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羞辱誰?

劍痕猶在,可劍魂早已離去。

在千鳥界時,劍魂便趁機踏入暗域,和“擎天之劍”合一。

也是因爲劍魂和神劍匯合,而薩博尼斯恰巧分身無術時,神劍才能破開暗域的封禁,獲得大自由。

沒了劍魂之後,他臂膀內深刻的痕跡,僅剩少許劍意遺留。

劍意!

虞淵心神微動,立即知道飛離乾坤戒的劍鞘,還有臂骨劍痕的灼熱,大概是出於什麼原因了。

他再次看向那頭“寒域雪熊”,並分出一道魂念,溝通斬龍臺。

斬龍臺如增強了千百倍的“慧眼”,將他所在的星辰外,一幕幕的星空和景象,盡數地照耀了出來。

他得以看到了,那神色陰沉,顯得頗爲急躁的席亞拉。

席亞拉動用“暗域寒井”,將體內的一縷縷氣血,送入那井底,似還在和暗域的修羅王溝通,急切地彙報着什麼。

虞淵注意到她頻頻看向某處……

心念一轉,虞淵順着席亞拉的視線,凝望這位白金修羅戰士,此刻看向的位置。

他因此看到了,那一道道絢爛無比,且在迅速移動着的劍光長河。

於是,也證實了他剛剛的心中猜測。

劍鞘的異動,臂骨的灼熱,是因爲聶擎天留下來,永恆不滅的那些劍光長河,正朝着他所在的位置接近!

而他待着的星辰,同樣在飛逝着,主動去靠攏。

沒意外的話,那些寬闊且瑰麗的劍光長河,和他所在的域界星辰,終將相遇。

在那些劍光長河深處,有“擎天之劍”的劍意暗藏。

而劍鞘,還有他臂骨中的劍痕,也有微弱的劍意存在。

雙方同宗同源,不知因何原因產生了共鳴,所以劍鞘會主動飛出,他臂骨中烙印的劍痕,也有所感應。

“呵呵!”

如雪山巍峨的“暴熊”,邀功般地傻笑起來,洋洋得意。

那架勢,已在明確地告訴他,劍光長河的到來,是它的功勞。

虞淵深深爲之震驚。

然後,又開始思考,這頭神秘的“寒域雪熊”,到底活了多久?

他之前在邃林星域,對“寒域雪熊”生出熟悉感,卻沒有相關的深刻記憶,意味着他在第一世時,該是和雪熊有過接觸。

只不過,那時的他或許屹立在星河之巔,力壓衆生,地位超然。

而這頭雪熊,那時的實力和身份,該遠不及他,所以未被他重視。

但是,第一世的那個他,必然已踏足終極的元神境,擁有了永恆的生命,根本不會自然死亡。

那一世的他,離此過了多少年了?

數萬年時光!

依照陳青凰,還有貝魯的說法,只有人族的元神,天魔一族的大魔神,還有星空巨獸才能夠得天獨厚的,擁有無限的生命。

浩漭的妖族,外域的異獸,各族的終極戰士,依然會有老死的那天。

可這頭雪熊,在數萬年後的今日,依舊生龍活虎,沒有要死亡的跡象。

它還在第一位的自我後,又經歷了聶擎天的輝煌年代,還以奇異的寒霧,將那一道道的劍光長河環繞着,並扶植了修羅族,蹤跡貫穿了幾代修羅王……

虞淵不由深深吸了一口氣。

“嗚嚎!”

它低吼一聲,指了指虞淵的胸口,又點向虞淵的黃庭小天地,彷彿在說:不要分心,要繼續去淬鍊自身。

“陽神魂魄的主體,是我的天魂。而天魂,最初修煉的,乃是慧極鍛魂術。可軀身的打造,卻混雜了太多異血……”

虞淵沉思。

被寒霧繚繞着,他不再幻象疊生,走火入魔的徵兆,被消泯於無形。

想着從進入這個有“寒淵口”的絕寒世界,他其實每每想事情時,都會靈光一現,都覺得很寧靜,他相信此地有助於修心,對魂魄有安寧的效果。

雪熊帶自己過來,難道是知道他的陽神,即將要蛻變?

還感覺出,他將會遇到的最大麻煩,可能就是走火入魔?

就是種種力量的失衡,然後……失控?

“慧極鍛魂術”可以淬鍊天魂,明淨心靈,能增進智慧。

只是,他那具新奇另類的陽神,主體是“生命祭壇”,還融入了大魔神格雷克的血色晶塊,加衆多九級異族強者的一滴滴精血,不少吞沒煉化的異獸,包括大妖。

太駁雜了,太混亂了,所以陽神在成形,在脫離本體前,諸多隱患一起爆發了。

正常的人族大修,在進階陽神的那一刻,似乎也會遭遇心魔的侵蝕,也會面臨走火入魔的危險。

他的話,危險係數因陽神的特殊,從而暴漲了幾十倍!

“這裡!有寒淵口的極寒世界,本就有助陽神的形成!能淨化心靈,能安寧魂魄?你的存在,和這些寒霧的環繞,將如此功效再提升了許多?”

他看着那頭雪熊,將他的猜測說出,想尋求一個答案。

雪熊高興地“呵呵”笑了起來。

虞淵瞬間全明白了過來。

它在邃林星域,和自己相遇時,可能就看出了自己的狀況,知道自己突破在即。

將自己帶來這兒,是它原來就想好的,是它早前的決定。

虞淵甚至覺得,他陽神突破將會遇到的麻煩,那位女皇陛下也心知肚明,也預料到接下來,他將會面臨什麼。

還知道,這頭“寒域雪熊”的想法,對他的善意!

沒帶他一道兒,沒邀請他,前往暗翼星域,就是知道他和雪熊終將相遇,會被雪熊帶往此地,成功地突破境界。

“多謝!”

鄭重道謝後,他聽從了雪熊的建議,暫且不理會劍鞘,還有臂骨的劍痕異常,再次沉浸在自己的突破中。

繼續,將來自於陽神的污穢晶塊,一一消融煉化。

……

紀凝霜選擇前往劍光長河。

御動“星霜之劍”的她,宛如一道璀璨的流星,輕易地避開了三位白金修羅的圍擊,劍氣如虹。

眼看着,一道道寬闊的劍光長河,離她越來越近,她壓力隨之暴增。

在她肉眼無法看到的地方,那些移動之際,能碾碎星辰的劍光長河,內有億萬微小的劍芒,似在亙古不滅地自行運轉。

她在接近時,她參悟並修煉的“星霜之劍”,似激發了什麼。

旋即,有幾道絢爛的劍光長河,裡頭的劍芒微微震動。

不可測度的神秘劍威,隔空壓迫過來,“星霜之劍”中的劍魂,發出驚慌的劍鳴。

紀凝霜接近的身影,猛地一顫,衣角的寒霜爆滅。

她忽然覺得很悲哀。

劍宗,矗立浩漭那麼多年,受萬衆景仰。

被劍宗造就出來的“擎天之劍”,這一道道神奇的劍光長河,不是在劍宗能瞻仰的星空,而是存在於修羅族的飛螢星域。

劍宗的一代代後人,居然還受限於禁地的規矩,不能涉足此地。

無法親眼看到這一幕奇觀,無法近距離地,去接觸那道道劍光長河蘊藏的劍道深奧,不能想象當年的大劍仙,有着何等的風采。

而她,不顧禁地規矩,強行闖入後,隨着和劍光長河的接近,還被處處壓制着。

“怎會變成這樣?”

她幽幽一嘆,爲那位可能是劍宗史上,最強大劍仙的聶擎天,和宗門的恩怨,而感到遺憾和悲傷。

“星霜之劍,紀凝霜。”

忽然,她看到毗鄰那些劍光長河的一塊星辰碎片之上,現出一道氣質陰柔,容貌俊美的修羅族男子。

“阿隆索!”

紀凝霜輕哼一聲。

來時,她從喬雨鈴的口中,就知道這位修羅族的大統帥,如今就坐鎮飛螢星域。

此刻突然碰到了,她並沒有懼色,修長的身姿,懸停在“星霜之劍”上方,也不管背後另有三位白金修羅的接近,隔空冷聲道:“我劍宗先輩遺留之物,你們修羅族竟然保存着,任由其壯大形成。”

“怎麼?用這樣的方式,警惕你們修羅族的後人,告知你們的後人,你們曾經遭受過何等的恥辱?”

她不客氣地譏諷起來。

“恥辱?”

阿隆索訝然失笑,擺擺手,示意暴怒的德米安閉嘴,也讓迅速接近的,另外三個白金修羅稍安勿躁。

“你當真以爲,這一道道的劍光長河,是他斬殺修羅所留?”阿隆索微笑道。

“難道不是?”紀凝霜楊眉。

“不是。”

阿隆索搖着頭笑了起來,他露出的雪白牙齒,看着即陽光又健康,完全不像是統御外域戰力數一數二修羅大軍的統帥。

“這些劍光長河,是他和浩漭的人族強者,還有大妖戰鬥所留。”

阿隆索大笑起來,“除了一個寒淵口在此,飛螢星域被你們視爲禁地外,其實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在。”

“這一道道的劍光長河,對你們劍宗的來人,對玄天宗,元陽宗,還有魔宮、妖殿的來客,同樣充滿了惡意!”

“劍光長河,排斥你們浩漭的這些後來人,會天然壓制你們的氣息。”

“是不是很有趣?很可笑?”

阿隆索越說,笑聲越高昂,神態越興奮。

“我們爲什麼不擊潰?爲什麼保留着,任由它們壯大開來?那是因爲,它們不是我們修羅族的恥辱!它們的存在,一直是在羞辱你們,且會永恆地制衡你們啊!”

……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卡多拉思第九百六十八章 孔雀王的畢生恥辱第兩千十七章 終究還是來了第一百三十三章 身份顛倒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熟悉的味道第兩千兩百八十一章 模糊的真相第一百三十八章 落魄的未婚妻第兩千四十章 亂戰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談談看第兩千六十七章 神魔族羣第七百九十一章 渡雷劫!第兩千零五章 不準死第一千零二章 隱星秘符第兩千三百零三章 另一種守護方式第兩千一百三十二章 叛徒第五百六十七章 毅然前行!第兩千一百一十章 淨魂神輝第八百零六章 開門關門第九百五十五章 瘟疫之魔!第三百二十三章 魔種心性第九百三十三章斬龍臺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雖敗猶榮第三百八十一章 雷獄魂符第七百三十七章 我來!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可惜沒有如果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螻蟻一般!第兩千一百零七章 魔主的請求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神位的更替第一百四十二章 傳奇霸主!第五百七十一章 袒護第兩千一百一十五章 多看幾眼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蹊蹺衆多第九百九十章 祖安封神!第兩千兩百六十三章 貫穿寒域的劍光第四百九章 不受約束!第兩千七十一章 雪孩子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確實打不過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瞬息萬變第七百八十八章 認錯人了?第兩千三百二十七章 始域第七百零一章 自碎法相!第四百一十六章 古老妖文!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不聽勸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妖遺物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求和?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鳳凰神殿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展望人族盛世!第兩百二十六章 誰先死?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她在找你!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略顯尷尬第兩千兩百三十九章 請自便第五百三十章 女將軍的倔強第兩百八十一章 帝國權貴!第一百零七章 帝君和國師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作祟者第七百零五章 恐絕之地!第兩百七十二章 逼問第六百一十八章 紀大劍仙第七百六十三章 山體異變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改變靈魂流向第四百零五章 第二階梯第兩千兩百三十三章 貪婪的下場第五百四十一章 圖窮匕見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虞家的期盼第三百零五章 趕着來送死!第三百八十章 該殺就殺!第六百五十七章 我現在信了!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暗域寒影第兩千兩百一十九章 金龍甲第一百八十章 倒戈!第九百零五章不詳預兆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不還是一個樣?第六百二十三章 攔路虎第九百一十六章不割愛!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另一種可能第三百八十七章 豪氣再現!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同化世界的力量第七百八十二章 陰脈源頭!第六百六十四章 雷霆戰車第七百零二章 見證新時代!第七百八十章 胸有北斗!第兩千零三章 林道可的劍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魎域的邪力第三十九章 價值萬金的友誼!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有學有樣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太始的饋贈第兩千三百七十六章 虞淵滅世!第兩百一十七章 煉器胡家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新神誕生第九百四十六章如神王落座第三百四十一章 國師遇險第六百三十六章 禁地異景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早有預料第七百四十六章 如此羅睺!第五十章 耀眼的靈石第三百三十九章 劍魂覺醒!第兩千一百八十八章 多出兩層!第三十三章 隔空震懾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樹葉生成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被迫參戰(新年好)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卡多拉思第九百六十八章 孔雀王的畢生恥辱第兩千十七章 終究還是來了第一百三十三章 身份顛倒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熟悉的味道第兩千兩百八十一章 模糊的真相第一百三十八章 落魄的未婚妻第兩千四十章 亂戰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談談看第兩千六十七章 神魔族羣第七百九十一章 渡雷劫!第兩千零五章 不準死第一千零二章 隱星秘符第兩千三百零三章 另一種守護方式第兩千一百三十二章 叛徒第五百六十七章 毅然前行!第兩千一百一十章 淨魂神輝第八百零六章 開門關門第九百五十五章 瘟疫之魔!第三百二十三章 魔種心性第九百三十三章斬龍臺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雖敗猶榮第三百八十一章 雷獄魂符第七百三十七章 我來!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可惜沒有如果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螻蟻一般!第兩千一百零七章 魔主的請求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神位的更替第一百四十二章 傳奇霸主!第五百七十一章 袒護第兩千一百一十五章 多看幾眼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蹊蹺衆多第九百九十章 祖安封神!第兩千兩百六十三章 貫穿寒域的劍光第四百九章 不受約束!第兩千七十一章 雪孩子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 確實打不過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瞬息萬變第七百八十八章 認錯人了?第兩千三百二十七章 始域第七百零一章 自碎法相!第四百一十六章 古老妖文!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不聽勸第一百二十七章 大妖遺物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求和?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鳳凰神殿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展望人族盛世!第兩百二十六章 誰先死?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她在找你!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略顯尷尬第兩千兩百三十九章 請自便第五百三十章 女將軍的倔強第兩百八十一章 帝國權貴!第一百零七章 帝君和國師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作祟者第七百零五章 恐絕之地!第兩百七十二章 逼問第六百一十八章 紀大劍仙第七百六十三章 山體異變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改變靈魂流向第四百零五章 第二階梯第兩千兩百三十三章 貪婪的下場第五百四十一章 圖窮匕見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虞家的期盼第三百零五章 趕着來送死!第三百八十章 該殺就殺!第六百五十七章 我現在信了!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暗域寒影第兩千兩百一十九章 金龍甲第一百八十章 倒戈!第九百零五章不詳預兆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不還是一個樣?第六百二十三章 攔路虎第九百一十六章不割愛!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另一種可能第三百八十七章 豪氣再現!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同化世界的力量第七百八十二章 陰脈源頭!第六百六十四章 雷霆戰車第七百零二章 見證新時代!第七百八十章 胸有北斗!第兩千零三章 林道可的劍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魎域的邪力第三十九章 價值萬金的友誼!第一千九百二十章 有學有樣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太始的饋贈第兩千三百七十六章 虞淵滅世!第兩百一十七章 煉器胡家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新神誕生第九百四十六章如神王落座第三百四十一章 國師遇險第六百三十六章 禁地異景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早有預料第七百四十六章 如此羅睺!第五十章 耀眼的靈石第三百三十九章 劍魂覺醒!第兩千一百八十八章 多出兩層!第三十三章 隔空震懾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樹葉生成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 被迫參戰(新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