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道則崩碎

陳青凰該是知道了他第一世的身份,嚴奇靈和虞依依,當然也心中有數。

就連那隻九級的寒域雪熊,由於以前曾見過他,這頭靈性驚人的雪熊,竟然也是覺察出了點東西,才連番示好。

可這隻神蝶,還有那遭受污穢的“若尋神樹”,反而因斬龍臺而被誤導。

即便在他身上和靈魂中,偶爾流露一絲異樣的氣息,虛空靈魅也會認爲,那是因爲他走了狗屎運,融入了斬龍臺原主人的遺留異能所致……

根本想不到,那位逼迫神蝶和祖樹四處流竄的斬龍者,就是第一世的他。

斬龍臺中的遺留異能融入他,完全是因爲他主魂至深處的印記,從未改變過!

神蝶,有着先入爲主的印象,反而想不通。

也是因爲,第一世的那個他強的太過離譜,讓神蝶沒法和現在的他聯繫起來……

若非如此,這隻被第一世的那個他,打的靈魂軀體分離,逃往深淵混洞避難的神蝶,絕不會對他那般的輕藐無視。

新生的,遭受污穢的“若尋神樹”,應該也是被神蝶誤導了,才如此認爲。

認爲,他只是一個走了狗屎運,得了斬龍者遺留傳承的小輩。

“也好,這樣反而有趣。”

虞淵暗暗點頭,顯得愈發輕鬆,就是因爲在對方眼中,自己不值一提,他纔不用承受太過恐怖的攻擊。

“喂,我澄清一句,我和你兒子的確有過節和衝突,可他真不是我殺的。”

看着暗靈族的族長,虞淵忽然來了這麼一句,攤開手,一臉的無辜。

布里賽特看他的眼神,如看着一個傻子……

心裡想的是,超凡如陳青凰般的存在,怎麼會和這麼一個傢伙,在外域星河長時間相伴的?

“米婭長老,從我們浩漭帶回了一個叫溫露的女子,她是我的徒弟。”

虞淵笑容可掬,似乎沒看到布里賽特的煩躁和不耐,“她是人族和你們暗靈族的混血,是之前大祭司的遺孤,這次事了後,你能否別再爲難她和米婭?”

布里賽特快要抓狂了。

他血脈跌落,“天木權杖”處境堪憂,迪格斯極有可能突破到十級,取代他的族長身份,污穢的祖樹將無限生長,一旦被挪移別的星河,衆生和星河異能都將被吸食殆盡!

此時此刻,他哪裡有心思想別的事情,想米婭和溫露?

和即將發生的連番鉅變相比,米婭和溫露,甚至他那死去的兒子,都無足掛齒。

“解決眼前!再談其他!”

布里賽特咬牙切齒地,給出了迴應,還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哧哧!哧哧哧!

一道接着一道的,灰白色的死亡光電,如鐫刻着死亡法則的秩序神電,墜落到盈靈界的各方大地。

本來還在邪惡生長的植物,花草,古木,大範圍地枯亡。

黑色毀滅烈焰,從虞淵和布里賽特的腳下開始,向四面八方蔓延。

所過之處,地底的污穢異能,暗藏着的邪惡,被毀於一旦。

陳青凰的目光,也早已從虞淵身上收回,凝望着神蝶和污穢祖樹。

她開始毫無保留地,去展現自己的力量,欲要以無比純粹的毀滅和死亡,讓虛空靈魅和新生“若尋神樹”的謀劃胎死腹中。

“虞,虞淵……”

一道身形纖瘦的陌生月夜族男子,毫無預兆地,忽然就在翠綠的奇樹下面冒出。

還可憐兮兮地朝他看了過來……

虞淵猛然一驚,心神一動,擎天之劍的劍鞘便耀出緋紅劍芒。

“是我,是我啊!”

隨便附體了一具軀身的異魔七厭,眼窩中熟悉的火焰再現,“我真的能幫到你,你再考慮考慮吧,求你了!”

此刻的盈靈界,因陳青凰的威能盡展,一場波及整個星域的惡戰已經掀起。

無處不在的毀滅和死亡力量,即將瀰漫盈靈界的犄角旮旯,逼的七厭也無所遁形,藏都無法藏隱。

另外,虛空靈魅以貝寧的身軀顯形以後,也有意無意地瞄着他。

他感受到了危機。

他不怕污穢的“若尋神樹”,無懼枝幹的穿透,然而以貝寧的形態,在那樹上冒出的虛空靈魅,令他心慌慌的。

於是,他又追過來央求虞淵,來的途中還心驚膽顫,唯恐毀滅烈焰燒到他。

就要一劍斬出的虞淵,看着再次變幻軀殼的七厭,發現七厭懸浮半空,腳下便是洶涌燃燒的毀滅烈焰。

一束束灰白色,蘊含死亡規則的神電,也沒劈射向他。

這說明,陳青凰算是默許了他的臨近。

聯想起女皇陛下先前的說法,虞淵意識到這個由彩雲瘴海誕生的異魔,興許還真有可能在某一刻,起到點作用。

劍鞘的緋紅劍芒,就此熄滅,可虞淵神色依舊冷淡,“看你後面的表現。”

七厭大喜過望,小雞啄米般連連點頭,“放心!我這趟,一定盡力!”

同樣站在那奇樹下的布里賽特,臉色深沉,本能地感覺出,七厭這個奇特的異類,對他和“天木權杖”都能造成威脅。

“靈瘴界時,有個出自浩漭彩雲瘴海的胡彩雲,又叫什麼桃花夫人……”

布里賽特語氣微冷,不善地,又朝着虞淵瞪了過來,“一棵巨大桃樹的顯現,讓靈瘴界許多人死了。我似乎聽說,你和那個桃花夫人,也有過一陣子的相處?”

“誤會,都是誤會。”虞淵乾笑道。

他也想起了這件事,出自彩雲瘴海的胡彩雲,荼毒了靈瘴界,從而實力暴漲。

胡彩雲,還只是彩雲瘴海的外來者,只是修煉的靈訣秘法,需要採集瘴氣毒霧。

而七厭,乃是彩雲瘴海自身孕育的異魔,一條條劇毒溪河精煉爲液體之身,興許還真的能剋制“若尋神樹”,給他們一定的幫助。

一念至此,他倒是再沒有抗拒七厭,沒繼續驅逐。

七厭倒是識趣,就以月夜族男子的形態,一旁乖乖待着,他默默觀察着戰局,暗地裡做好了隨時表現自己的準備。

嗤!

一根鋒利的枝幹,突然刺入魏卓把持的雷渦,引發電閃雷鳴。

措不及防下的魏卓,臉色陡然一變,掄起天雷錘,便有一團團熾烈雷球轟下,將那枝幹砸的沉落。

徐璟堯悶哼一聲,以“火神之矛”抵住胸口,才逃過一劫。

可那楚堯……

楚堯的這具陽神體魄,被枝幹洞穿,一縷縷奇異藥香散逸開來,混合他的精能和天魂,被那枝幹帶走。

眨眼間,楚堯陽神碎滅。

同時間,另有一根枝幹,也穿透了嚴奇靈等人站立的月之隕石,將內中的月能瞬息剝奪。

好在,嚴奇靈早有覺察,及時帶上摩爾和嚴子央,轉到利奧腳下的星辰碎石。

“那邪惡的祖樹,殺傷力已經不再侷限於盈靈界!它的枝幹,完全可以突破盈靈界的極限,能延伸到附近星河!”

嚴奇靈怪叫着提醒。

卻發現,他想要提醒的那頭寒域雪熊,還有那隻灰雁,全急匆匆地再次飛遠。

都和現在的盈靈界,拉開更遠的距離,以免被波及。

“它更強了,而且……它還在迅速成長。”

星族的貝魯,不由擔心起陳青凰,還有虞淵和布里賽特,他對迪格斯僅存的那點友情,也被消泯乾淨了。

他醒了,知道一旦給污穢的“若尋神樹”生長到極致,將會導致什麼災難後果。

離此較近的,飛螢星域,銀沙星域,還有星族的曳幻星域,會被此邪惡神樹,視爲下一個目標。

想到這麼一棵恐怖的巨樹,在他們的曳幻星域矗立,枝幹無限穿刺向八方……

貝魯不由打了個寒顫。

“哎。”

虞淵搖了搖頭,因楚堯的陽神碎滅,也多少有點情緒波動。

“哎,早就讓你走了,你偏要耽擱。”

另有一聲嘆息,來自於裴羽翎,將“虛天鑑”重新握住的他,似乎在埋怨楚堯的愚蠢,“罷了,罷了,我和鍾赤塵的那點交情,也應該斷了。畢竟,從今以後,我也很難再回浩漭了,回去也是被各方追殺。”

他頗爲感慨地,自言自語了一番後,突然間擡頭。

他看向了嚴奇靈。

“你們和貝魯一道兒,和盈靈界保持合適的距離,自求多福吧。”

感應到他的殺機,嚴奇靈咳嗽了一聲,對那摩爾和嚴子央丟下這麼一句話,便從那塊星辰碎石離開,孤零零地站在一處虛空。

嗖!

握着“虛天鑑”的裴羽翎,瞬間在他前方現身,衝着他抿嘴輕笑一聲,說道:“你不皈依我神,又非要參悟空間秘術,那就不能讓你繼續存活於世了。”

嚴奇靈皮笑肉不笑地,看了下盈靈界的虛空靈魅,然後說道:“她能說這樣的大話。至於你嘛,還不太夠格。”

陳青凰的存在,讓那隻虛空靈魅必須傾盡全力,無暇再去理會其它。

正是如此,嚴奇靈對眼前的裴羽翎,並無太多畏懼。

棋盤被拋出,漫天的黑白棋子,如兩色星辰渦旋,向裴羽翎的“虛天鑑”落去。

交織的棋盤,“嗤嗤”作響,化作明耀的空間鋒銳。

這位從隕月禁地踏出,本爲分魂棍器魂的異靈,參悟了“極慧神王”的空間奧妙,又在天外星河和太始神王重逢,獲其恩澤,早就今非昔比,哪裡會把裴羽翎當回事?

兩者突然在綻開的裂縫交鋒。

也在此刻,藏於“神闕穴”的斬龍臺,被虞淵召喚出來。

斬龍臺一出,虛空靈魅和遭受污穢的“若尋神樹”,齊齊生出感應,不得不分心留意,並頓時回想起往事。

想到了,它們曾被斬龍者支配的恐懼……

就這麼一霎恍惚,源自於陳青凰的毀滅烈焰,數不盡的灰白神電,便以壓迫性的神威,開始籠罩那棵樹。

當然,還有樹上的那隻神蝶。

她顯然是知道,即使虞淵的陽神未凝鍊出來,可只要斬龍臺在手,只要虞淵能稍稍動用一點斬龍臺的力量,就能給她分擔很多壓力。

所以,從一開始知道盈靈界的佈局起,她就表明了態度。

嚴奇靈,貝魯、利奧,還有摩爾,甚至是虞依依和煞魔鼎,誰都可以退出。

有虞淵一人做伴足以。

因爲虞淵能真正執掌斬龍臺,因爲虞淵現身盈靈界,斬龍臺一出,就能起大用!

也果然如她所料……

此刻,虞淵將劍鞘收起,以雙手握着長條形的斬龍臺,嘴角噙着淡然笑容,再一次看向那隻以貝寧之身顯形的神蝶,“我下來,就是爲了壞你好事。”

魂念,氣血和靈力,通過兩手和斬龍臺的異能糅爲一體。

瑩白的斬龍臺,釋放出混濁的光華,對虛空靈魅,對污穢的“若尋神樹”,竟生出一種天然的大道壓制!

啪!啪啪!

兩者合力在盈靈界鑄就的,密切串聯的法則和基層奧義,因斬龍臺的出現,因虞淵調集其中的異能,而接連斷裂。

盈靈界突然地動山搖,剛隆起不久的山巒,轟然崩塌。

大地的脈絡,溝壑,因斬龍臺的神奇力量,要麼擁堵不堪,要麼直接撕裂。

在地心的深處,唯有陳青凰能直觀感受到的,一束束眩目晶芒,竟承受不了斬龍臺中的奇特異能,也紛紛爆滅。

連帶的,地表的衆多樹木花草,也以更驚人的速度炸裂爲木屑菸灰。

喀嚓!喀喀!

域界再次暴裂的恐怖聲響,從各個位置傳來,因“若尋神樹”和虛空靈魅,由各方飛回來的一塊塊隕石,才黏合不久,似乎又要脫離。

它們是共同構築盈靈界的基石,一旦炸裂,再一次分裂出去,不成規模的盈靈界,都無法承託“若尋神樹”的根莖!

終於,那隻神蝶流露出驚異的目光,深深凝望向虞淵。

她眸中充滿了困惑,似乎理解不了眼前正在發生的事情,不敢相信如此弱小的一個人族小輩,竟然當真能展現斬龍臺的部分神威!

憑什麼?就憑得到那位的殘留異能,被斬龍臺認可?

虛空靈魅和污穢的“若尋神樹”,有點接受不了,也覺得難以置信。

可盈靈界的碎裂,道則的崩塌,一直在明確告知他們。

這是正在發生着的事實!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紫色羽毛第兩千四十五章 殿堂的意義第一百五十二章 移花接木第兩千三百四十七章 無助的小源獸第三百一十五章 剝離龍魂第兩百七十三章 一塊鐵牌第三百零八章 器物護體第七百六十四章 陰葵之精!第八百三十六章 虞家老祖第三十四章 你看如何?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紫色羽毛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答案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告別神劍第兩千三十七章 天生傲骨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掙脫第一百二十四章 消逝的第四上宗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父親大人!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道聲謝第四百四十章 炸石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破陣第六百六十三章 想要更多!第八百一十八章 你是羅玥?第七百四十九章 師弟?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陌生的安梓晴第一千五十二章 毀滅堡壘第兩千二十四章 帶來光明者第六十三章 兩傷第兩千一百六十六章 亂象叢生第四百八十一章 等船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虛空漫遊第四百二十九章 捨棄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一滴神血?第七百零一章 自碎法相!第七百三十一章 死不足惜!第三百五十九章 內外交戰第五百八十六章 老龍第一千七百四十一章 攝魂的身份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一個承諾!第一百九十二章 針鋒相對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傳話者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雙魂共生者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起舞第兩千兩百零一章 隔空發力第一千三十七章 不想太耽擱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馥血巫蟲!第兩千三百五十章 源靈的進階第兩千一百零四章 退回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遮不住的第一千八十五章 黑暗蔓延第一千七十二章 暗流涌動第一千二十四章 任你處置!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匯合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算準一切的師兄第四百七十三章 掠奪造化!第兩千兩百零七章 意外第一百三十二章 七神宗第九百零五章不詳預兆第兩千四十章 亂戰第兩千七十七章 泉眼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天魔大祭司第一百八十一章 汐湶落池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破陣第兩千三百七十四章 魔隕第兩千三百七十二章 起源的化身!第五百四十四章 源血大陣!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第二位被說服的妖神第四百二十一章 藍魔之淚!第一千六十四章 森林之子第四百六十四章 人算不如天算!第一千七十七章 以後就有了!第九十章 煞魔煉體術第五百九十五章 種魂!第兩千一百八十九章 談一談第一百五十六章 化魂池第兩千三百五十三章 至尊們的反擊!第五百三十六章 獨眼老叟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巨獸蹤影第一千七十三章 親人第一百六十章 上宗弟子第一百八十章 倒戈!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太乙璇璣球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締造至高者第六百零二章 陰屍王!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會沒事的第兩千一百八十一章 我的領地!第九百六十四章 蒼狼吞月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老魔入深淵第兩千一百五十七章 死亡蠶蟲第九百零七章春風得意第一百四十七章 鬥智鬥勇第九十章 煞魔煉體術第兩千兩百五十五章 撲朔迷離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不滅劍光第六百五十一章 混血餘孽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第一主宰!第兩百五十一章 龍骨凝劍!第四十三章 白紙扇第兩千三百二十章 三管齊下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 逐個歸來第七百六十二章 生命祭壇的感知!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紫色羽毛第兩千四十五章 殿堂的意義第一百五十二章 移花接木第兩千三百四十七章 無助的小源獸第三百一十五章 剝離龍魂第兩百七十三章 一塊鐵牌第三百零八章 器物護體第七百六十四章 陰葵之精!第八百三十六章 虞家老祖第三十四章 你看如何?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紫色羽毛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答案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告別神劍第兩千三十七章 天生傲骨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掙脫第一百二十四章 消逝的第四上宗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父親大人!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道聲謝第四百四十章 炸石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破陣第六百六十三章 想要更多!第八百一十八章 你是羅玥?第七百四十九章 師弟?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陌生的安梓晴第一千五十二章 毀滅堡壘第兩千二十四章 帶來光明者第六十三章 兩傷第兩千一百六十六章 亂象叢生第四百八十一章 等船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虛空漫遊第四百二十九章 捨棄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一滴神血?第七百零一章 自碎法相!第七百三十一章 死不足惜!第三百五十九章 內外交戰第五百八十六章 老龍第一千七百四十一章 攝魂的身份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一個承諾!第一百九十二章 針鋒相對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傳話者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雙魂共生者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起舞第兩千兩百零一章 隔空發力第一千三十七章 不想太耽擱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馥血巫蟲!第兩千三百五十章 源靈的進階第兩千一百零四章 退回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遮不住的第一千八十五章 黑暗蔓延第一千七十二章 暗流涌動第一千二十四章 任你處置!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匯合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算準一切的師兄第四百七十三章 掠奪造化!第兩千兩百零七章 意外第一百三十二章 七神宗第九百零五章不詳預兆第兩千四十章 亂戰第兩千七十七章 泉眼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天魔大祭司第一百八十一章 汐湶落池第一千七百一十二章 破陣第兩千三百七十四章 魔隕第兩千三百七十二章 起源的化身!第五百四十四章 源血大陣!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第二位被說服的妖神第四百二十一章 藍魔之淚!第一千六十四章 森林之子第四百六十四章 人算不如天算!第一千七十七章 以後就有了!第九十章 煞魔煉體術第五百九十五章 種魂!第兩千一百八十九章 談一談第一百五十六章 化魂池第兩千三百五十三章 至尊們的反擊!第五百三十六章 獨眼老叟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巨獸蹤影第一千七十三章 親人第一百六十章 上宗弟子第一百八十章 倒戈!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太乙璇璣球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締造至高者第六百零二章 陰屍王!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會沒事的第兩千一百八十一章 我的領地!第九百六十四章 蒼狼吞月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老魔入深淵第兩千一百五十七章 死亡蠶蟲第九百零七章春風得意第一百四十七章 鬥智鬥勇第九十章 煞魔煉體術第兩千兩百五十五章 撲朔迷離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不滅劍光第六百五十一章 混血餘孽第一千八百九十八章 第一主宰!第兩百五十一章 龍骨凝劍!第四十三章 白紙扇第兩千三百二十章 三管齊下第一千九百九十七章 逐個歸來第七百六十二章 生命祭壇的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