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暴熊的迴應

有一股沉重壓抑的力量,從這個絕寒世界的地底,一點點生出。

斬龍臺放在外面,始終留心外界變化的虞淵,心頭又猛地一震。

他在看到那頭寒域雪熊,再次沉落深海的時候,竟然通過斬龍臺,發現了更加令他震驚的一幕。

外界星河,突然間靜止不動!

他知道,靜止的絕對不是星河,因爲星河本就是靜止。

真正停下的,乃是這個始終在挪動,沒有定所的絕寒天地!

偌大一個星辰,本來一直在浮動着,有什麼力量,可以讓一整個世界,突然從活動變作靜止?

這是種何等可怕的力量?

“顧星魁!”

席亞拉一聲尖叫,再也顧不上他和紀凝霜,究竟是什麼關係,亟不可待地,化作一道電光飛向深海。

虞淵甚至看到,那口“暗域寒井”陡然一暗,旋即涌出空間波盪。

顯然,還在中途時,席亞拉就激發了“暗域寒井”的隱含力量,去溝通修羅王。

嗖!

踩着斬龍臺的虞淵,緊隨其後,也向藏着一個“寒淵口”的深海而去。

轟隆!轟轟轟!

沿途時,他聽到了大地的轟鳴,看見了一座座雪山和冰川的崩塌。

這讓虞淵感到無比的震驚。

他彷彿瞧見了,從那深海底下的“寒淵口”,流逸出一道道劍光。

劍光散逸在此方絕寒世界,遊弋在地心深處,以難以想象的神奇力量,強行破壞了大地規則。

導致,永遠在緩慢飄蕩着的奇異星辰,就此虛空停止。

如此神威,如此劍能,就只能是那兩位修出元神,矗立浩漭之巔的神話人物了。

而符合此劍道真諦的,只能是顧星魁,畢竟他纔是“大地之劍”!

很快,虞淵就在席亞拉之後,再一次來到那遼闊深海。

他低頭搜尋,隱約看到了寒域雪熊的龐然身影,在海下面放肆地活動着。

“它很聰明。”

虞淵注意到,這次寒域雪熊明顯有了戒備,沒直抵海底深處,沒近距離接觸那個“寒淵口”,也就沒直面顧星魁的滔天劍意。

海下面,竟有冰雪飄零,有無窮的冰光和棱刺飛逝。

冰光和棱刺,顯然在和一些劍光衝擊着,造出絢爛到,令海面上的虞淵,都覺耀眼的光芒。

席亞拉振奮起來,眉開眼笑地叫囂着,在連聲道“好”!

一聲聲,驚天動地的咆哮,被那頭寒域雪熊發出。

整個絕寒天地的無窮寒能,甚至整個飛螢星域的寒能,竟瘋狂涌入!

涌向下面的深海,涌向了“寒域雪熊”,化作它和顧星魁戰鬥的力量。

虞淵暗暗動容。

他和席亞拉都已看出,原來並不是顧星魁暗中,朝着它,或朝着此方天地揮劍。

而是,傷勢差不多恢復的它,氣不過被顧星魁抽冷子暗算。

於是去主動叫板顧星魁!

以它的力量,以此方天地,以整個飛螢星域!

“不愧是暴熊!”

席亞拉肅然起敬,先讚歎了一句,然後才默默地,傳遞一道訊念回暗域,讓修羅王不必擔憂,也不必着急過來。

“你可知道,它完全是因爲你,因爲要採摘那些極寒晶石,纔不慎被顧星魁重創?顧星魁確實厲害,是絕世的大劍仙,可它在這兒,在飛螢星域,本不會那麼慘!”

席亞拉憤憤不平。

虞淵沉默了,心中嘆息一聲,知道她說的或許是對的。

“大地之劍”顧星魁,只有在浩漭大世界內部,殺力才驚天。

而這頭神奇的“寒域雪熊”,在他的感覺中,戰力應該僅次於真正的星空巨獸!

在這裡,“寒域雪熊”的真實力量,似乎還能再增強一截,擁有着浩漭妖神般的恐怖血能。

豈會,被那顧星魁弄的如此狼狽?

吼!

“寒域雪熊”捶胸咆哮,深海下方,恐怕有千萬道冰光寒電,締結爲新奇的寒冰規則,一起飛向下面的“寒淵口”。

從中飛竄出的劍光,也無法在頃刻間,將那些寒電冰光碾碎。

“顧星魁冒犯了它,也要承受它的怒火,被它給教訓一下。”

席亞拉的心情,忽然就好了起來,她一邊笑,一邊給虞淵解釋,“它不怕這個絕寒的星辰毀滅,它甚至不怕飛螢星域消失!顧星魁的劍光,消耗的,擊潰的,本應該是流逸到浩漭的寒能!”

“你看着吧,看着那顧星魁主動退步,看着他的劍光縮回浩漭!”

憋屈了很久的,這位修羅族的長老,有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虞淵啞然。

然而,轉念一想,他又覺得席亞拉說的,還真的很有道理。

如果“寒域雪熊”不怕,敢於承受所有的損失,那麼顧星魁就必然要退步!

不退步,這個“寒淵口”就會毀去,這個極寒的星辰,也會炸裂開來。

浩漭的七個“寒淵口”,就會永久地失去一個,以五大至高爲首的力量,爲了浩漭的安定,必須重新打造新的“寒淵口”。

甚至,連神魂宗和通天商會,都要爲此事想辦法。

“暴熊……”

閉上眼,虞淵從深海的下面,嗅到了來自於它的暴虐異能。

也忽然想起,它在盈靈界的上方,製造出冰雹,飛雪,冷電,令盈靈界的花草樹木,紛紛斷裂爆碎的畫面。

原來,這頭看似憨憨的雪熊,只有在自己這,只有在面對自己時,才如此和善……

它很是放肆地,在海下面盡情地宣泄着,它弄出的恐怖動靜,無窮盡的寒光,冰棱,風暴,全部是由此方世界,還有飛螢星域的寒能精煉而成。

果不其然。

此戰,持續了一陣子後,以“大地之劍”的消逝終結。

“寒淵口”另一端的顧星魁,似乎知道了,這一戰繼續下去,他即便獲勝了,他也什麼都落不到。

得到的,就是此界的崩潰,或者“寒域雪熊”的再次重創。

但也要搭上一個“寒淵口”!

終於,洶涌暴動的海下世界,又慢慢地恢復了平靜。

寒域雪熊就在海下面,收斂了它殘暴兇狂的一面,等再次冒頭時,它又顯得憨厚可愛,還衝着虞淵得意洋洋地“呵呵”直笑。

彷彿在說,我先前受傷,是我大意了,沒想到另一邊的顧星魁,竟然敢偷襲我。

“厲害!”

虞淵向它翹起大拇指,真心誠意地,好好誇讚了一句。

心中,卻極爲震驚。

無垠的星河中,敢於如此挑釁“大地之劍”顧星魁,還讓顧星魁主動退步的,能有幾個人?

前世的洪奇,今生的虞淵,都算是在顧星魁的陰影之下。

暫時,還真就是如此,他不承認都不行。

一頭雪熊,卻因爲什麼都不怕,什麼都敢捨棄,以一個關鍵的“寒淵口”爲賭注,就是讓顧星魁服軟退步了。

濃濃的森白寒霧,從汪洋的海面消散,通過斬龍臺的視野,虞淵看到外界的星海,又緩緩地變幻起來。

這說明,“大地之劍”顧星魁的不動劍能,已盡數收回。

寒洌的星辰,又流轉自如,又在飛螢星域慢慢浮動。

只是……

不再有寒能,從飛螢星域的星空中,向這片天地灌注,也自然不會流逸向深海。

“寒域雪熊”在海下面的一番發泄,不僅讓顧星魁退步了,還暫時阻止了此界的寒能,朝着“寒淵口”滲透。

此“寒淵口”,該是被堵塞了起來。

這,似乎就是它對顧星魁的報復。

讓顧星魁明白,膽敢招惹到它,將會得到什麼樣的後果。

“感謝有你。”

席亞拉由半空降落,落到它脖頸下面的位置,讓它能夠一低頭就看見。

這位攜帶一口“暗域寒井”的修羅族長老,神色恭敬,用他們的獨有禮儀,向“寒域雪熊”參拜,以示敬意。

……

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 血幕封天!第兩千兩百一十四章 護母心切第六百九十七章 身份轉變第兩千十五章 源界第一人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流焰的內壁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幻化神魔第七百八十九章 我在等你!第兩百五十二章 宛如父女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不死鳥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平息鬼潮第三十四章 你看如何?第六百一十四章 真我依在!第七百二十七章 衆靈聚涌!第八百六十六章 新生煞魔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比肩日月第三百二十九章 觸及眼球第一百八十一章 汐湶落池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超然異物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小棘龍的呼救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玄漓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不予理會第九百六十四章 蒼狼吞月第兩千兩百三十六章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第九百二十八章再戰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劍光耀目第兩千三百二十八章 不宜久留第八百四十九章 萬邪大陣第七百七十四章 不計後果!第九十四章 御劍第七百五十二章 搭班子第三百一十章 白色天虎第兩千兩百七十二章 天蝸之神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稀裡糊塗的進階第九百九十七章 涅靈界第三百五十五章 拒!第兩千兩百二十四章 兩世的師傅第七百七十一章 被迫請求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天魔合體第五百二十章 粉碎之劍第十八章 隱龍湖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虛無中的燈塔第九百八十一章 天敵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星空禁域第兩千兩百三十四章 六七相融第八百六十六章 新生煞魔第兩千六十六章 失利第八百二十二章 再入魔胎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以力服人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攜手幼獸!第三百二十九章 觸及眼球第兩千二十一章 小細節第兩千三百六十章 源靈朝聖第兩千四十三章 攔路者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給個交代第一百九十六章 禁地饋贈!第兩百一十三章 陳清焰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 趕鴨子上架第兩千一百零四章 退回第九百零七章春風得意第兩千三百零六章 老魔歸來第兩千四十二章 三大源靈的要求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一手遮天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我先行!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截胡第兩千兩百四十七章 死亡之神的蠱惑第九百五十二章聶擎天的傳說!第三百三十八章 暗棋第七百六十章 魂魄糾纏!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一千一十四章 天黑請閉眼第兩千兩百六十一章 大魔神的提議第兩千兩百八十九章 入侵異域第六百一十四章 真我依在!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不要回歸第一百二十九章 黑衣童子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探底第五百四十六章 嗜血的抗爭!第九十七章 兩女爭風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起舞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疑團第兩千兩百零六章 一顆心第四百二十三章 別做夢了!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又一位鬼神第兩百八十章 針對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 挑釁荒界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傳喚老龍第四百零二章 再遇未婚妻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跌境又跌階第兩千零七章 戰場轉移第八十五章 分道揚鑣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太始初現!第兩千兩百三十三章 貪婪的下場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平反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另一種可能第兩千七十二章 窺探源靈的眼睛第八百四十一章 邪咒第兩百一十七章 煉器胡家第六百七十四章 安梓晴的局第兩千兩百四十四章 各自昇華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重回浮生界
第一千八百三十五章 血幕封天!第兩千兩百一十四章 護母心切第六百九十七章 身份轉變第兩千十五章 源界第一人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流焰的內壁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幻化神魔第七百八十九章 我在等你!第兩百五十二章 宛如父女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不死鳥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平息鬼潮第三十四章 你看如何?第六百一十四章 真我依在!第七百二十七章 衆靈聚涌!第八百六十六章 新生煞魔第一千五百七十一章 比肩日月第三百二十九章 觸及眼球第一百八十一章 汐湶落池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超然異物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 小棘龍的呼救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玄漓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不予理會第九百六十四章 蒼狼吞月第兩千兩百三十六章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第九百二十八章再戰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劍光耀目第兩千三百二十八章 不宜久留第八百四十九章 萬邪大陣第七百七十四章 不計後果!第九十四章 御劍第七百五十二章 搭班子第三百一十章 白色天虎第兩千兩百七十二章 天蝸之神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稀裡糊塗的進階第九百九十七章 涅靈界第三百五十五章 拒!第兩千兩百二十四章 兩世的師傅第七百七十一章 被迫請求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天魔合體第五百二十章 粉碎之劍第十八章 隱龍湖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虛無中的燈塔第九百八十一章 天敵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星空禁域第兩千兩百三十四章 六七相融第八百六十六章 新生煞魔第兩千六十六章 失利第八百二十二章 再入魔胎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以力服人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攜手幼獸!第三百二十九章 觸及眼球第兩千二十一章 小細節第兩千三百六十章 源靈朝聖第兩千四十三章 攔路者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 給個交代第一百九十六章 禁地饋贈!第兩百一十三章 陳清焰第一千九百八十八章 趕鴨子上架第兩千一百零四章 退回第九百零七章春風得意第兩千三百零六章 老魔歸來第兩千四十二章 三大源靈的要求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一手遮天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 我先行!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截胡第兩千兩百四十七章 死亡之神的蠱惑第九百五十二章聶擎天的傳說!第三百三十八章 暗棋第七百六十章 魂魄糾纏!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一千一十四章 天黑請閉眼第兩千兩百六十一章 大魔神的提議第兩千兩百八十九章 入侵異域第六百一十四章 真我依在!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不要回歸第一百二十九章 黑衣童子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探底第五百四十六章 嗜血的抗爭!第九十七章 兩女爭風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起舞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 疑團第兩千兩百零六章 一顆心第四百二十三章 別做夢了!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 又一位鬼神第兩百八十章 針對第一千九百三十六章 挑釁荒界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傳喚老龍第四百零二章 再遇未婚妻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跌境又跌階第兩千零七章 戰場轉移第八十五章 分道揚鑣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太始初現!第兩千兩百三十三章 貪婪的下場第一千八百零三章 平反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另一種可能第兩千七十二章 窺探源靈的眼睛第八百四十一章 邪咒第兩百一十七章 煉器胡家第六百七十四章 安梓晴的局第兩千兩百四十四章 各自昇華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重回浮生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