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新的驚喜

席亞拉分明在驚恐地躲避着什麼。

比起大多修羅族的男性戰士,她體型略顯瘦弱,可覆蓋她肩膀的天然銀亮硬甲,還有突出的棱刺,卻閃爍着冰冷如金屬般的光澤。

只是,那一根根鋒銳到堪比神兵利刃的棱刺,也被微小的晶塊裹着。

看着,彷彿像是結了一層霜凍……

將她身子卡着的一口“暗域寒井”,能視爲一件神奇的甲冑,保護着她腰腹往下的軀身,令她免受大部分傷害。

一塊塊的“井磚”,和虞淵不久前通過寒淵雪熊得來的寒晶,材質是一致的。

只不過,築造出“暗域寒井”的那些磚塊,內藏着神秘暗域的黑暗氣息,冷森,陰暗,邪惡,如能侵蝕人心和魂魄。

斬龍臺呈現的畫面,適時映入到虞淵的陰神和本體識海,讓他人在此方極寒天地,還能清晰地窺見,此刻發生在外界的事情。

“星霜之劍,霜兒……”

虞淵嘀咕了一句,從席亞拉身上的晶塊,透出的劍光異常,他就確信這位九級的修羅族女性戰士,應該和紀凝霜剛發生過戰鬥。

顯然,席亞拉是落敗的一方。

在修羅族掌控的飛螢星域,突然看到“星霜之劍”的劍光,讓虞淵意外之時,心中也有了一絲期待和驚喜。

這裡不是浩漭,沒五大至高勢力的強者出沒,如果能在此相遇,如果紀凝霜孤身一人……倒是可以省卻很多麻煩。

可他不能確定的是,和席亞拉發生衝突的,是不是真就只有紀凝霜?

“唔!”

通過懸空的斬龍臺,他又驚奇地發現,受了點傷,可傷勢並不嚴重的席亞拉,竟以獨特的血脈秘法,藉助那口“暗域寒井”搜尋着什麼。

許多微細幽電,從席亞拉腰腹飛出,逸入一塊塊的“井磚”,激發了某種天賦神通,藉助那口奇妙的“暗域寒井”,默默地向外探尋。

席亞拉的眼睛,漸漸出現了欣喜的神情,似乎有所感應。

“不是吧?”

待到虞淵發現,那位九級的修羅族長老,催動着“暗域寒井”,驀地改變了方位,朝着他所在的極寒天地而來,不由苦笑起來。

原來,席亞拉想要尋找的,就是這方有“寒淵口”暗藏的寒洌星辰!

她和那頭寒域雪熊一樣,由於此顆外表普通的域界星辰,在飛螢星域是無定所的,所以都要額外耗費更多時間和精力尋找。

雪熊,自身的血脈和特性,能夠和此方域界呼應,只要湊近了,它就能夠確定。

席亞拉利用的,自然是那口卡住她的“暗域寒井”,通過衆多出於此的“井磚”。

虞淵陡然慎重起來。

他打起精神,開始思考一旦席亞拉降臨,會引發什麼後果了。

席亞拉過來,自然是攜帶着“暗域寒井”,而那口井能夠和暗域進行溝通,能夠讓修羅王薩博尼斯直接降臨!

修羅族的諸強,也能夠通過席亞拉,通過“暗域寒井”涌入此界。

除此之外,追逐她的紀凝霜,或者還有和紀凝霜一道兒的,浩漭的其餘自在境,甚至是執掌“玄黃道旗”的那位,也有衝過來的可能!

一念至此,虞淵滿臉愁苦,頓時不安了。

然而,怕什麼,就來什麼。

不管他如何擔憂和排斥,被“星霜之劍”所傷的修羅族女性戰士,還是精確地,根據“暗域寒井”的指引,找到了這個在飛螢星域,其實並不算起眼的特殊星辰。

呼!

確定方位後,席亞拉就徑直呼嘯而來。

等她到了環繞界壁的寒霧處,那口卡着她,充當着防禦甲冑的“暗域寒井”,就突然開始變得寬敞起來。

濃郁的寒能,順勢從界壁涌來,和那口“暗域寒井”結合,再被她的血脈點燃。

蓬!

冰寒的火苗,從井口中燃起,將紀凝霜殘留的劍光,獨特的凌厲劍能,迅速給燃燒成灰燼。

席亞拉要確保,她在進入那個奇特天地前,沒有一點“星霜之劍”的晶塊遺留。

她怕的是,紀凝霜能通過任何一縷劍意,順藤摸瓜地找來。

終於,所有的晶塊全部燒盡,且一絲劍能不存。

她這才放下心來,讓那“暗域寒井”化作一塊腳下的寒石盾牌,帶着她透過界壁,進入了那片虞淵所在神奇的天地。

然後……

席亞拉進來的一霎,低頭只看了一眼,就瞧見了靜止的深海水面,仰天躺着的那頭寒域雪熊。

也看到了,這頭佔據大片海域的雪熊,身上佈滿了縱橫交錯的傷痕。

一把赤紅如血的妖刀,在那雪熊的胸腔上空停留,一束束血光閃電,從那妖刀中飛出來,似乎猶在傷害着重傷昏迷的雪熊。

另有斬龍臺在懸空,有熟悉的虞淵,正驚詫地看向她。

這位常年征戰八方的女性修羅戰士,瞬間紅了眼,她肩膀和膝蓋處,一根根鋒利的尖刺,陡然耀出刺眼的光芒。

“該死的人族小輩!”

席亞拉先以字正腔圓的浩漭語言怒喝,又發出怒不可遏的尖嘯,她身後的寒能和血脈秘法結合,立即凝爲極寒風暴。

風暴中,有衆多的寒芒冰棱,有她的鮮血精光,有她的血脈秘法。

虞淵還沒來得及張口解釋,就看到佔地十來畝的極寒風暴,像是巨型的雨傘,當頭就罩落了下來。

在此方絕寒天地,席亞拉這位修羅族的長老,如有神助!

她激發血脈,所施展出的兇猛攻勢,很自然地聚攏起了磅礴寒能。

甚至,血脈秘法將臨近一座冰川碾碎,令許多棱角鋒銳的冰塊,紛紛飛入風暴。

哧啦!噼啪!

人在極寒風暴中,陰神和本體融爲一體,早就有所準備的虞淵,還是苦不堪言。

這具久經打熬的強健體魄,在無數的冰塊,岩石,寒芒,冰棱的撞擊穿刺下,每一秒都承受了千百次襲擊。

如果不是他,只是浩漭普通的陽神,恐怕早已粉身碎骨。

陽神之體,早該裂爲晶塊,再被一一碾碎爆滅,骨頭渣興許都剩不下來。

以“煞魔煉體術”爲基礎,虞淵這具被那奇異的“生命祭壇”,一次次洗滌淬鍊的體魄,比絕大多數的陽神都要堅固的多!

他只是覺得痛,只是苦不堪言,可血肉之身遭受如此打擊,也僅僅只是皮肉傷。

“我知道你體魄強橫,和古荒宗的那些傢伙一樣。不過,你還是要死!”

席亞拉神色兇厲地,來到那極寒風暴的上方,低頭冷冷看來。

她的膝蓋,肩膀處,冰冷如銀白金屬的棱刺,一點點地變長。

那,便是她廝殺人族大修,和浩漭九級妖王的利刃!

看她的架勢,馬上就要親自落入極寒風暴,將虞淵這個膽大包天,敢傷害寒域雪熊的人族鼠輩斬殺!

雪熊的重傷,比她自己的受傷,還令她無法接受。

她早就知道,這頭奇異的、靈性十足的雪熊,有大恩於他們族羣,每一口“暗域寒井”的造就,也都離不開這頭雪熊。

修羅族,和這頭雪熊存在着古老的契約,要永遠保護它的安全。

這是一條世世代代流傳,每一位強大的修羅族戰士,都瞭然於心的至理。

修羅族的戰士,永遠都在遵守着。

“雪熊不是被我所傷。傷它的,是大地之劍顧星魁!”

無數道寒光利刃下,心生不耐的虞淵,一邊大喝,一邊試着將斬龍臺招呼過來。

呼!

另一端的斬龍臺突然飛來,瑩白的神輝綻放着,照耀向那極寒風暴的霎那,突然就扭轉了虛空。

席亞拉沒有降落前,虞淵一個愣神,直接就出現在了斬龍臺之上。

這時,他敏銳地捕捉出了,斬龍臺的另外一個神妙。

一定範圍內,他的本體真身也好,陰神也罷,可以在一息間,直接回歸斬龍臺!

好比現在,他就利用斬龍臺的這個奇妙特性,瞬間擺脫了極寒風暴的圍困,根本不給席亞拉任何機會。

“第二個神妙!”

他的臉上頓時又有了笑容,知道他在歷經磨難,而斬龍臺連番受益後,果然是昇華了,不斷地帶給他驚喜。

“大地之劍,顧星魁!”

本欲沉落到極寒風暴的席亞拉,聽到這個名字時,咬牙切齒地重複了一句。

隨後,擁有着九級血脈的她,站在風暴口,踩着如冰盾般的“暗域寒井”,用她的感知去審察……

以她的等級和層次,想要弄清楚傷痕內,遺留氣息的味道,其實並不困難。

她只是在進入的霎那,看到了寒域雪熊的悽慘模樣,加上妖刀浮空,有一束束血芒向下飛射,纔在暴怒下喪失了冷靜。

此刻,她因虞淵的解釋,真正用心去感受了,立即就嗅到暗藏的深沉和厚重。

席亞拉肩膀和膝蓋處,一截截突然變長的棱刺,光芒不再銳利。

這是因爲,她心中也肯定了虞淵的說法——重創寒域雪熊,令它這般悽慘者,的確是有着“大地之劍”稱號的顧星魁!

於是,她腳下的極寒風暴漸漸收斂,很快便消散開來。

她皺着眉頭,臉上充滿了質疑,“你爲什麼在這裡?還有,你在以那柄妖刀,對它做什麼?”

“醫治它,幫它療傷。”虞淵道。

他也踩着斬龍臺,陰神和本體合一,整個人和斬龍臺契合的他,在面對席亞拉時,其實沒太多懼色。

斬龍臺,給了他太多的底氣和依仗!

加上他自身的神奇諸多,讓他在現階段,根本就不懼席亞拉。

……

第四百八十八章 當家的第一千零三章 砍瓜切菜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牆頭草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盡我所能!第一百一十七章 禁地主宰者第十八章 隱龍湖第三百一十一章 妖威!第兩百一十九章 好心當成驢肝肺第五百四十一章 圖窮匕見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滅宗的遺老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不如不見?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蠻牛第三百五十章 第三影!第八百六十章 母親第四百三十四章 丹丸糾紛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懲治第一百八十章 倒戈!第四百八十四章 雙胞姐妹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窘境第六百五十章 赤火大漠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方寸大亂第五百九十三章 掙脫禁錮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第二塊!第三百零五章 趕着來送死!第兩百零四章 就此別過!第九百六十五章 陣破!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熱鬧第一百三十五章 翻臉如翻書第兩百九十五章 蘇妍的請求!第一千八十五章 黑暗蔓延第三百六十五章 皇之哀嚎第六百零一章 無形刻刀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太始初現!第六百三十八章 大陸陳氏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虞淵的補償第兩百八十章 針對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想和你做朋友!第九百四十二章驚人陣仗第七百四十一章 挑戰!第九百六十八章 孔雀王的畢生恥辱第一千五十六章 耀目!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蹊蹺衆多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風雨漂泊第六十章 來自樊離的邀請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適應新身第五十三章 五大家族第五百三十三章 曾經擁有第五百六十五章 大鼎凌空第五百七十四章 紛紛現身第五百二十七章 故地重遊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共死第六百零七章 碾殺!第三百四十六章 也是故人第兩百六十三章 家族命脈!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伽羅屍身第七百零四章 叛名第三百一十五章 剝離龍魂第四百八十章 各自安好第兩百一十一章 鶴立雞羣第三百一十一章 妖威!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各有顧慮第八百六十四章 老僕第七百三十五章 死訊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怎能不來?第四百七十一章 幽幕破一角!第兩百五十三章 歸程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潛藏着的邪惡第一百六十二章 挖坑!第七百五十八章 兵強馬壯!第四百八十一章 等船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龍之新生!第六百九十七章 身份轉變第兩百八十七章 你就別下來了!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消失的宗門第六百七十四章 安梓晴的局第一百八十六章 哀鴻遍野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暴熊的悲傷第五十章 耀眼的靈石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降臨者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下陸第一百九十一章 封禁通道!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抵達現場第五百六十二章 女皇醒了第七百二十五章 仇人見面第七十七章 斷魂棍第四十七章 帝國五輪新月第六百一十章 此路不通!第八百零一章 都不看好?第四百三十章 重逢!(情人節快落~~)第五百零六章 極寒冰焰!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道聲謝第九百零五章不詳預兆第六十三章 兩傷第五百四十一章 圖窮匕見第九百章 奮戰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新的驚喜第八百九十一章 蛟蟒吞龍!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升溫第四百三十章 重逢!(情人節快落~~)第三百零九章 無緣無故的仇恨
第四百八十八章 當家的第一千零三章 砍瓜切菜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牆頭草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盡我所能!第一百一十七章 禁地主宰者第十八章 隱龍湖第三百一十一章 妖威!第兩百一十九章 好心當成驢肝肺第五百四十一章 圖窮匕見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滅宗的遺老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不如不見?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蠻牛第三百五十章 第三影!第八百六十章 母親第四百三十四章 丹丸糾紛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懲治第一百八十章 倒戈!第四百八十四章 雙胞姐妹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窘境第六百五十章 赤火大漠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方寸大亂第五百九十三章 掙脫禁錮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第二塊!第三百零五章 趕着來送死!第兩百零四章 就此別過!第九百六十五章 陣破!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熱鬧第一百三十五章 翻臉如翻書第兩百九十五章 蘇妍的請求!第一千八十五章 黑暗蔓延第三百六十五章 皇之哀嚎第六百零一章 無形刻刀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太始初現!第六百三十八章 大陸陳氏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虞淵的補償第兩百八十章 針對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想和你做朋友!第九百四十二章驚人陣仗第七百四十一章 挑戰!第九百六十八章 孔雀王的畢生恥辱第一千五十六章 耀目!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蹊蹺衆多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風雨漂泊第六十章 來自樊離的邀請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適應新身第五十三章 五大家族第五百三十三章 曾經擁有第五百六十五章 大鼎凌空第五百七十四章 紛紛現身第五百二十七章 故地重遊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共死第六百零七章 碾殺!第三百四十六章 也是故人第兩百六十三章 家族命脈!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伽羅屍身第七百零四章 叛名第三百一十五章 剝離龍魂第四百八十章 各自安好第兩百一十一章 鶴立雞羣第三百一十一章 妖威!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各有顧慮第八百六十四章 老僕第七百三十五章 死訊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怎能不來?第四百七十一章 幽幕破一角!第兩百五十三章 歸程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潛藏着的邪惡第一百六十二章 挖坑!第七百五十八章 兵強馬壯!第四百八十一章 等船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龍之新生!第六百九十七章 身份轉變第兩百八十七章 你就別下來了!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消失的宗門第六百七十四章 安梓晴的局第一百八十六章 哀鴻遍野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暴熊的悲傷第五十章 耀眼的靈石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降臨者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下陸第一百九十一章 封禁通道!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抵達現場第五百六十二章 女皇醒了第七百二十五章 仇人見面第七十七章 斷魂棍第四十七章 帝國五輪新月第六百一十章 此路不通!第八百零一章 都不看好?第四百三十章 重逢!(情人節快落~~)第五百零六章 極寒冰焰!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道聲謝第九百零五章不詳預兆第六十三章 兩傷第五百四十一章 圖窮匕見第九百章 奮戰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新的驚喜第八百九十一章 蛟蟒吞龍!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升溫第四百三十章 重逢!(情人節快落~~)第三百零九章 無緣無故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