 守禁者第一千四十九章 白鶴行禮第四百八十一章 等船第九百二十四章甕中鱉第八百五十三章 暴漲!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伽羅屍身第九百九十一章 牽一髮而動全身第一千九十五章 壓抑戰場第四百九十六章 一把鑰匙第兩百二十九章 赫赫威名!第七百七十三章 轉機?第七百一十章 陰脈源頭第八百五十八章 大功告成第十四章 迴應第一千零三章 砍瓜切菜第四百五十二章 聚煞第八百五十一章 如噩夢降臨第八百四十六章 自報家門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名不虛傳第六百零八章 未婚妻的快意!第九百一十八章看重第八百四十一章 邪咒第一百二十八章 禁地豐碑!第兩百三十六章 上宗威懾!第七百九十二章 劍決新體悟!第七百五十七章 賜名虞依依!第五百八十九章 識海敞開!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月之鎧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空白第九百一十四章蛻變方向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 禁忌名字第六百二十八章 戰亂將起第一百四十五章 破碑!第一百七十九章 受制第六百八十四章 另一種毒霧第八百二十七章 冥都的大宏願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契合無間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九級異獸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潛藏着的邪惡第一百八十一章 汐湶落池第九百三十五章時空之龍第五百三十六章 獨眼老叟第三百八十七章 豪氣再現!第三百七十七章 跳樑小醜!第六百三十二章 打臉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虛弱第一百三十七章 制衡!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大澤第九百四十三章第一次破陣第四十四章 前世遺憾第六百六十八章 暗燼塵霧!第一千七十七章 以後就有了!第八百一十三章 大道相沖第八十章 憑空感覺第十八章 隱龍湖第九百零四章態度轉變第七百章 我們的王!第八百七十四章 寒妃如神第六百零一章 無形刻刀第一千六十四章 森林之子第八十一章 又來一個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看客第五百一十四章 護送一程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源界傳說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神樹瘋長第八百二十五章 恐絕大變天!第一百四十章 枯骨生肉第七百七十六章 凝魂!第三百零五章 趕着來送死!第七百七十五章 離魂鬼王!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浩漭大變天!第一千六十六章 鬼王聽令第七百九十三章 神力加持!第七百四十四章 治水第九百四十七章你認爲?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波瀾突起第三百六十六章 改頭換面第四百九十二章 背島垂釣者第兩百二十九章 赫赫威名!第八百零三章 空間解體!第六百八十九章 言出法隨第六百五十五章 柳鶯的選擇!第一百七十五章 地魔汐湶!第五百六十二章 女皇醒了第七百四十三章 遵守承諾!第六百四十三章 我是藥神傳人!第三百七十七章 跳樑小醜!第七百三十二章 當殺!第兩百四十四章 叩開黃庭!第四百四十七章 陣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