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斬龍臺昇華

就因爲那一塊塊寒晶,雪熊被“大地之劍”顧星魁重創,落得這般悽慘境況。

收取寒晶,也是爲了他……

虞淵幽幽一嘆,令斬龍臺暫且停留虛空,自己飄落了下來。

他站在寒域雪熊腰腹處,一處最爲深刻的劍痕,凝望着巨大如窟窿般,通往雪熊身體要害的血洞。

他首先想的是,該以什麼方法,助這頭雪熊痊癒。

至少,也要令它的魂魄醒來,讓它恢復自我意識。

只有這樣,虞淵才能知道該怎樣更好地幫它,令它的傷勢痊癒,也好弄清楚在此“寒淵口”底部,究竟埋藏着什麼秘密。

斬龍臺?

擡頭,看着長條形的白瑩石塊,虞淵心神一動,便牽扯出一道,和那冰霜巨龍息息相關的寒流。

寒流,由微縮精煉的寒力形成,有那些寒晶的異能蘊含。

然而,那道明顯有極寒氣息的寒流,如銀亮瀑布垂落下來,在雪熊腰腹部位,那猙獰巨大的傷口中,並沒有起到治癒的效果。

“不行。”

虞淵皺眉,又斟酌着,想着能否將這頭寒域雪熊,直接挪移進斬龍臺?

此念一起,一縷縷源於他的魂念,散佈在寒域雪熊和斬龍臺周邊,嘗試着去溝通,建立着玄妙聯繫。

就像是當初,他領着寒妃入斬龍臺般,想將寒域雪熊也扯入。

可惜,漂浮在冰冷海面的那頭雪熊,竟然紋絲不動。

還是不行……

虞淵苦惱起來,覺得興許是寒域雪熊的獸身過於龐大,也可能是這頭天外的異獸,魂魄深處沒他的氣息存在,所以不被斬龍臺接納。

他於是轉而去想別的方法。

重傷的,乃異獸的血肉軀體,還有它的靈魂……

血和魂!

想到這,他眼睛猛然一亮,毫不遲疑地,將妖刀“血獄”從穴竅內召喚出來。

握着這把邪詭之名,可謂是天下皆知的兇器,虞淵輕哼一聲,他的陰神“嗖”地一下,直接闖入血線交織的內部小天地。

衆多交織的血線中,有七個交織點,極爲的巨大顯眼。

“我以此刀執掌者的身份,命令爾等,提煉血與魂的精華,流向那頭雪熊體內的傷口,並去溫養它受傷的靈魂。”

虞淵的陰神,在這個血線交織,一片血紅色的可怕天地,將心念傳開。

期間,他暗自運轉“大陰魂術”,在這個怪異血腥的世界,陰神不斷地發生變化。

時而,如猙獰恐怖的魔神,時而,如涌動的血色渦旋,要吞沒一切生魂,不時又彷彿化作了,千百道緋紅劍芒……

在那虛無化的邃林星域,他的“大陰魂術”又有精進,能滋生出無窮變化。

種種變化,對這裡血與魂聚涌的異物,偏偏就有奇效。

他耐心地等候……

很快,七團最爲碩大的血魂,也是妖刀前面七任主人的精煉,在他的威逼利誘下,分明是屈從了。

一束束血色溪河,從那七團血魂中散逸出來,向外界流去。

血色溪河流淌時,還順便從諸多的血色光爍內,抽離了點點力量,注入到溪河內部,一併帶了出去。

顯然,虞淵的威脅起到了效果。

心念一動,他的陰神就從妖刀“血獄”退出,眯眼細瞧,還果真看到七條纖細的血絲,從那妖刀中飛出,率先流向他站立的雪熊腰腹處,最爲恐怖的如巨洞般的傷口。

看着那七條,纖細的赤紅血芒,他突然想起了異魔七厭。

飛螢星域的邊界,他和寒域雪熊朝着那劍光長河飛去,而喬雨鈴師徒兩人,也明顯踏入了邃林星域後,異魔七厭又悄悄離開了。

該是,打算在飛螢星域尋找它的樂土,自由地壯大力量。

七厭的離開,虞淵當時盡收眼底,並沒有去阻止。

此刻,看着那七條暗含血與魂力量的血芒,注入到寒域雪熊最大的傷口,他冷不防想起了七厭。

僅僅一霎,他的注意力收攏,又再次回到了雪熊綻裂的臟腑。

“有效!”

他清楚地看到,從妖刀“血獄”飛出的七條纖細血光,彷彿針線般,開始縫合起那綻裂的臟腑口子。

於此同時,另有微弱的魂芒,向寒域雪熊的腦域飛去。

這些異狀,令他瞬間精神大震。

“放心,你們也只是暫時損耗一些血和魂的力量。等這次事了,等它恢復了,等我的陽神鑄造出來,我會以我的陽神執掌你們,在外域星河戰爭最激烈之地,令你們飽飲血和魂,讓你們補回來。”

一縷心神,被他傳遞迴妖刀內的血色天地,用來寬慰那七團巨大血魂。

他知道,妖刀前面的七任主人,遭受反噬形成的血魂,存有簡單的靈性,還是能聽得懂他話語心聲的。

不然,也不會在他的第一世自我覺醒後,那些血魂便如此乖巧溫順。

也不會,在他這趟明確地表明態度,甚至口出威脅後,一個個雖非常不情願,可還是選擇配合了。

寒域雪熊的臟腑傷勢,被妖刀“吐”出來的力量,默默地縫合修補。

它的魂魄,同樣被慢慢滋養。

虞淵靜靜地觀察,知道前期雖然緩慢,需要很多時間,可一旦等寒域雪熊醒過來,等它可以動用自己的力量,一切都會得到加快。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你放心,你爲我虞淵所做的事情,我會銘記於心。”

鬆了一口氣後,他開始認真思考,這頭寒域雪熊沉落到海底以後,到底怎麼就觸及了“寒淵口”,驚動了顧星魁?

顧星魁,難道留有一道魂念,在“寒淵口”的另一端?

很有可能!

如果說七個“寒淵口”的存在,是在維繫着浩漭的某種平衡,是浩漭不可或缺的力量,那以五大至高爲首的力量,定然會嚴加看護。

甚至,連神魂宗和通天商會,也會留心“寒淵口”,不會讓它出現意外。

若有意外,遭殃的將會是整個浩漭,誰敢不慎重?

“此‘寒淵口’,一邊在修羅族的飛螢星域,一邊在九幽寒淵。顧星魁魂念,在其中一個‘寒淵口’,防備着的是……修羅族?”

虞淵若有所思。

他覺得,即便是修羅族的十級戰士阿隆索,或者是修羅王,想通過此“寒淵口”進入浩漭,一旦被顧星魁感知,也討不到什麼便宜。

這兩個,只要驚動了顧星魁,冒然闖過去,有可能面對浩漭的數位元神和妖神!

難怪了……

虞淵瞬間就明白,爲何修羅族的強者,明知道“寒淵口”的存在,明知道可以進入浩漭內部,也不敢亂來了。

原來是有人始終看護着,千萬年來,都在防備着修羅族的入侵。

爲何不摧毀,是因爲那些寒晶?

因爲那些寒晶,能夠被寒域雪熊尋到,能煉化成“暗域寒井”?能讓修羅族的戰力得到提升,讓薩博尼斯可以通過“暗域寒井”,抵達虛空任何一處嗎?

爲了自己族羣的力量着想?

還是知道,便是這個“寒淵口”被摧毀,浩漭那邊還是會另闢新的“寒淵口”?

在此不知名的極寒天地,虞淵發現想一些困惑的事情,倒是較容易有靈光一現。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有一個“寒淵口”的存在,能夠點亮智慧。

看着寒域雪熊的傷勢,因妖刀“血獄”被脅迫“放血”,而漸漸地緩慢好轉,他稍稍放心,於是釋放陰神,遊蕩在這個世界。

雪山衆多,冰川林立,冰原遼闊,卻……杳無人煙。

沒有遭受毀滅的建築,沒殘垣斷壁,沒戰鬥過的痕跡,也沒花鳥蟲子,整個世界空蕩蕩的,唯有外域的寒能不斷地涌入。

這是一個沒開發,或者是被刻意忽略,刻意遺忘的世界。

他陰神遊蕩了一番,沒瞧出什麼稀奇和特別的,唯一的神秘之地——那有“寒淵口”存在的深海,他又不敢探索。

他的陰神,和本體聯繫時,忽有一種異樣感。

彷彿,憑空多了一隻能看的更遠,看的更清楚的眼睛……

斬龍臺!

他的陰神和本體真身,同時爲之一震,旋即驚奇地發現,斬龍臺能映照之物,便能反應到他的識海和靈魂。

而這塊稀罕的斬龍臺,似乎經過連番的增進,終於展現出了新的神奇。

猶如柳鶯當年的“隕落星眸”,這塊斬龍臺本在此方極寒天地,居然將外面的一片星空,都給照耀了進來。

時空之龍的遺留力量,和冰霜巨龍的寒能結合,造就瞭如此的妙境。

“昇華了!”

虞淵嘴角逸出喜色,知道邃林星域時,從一根根圖騰柱斬獲的力量,先前融入的寒晶,還有早前那紫金龍蛋的蛋殼,等等的奇異,促成了斬龍臺的蛻變。

“嚯,這個極寒天地,寒霧繚繞的星辰,纔是移動的!”

此刻,通過斬龍臺的場景變幻,虞淵細緻感應了一番,馬上覺察出有“寒淵口”秘藏的這個星辰,原來一直在浮動。

他也突然意識到,爲何連這頭寒域雪熊,都需要通過艱難的尋找,才能找到這。

因爲,飛螢星域類似的域界星辰太多了,而這個又並非固定不動,它和當初的“星河渡口”般,位置處於始終變化的狀態。

所以,連寒域雪熊都需要,在附近區域一個個地尋找。

“咦!”

人在此方冰寒世界的虞淵,又冷不防地,驚叫了起來。

通過頭頂的斬龍臺,他居然看到一片空曠星空中,憑空出現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攜帶一口“暗域寒井”,擁有着九級血脈的修羅強者——席亞拉。

此刻,席亞拉神色驚恐,她的大半邊身子,如當初寒妃那般,卡在一口“暗域寒井”,正在焦急地四處搜尋着什麼。

在她的眉梢,脖頸,還有臉頰上,有一顆顆微小的晶塊,透着森寒劍意。

晶塊,還時而閃耀一下,綻放出星辰般的明淨光芒。

那光芒一現,虞淵的表情,頓時變得精彩起來。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哀鴻遍野第八百八十七章 暫時的困境第一千一十章 消息滯後第五百四十九章 無知情敵第七百七十五章 離魂鬼王!第四百九十二章 背島垂釣者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方寸大亂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以力服人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一滴神血?第五百八十一章 握手第一百二十四章 消逝的第四上宗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七百九十五章 爭相鬥豔第七十九章 示好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大膽的想法!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大道受限第八百三十六章 虞家老祖第兩百九十五章 蘇妍的請求!第三十五章 天級器物!第三百零七章 兩個煞靈第七百五十五章 同境最強第五百八十七章 一滴龍血!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血戰第兩百七十九章 也是傳說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七厭第三百六十章 劍鞘如炮火!第一百四十章 枯骨生肉第兩百二十九章 赫赫威名!第七百六十二章 生命祭壇的感知!第七百八十六章 勒破心魔!第四十三章 白紙扇第二十四章 分生死第七百七十三章 轉機?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啓天劍陣第八百八十一章 屈靖死了!楔子第六百三十六章 禁地異景第五百一十九章 咫尺天涯第三百四十三章 遺地邪人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鬼神生厭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難分對錯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進食的不死鳥第三百四十三章 遺地邪人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不爲所動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一滴黃金血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很會選!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獸血灑落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妖神之體!第四百四十八章 虛與委蛇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重大謎團第五百九十五章 種魂!第四百一十二章 天外沉船!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天外戰場第一千九十九章 打響神戰第四百六十八章 引流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先來後到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七厭第八百三十章 物歸原主第五十九章 蜃幻水幕第八百六十四章 老僕第二十二章 血神教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女皇法相!第八百一十三章 大道相沖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蛋碎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死不了!第兩百二十六章 誰先死?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相通相沖第八百三十九章 雙邪第九百六十一章 天才曹逸第五百七十章 林間魂聚第九百三十七章第二塊斬龍臺第七百六十六章 一路殺戮!第七百二十章 非要找茬?第一千六十四章 森林之子第三百七十八章 拜見岳父大人!第一千八十五章 黑暗蔓延第七百四十章 羅睺幽鬼!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鐵血修羅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老熟人第一千零一章 闖入的黑鐵古艦第六百四十章 剝離妖心第三百零五章 趕着來送死!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誰吃誰?第七百三十五章 死訊第四百章 安梓晴的贈予!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深海奇晶第三百零八章 器物護體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彩蝶拍翅第六百一十六章 星霜之劍!第三百二十八章 魔種排位第五百五十二章 鳩佔鵲巢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暴熊的迴應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包在我身上!第六百三十章 佳人垂青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虛弱第五百三十六章 獨眼老叟第三百二十八章 魔種排位第兩百九十九章 虯煉晶!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七厭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流竄
第一百八十六章 哀鴻遍野第八百八十七章 暫時的困境第一千一十章 消息滯後第五百四十九章 無知情敵第七百七十五章 離魂鬼王!第四百九十二章 背島垂釣者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方寸大亂第一千三百三十三章 以力服人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一滴神血?第五百八十一章 握手第一百二十四章 消逝的第四上宗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第七百九十五章 爭相鬥豔第七十九章 示好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大膽的想法!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大道受限第八百三十六章 虞家老祖第兩百九十五章 蘇妍的請求!第三十五章 天級器物!第三百零七章 兩個煞靈第七百五十五章 同境最強第五百八十七章 一滴龍血!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血戰第兩百七十九章 也是傳說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七厭第三百六十章 劍鞘如炮火!第一百四十章 枯骨生肉第兩百二十九章 赫赫威名!第七百六十二章 生命祭壇的感知!第七百八十六章 勒破心魔!第四十三章 白紙扇第二十四章 分生死第七百七十三章 轉機?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啓天劍陣第八百八十一章 屈靖死了!楔子第六百三十六章 禁地異景第五百一十九章 咫尺天涯第三百四十三章 遺地邪人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鬼神生厭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難分對錯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進食的不死鳥第三百四十三章 遺地邪人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不爲所動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一滴黃金血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很會選!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獸血灑落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妖神之體!第四百四十八章 虛與委蛇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重大謎團第五百九十五章 種魂!第四百一十二章 天外沉船!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天外戰場第一千九十九章 打響神戰第四百六十八章 引流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先來後到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七厭第八百三十章 物歸原主第五十九章 蜃幻水幕第八百六十四章 老僕第二十二章 血神教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女皇法相!第八百一十三章 大道相沖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蛋碎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死不了!第兩百二十六章 誰先死?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相通相沖第八百三十九章 雙邪第九百六十一章 天才曹逸第五百七十章 林間魂聚第九百三十七章第二塊斬龍臺第七百六十六章 一路殺戮!第七百二十章 非要找茬?第一千六十四章 森林之子第三百七十八章 拜見岳父大人!第一千八十五章 黑暗蔓延第七百四十章 羅睺幽鬼!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鐵血修羅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老熟人第一千零一章 闖入的黑鐵古艦第六百四十章 剝離妖心第三百零五章 趕着來送死!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誰吃誰?第七百三十五章 死訊第四百章 安梓晴的贈予!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深海奇晶第三百零八章 器物護體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彩蝶拍翅第六百一十六章 星霜之劍!第三百二十八章 魔種排位第五百五十二章 鳩佔鵲巢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暴熊的迴應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包在我身上!第六百三十章 佳人垂青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虛弱第五百三十六章 獨眼老叟第三百二十八章 魔種排位第兩百九十九章 虯煉晶!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七厭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流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