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禁地的禁地

“療傷?”

攜帶一口“暗域寒井”,千里迢迢找來的修羅長老,一臉的狐疑。

在她看來,虞淵和這頭寒域雪熊,應該八竿子都是打不着關係的。

虞淵怎麼會在雪熊受傷以後,去醫治雪熊,給它療傷?

心懷疑惑的席亞拉,眯眼細瞧,竟然當真發現那一束束,從妖刀“血獄”飛出的血色光線,的確是在寒域雪熊的猙獰傷口,進行着縫縫補補。

更加令她詫異的是,另有微小的魂能,也逸入到雪熊的腦海。

席亞拉突然怔住了。

她上一次和虞淵相遇,是在星族的曳幻星域,雙方因曹嘉澤、徐璟堯那一撥人,算是暫時聯手。

可也就那樣而已,雙方不僅沒什麼交情,還其實有着過節。

隨後,因巴洛的抵達,曳幻星域的動盪得以迅速平息。

浮生界神秘消失,“擎天之劍”不知所蹤後,她肩負的重任,也直接就宣告結束。

後面,通過“暗域寒井”和修羅王的精神聯繫,她又受命來到飛螢星域。

沒過多久,就聽說有恩整個族羣的那頭寒域雪熊,秘密從飛螢星域,潛入到淪爲天外戰場的邃林星域,聽說了虛空靈魅的現身,迪格斯舉辦的,全新邪惡典禮,對“源界之神”的召喚……

具體細節她並不清楚,她只知道,等她想要去查探時,邃林星域化作虛無死寂。

太過詭異,充滿了無盡未知的邃林星域,瞬間讓她打消了主意。

她於是向上彙報,很快,有修羅族的大統帥阿隆索直接降臨……

阿隆索吩咐她,讓她密切留意,星河邊界的那頭寒域雪熊。

她並不知道,在那邊界之地,寒域雪熊一接到虞淵,就帶着虞淵在飛螢星域翱翔,尋找“寒淵口”所在的星辰。

她只知道,寒域雪熊在某一刻驟然消失。

而她,通過隨身攜帶的一口“暗域寒井”,還感知到被族人視爲禁地的那個極寒天地,涌現出了異常動靜。

所以她過來查看,在中途時,又意外地碰到“星霜之劍”紀凝霜。

因爲這是飛螢星域,而紀凝霜乃浩漭大劍仙,兩者一碰面,不可避免地開戰了。

她低估了“星霜之劍”的戰力……

歷經深黯星域磨礪的紀凝霜,劍道愈發精純,“星霜之劍”淬磨的愈發鋒利,參悟的劍決威能也再次暴漲。

一番苦戰後,她依仗着“暗域寒井”逃脫,可還是受了點傷。

不過,通過“暗域寒井”和此方絕寒天地的聯繫,她最終還是成功到達。

卻驚奇地發現,那頭消失的寒域雪熊,赫然也在此地。

且身負重傷!

“嗯,我爲它療傷。我和它,在沒有虛無化之前的邃林星域,就打過交道。了”

虞淵猶豫了一下,開門見山地說:“坦白講,我和你,和你們修羅族是敵非友。我不清楚你們和它之間的關係,但我和它……從相遇到現在,一直非常的和睦。這麼說吧,它在邃林星域幫過我很多。”

稍稍解釋了一番。

虞淵再道:“是它領我來的這兒,是它在海底,挖掘那些奇異的寒晶,從而驚動了‘大地之劍’顧星魁,導致顧星魁遞劍過來,令它受了重創。”

“我正試着去救它,而且看樣子也頗有成效,你仔細瞧下去,自然能看明白。”停頓數秒,又道:“事實就是如此,你如果不信,可以等它醒來後,自己向它求證。”

踩着斬龍臺,低頭看着妖刀“血獄”還在因他的脅迫,向那頭雪熊灌注着血和魂,虞淵臉色淡定,從容不迫地說道:“我希望你明白一點,我之所以停手,不和你糾纏下去,只是覺得沒那個必要。”

席亞拉耐心聽完,消化了一會,突然道:“那位……不死鳥何在?”

說起“不死鳥”時,她的靈魂散逸開來,她的氣息也向外瀰漫,一副如臨大敵的忌憚模樣。

她剛剛被憤怒衝昏了頭,此刻忽然反應過來,虞淵是和陳青凰一起離開。

沒意外的話,兩人應該也是相伴……

她從飛螢星域得來的消息是,不死鳥和虛空靈魅,決戰於盈靈界。

還有迪格斯,布里賽特參與,另有一棵邪惡的巨樹瘋狂壯大。

而虞淵,始終在戰場中央。

“她去了暗翼星域,那一戰已經結束,來歷不明的‘源界之神’,已經得到了它想要的東西。布里賽特的血脈等級,跌回到八級,迪格斯收穫了一枚邪惡果實,因此而變得年輕,他還會在不久後,躋身到十級血脈行列。”

同樣的話,虞淵又向席亞拉說了一遍。

席亞拉聽的非常仔細,唯恐漏過一個字,且一驚一乍的,深受震撼。

虛空靈魅,墮落神樹的玄奇邪惡,迪格斯的迴歸,“源界之神”的滲透,等等新奇之事,她也聞所未聞。

虞淵所說的,正是她想知道,卻因爲不敢探索,而沒有弄明白的。

“艾蓮娜現在怎樣?”

一番細緻解釋後,虞淵話鋒一轉,冷不防來了這麼一句。

“那丫頭,接受了吾王的善意,已經正式去暗域磨礪。”席亞拉的嘴角,有了一絲笑意,欣慰地說:“她一定能夠通過磨礪,成了一個強大的暗域修羅。她將來的成就,能超過她父親。”

突然間,席亞拉又冷哼了一聲,似反應過來什麼。

“你是擎天之劍的傳承者,還和神魂宗有淵源,我們不會饒恕你!小子,等寒域雪熊醒來,如果讓我知道你在說謊,我定然不放過你!”

她口出威脅,顯然是記仇,知道薩博尼斯的重創,出自於神魂宗的算計。

“除非修羅王親臨,不然的話……”

虞淵指了指腳下的斬龍臺,“有它在我手中,單憑你,可留不下我。另外,劍宗的那位大劍仙,也恰巧在你們飛螢星域,我還有助力可用。”

“助力?你在做夢嗎?星霜之劍紀凝霜,憑什麼幫你一個神魂宗的小子?”席亞拉嘲諷起來,“依我看,讓她知道你在,都會選擇撇下我,率先去殺你!”

浩漭內部的動\亂,她心知肚明,知道以五大至高爲首的力量,和迴歸的神魂宗,正鬧的不可開交。

而且,由於同出浩漭,爲了避免浩漭被打的山崩地裂,雙方將戰場搬到天外了。

在天外,雙方不需要顧忌太多,倏一見面,還不是你死我活?

虞淵笑了笑,並沒有解釋什麼。

席亞拉沒去過浩漭,沒經歷過隕月禁地的戰爭,對他分明不瞭解,不清楚他和“星霜之劍”的恩怨情仇。

他臉上流露的表情,鎮定自若的臭屁模樣,反而讓席亞拉又疑神疑鬼起來。

沉吟了一下,這位修羅族的長老,也是沒話找話說,“星霜之劍,爲什麼會在飛螢星域出現?”

“爲什麼不會?”虞淵反問。

“這個星域,在浩漭內部被定義爲禁區,是不被允許進來的。”席亞拉說話的時候,看了看腳下的深海,道:“能攜帶暗域寒井者,有資格知道一個秘密。浩漭,需要飛螢星域的安定,他們不會讓飛螢星域生靈塗炭。”

“所以說,五大至高勢力統一地,將飛螢星域做爲禁地。”

“這把星霜之劍,竟然敢無視浩漭的禁令,膽大包天的殺進來!”

席亞拉顯得很氣。

看她的架勢,恨不得衝到劍宗的宗主面前,告紀凝霜一狀。

“禁地,不允許來此狩獵,濫殺無辜……”

虞淵摸着下顎,稍稍思量了一番,就明白了過來。

還是因爲“寒淵口”在此!

飛螢星域若是毀於戰爭,修羅族族人紛紛死絕,生靈也因此滅亡,此方森寒的域界,恐怕就會漸漸地衰退,甚至進入某種意義上的枯亡狀態。

興許,濃郁的星空寒能,也會消散開來,或流向別處。

沒了磅礴的寒能,即便“寒淵口”設立在此方絕寒天地,聚涌不了寒能,那“寒淵口”也就沒了存在的必要。

浩漭那邊,還要重新選擇合適的星域,重新建造新的“寒淵口”。

對五大至高勢力來說,這也會是一個浩大的工程,還牽扯到時空之力,域界的暢通,耗時又耗力。

裴羽翎反叛,神秘的“源界之神”顯露冰山一角,對浩漭那邊也是一大壓力。

他們當然不想飛螢星域淪爲死寂之地。

“那丫頭,還真是……和以前一樣。”

虞淵搖頭苦笑。

膽敢無視浩漭的禁令,義無反顧地衝入飛螢星域,這脾氣的確是紀凝霜,也只有她敢不顧規矩,甚至是親手破掉規矩。

只是,她有什麼非來不可的理由嗎?

“它醒了!”

席亞拉猛地激動了,她感受到了寒域雪熊的魂魄,覺察出濃郁寒能的主動聚涌。

“可以了。”

虞淵擡手,妖刀化作一道猩紅閃電,落入他掌心。

雪熊醒來的霎那,散落傷口縫隙內的,一塊塊血之晶塊,突然裂開,旋即就有濃郁的血氣如甘霖般,灑落它龐大獸軀。

它的生機,頓時以驚人的速度煥發,顯然已無大礙。

後面,它只需依仗它的血脈玄奧,和此方天地的共鳴,就能漸漸恢復。

……

第一千九十二章 如魚得水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巨獸現身第六十章 來自樊離的邀請第八百四十八章 顛倒黑白第四百三十章 重逢!(情人節快落~~)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你說停就停?第一百二十章 突破境界!第兩百三十二章 玄天幽漩!第一千四十七章 天水之劍第三百六十九章 遺地復甦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回來!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伽羅屍身第一千八十二章 煉妖刀第三十章 奪魂第六百五十八章 一戰成名!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不足爲慮第八百四十五章 虞淵求見!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小雪人兒第兩百四十章 幾欲瘋狂!第一百六十八章 遠古月魔第四百四十七章 陣營第九百八十八章 巨獸傳說第九百八十一章 天敵第一千三百章 該來的,終究會來!第六百七十二章 幻境珠第四百零三章 情敵?第四百五十五章 傾盡全力!第一千零七章 反效果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收魂第六百九十三章 七日第兩百六十章 寒陰宗的拜見!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共死第八百九十三章 叢林之王!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爲何是我?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蜉蝣撼大樹第一千零五章 心魔凝物第六百一十七章 隔世第兩百八十章 針對第一百八十一章 汐湶落池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紫色羽毛第一百二十六章 掌權!第兩百零五章 天藥宗第四百五十章 殘酷殺戮第一千二十章 束縛解開第六百三十章 佳人垂青第八百八十二章 聲震天下第四百六十章 優良傳統第五百九十八章 第二幕!第五十二章 殞月禁地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等下!第七百八十二章 陰脈源頭!第九十七章 兩女爭風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極地天魔第六百五十六章 勁敵!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兩位女皇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醞釀新生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真是夠壞的!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曾如此親近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驚喜連連第九百九十二章 新局面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開天第五百一十五章 空中樓閣第五百章 碎裂的島羣第七百五十章 白骨重塑第八百零三章 空間解體!第三百九十三章 星燼海域第八百九十章 屠殺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另一種可能第八百三十四章 嶄新理念!第八百一十章 不滾就死!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暗藏者第五百一十六章 我爲魚餌第七百九十九章 由天外而來第八百七十五章 魂木靈偶第六百二十五章 魔宮來人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蹊蹺衆多第五百九十三章 掙脫禁錮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鬼神之威第七百三十八章 隕月斬!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萬丈轅屍第九十四章 御劍第四百二十七章 晶璃瓶第七百八十七章 寒冰之身!第九百零二章蛇吞龍第九百九十四章 初臨外域第三十七章 借東風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復活的盈靈界第八十九章 同道中人第一千七十八章 星族聖器第一百九十七章 自作孽,不可活!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你在逗我笑嗎?第一百零六章 災禍四起第一千五十七章 第二個鳥巢第七百五十八章 兵強馬壯!第一百三十七章 制衡!第九百四十七章你認爲?第一百六十六章 什麼來頭?第一千八十六章 瘋狂行徑第九百七十七章 新的客人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滅宗的遺老
第一千九十二章 如魚得水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巨獸現身第六十章 來自樊離的邀請第八百四十八章 顛倒黑白第四百三十章 重逢!(情人節快落~~)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你說停就停?第一百二十章 突破境界!第兩百三十二章 玄天幽漩!第一千四十七章 天水之劍第三百六十九章 遺地復甦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回來!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伽羅屍身第一千八十二章 煉妖刀第三十章 奪魂第六百五十八章 一戰成名!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不足爲慮第八百四十五章 虞淵求見!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小雪人兒第兩百四十章 幾欲瘋狂!第一百六十八章 遠古月魔第四百四十七章 陣營第九百八十八章 巨獸傳說第九百八十一章 天敵第一千三百章 該來的,終究會來!第六百七十二章 幻境珠第四百零三章 情敵?第四百五十五章 傾盡全力!第一千零七章 反效果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收魂第六百九十三章 七日第兩百六十章 寒陰宗的拜見!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共死第八百九十三章 叢林之王!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爲何是我?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蜉蝣撼大樹第一千零五章 心魔凝物第六百一十七章 隔世第兩百八十章 針對第一百八十一章 汐湶落池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紫色羽毛第一百二十六章 掌權!第兩百零五章 天藥宗第四百五十章 殘酷殺戮第一千二十章 束縛解開第六百三十章 佳人垂青第八百八十二章 聲震天下第四百六十章 優良傳統第五百九十八章 第二幕!第五十二章 殞月禁地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等下!第七百八十二章 陰脈源頭!第九十七章 兩女爭風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極地天魔第六百五十六章 勁敵!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兩位女皇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醞釀新生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真是夠壞的!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曾如此親近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驚喜連連第九百九十二章 新局面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開天第五百一十五章 空中樓閣第五百章 碎裂的島羣第七百五十章 白骨重塑第八百零三章 空間解體!第三百九十三章 星燼海域第八百九十章 屠殺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另一種可能第八百三十四章 嶄新理念!第八百一十章 不滾就死!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暗藏者第五百一十六章 我爲魚餌第七百九十九章 由天外而來第八百七十五章 魂木靈偶第六百二十五章 魔宮來人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蹊蹺衆多第五百九十三章 掙脫禁錮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鬼神之威第七百三十八章 隕月斬!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萬丈轅屍第九十四章 御劍第四百二十七章 晶璃瓶第七百八十七章 寒冰之身!第九百零二章蛇吞龍第九百九十四章 初臨外域第三十七章 借東風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復活的盈靈界第八十九章 同道中人第一千七十八章 星族聖器第一百九十七章 自作孽,不可活!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你在逗我笑嗎?第一百零六章 災禍四起第一千五十七章 第二個鳥巢第七百五十八章 兵強馬壯!第一百三十七章 制衡!第九百四十七章你認爲?第一百六十六章 什麼來頭?第一千八十六章 瘋狂行徑第九百七十七章 新的客人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滅宗的遺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