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餘震

虛空靈魅,墮落神樹和迪格斯,相繼進入“虛天鑑”打開的通道。

隨後,裴羽翎也隱沒其中,和“虛天鑑”一道消逝。

恢復年輕的迪格斯,臨走前,衝着他和布里賽特,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其餘人,則沒什麼特別舉動。

在這個過程中,立於那青翠奇樹上方的女皇陛下,始終沉默地看着,並沒有出手去阻止,似乎知道木已成舟,再難有什麼變化。

暗靈族的當代族長,只是輕聲嘆息,彷彿也認命了。

虞淵於是知道,“源界之神”針對於此方碎裂星河的謀劃,即便沒大獲全勝,應該也得到了他們想要的結果。

一連串青綠神光釋放,那棵翠色喜人的奇樹,重新化作暗靈族的“天木權杖”。

布里賽特苦澀一笑,站在那纏滿枯藤的權杖之上,搖了搖頭,說道:“我也想不到,歷經數千年時光,衍變爲著名天外戰場的碎裂星河,竟蘊藏着那麼充沛的異能,當真令它徹底成長了起來。”

墮落神樹真正展現奇異後,諸多磅礴異能,從爆裂的隕石中,從一些祭臺內,從幽暗星河中,突然一一涌現出來。

他終於意識到,數千年來,死在邃林星域的強者,異獸,大妖,皆有力量遺留。

遺留的力量,大部分沒有離開此天外戰場,或融入隕石,或散落於星河,成了有害血肉生靈的污穢異能。

這也導致,看似碎滅的邃林星域,其實藏着遠超衆人認知的浩蕩能量!

而那棵墮落神樹,只是在前期依賴血肉生靈的灌溉,譬如朱煥,深海巨翼蜥,還有別的各族的落入族人。

等到後期,恢復部分天賦神妙的墮落神樹,直接從星空中,汲取所有暗藏之力!

從而勢不可擋地迅速壯大,然後枝葉茂密,再開花結果。

呼!

虞淵御動着腳下的碎石,向陳青凰和布里賽特飛去,心中滿是困惑,要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那棵遭受污穢,墮落的神樹,藉助邃林星域的巨量異能成長起來。”

“迪格斯吞下了果實,獲得了永恆生命,且會在不久後,晉升到十級血脈。”

布里賽特嘆道。

虞淵腳下的碎石,緩緩停了下來,他凝望着因奇樹變爲“天木權杖”,凌空漂浮着的陳青凰,關切道:“你沒事吧?”

不知爲何,他感覺女皇陛下的狀態,也不是特別好。

似乎,又有要進入沉睡的跡象……

他被降臨迪格斯的“源界之神”意志,拉入那奇異天地時,陳青凰面對的是虛空靈魅和墮落神樹的聯手,興許還有其它。

他和斬龍臺一併消失,斬龍臺對虛空靈魅和墮落神樹的天然制衡,也就失效了。

盈靈界的崩潰自然也隨之止住。

還沒恢復巔峰戰力的不死鳥,在別人佈置好的地界,力抗兩個同樣古老的生命存在絕非易事。

“受了點傷,死不了。”

陳青凰一貫的臉色淡漠,瞥了老態龍鍾的布里賽特一眼,道:“你還活着,天木權杖也還在你手中,至少不是一敗塗地。”

她又看向虞淵,“我們都沒死,已經是能夠接受的結果了,有什麼好自怨自憐?”

布里賽特苦着臉不再嘆息。

從令人尊敬的暗靈族族長,星河排名第七的至高血脈強者,一下子跌落到八級血脈,即將失去現有的一切,確實令他難以接受。

落差也實在太大。

尤其是,想到不久以後的迪格斯,以十級的至高血脈再現星河,去收攏原來的班底和扈從……

迪格斯的背後,站着成熟後的墮落神樹,還有“源界”撐腰,暗靈族誰能抵擋?

“別的人,沒事嗎?”虞淵再問。

“退往了邃林星域的邊沿之地,大部分都活着。”陳青凰面無表情地,說道:“僅憑千萬年以來,遺落在此方碎裂星河的力量,已經足夠讓它成熟。它也不必多費心思,將枝幹穿透到星域的邊界,吃力不討好。”

虞淵頓時稍稍放心。

然後,他說道:“我被忽然間,扯入了一個陌生的天地,一片荒寂和虛無,如現在一般。迪格斯站立在如彩色漣漪的海面,像是不可移動的世界之心,漣漪下面,透出無盡黑暗深淵的氣息,有龐大的生靈存在……”

虞淵鉅細無漏地,無比詳細地,將他之前的那番經歷描述出來。

陳青凰認真傾聽。

連布里賽特也徹底地噤聲,用非常專注的神情,聽着他的新奇遭遇,唯恐漏過一個字,錯過丁點細節。

他知道,這可能是“源界之神”的意志,第一次在此方星空放開手腳地施法。

他需要弄清楚所有,爲將來抗衡“源界之神”,還有墮落神樹和迪格斯做準備。

“你能通過這些聯想起什麼嗎?”

終於說清楚以後,虞淵深深看向陳青凰,虛心請教。

女皇陛下搖了搖頭,“待我,完全抵達昔日的力量層面,現在和過去的記憶整合完畢,才知道有沒有這方面的印象和記憶。”

稍作停頓,她又淡然地,以一種事不關己的態度,道:“不知來歷的‘源界之神’,現在即將有三個超凡存在擁護,那隻神蝶,那棵墮落老樹,和快要突破的迪格斯。”

“它造成的麻煩事,輪不到我們去解決。應該讓貝爾坦斯,神魂宗,還有浩漭的五大至高勢力頭疼。”

陳青凰說這句話時,居然有點幸災樂禍,唯恐天下不亂。

虞淵愕然。

“邃林星域淪爲死寂,墮落神樹成長,源界之神的滲透,與我何干?”

她撇了撇嘴,冷眼看了一下布里賽特,“我只是恰逢其會,伸手拉你一把,保住你們族內的聖器不碎,讓你能活下來。”

旋即,她話裡終於稍稍透出一點遺憾,“可惜的是,沒有將那顆果實,從迪格斯手中搶下來……給你。”

她最後看向虞淵。

虞淵一怔,“迪格斯吞下的果實,於我有益?”

陳青凰點頭,“以溟沌鯤的精珀,格雷克的血色晶塊,淬鍊出的陽神之體,蘊含着生命本源的力量。不過那種生命本源,全部是關於血肉生命,而那棵樹上結出的果實,則蘊含另外一種草木生命的神妙。”

“算了,以後看機緣再說吧。”

她語氣很隨意,“邃林星域之後,那墮落神樹還會再次冒頭,應該還會繼續締造果實出來。下一次,抓住機會就可以了。”

虞淵訝然失色。

邃林星域化作虛無死寂,墮落神樹成長,迪格斯將晉升十級至高血脈,“源界之神”的意志明顯增強了,後續定有更多動作。

可陳青凰流露出的神情,眼前發生的所有一切,彷彿不算什麼。

勾不起她太多興致……

她也完全沒有因這次的失利,有什麼頹喪感。

她表現出來的冷漠和不在意,反而讓虞淵心情好受一點,不會覺得邃林星域的這場鉅變,能影響自己堅定向上的道心。

突有啼鳴從遠方傳來。

虞淵眉梢一動,就知道是那隻灰雁,於是暗暗放心。

灰雁沒事,那頭寒域雪熊應該也活着,嚴奇靈等人大概率也沒死。

不多時,體型巨大的灰雁,驀地出現於衆人視野。

在灰雁修長的脖頸之上,此刻站着三位翼族的老者,兩男一女。

三位有明顯翼族特徵的老人,狂熱地望着陳青凰,隔老遠,他們便顫顫巍巍地,在灰雁的脖頸上跪了下來,用一種如夢囈般模糊不清的聲音述說着什麼。

三位翼族老者,個個老淚縱橫,泣不成聲。

高傲站在虛空中的陳青凰,冰冷的眼眸,顯出幾分柔和,她緩緩點了點頭,那三位翼族老者才擡頭起身。

布里賽特心神受到震撼,三位翼族的老者中,他認得其中一位!

那一位,在布里賽特的記憶中,比迪格斯的年齡都要大,據說早已死去,沒想到如今再次現世。

“盧西亞長老,是……您嗎?”

布里賽特的兩手,不自禁地抓着“天木權杖”上的枯藤,看着灰雁脖頸上,那位女性的翼族老人,語氣充滿了不敢置信。

一頭灰白色亂糟糟頭髮,垂落在灰雁的脖頸,和其絨毛似乎融爲一體的老嫗,輕笑着點了點頭。

然後道:“小布裡賽特,聽說你不久前,對我們翼族的守護者,頗爲的不敬啊。”

她說話時,揉了揉灰雁的脖頸,所指是誰不言而喻。

“竟然真的是你!”

布里賽特驚喜交加,在他的記憶中,這個叫盧西亞的翼族老人,是令上一任暗靈族族長都極爲尊敬的人物。

根據上一任族長的說法,盧西亞擁有着不死之身,永遠不會死去。

可在布里賽特執掌“天木權杖”,成了暗靈族族長不久後,就聽翼族那邊傳來訊息,說盧西亞死了……

他沒想到,傳言已經死去的盧西亞,還帶着兩個同樣老態龍鍾的翼族老人,一起乘着灰雁再現。

分明是不遠千萬裡地,過來朝見陳青凰,特意迎接她的迴歸。

“不必再送了,我也該回去了。”

布里賽特震驚不已時,陳青凰飄然而去,她一霎後,就到了灰雁的頭頂,對虞淵說了這麼一句話。

三個翼族的老人,在灰雁脖頸,而她卻在鳥首,傲然地踩着灰雁。

地位顯然不同。

“回……翼族的領地?”虞淵神色複雜道。

“回我自己的領地。”

陳青凰糾正了一下,然後又看向布里賽特,用不容置疑地態度,說道:“它已墮落,從今起,暗靈族和翼族一樣,全部聽命於我。”

布里賽特一臉的不知所措。

“小布裡賽特,你還執迷不悟嗎?”盧西亞沉喝。

如醍醐灌頂般,暗靈族的當代族長,轟然醒來,於是低下頭,朝着遠處的陳青凰行禮,道:“遵循您的指引。”

……

第兩百一十章 死局?第兩百六十二章 定海神針第六百六十四章 雷霆戰車第三百四十六章 也是故人第兩百五十二章 宛如父女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等下!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風光無限第八百六十三章 天罡盾第七百四十三章 遵守承諾!第十三章 數到三第一千七十九章 妖刀血獄第三百五十八章 不接受第三百四十五章 進來了一個傻子?第七百二十七章 衆靈聚涌!第兩百八十一章 帝國權貴!第八百零四章 朽木不可雕!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意外收穫第三百二十四章 斬月劍鞘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包在我身上!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九朵雲第四百九十二章 背島垂釣者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魔化第一百九十九章 解封第五百七十三章 神秘勢力!第三百一十八章 上宗基石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深入腹地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憋屈往事第兩百五十五章 吐露心聲第六百六十七章 萬事聽人勸第一千七十七章 以後就有了!第四百五十三章 魚之變!第六百七十六章 大陰魂術!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另一種可能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器物入竅第五百九十九章 生死由己第兩百四十五章 非凡天賦!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神鳥在天第八百二十二章 再入魔胎第八百七十四章 寒妃如神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素落地籠!第七百九十七章 粉墨登場!第六百八十九章 言出法隨第五百二十章 粉碎之劍第六百六十七章 萬事聽人勸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虞淵的補償第一百七十七章 蘇向天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器物入竅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暴熊的迴應!第兩百零五章 天藥宗第三百七十一章 劍鞘之極寒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世道艱難第四百四十七章 陣營第五十三章 五大家族第八百八十八章 墜河第一百九十四章 先祖顯化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妖潮第四百一十二章 天外沉船!第八百一十四章 屈從第二十九章 顯形第八百二十九章 禁地第三!第四百零三章 情敵?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魔潮隱患第兩百一十章 死局?第四百八十七章 親暱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現身龍島第五百七十六章 龍族圖騰柱第六百章 我爲魚肉第三百四十三章 遺地邪人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世道艱難第兩百零一章 再世爲人第四百六十二章 吞靈!第七百五十一章 第二次療傷第五百五十七章 大道壓制第三百五十三章 月魂之影第一千三十六章 斷魂一斬!第四章 赤黿血蟲!第五百零四章 尋珠者第八百零二章 叉娑國度!第四百零三章 情敵?第四百四十三章 神器出土!第三十三章 隔空震懾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真正來歷第九百九十七章 涅靈界第六十二章 暗算第三百一十章 白色天虎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揭老底第九百七十九章 降臨者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老僕的進階路第一百九十章 早有註定第五百二十八章 英魂反噬第六百七十九章 一心兩用第六十六章 禁地異狀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相通相沖第九百九十四章 初臨外域第四百六十一章 鼎魂第八百七十六章 控魂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時空雙禁第六百二十五章 魔宮來人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神賜之物第兩百二十六章 誰先死?
第兩百一十章 死局?第兩百六十二章 定海神針第六百六十四章 雷霆戰車第三百四十六章 也是故人第兩百五十二章 宛如父女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等下!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風光無限第八百六十三章 天罡盾第七百四十三章 遵守承諾!第十三章 數到三第一千七十九章 妖刀血獄第三百五十八章 不接受第三百四十五章 進來了一個傻子?第七百二十七章 衆靈聚涌!第兩百八十一章 帝國權貴!第八百零四章 朽木不可雕!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意外收穫第三百二十四章 斬月劍鞘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包在我身上!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九朵雲第四百九十二章 背島垂釣者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魔化第一百九十九章 解封第五百七十三章 神秘勢力!第三百一十八章 上宗基石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深入腹地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憋屈往事第兩百五十五章 吐露心聲第六百六十七章 萬事聽人勸第一千七十七章 以後就有了!第四百五十三章 魚之變!第六百七十六章 大陰魂術!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另一種可能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器物入竅第五百九十九章 生死由己第兩百四十五章 非凡天賦!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神鳥在天第八百二十二章 再入魔胎第八百七十四章 寒妃如神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素落地籠!第七百九十七章 粉墨登場!第六百八十九章 言出法隨第五百二十章 粉碎之劍第六百六十七章 萬事聽人勸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虞淵的補償第一百七十七章 蘇向天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器物入竅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暴熊的迴應!第兩百零五章 天藥宗第三百七十一章 劍鞘之極寒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世道艱難第四百四十七章 陣營第五十三章 五大家族第八百八十八章 墜河第一百九十四章 先祖顯化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妖潮第四百一十二章 天外沉船!第八百一十四章 屈從第二十九章 顯形第八百二十九章 禁地第三!第四百零三章 情敵?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魔潮隱患第兩百一十章 死局?第四百八十七章 親暱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現身龍島第五百七十六章 龍族圖騰柱第六百章 我爲魚肉第三百四十三章 遺地邪人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世道艱難第兩百零一章 再世爲人第四百六十二章 吞靈!第七百五十一章 第二次療傷第五百五十七章 大道壓制第三百五十三章 月魂之影第一千三十六章 斷魂一斬!第四章 赤黿血蟲!第五百零四章 尋珠者第八百零二章 叉娑國度!第四百零三章 情敵?第四百四十三章 神器出土!第三十三章 隔空震懾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真正來歷第九百九十七章 涅靈界第六十二章 暗算第三百一十章 白色天虎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揭老底第九百七十九章 降臨者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老僕的進階路第一百九十章 早有註定第五百二十八章 英魂反噬第六百七十九章 一心兩用第六十六章 禁地異狀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相通相沖第九百九十四章 初臨外域第四百六十一章 鼎魂第八百七十六章 控魂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時空雙禁第六百二十五章 魔宮來人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 神賜之物第兩百二十六章 誰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