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以力服人

一道道流光飛虹,攜帶着磅礴的龍息,透出震懾虛空,抹殺天地衆生的威能。

此方世界較爲強大的修羅,由八方匯聚而來,只仰頭看了一眼天穹,便被斬龍臺釋放出的驚天偉力,震的連站都站不穩。

神器級別的斬龍臺,展現少許神威,就不是六級修羅能承受的。

待到衆多的流光飛虹綻現,離那幽深洞窟,還有百里的修羅,被震的肝膽俱裂。

可修羅族的傲氣,還是令他們艱難地行走着,向席亞拉的方位靠近。

修羅,從不畏死!

轟隆!

流光飛虹墜落之地,那原本開口不算寬闊的洞窟,陡然撕裂開來。

地心深處的轟鳴,導致平整的荒野,如地毯被劇烈抖動般,此起彼伏。

蜘蛛網般密集的深深溝壑,瞬間就多出千百道,以那席亞拉落入的洞窟爲中心,向四面八方瘋狂延伸!

洞窟,也綻放着霞光寶輝,且越裂越大。

席亞拉的悶哼,響個不停,很快又變成咳嗽,似在洞窟的幽深底部,吐血不止。

虞淵頎長的陰神魂影,在斬龍臺上方清晰地浮現,並突然放大了數倍。

此刻,他猶如披着月光銀輝的古老神明,以冷漠的神情,俯瞰着綻裂的洞窟。

“自以爲是。”

他嘴角輕扯,冷聲評價了一句。

在那有着一個“寒淵口”暗藏的絕寒天地,他和席亞拉再次碰面後,這位攜帶一口“暗域寒井”的白金修羅立即發難。

以爲,是他重創了“寒域雪熊”,雙方確實有誤會。

他主動去解釋,叫停雙方的戰鬥,一方面是“寒域雪熊”的傷勢,還需要醫治,需要持續關注。

另外就是,他覺得艾蓮娜還在這,他還要探索劍光長河,本不想鬧出太大風波。

並不是因爲他畏懼。

後面席亞拉的言行舉止,讓虞淵漸漸認清了一件事——對方,竟然認爲他的喊停,是因爲怕死。

那位血脈達到九級,卻並非出生於暗域的白金修羅,想當然的認爲,她能隨意拿捏自己,能隨意主宰自己的生死。

她覺得她沒出手,是給“寒域雪熊”面子。

所以纔有之後的,處處的言辭針對,滿臉的不屑,找她向阿隆索傳個話,還要冷嘲熱諷一番,各種刁難挑刺。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爲席亞拉的優越感,都是因爲她的自信。

於是,虞淵就明白了,應該要怎麼去做,才能讓習慣性以力量說話的修羅,認真且慎重地,去對待他的提議。

選擇一個臨近的星辰,是因爲他的陰神,最好是在有界壁環繞的世界比較穩妥。

還有就是,如果在“寒域雪熊”和本體在的那方世界,他和席亞拉都打不起來。

雪熊的一聲低吼,就能讓席亞拉乖乖地退到星河之中,這位九級的白金修羅,哪有膽子和他開戰。

不戰鬥,不打服她,她後面還會製造更多的小麻煩出來。

“滾遠點!”

眼看着,有十幾位血脈達到六級的修羅,一臉赴死的神情,在裂開的冰原之上呼嘯奔騰,虞淵沉着臉,以熟練的修羅語暴喝。

他體內的那座“生命祭壇”,熔鍊一滴九級異族的精血,消化徹底以後,也就掌握了對方的語言和文字。

現在的他,可謂是通曉了各族的語言,都能稱得上淵博的語言專家了。

“你,你是什麼人?”

百里外,一位壯碩的修羅族男子,騎着有兩個頭的雪狼,高舉着白銀戰槍,色厲內荏地吆喝。

虞淵懶得搭理,“大陰魂術”中的一式魂決動用。

源自於他的魂力,如神秘的力量引子,調用起斬龍臺中冰霜巨龍的力量,在這個真實的世界,形成了一場鋪天蓋地的冰光秀。

魂力,像是精妙的大道之手,攥着冰寒異能,形成了數百冰刃風刀。

百里外,十幾個拼命趕來的修羅戰士,全部被恐怖的冰雪吞沒,遭受着刀刃的切割,眨眼間便已血肉模糊。

“虞淵!你敢在飛螢星域製造殺戮,誰也救不了你!”

席亞拉的尖叫聲,如地獄下的厲鬼,聽着令人毛骨悚然。

虞淵不爲所動,還令斬龍臺稍稍下壓,並再次放大了幾十倍。

橫亙在天的斬龍臺,佔地數百里,像是成了另外一個完整的白瑩世界,凌駕於這方冰寒的天地之上。

虞淵,在那些能隱隱看到他的修羅眼中,如成了要接手這個世界的神靈主宰。

……

劍光長河旁邊。

隨着一道道寬闊流螢光河,也在飛逝而動的碎裂星辰上方,修羅族的大統帥阿隆索,眼神犀利如劍,突然道:“席亞拉在搞什麼鬼?”

他望着執掌“沸血戰鼓”的德米安。

比他還要高大雄偉,有着一身濃郁血腥味的德米安,被他冷冽的眼神盯着,鮮血的流轉停滯了下來。

上位者,對下位者的血脈壓制,加上本能的敬畏,讓德米安很自然地單膝跪地。

德米安低着頭,先激發了“沸血戰鼓”,和暗域那邊進行交流。

然後,才說道:“好像是和虞淵發生了衝突。”

“虞淵?”

摸着生在男人臉上,略顯細長的下巴,阿隆索眉頭微皺,旋即看了看,被那“素落地籠”暫時幽禁的紀凝霜。

一襲白衣,如一朵絕壁霜花的紀凝霜,此刻已冷靜了下來。

她不在持續出劍,不在試圖以鋒利的劍芒,穿透“素落地籠”的結界。

感覺到阿隆索的注視,她在“素落地籠”中扭頭,也看向了阿隆索。

她那雙令人自慚形穢的美目,滿是絕傲冰冷,絲毫沒階下囚的覺悟,“這囚籠殺不死我。”

“我知道。”

阿隆索微笑着點頭,並沒有否認,“在你的身上,有一樣東西,興許可以助你穿透素落地籠。”

紀凝霜有些訝然,似乎沒有想到,這位修羅族的大統帥,竟然能看透這點。

她如此淡定,如此絕傲,自然是有充足的底氣。

底蘊深厚的劍宗,藏有衆多驚天異寶,身爲潛力無限的大劍仙,有望衝擊元神的瑰寶,她手中當然有別的依仗。

“你沒動用它,是因爲代價太大。”阿隆索又笑了笑,“杜遠,還有鬱牧,已經在過來的途中了。你也在等,你相信等他們兩個抵達,你就更有信心和底氣,衝破素落地籠的封禁,和我真刀真槍地戰上一場了。”

紀凝霜默不作聲。

“無妨,我會讓你見到杜遠和鬱牧,讓你們三人在此匯合。”

阿隆索鎮定無比地,從懷中掏出一個碩大的水晶球,一臉寶貴地說道:“這是以曳幻星域,一頭九級天星獸的眼瞳製成。因我們不斷在接近,我們和席亞拉,還有那小子所在的世界,距離差不多能達到此物能隱約看到的地步了。”

水晶球陡然明耀起來。

衆人眯眼細看,彷彿看到了在虞淵和席亞拉的星辰域界中,另外漂浮着一個白瑩的新奇天地。

他們看到了斬龍臺!

可相比於斬龍臺,顯得很渺小的虞淵陰神,還有那席亞拉,卻極難辨別出來。

即便是阿隆索,還有紀凝霜,也不能瞧真切。

“還好,還算是手下留情。”

阿隆索低聲自語了一句,他能看到在那個有修羅族國度的天地,只是在荒無人煙的地域,雪山和冰峰塌陷。

三個聚集着修羅族人的國度,沒有遭受斬龍臺的攻擊,還矗立着未破碎。

“素落地籠”內的紀凝霜,美眸冰霜晶光閃耀,她的眼瞳深處,如開闢出了兩個絢爛星河。

她在極盡力量地,想要看清楚,水晶球中有沒有虞淵的身影。

可惜,她部分魂力和劍意,被“素落地籠”限制着,無法盡展全威,加上水晶球映照的也不清晰,導致她不能望見虞淵的陰神蹤影。

可她從阿隆索口中,知道虞淵就在水晶球中的世界,就這點,已令她心神滂湃。

時隔三百年,她終於能夠在外域的星海,不用太顧及宗門的顏面,和虞淵敞開心扉的交流,可以去暢所欲言。

憋在心底,有三百年之久的一些話,她想要說出來。

這,便是她不不顧禁地的規矩,毅然決然闖入的原因。

“大統帥!”

德米安霍然擡頭。

阿隆索示意他有話快說。

“席亞拉傳訊,說那個叫虞淵的小子,讓他轉告一句。”德米安深吸一口氣,看到阿隆索滿臉不耐煩,趕緊道:“他希望你,在劍光長河和那個絕寒天地相遇前,保證‘星霜之劍’的劍光不滅。”

此言一出,紀凝霜心湖微漾。

她原本顯得極爲鋒利的眉毛,似乎都因德米安的這番話,線條變得稍稍柔和些。

“那小子,難道不知道,這把‘星霜之劍’有多麼的璀璨耀目?”

阿隆索一臉訝然地,輕輕搖了搖頭,旋即故意挑事,“我如果不答應呢?我不答應,他又能如何?”

“這……”

德米安再次低頭,似暗中溝通。

阿隆索兩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繼續等待着。

他對虞淵的認識,就在他抵達飛螢星域,見過席亞拉和德米安之後,通過這兩人說的那番虞淵的事蹟。

然後,又從艾蓮娜的口中,知道了她和虞淵的一些共同經歷。

印象,倒不是特別深。

阿隆索只是感覺,這個從浩漭衝離的小子,運道實在是好的沒話說,不僅能攀上神魂宗的大樹,還得到了那隻不死鳥的善意。

而且還在浩漭時,就拿到了斬龍臺,並得到“擎天之劍”的劍魂。

沒見過,只是道聽途說的阿隆索,因虞淵的境界太弱,也會習慣性地認爲,虞淵自身的戰力,恐怕不值一提。

就這麼一個傢伙,現在竟然在威脅我?

阿隆索哭笑不得。

“唔!”

突然,眼前水晶球的一幕畫面,令他神色驟變,並失聲低呼。

……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曾如此親近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彩蝶拍翅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驚世一劍第九百五十六章 我是洪奇!第三百六十二章 秘境邀請第七百九十六章 寒螭劍第一百六十八章 遠古月魔第八百九十九章 綠衫豎眼第三百三十二章 承載劍意!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一手遮天第九百五十一章請!第一百九十五章 大道種子第九百四十五章如夢初醒第七百九十五章 爭相鬥豔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一滴神血?第七百七十三章 轉機?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新發現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美味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還能這樣?第九十章 煞魔煉體術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顛覆認識第四百八十章 各自安好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三神齊至!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遺棄第九十二章 月魔傳說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再看看第六百五十九章 碾碎烙印第兩百四十一章 元陽有七山!第五百二十七章 故地重遊第四百九章 不受約束!第三百八十章 該殺就殺!第七百六十六章 一路殺戮!第三百八十八章 護道人第三百三十四章 妖血沸騰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雪熊引路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藺竹筠的底氣第兩百九十六章 幫我殺個人!第一百三十七章 制衡!第八百三十四章 嶄新理念!第八百二十二章 再入魔胎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神鳥在天第一百三十一章 吞魂!第七百九十七章 粉墨登場!第七百九十二章 劍決新體悟!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重大謎團第五百七十九章 劍獄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第六印!第一千六十三章 又見故人第六百四十七章 微觀陽神第九十二章 月魔傳說第一千四十五章 炮火連天第七百一十一章 恩將仇報第九百八十六章 由不得你!第七百一十五章 妙不可言第一千九十一章 唯有死戰!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樹葉生成第八百章 記憶最深的人!第五百零三章 不安第三百七十章 善後第三百二十四章 斬月劍鞘第四百三十四章 丹丸糾紛第兩百八十一章 帝國權貴!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浮生界第六百七十五章 淬磨地魂第九百三十四章龍族榮光第九百二十一章大陣開啓第兩百一十九章 好心當成驢肝肺第四百五十七章 天魔凝煞!第六百二十五章 魔宮來人第一千一十九章 冒犯!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虞淵的補償第四百六十九章 淨化!第九百三十一章禁地第三!第六百八十八章 人心不堪第十八章 隱龍湖第五百二十二章 第一頭煞魔!第六百一十三章 邪惡神力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虛空封禁第七百一十三章 神魔席位第五百八十四章 揮拳如雨第四十六章 小小地震,只在一家。第八百三十四章 嶄新理念!第八百四十二章 焦躁第五百四十章 煩惱第兩百零四章 就此別過!第七百八十八章 認錯人了?第七百二十八章 也就一劍!第兩百六十一章 耍什麼威風?第一千七十九章 妖刀血獄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深入腹地第一千九十八章 黃金修羅!第一千零四章 血腥製造者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道聲謝第九百四十二章驚人陣仗第一千九十七章 神之呼喚第六百零三章 以身飼虎第九百五十一章請!第九百九十六章 天外首戰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鮮活器魂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曾如此親近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彩蝶拍翅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驚世一劍第九百五十六章 我是洪奇!第三百六十二章 秘境邀請第七百九十六章 寒螭劍第一百六十八章 遠古月魔第八百九十九章 綠衫豎眼第三百三十二章 承載劍意!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一手遮天第九百五十一章請!第一百九十五章 大道種子第九百四十五章如夢初醒第七百九十五章 爭相鬥豔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一滴神血?第七百七十三章 轉機?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新發現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美味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還能這樣?第九十章 煞魔煉體術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顛覆認識第四百八十章 各自安好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三神齊至!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遺棄第九十二章 月魔傳說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再看看第六百五十九章 碾碎烙印第兩百四十一章 元陽有七山!第五百二十七章 故地重遊第四百九章 不受約束!第三百八十章 該殺就殺!第七百六十六章 一路殺戮!第三百八十八章 護道人第三百三十四章 妖血沸騰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雪熊引路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藺竹筠的底氣第兩百九十六章 幫我殺個人!第一百三十七章 制衡!第八百三十四章 嶄新理念!第八百二十二章 再入魔胎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神鳥在天第一百三十一章 吞魂!第七百九十七章 粉墨登場!第七百九十二章 劍決新體悟!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重大謎團第五百七十九章 劍獄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第六印!第一千六十三章 又見故人第六百四十七章 微觀陽神第九十二章 月魔傳說第一千四十五章 炮火連天第七百一十一章 恩將仇報第九百八十六章 由不得你!第七百一十五章 妙不可言第一千九十一章 唯有死戰!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樹葉生成第八百章 記憶最深的人!第五百零三章 不安第三百七十章 善後第三百二十四章 斬月劍鞘第四百三十四章 丹丸糾紛第兩百八十一章 帝國權貴!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浮生界第六百七十五章 淬磨地魂第九百三十四章龍族榮光第九百二十一章大陣開啓第兩百一十九章 好心當成驢肝肺第四百五十七章 天魔凝煞!第六百二十五章 魔宮來人第一千一十九章 冒犯!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虞淵的補償第四百六十九章 淨化!第九百三十一章禁地第三!第六百八十八章 人心不堪第十八章 隱龍湖第五百二十二章 第一頭煞魔!第六百一十三章 邪惡神力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虛空封禁第七百一十三章 神魔席位第五百八十四章 揮拳如雨第四十六章 小小地震,只在一家。第八百三十四章 嶄新理念!第八百四十二章 焦躁第五百四十章 煩惱第兩百零四章 就此別過!第七百八十八章 認錯人了?第七百二十八章 也就一劍!第兩百六十一章 耍什麼威風?第一千七十九章 妖刀血獄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深入腹地第一千九十八章 黃金修羅!第一千零四章 血腥製造者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道聲謝第九百四十二章驚人陣仗第一千九十七章 神之呼喚第六百零三章 以身飼虎第九百五十一章請!第九百九十六章 天外首戰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鮮活器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