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你對劍道一無所知!

道出那番話的虞淵,也深受震撼,連呼吸都彷彿停止。

那頭寒域雪熊,以一條胳膊砸向另外一條胳膊,是告知他胳膊中所含的奇妙……

在他臂骨中,刻印着“擎天九斬”的驚天劍決,且從未磨滅過。

雪熊兩條胳膊碰撞時,濺射出的冰光寒電,形如一道道凌厲無匹的劍虹。

他稍作琢磨,就領會了雪熊在影射什麼。

於是,他也就猜到了真相。

時隔數千年,劍宗那位殺力第一的絕世大劍仙,在此方星河揮劍,而留下的一道道劍光,竟並沒有消失!

不僅沒消失,還衍化成一條條流螢般燦熠的光河,怎能不令他驚駭?

遠遠看去纖細,近看不僅寬闊,且極其綿長的光河,竟是一道道劍光!

虞淵腦海不由自主地浮現出,斬月大修揮劍於此的壯麗畫面,那氣吞山河的偉岸風姿,然後心生敬意。

隔如此遠,都細長到能觀望的劍光,一道怕是千萬里長,能貫穿星辰域界!

而且,還是近百道之多!

虞淵眸光驟亮。

“這你都信?”

有“狂人”稱號的齊雲泓,對虞淵很是尊敬,可依然不願相信,覺得帶他修煉“熾魂殛電”的喬雨鈴,恐怕是瘋了。

瘋子,纔會相信那些璀璨光河,竟是數千年前遺落下來的劍光!

“你對真正的劍道一無所知!”

外域星河“雷殛宗”的執牛耳者,用一種看待白癡的目光,輕藐地白了他一眼,說道:“我也是在脫離浩漭的雷宗,隨着老輩的那些傢伙,轉修全新雷霆道決後,才漸漸聽說聶擎天的傳言。”

“元神境,自悟‘擎天九斬’的他,傾力一劍下來,能斬月,也能碎裂星辰。”

“他的劍光劃破星河,餘力只要不消,就能永恆存在。而且,還會自行汲取星空的靈能,由劍意進行淬磨精煉,再一一融入到劍光中。”

“就像那些……”

喬雨鈴神色敬畏地,指向極遠的星空中,一條條看似纖細的光河,“最初時,可能只是一束幾指粗細的劍光。可一道道的劍光,不斷採集星空的靈能匯聚,歷經數千年時間,就衍變成了流螢般的燦熠光河了。”

她歎爲觀止地,稱頌個不停,“不愧是聶擎天,劍宗,有史以來的殺力最高者!”

給她這麼詳細的解釋,齊雲泓終於有點相信了,“一道劍光,在主人隕滅身亡以後,還能自行採集星空之能?”

“劍意在,劍光便不死。”喬雨鈴神情肅穆地輕喝。

“他,他的確有這樣的能力……”

縮在虞淵背後的,液態化的異魔七厭,忽然弱弱地來了這麼一句。

虞淵扭頭看向他,示意他露出來,“沒事,我既然在,喬前輩就不會拿你怎樣。”

“這東西,在我雷宗的秘藏典籍之上,有過詳細記載。”

喬雨鈴隨意地揉了揉雜亂頭髮,眸中紅光閃耀,“我沒記錯的話,他能吞食人的心魔,之前被拘禁了起來,供魔宮那些入魔的修行者,去剔除心魔。三大上宗有些佔着茅坑不拉屎的老傢伙,也會在走投無路時,讓他來處理心魔。”

虞淵點了點頭。

“算了,我早已脫離浩漭的雷宗,沒義務替他們清理髒東西。”喬雨鈴揮揮手,一臉厭惡地,主動和異魔七厭拉開距離。

“你有什麼想說的?”虞淵問道。

“那劍光長河,我看不真切,因爲離的太遠。可我知道,那位的劍光,若在虛空停留,且沒被同級彆強者擊潰,打散,就真的能自行採集星河中的靈能,不斷精煉着劍光,真的會慢慢壯大地下去。”七厭趕緊說。

他自己也意識到,他現在的價值不高,需要適時地表現表現。

“我奇怪的是,此劍光長河遺落在飛螢星域,爲什麼沒被趁早清除掉?”齊雲泓插話,他眯着眼說:“修羅族,難道就沒強者嗎?我可是聽說,薩博尼斯和那位,明裡暗裡有過數次交鋒啊!”

“那柄神劍,不是也在暗域被鎮壓嗎?修羅王明知道劍光在此,不將其摧毀打滅,還任由其一點點精煉壯大,到底在想什麼?”

齊雲泓提出他的疑惑。

而虞淵和喬雨鈴,聽完以後,都在皺眉沉默。

他們兩人也想不明白,爲何此劍光長河歷經數千年時光,還能存於此方星域。

不僅存在着,還有酷厲的寒能環繞,阻止修羅族的族人接近。

浩漭劍宗的強者,難道沒來過飛螢星域?沒有看出那近百條光河,其實核心處,乃是一束束精粹至極的劍光?

飛螢,毗鄰着著名的天外戰場,劍宗修行者也時常來歷練的。

沒道理,一個劍宗的修行者,都沒闖入過飛螢星域……

虞淵心中有太多問號,他暗自斟酌,想着要不要冒險,近距離揣摩一番?

臂骨有劍決刻痕,還有劍鞘在手,他相信那位遺留下來的劍光長河,對他不會有惡意,他還極大可能在裡面有所收穫。

問題是,修羅族的大統帥阿隆索,目前就坐鎮于飛螢星域。

沒意外的話,他之前在曳幻星域遇到的,那兩位九級的修羅戰士,同樣在現今的飛螢星域。

這纔是他真正顧忌的地方。

嘭!嘭!

碩大的寒域雪熊,突然用它毛茸茸的雪白巨掌,拍了拍它自己的肩膀。

那兒,曾是虞淵乘坐煞魔鼎停留之地。

這頭雪熊表露出的意思,就是讓虞淵上來,由它來領路去某個地方。

猶豫半響的虞淵,一咬牙,索性就依從了它,“嗖”地飛射了出去,落在了它那寬闊如雪原般的肩膀。

沒煞魔鼎承託,他在這頭寒域雪熊絨毛茂盛的肩膀,顯得很是不起眼。

和兩千米高大的巨熊相比,他着實過於渺小,如果能收斂氣息,興許和修羅族強者擦肩而過時,對方都發現不了雪熊肩膀的茂密毛髮中,還有他這麼一號人站着。

“唔!”

再次落在雪熊肩上,且沒煞魔鼎阻礙,他能愈發深刻地感受出,從這頭九級寒域雪熊體內,不時散逸出的寒能。

那氣息,竟然和充滿了衆多劍光長河,將一條條光河環繞的寒能……頗爲地相似。

“不是吧?”

這一驚又是非同小可,他看着那頭雪熊的側臉,臉色怪異無比。

他想的是……

難道數千年以來,都是這頭寒域雪熊,以自身的血脈力量,從飛螢星域聚涌着寒能,將那一道道璀璨的劍光長河給隔絕着?

是它釋放出的寒能,不允許修羅族的族人,觸及那些劍光,任由劍光去壯大?

“呵呵!”

寒域雪熊憨笑着,似不知他胡思亂想什麼,巨大身軀一個調轉,就要帶他離開。

看方向,正是那片劍光長河的所在!

“等下!”

虞淵急忙先叫停,然後回頭對呆愣着,不知所措的師徒兩人說:“虛無化的邃林星域,暫時沒危險。虛空靈魅,墮落神樹和迪格斯、裴羽翎,一起撤離了。對神秘未知的源界之神來說,如今的邃林星域已經沒什麼價值了。”

“陳青凰,和布里賽特,還有那隻灰雁去了翼族的星域。銀沙星域那邊,在等待後續強者的抵達,然後纔會探索邃林星域。”

“你們兩個如果不想留在飛螢星域,可以穿過邃林星域,去曳幻或者暗翼星域。但記得一定要快,遲的話,就有可能碰到韓邈遠那波人。”

“……”

類似的話,他說了好幾遍,已經非常熟練。

他話語剛落下,喬雨鈴師徒兩人還在消化時,那頭寒域雪熊就帶着他,在寒洌的冰冷星河呼嘯起來。

直奔那劍光長河所在而去!

“我看他是瘋了。”

缺了門牙的老嫗,望着虞淵和雪熊一同遠去,方向還是飛螢星域的神秘禁區,搖了搖頭,道:“我知道,他能從那一道道劍光長河中汲取力量,可那又能怎樣?阿隆索在,還有衆多高等階的修羅強者也在,他以爲他是韓邈遠啊?”

“師傅,我們要不要跟去看看?”齊雲泓磨拳霍霍,滿臉的好奇和躍躍欲試。

“趁早給我打消這個念頭!”

喬雨鈴寒着臉,冷冷瞪了他一眼,惡狠狠地說:“臭小子,你要是不想死,不想師傅我跟着你一起死,就離那傢伙遠一點!能有多遠,就有多遠,我們纔會安全!”

“你想想看,他在千鳥界現身,千鳥界發生了什麼?深黯星域,那場席捲各族,各方勢力的戰爭會爆發,他不也是導火索?”

“不久前的曳幻,現在的邃林星域,他瘟神之名,老身算是深深領教了。”

看着遠方的,一顆顆被寒霧籠罩的星辰,喬雨鈴的嘴角,扯出了一個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嘿,他現在出沒於修羅族的星河,我真替這裡的修羅族人擔憂。”

嘴裡說擔憂,喬雨鈴卻忍不住怪笑了起來。

“咳咳,師傅你好像對他成見很大啊。”齊雲泓乾笑道。

“成見?那是一次次,如鐵律般發生的事實!”喬雨鈴又是冷哼一聲,“我寧願在虛無化的邃林星域冒險,也不要你和他一起待在飛螢星域!等着瞧吧,我覺得要不了太久,就會有勁爆消息,從飛螢星域傳開來!”

話罷,她雞爪般的一隻手,扣住了齊雲泓的胳膊,將他直接拽着飛離。

瞬入虛無化的邃林星域。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叛徒第八百零二章 叉娑國度!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超然異物第九百零二章蛇吞龍第八百四十三章 我們很強,真的很強。第五十九章 蜃幻水幕第五百三十三章 曾經擁有第一千五十六章 耀目!第五百九十二章 持劍而立第五百零三章 不安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無上美味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爲何是我?第七百五十七章 賜名虞依依!第七百九十一章 渡雷劫!第二十八章 一尊陰神?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鮮活心臟第七百三十三章 白骨的懇求第六百七十七章 灰霧蔓延!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紫色幽火第九百四十九章拜見山主!第九百三十章小意外第七百一十一章 恩將仇報第十六章 聽話第七百七十七章 鬼王之爭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真是夠壞的!第八百八十二章 聲震天下第一百九十二章 針鋒相對第八百一十一章 魂念似網第一百九十一章 封禁通道!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這樣和那樣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神樹瘋長第兩百七十二章 逼問第兩百八十二章 觀戰第九百零四章態度轉變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被激怒第一千六十三章 又見故人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魔化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費解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象神隕滅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換一種活法第一千零五章 心魔凝物第一千七十八章 星族聖器第六百五十九章 碾碎烙印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回來!第六百零二章 陰屍王!第七百二十五章 仇人見面第六百七十四章 安梓晴的局第七百五十一章 第二次療傷第五百一十五章 空中樓閣第五百零五章 夜幕寒月第五百九十五章 種魂!第八百一十五章 築山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暗查陰脈第五百一十二章 丫鬟命!第八百八十一章 屈靖死了!第七百零五章 恐絕之地!第六章 我是虞淵!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像不像棺材蓋?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鬼神生厭第一千四十五章 炮火連天第一百八十二章 殺戮!第九百一十五章各有斬獲第七百五十三章 鼎魂蛻變第七百四十八章 鬼王本面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改道飛螢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潛藏着的邪惡第九十二章 月魔傳說第兩百八十三章 最初的認可!第九百五十五章 瘟疫之魔!第一百一十六章 英魂決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時空雙禁第九百四十一章說服第一千八十四章 變冷的世界第八百八十五章 血脈覺醒者第五百一十八章 無休止的追殺第八百七十五章 魂木靈偶第七百七十二章 真正的勁敵!第六百零五章 異魔附體?第七百六十七章 臨陣磨槍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冤家路窄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獸精珀!第一千二十一章 浴血殺神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契合無間第八百二十三章 妖殿蜂后第一千四十章 他是我男人!第一千二百章 作繭自縛第兩百一十四章 恐懼瀰漫第八百零四章 朽木不可雕!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共死第八百七十二章 三幕場景第五百二十二章 第一頭煞魔!第七百一十二章 魂裂大陣第一千二十四章 任你處置!第九百三十七章第二塊斬龍臺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蹭一蹭第兩百九十八章 我要實際的!第八百五十八章 大功告成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插一腳!第六百七十一章 熾魂殛電第五十八章 以牙還牙
第四百七十七章 叛徒第八百零二章 叉娑國度!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超然異物第九百零二章蛇吞龍第八百四十三章 我們很強,真的很強。第五十九章 蜃幻水幕第五百三十三章 曾經擁有第一千五十六章 耀目!第五百九十二章 持劍而立第五百零三章 不安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無上美味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爲何是我?第七百五十七章 賜名虞依依!第七百九十一章 渡雷劫!第二十八章 一尊陰神?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鮮活心臟第七百三十三章 白骨的懇求第六百七十七章 灰霧蔓延!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紫色幽火第九百四十九章拜見山主!第九百三十章小意外第七百一十一章 恩將仇報第十六章 聽話第七百七十七章 鬼王之爭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真是夠壞的!第八百八十二章 聲震天下第一百九十二章 針鋒相對第八百一十一章 魂念似網第一百九十一章 封禁通道!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這樣和那樣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 神樹瘋長第兩百七十二章 逼問第兩百八十二章 觀戰第九百零四章態度轉變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被激怒第一千六十三章 又見故人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魔化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費解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象神隕滅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換一種活法第一千零五章 心魔凝物第一千七十八章 星族聖器第六百五十九章 碾碎烙印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回來!第六百零二章 陰屍王!第七百二十五章 仇人見面第六百七十四章 安梓晴的局第七百五十一章 第二次療傷第五百一十五章 空中樓閣第五百零五章 夜幕寒月第五百九十五章 種魂!第八百一十五章 築山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暗查陰脈第五百一十二章 丫鬟命!第八百八十一章 屈靖死了!第七百零五章 恐絕之地!第六章 我是虞淵!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像不像棺材蓋?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鬼神生厭第一千四十五章 炮火連天第一百八十二章 殺戮!第九百一十五章各有斬獲第七百五十三章 鼎魂蛻變第七百四十八章 鬼王本面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改道飛螢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潛藏着的邪惡第九十二章 月魔傳說第兩百八十三章 最初的認可!第九百五十五章 瘟疫之魔!第一百一十六章 英魂決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時空雙禁第九百四十一章說服第一千八十四章 變冷的世界第八百八十五章 血脈覺醒者第五百一十八章 無休止的追殺第八百七十五章 魂木靈偶第七百七十二章 真正的勁敵!第六百零五章 異魔附體?第七百六十七章 臨陣磨槍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冤家路窄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獸精珀!第一千二十一章 浴血殺神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契合無間第八百二十三章 妖殿蜂后第一千四十章 他是我男人!第一千二百章 作繭自縛第兩百一十四章 恐懼瀰漫第八百零四章 朽木不可雕!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共死第八百七十二章 三幕場景第五百二十二章 第一頭煞魔!第七百一十二章 魂裂大陣第一千二十四章 任你處置!第九百三十七章第二塊斬龍臺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蹭一蹭第兩百九十八章 我要實際的!第八百五十八章 大功告成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插一腳!第六百七十一章 熾魂殛電第五十八章 以牙還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