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少女時期的崇拜

席荃並不知虞淵的暗中窺視。

她踏着白骨森森的“枯萎之劍”,在另一個極寒世界飛逝着,不時擡頭看向天穹。

她身後的一座古堡中,有幾個血脈達到七級的修羅強者,還有他們的扈從,此刻都倒在了血泊中。

“枯萎之劍”所過之地,草木凋零,微小的蟲豸也被劍意悉數斬殺。

席荃是從暗翼星域而來。

修煉“枯萎之劍”的她,因爲聽說在翼族的暗翼星域,有衆多死寂沉沉的域界,竟然百花妖豔地綻放,樹木還極度茂密,所以心生好奇地前往探察。

她隱約覺得,在那暗翼星域某地,藏着和她參悟的枯萎之劍,相似的奇異力量。

然而,她在暗翼星域的邊沿之地,好巧不巧地,遇到了喬雨鈴和齊雲泓師徒,得知了發生在邃林星域的詭變。

還知道,陳青凰和翼族的幾位長老,騎着灰雁,和布里賽特一起回到暗翼星域。

知道了,虞淵人在飛螢星域,而浩漭的各方強者,則是駐紮銀鱗族的銀沙星域。

這些,其實她都不在意。

讓她決定來飛螢星域的,是她的師妹紀凝霜!

她是聽說了紀凝霜的消息後,知道那倔強的傻丫頭,一定會殺向飛螢星域。

而飛螢星域,有阿隆索,有攜帶着“暗域寒井”的白金修羅。

於是,席荃也趕來了。

到達飛螢星域不久,她就看到了,那一道道的劍光長河。

從中,她感受到了,來自於劍宗大能的恐怖劍力。

不同於其他劍宗的修行者,她全然不受壓制,不被那道道劍光長河制衡。

因爲她修的“枯萎之劍”,算是誤入了歧途,她是入了魔障的劍修,此“枯萎”劍決也沒有在劍宗的典籍之上,屬於她獨創的劍道。

聶擎天遺留的劍光長河,感受不到她的痕跡,對她造不成威脅。

性子本就偏激的她,前往那些劍光長河途中,頻繁地製造殺戮,隨心所欲地出劍,可也只斬殺血脈等級較高的修羅。

她以這種方式,挑釁修羅族的強者,希望接近劍光長河前,殺幾位能看的對手。

奇怪的是,她數次動手,還暗地裡等候了一陣子,居然沒等到夠分量的修羅。

別說九級的白金修羅,就連八級的修羅強者,也未曾現身。

她暗自腹誹個不停。

千鳥界的時候,神魂宗和通天商會協力,令修羅王薩博尼斯重創,雙方就算撕破了臉,她當然不在乎修羅的死活。

更不懼報復。

“或許,我還是因那兩方的約束,做法太收斂了。”

席亞拉眼神冰冷,想的是通天商會和神魂宗的限制,所以她在飛螢星域的獵殺對象,只針對七級的高級修羅。

弱小的,更低的修羅族族人,她沒有去在意。

就在她想着,要不要真正放開手腳,將“枯萎之劍”的威能,在修羅族的國度蔓延時,她突然心生悸動。

嗖!

一霎後,她就駕馭着“枯萎之劍”,再次現身在冷寂的星空。

她出神地,看向遠方的一道道寬闊劍光長河,看着其中的一道,漸漸地偏移着方向,透出了霜凍氣息。

“不愧是我席荃的師妹!”

……

碎裂的星辰之上,形如雕塑般,保持手握水晶球姿態的阿隆索,忽在金色光輝中,猛地打了個激靈。

一滴黃金之血,在損耗了大半力量後,被他又塞向心髒。

圍着他的德米安,洛拉等白金修羅,看到他手腳舒展開來,暗鬆一口氣。

“大統帥!”

德米安拉開距離,來到了“素落地籠”後側,輕聲喝了一句。

另外四位白金修羅,雖然沒有吭聲,可一道道目光,也還是落在了阿隆索的身上,顯然在等候阿隆索的命令。

他們剛剛注意到,阿隆索在水晶球中的世界裡,和虞淵似乎有過溝通。

只是,一霎後,虞淵就和斬龍臺消失。

阿隆索,也化作一道金色電光遠去。

他們不知道,後面又發生了什麼,不知道阿隆索爲什麼,會急匆匆地趕來。

明明,“破滅之劍”和那“天水之劍”,還需要時間才能抵達。

明明,以他們五個的戰力,足以讓杜遠和鬱牧折劍在此,根本翻不起浪花的。

“有的動靜,你們感悟不出。”

阿隆索迴歸的瞬間,就放下了和虞淵的爭執,注意力集中在當下。

他看向,在衆多的劍光長河中,不算很顯眼,和別的也沒有交織的一道。

然而,就是這道劍光長河,雖然也在向“寒淵口”處靠攏,可其實已有偏移。

就偏移了一點,偏移了一會兒,便被阿隆索敏銳捕獲。

他覺得不對勁……

於是,他在看了那道劍光長河半響後,突然間扭頭,又看向了紀凝霜。

果然!

人在“素落地籠”的紀凝霜,側着身子,一直緊盯着那道偏移了的劍光長河。

在紀凝霜冷冽的美目深處,能瞧見許許多多碎小的星點,閃爍着微毫光芒,進行着奇妙的排列,彷彿正在推演着什麼。

“素落地籠”無法阻止。

可阿隆索是“素落地籠”的執掌者,此聖器的任何微小變動,他都能瞭然於心,能精妙地感受。

通過“素落地籠”的氣息變幻,他知道紀凝霜暗地裡,在參悟着什麼。

還能是什麼?

當然是那一道道劍光長河內,蘊含着的劍道真諦,聶擎天的劍意!

那可是聶擎天,是劍宗殺伐第一的大劍仙,且最終和劍宗,和五方勢力反目,豈會讓紀凝霜參悟出什麼來?

阿隆索原先不急,是因爲紀凝霜的悟劍,始終沒引起任何的細微變化。

他剛剛會着急,是因爲變化終於出現!

阿隆索深吸一口氣,他以一根指頭,指向了“素落地籠”,手腕輕輕地旋轉,看似隨意地撥弄了一下。

靜止的“素落地籠”,突然移動開來,向另外一方星空橫移。

紀凝霜的眼睛,也因此而無法正面對着,那道偏移中的劍光長河。

衆多的碎小星點,本就光芒不顯,此刻完全熄滅了。

她扭頭瞥了一眼阿隆索。

“虞淵給了我很大的驚喜,他以前是什麼,會不會煉藥,我其實不在意。我也承認,我其實小瞧了他,所以……我的族人付出了代價。”

阿隆索嘴角有些苦澀之意,感慨了幾句,說道:“你,也同樣給了我極大驚喜。”

“素落地籠”中,紀凝霜臉色平靜,不再顯得絕冷,似乎因爲阿隆索提起虞淵,還暗讚了一番,她竟然有興趣,和阿隆索說上幾句話了。

“三百年前,他是因爲受限於筋脈不通,纔沒有踏上修行路。”

她美麗的眼眸中,有讓人驚豔的光華綻放,“如果他當年可以修行,如果他能順利地成爲一名修行者。我相信,他在今天的成就,絕對不弱於我!我能以三百年時間,成了僅次於元神的大劍仙,他也能。”

“我甚至認爲,他比祖老怪更有資格,去晉升爲新元神!”

她臉上煥發出奇異神采,話語中滿是驕傲,更有一種發乎本心的崇拜。

沒人比她更清楚,虞淵的悟性和天賦了。藥理,劍意,靈訣,大道規則相通,她和虞淵當年朝夕相伴時,屢屢受虞淵啓發。

虞淵,偶爾說的一兩句話,往往能點撥她,令她靈光乍現。

她當時就堅信,虞淵的天賦和悟性,比她只會更好。

她遺憾的是,虞淵受限於軀身,始終未能踏上那一步,然後眼看着壽命大限將至,急切之下,心性大變而入魔。

“你知道他,從這一世甦醒,到擁有現在的境界和戰力,用了多長時間嗎?”

紀凝霜的嘴角,難得的,竟然有了一點笑意。

很罕見。

阿隆索搖了搖頭。

“不足五十年。”紀凝霜驕傲地說道。

阿隆索駭然失色。

嘩啦!

衆多劍光長河中,漸漸偏移方向的那一道,陡然精煉收縮,旋即化作一束纖細的匹練精芒,竟越過了“素落地籠”,融入到了紀凝霜體內。

“你擋不住的。”

紀凝霜眯着眼輕聲說,像是突然間穿越時空,成了三百年前的那個清冷少女。

持劍,默默立於虞淵的身後,一臉崇拜地看着他。

……

第九百二十三章動盪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後怕第八百九十八章 全新陣列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道則崩碎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妖潮第三百七十六章 黃庭第五煉!第九百一十三章光之神!第三百九十四章 陰饋丹!第兩百八十一章 帝國權貴!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振奮人心的消息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適應新身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太始初現!第八百四十六章 自報家門第兩百八十二章 觀戰第二十二章 血神教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很會選!第兩百八十四章 國之重寶第四百二十七章 晶璃瓶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物競天擇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綠熒界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真正來歷第兩百七十七章 軍長第兩百九十一章 星穹之下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降維打擊第一百三十四章 秦雲第一百二十八章 禁地豐碑!第四百一十八章 死亡瀰漫第九百六十三章 九天神闕第五百四十四章 源血大陣!第四百一十五章 七煉!第二十八章 一尊陰神?第七百零五章 恐絕之地!第兩百三十九章 不勞費心!第五百七十一章 袒護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血之滲透第四百二十八章 是的,我還沒死心!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此路不通第八百六十四章 老僕第四章 赤黿血蟲!楔子第七百三十六章 成爲幫兇第一千八十章 古老戰場第四百七十三章 掠奪造化!第六百八十章 隱藏的未婚妻第一千二十八章 癮挺大的啊!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羞辱很大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相擁第一千九十二章 如魚得水第七百零九章 令牌的來頭第十七章 趙家欲吞龍!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給你一條活路第三百四十三章 遺地邪人第八百七十五章 魂木靈偶第三百四十一章 國師遇險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第二塊!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醞釀新生第一百六十六章 什麼來頭?第九百六十章 九印齊至第八百二十四章 天藏的傳說第三百八十章 該殺就殺!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飼鬼圖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同化世界的力量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棺蓋的巨棺第八百四十九章 萬邪大陣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幼獸求救第一千六十章 三位一體第五百五十七章 大道壓制第六百六十四章 雷霆戰車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各有顧慮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鬼巫邪術第四百五十六章 未知之“煞”!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聽明白了嗎?第九百三十三章斬龍臺第七百八十八章 認錯人了?第八百三十七章 塵埃落定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一滴黃金血第一百九十四章 先祖顯化第六百零三章 以身飼虎第一百三十七章 制衡!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陽脈源頭!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新方式第兩百五十三章 歸程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引火燒身第九百七十二章 井中天地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以力服人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蹊蹺之處第五百五十六章 欺人太甚第六百六十四章 雷霆戰車第七百七十八章 白骨稱王!第八百四十一章 邪咒第八百五十七章 原始魔陣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你在逗我笑嗎?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懲治第九百九十章 祖安封神!第三百一十七章 靈能灌頂!第六百三十六章 禁地異景第一千一十七章 最強客卿第一百七十五章 地魔汐湶!第一百七十九章 受制第八百八十四章 草木異常
第九百二十三章動盪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後怕第八百九十八章 全新陣列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道則崩碎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妖潮第三百七十六章 黃庭第五煉!第九百一十三章光之神!第三百九十四章 陰饋丹!第兩百八十一章 帝國權貴!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振奮人心的消息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適應新身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太始初現!第八百四十六章 自報家門第兩百八十二章 觀戰第二十二章 血神教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很會選!第兩百八十四章 國之重寶第四百二十七章 晶璃瓶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物競天擇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綠熒界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真正來歷第兩百七十七章 軍長第兩百九十一章 星穹之下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降維打擊第一百三十四章 秦雲第一百二十八章 禁地豐碑!第四百一十八章 死亡瀰漫第九百六十三章 九天神闕第五百四十四章 源血大陣!第四百一十五章 七煉!第二十八章 一尊陰神?第七百零五章 恐絕之地!第兩百三十九章 不勞費心!第五百七十一章 袒護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血之滲透第四百二十八章 是的,我還沒死心!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此路不通第八百六十四章 老僕第四章 赤黿血蟲!楔子第七百三十六章 成爲幫兇第一千八十章 古老戰場第四百七十三章 掠奪造化!第六百八十章 隱藏的未婚妻第一千二十八章 癮挺大的啊!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羞辱很大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相擁第一千九十二章 如魚得水第七百零九章 令牌的來頭第十七章 趙家欲吞龍!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給你一條活路第三百四十三章 遺地邪人第八百七十五章 魂木靈偶第三百四十一章 國師遇險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第二塊!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醞釀新生第一百六十六章 什麼來頭?第九百六十章 九印齊至第八百二十四章 天藏的傳說第三百八十章 該殺就殺!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飼鬼圖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同化世界的力量第一百五十一章 沒棺蓋的巨棺第八百四十九章 萬邪大陣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幼獸求救第一千六十章 三位一體第五百五十七章 大道壓制第六百六十四章 雷霆戰車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各有顧慮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鬼巫邪術第四百五十六章 未知之“煞”!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聽明白了嗎?第九百三十三章斬龍臺第七百八十八章 認錯人了?第八百三十七章 塵埃落定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一滴黃金血第一百九十四章 先祖顯化第六百零三章 以身飼虎第一百三十七章 制衡!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陽脈源頭!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新方式第兩百五十三章 歸程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引火燒身第九百七十二章 井中天地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以力服人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蹊蹺之處第五百五十六章 欺人太甚第六百六十四章 雷霆戰車第七百七十八章 白骨稱王!第八百四十一章 邪咒第八百五十七章 原始魔陣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你在逗我笑嗎?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懲治第九百九十章 祖安封神!第三百一十七章 靈能灌頂!第六百三十六章 禁地異景第一千一十七章 最強客卿第一百七十五章 地魔汐湶!第一百七十九章 受制第八百八十四章 草木異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