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劍光耀目

浩漭大世界,竟然和暗翼星域連通了!

周遊帶來的這個消息,果然是驚人至極,且振奮人心。

也難怪,他在講話前,想要避開那頭雪熊。

他知道雪熊的智慧,也清楚雪熊和修羅族的關係,該是不想修羅獲知此事。

“那位,應該也是擔心源界之神的觸手,會伸向暗翼星域。她這麼做,意味着翼族和浩漭那邊,可以隨時互通訊息,她在關鍵時刻,能尋求我們的幫助。”周遊咧嘴而笑。

陳青凰煉化的,死亡、毀滅和再生三座巢穴,本身就相當於一個星河渡口。

三個巢穴之間,還能相互來往。

Www●ttκá n●C〇

毀滅和再生兩座巢穴,坐落在浩漭,死亡巢穴選址暗翼星域的一方世界。

如此一來,不僅能讓浩漭的修行者,瞬息抵達暗翼星域,或許災惑魔淵那邊,還有湮滅星域,神魂宗和商會的成員,也能過來。

待到迪格斯突破到十級血脈,想接管暗靈族,染指翼族時,恐怕也沒那麼簡單。

陳青凰迴歸,擺明是要整合翼族和暗靈族,布里賽特身爲族長,也會推動此事。

翼族和暗靈族的星空,大部分挨着,彼此來往密切。

她遵守了當初的承諾,也算是和神魂宗、通天商會結盟。

她應該,還可以在短時間內,藉助翼族的力量,她留下的什麼奇物,迅速地恢復自身的實力。

等她重返巔峰,即便是“源界之神”,還有那虛空靈魅,也未必能討到便宜。

再加上神魂宗和通天商會的助力呢?

虞淵在斬龍臺中的魂影,忽然露出了笑容,說道:“看來,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回浩漭了。”

“的確如此。”周遊點了點頭,“現在的浩漭大世界,已經大變樣了。不再是由那五方勢力,一手遮天。我們的力量,加上荒神,還有祖安,恐絕之地的那位新晉鬼神,一點不虛那五方。”

“很多宗派,都開始向我們靠攏,向我們傾斜了。”

“你虞淵想回,馬上就可以去暗翼星域,通過那個死亡巢穴,迴歸浩漭的天地。”

周遊又解釋了一番。

因爲不清楚飛螢狀況,着急弄明白,就連番施展空間秘術,穿越邃林星域而來。

其餘人,可能在後面會陸陸續續抵達。

“寒淵口,可是在下方星辰?”

周遊話鋒一轉,眯眼看着腳下,那寒霧繚繞的世界,“這頭暴熊在,想來飛螢星域的那個奇特世界,就是下面的了。”

“寒域雪熊”的碩大眼瞳,頓時瞪了過來。

周遊一縮頭,到了斬龍臺的另一端,和那頭雪熊拉開距離。

虞淵不瞞他,“的確在下面。前陣子,劍宗的顧星魁突然出劍,還讓它受了傷。”

“收到消息了。”周遊乾笑道。

虞淵愕然,“你怎麼聽到消息的?”

“會長說的。”

周遊猶豫了一下,視線落在那頭“寒域雪熊”身上,道:“它在寒淵口徘徊時間太久,剝落的寒晶有點多,讓顧星魁覺察出了不妥,所以纔出劍。寒淵口處的寒晶,日積月累下來,每過百年就多凝結出幾塊。”

“那些寒晶,你可以視爲冰魄寒晶的加強版,妙用是極多的。寒淵口,也需要那些寒晶的存在,被剝離太多的話,寒淵口會不太牢固。”

“所以,顧星魁出劍了。”

周遊解釋了一番。

虞淵臉色古怪。

“現在,一個寒淵口堵塞了起來,劍宗那邊感到不安。浩漭那邊,知道寒淵口奧秘的勢力都在擔憂。”

頓了頓,周遊道:“也包括我們。”

“浩漭的地火太洶涌了,需要通過七個寒淵口,從外界抽離寒能,造就出九幽寒淵來中和梳理。沒七個寒淵口的存在,浩漭的地火一旦涌出來,會讓乾玄帝國所有凡人死亡。境界低微的修行者,妖族,也難以承受。”

“所以,不僅五方勢力密切關注着寒淵口,我們商會和你們神魂宗,也同樣在意此事。我這趟過來,也是希望能夠暢通寒淵口,不想釀成大禍。”

說話時,他眨了眨小眼睛,看向那頭雪熊。

他顯然是知道,“寒淵口”的堵塞,是因爲這頭暴怒的雪熊。

“顧星魁惹的禍,要讓劍宗付出點代價。”

虞淵死活不承認,“寒淵口”的堵塞,根源是他想爲紀凝霜,謀取更多的寒晶。

“劍宗的代價,不就是前方嗎?”

周遊一伸手,指向那道道的劍光長河,嘖嘖讚歎:“聶擎天果然是不世雄才,他遺留的劍光,竟然能長盛不衰,永恆地存在。我嗅到了杜遠,鬱牧,還有一些劍宗小輩的氣息,他們恐怕要遭殃。”

“星霜之劍在此,我會救下她。”虞淵沉聲道。

“我知道她在,喬雨鈴提起她時,我就知道她肯定是來飛螢星域尋你的。”周遊曖昧地怪笑了兩聲,“虞老弟,好福氣啊。你要是能夠讓這柄利劍,反叛劍宗,和我們站在一起,又是一件豐功偉績啊。”

他知道,虞淵是兩世爲人,聽說了紀凝霜和虞淵前世的故事。

“太始,當年在隕月禁地時,就通過化魂池,成功讓聶擎天和劍宗分道揚鑣。你,既然執掌着斬龍臺,身爲那位的傳人,你去策反星霜之劍,我不會覺得意外。”周遊嬉皮笑臉地說道。

虞淵神情一動。

他終於知道,當初鎮守隕月禁地的聶擎天,爲何慢慢地,和五大勢力決裂了。

伴侶的死亡,只是其中一個因素。

另外一個,就是他坐鎮隕月禁地時,和青銅巨棺中的太始,應該是有過交流。

“我會試試看。”

虞淵在斬龍臺內,認真地說道。

紀凝霜,因爲身份的原因,或許還要避諱一些。

他倒是不擔心。

周遊以爲他只是斬龍者的傳人,可神魂宗那邊的太始神王,定然知道他是誰。

不然,太始當年衝出浩漭前,不會特意對他說那麼一番話。

既然,第一世的他,也是神王之一,他想做什麼,如何和紀凝霜相處來往,神魂宗那邊,又能說什麼?

“她有望晉升元神,如果顧星魁死了,她或許就是最有可能,去衝擊元神者。”周遊的神情,突然變得凝重起來,“她要是晉升了元神,會比顧星魁更可怕。所以,儘可能地,將她弄到我們的陣營。”

“至不濟,也讓她因爲你的存在,兩不幫襯。”

周遊代表着商會,說明黎會長那邊,還有神魂宗那邊,也極爲重視紀凝霜,瞧出了她的可怕之處。

“唔!”

兩人講話時,遠方的劍光長河附近,一道耀眼的劍光,陡然間綻放。

他們的注意力,也瞬間被吸引了過去。

一尊千丈高的魁岸法相,持劍,立在修羅族的一方星辰上空。

法相的背後,他參悟的劍道真諦,衍化着萬物破滅的異景,如有無數世界在其身後,不斷地消逝並再生。

一道道飛逝不定,演化着萬物的劍芒,無比的耀眼。

“破滅之劍,杜遠!”

周遊臉色凝重,輕喝一聲後,說道:“他終於要出劍了!”

虞淵以陰神遠眺,無法看到杜遠的身影,只隱隱看到有璀璨劍光,漸漸地明亮。

然而,他在動用斬龍臺後,時空彷彿突然被拉近。

於是,就看到杜遠現出了法相後,在一方冷寂的星辰錶面,眼瞳漸顯癲狂。

這一刻的杜遠,附近出現了三位白金修羅,德米安赫然在列。

似乎是,大統帥阿隆索,成功找到了杜遠的藏身之地,授意德米安這三位白金修羅,將杜遠給逼出來。

杜遠無奈之下,被迫選擇現身,不再遮遮掩掩。

“素落地籠。”

明顯還在壓制心境的杜遠,看着那些移動的劍光長河旁,將紀凝霜幽禁的囚籠,嘴角輕揚,鋒芒畢露地笑了起來,說道:“勞煩三位,和你們的大統帥說一句,請他敞開素落地籠,放‘星霜之劍’離開。”

“還有……”

杜遠停頓一下,繼續說:“堵塞的一個口子,我們希望能儘快恢復暢通,因爲這樣對浩漭,對你們修羅都有好處。”

他是自在境後期,劍宗老牌的大劍仙之一。

可如今,他是在修羅族的飛螢星域,面對着三位白金修羅,他還知道十級血脈的阿隆索,此刻也坐鎮於此。

竟然,還敢如此誇誇而談,敢要阿隆索放人,讓修羅族暢通“寒淵口”。

“早就聽說,劍宗最癲狂,最不講道理的,就是你破滅之劍杜遠。現在一看,還真是名不虛傳。”

一位沒有和杜遠打過交道,剛突破九級血脈的修羅,被杜遠的狂妄給激怒了。

“你會死於飛螢星域!”

名叫沃倫的白金修羅,哼了一聲,一雙漸變爲銀灰色的眼睛,突然看向下面。

下面的星辰世界,銀裝素裹,冰雪漫天。

裡頭,倒是沒修羅族的國度,有的反而是一些銀狼,冰蟒,和許多性喜酷厲嚴寒的異獸。

沃倫低頭,是想知道“天水之劍”鬱牧,還有其他的陽神劍修,有沒有在下面。

奇怪的是,他以血脈感應,並動用了天賦神通,竟然都沒發現鬱牧,和那些劍宗大修的下落。

他們明明看到,杜遠和鬱牧等人,是一起御劍前行。

只是在阿隆索,以一滴黃金血短暫離開時,杜遠和鬱牧的劍光,纔在某一刻猛地消失。

沃倫以爲,杜遠和鬱牧是一起的,杜遠既然現身了,鬱牧肯定也在。

“死於飛螢星域?”杜遠搖了搖頭,低聲嘿嘿一笑,“我可不這麼認爲。”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影葉真人第兩百九十一章 星穹之下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有學有樣第五十章 耀眼的靈石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大幅增強的慧眼第兩千二十六章 真相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還能這樣?第八百零五章 底氣!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奮起反擊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妖潮第兩千兩百五十五章 撲朔迷離第六百六十六章 好巧不巧第三百一十三章 裂船!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敞開天窗說亮話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另一種可能第兩百二十六章 誰先死?第八百零九章 我是誰?第九百九十三章 十三席位第兩千一百一十一章 泉眼吐物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不聽勸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傳業授道的貝爾坦斯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因何長壽第九百九十三章 十三席位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棺蓋的巨棺第五百四十三章 重見天日第一千三百章 該來的,終究會來!第九百二十二章戰力狂飆!第兩千七十三章 灑落光明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溟沌鯤的不甘!第兩千八十六章 雷霆的暗助第六十一章 破境!第兩千三百四十章 衆生之禁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風光無限第十五章 熾血紅蓮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艱難的求生第八百一十章 不滾就死!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心靈蜃獸!第十六章 聽話第兩千一百六十八章 現出本心!第八百六十三章 天罡盾第兩千一百四十六章 大殺四方第兩千三百三十四章 她曾來過第兩百零五章 天藥宗第五章 元胎之身!第四百九十四章 秒死第兩千一百一十六章 捱罵第兩千三百三十一章 最強源神第兩千二十五章 暗域之變第兩千三百零六章 老魔歸來第兩千兩百四十七章 死亡之神的蠱惑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星空禁域的不安分者第兩千七十一章 雪孩子第六百九十章 驚弓之鳥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決心求道者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給個交代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暗中贈予第兩百九十五章 蘇妍的請求!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求我,都不走!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深黯星域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暗室疑蹤第九百七十章 亂戰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生命重燃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 新的晉升者第三百零二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兩條河第三百章 古荒空界真訣!第一百二十一章 滅龍!第六百三十九章 地下內城第七十章 各懷鬼胎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如期而至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蹊蹺衆多第兩千一百二十六章 我來喚醒你們!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圍剿黎會長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死亡幽電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源靈的使命第兩千兩百六十三章 貫穿寒域的劍光第五百五十六章 欺人太甚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登天捷徑!第一百三十章 一黑一白第三十章 奪魂第七百三十章 被斬的鬼王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兩位摯友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曾如此親近第四百三十二章 認同!第兩千三百三十六章 吞吃萬物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深遠的影響第七百零五章 恐絕之地!第八十一章 又來一個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人齊了第一千六十九章 神女挑釁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它很着急第兩千二十六章 真相第兩千三十四章 魎域滲透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解符人第七百九十四章 給我可好?第四百六十六章 發號施令!第五百二十九章 商會綽號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以蒼生脅迫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抵達目的地第五百三十五章 玄血補天丹!
第六百五十三章 影葉真人第兩百九十一章 星穹之下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有學有樣第五十章 耀眼的靈石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大幅增強的慧眼第兩千二十六章 真相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還能這樣?第八百零五章 底氣!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奮起反擊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妖潮第兩千兩百五十五章 撲朔迷離第六百六十六章 好巧不巧第三百一十三章 裂船!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敞開天窗說亮話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另一種可能第兩百二十六章 誰先死?第八百零九章 我是誰?第九百九十三章 十三席位第兩千一百一十一章 泉眼吐物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不聽勸第一千八百九十章 傳業授道的貝爾坦斯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因何長壽第九百九十三章 十三席位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棺蓋的巨棺第五百四十三章 重見天日第一千三百章 該來的,終究會來!第九百二十二章戰力狂飆!第兩千七十三章 灑落光明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溟沌鯤的不甘!第兩千八十六章 雷霆的暗助第六十一章 破境!第兩千三百四十章 衆生之禁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風光無限第十五章 熾血紅蓮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艱難的求生第八百一十章 不滾就死!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心靈蜃獸!第十六章 聽話第兩千一百六十八章 現出本心!第八百六十三章 天罡盾第兩千一百四十六章 大殺四方第兩千三百三十四章 她曾來過第兩百零五章 天藥宗第五章 元胎之身!第四百九十四章 秒死第兩千一百一十六章 捱罵第兩千三百三十一章 最強源神第兩千二十五章 暗域之變第兩千三百零六章 老魔歸來第兩千兩百四十七章 死亡之神的蠱惑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星空禁域的不安分者第兩千七十一章 雪孩子第六百九十章 驚弓之鳥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決心求道者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給個交代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暗中贈予第兩百九十五章 蘇妍的請求!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求我,都不走!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深黯星域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暗室疑蹤第九百七十章 亂戰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生命重燃第一千九百五十七章 新的晉升者第三百零二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兩條河第三百章 古荒空界真訣!第一百二十一章 滅龍!第六百三十九章 地下內城第七十章 各懷鬼胎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 如期而至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蹊蹺衆多第兩千一百二十六章 我來喚醒你們!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圍剿黎會長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死亡幽電第一千九百八十七章 源靈的使命第兩千兩百六十三章 貫穿寒域的劍光第五百五十六章 欺人太甚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登天捷徑!第一百三十章 一黑一白第三十章 奪魂第七百三十章 被斬的鬼王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兩位摯友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曾如此親近第四百三十二章 認同!第兩千三百三十六章 吞吃萬物第一千八百九十七章 深遠的影響第七百零五章 恐絕之地!第八十一章 又來一個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人齊了第一千六十九章 神女挑釁第一千八百五十三章 它很着急第兩千二十六章 真相第兩千三十四章 魎域滲透第一千七百六十六章 解符人第七百九十四章 給我可好?第四百六十六章 發號施令!第五百二十九章 商會綽號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 以蒼生脅迫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抵達目的地第五百三十五章 玄血補天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