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插一腳!

螻蟻,卑微,爬蟲。

這是貝寧對現時代衆生的定義,彷彿各族的所謂強者,異獸和大妖,全是不值一提的垃圾,本就應該被清理乾淨。

她語調和神色所透露的,遭受污穢的不是她和那棵新生祖樹,而是現在的蒼生!

彷彿她和祖樹,是爲了肅清污濁的星河,爲了令世間恢復清明,才舉起鋒利的長刀,要斬盡衆生。

陳青凰沉默不語。

貝寧的這番話,她沒有做出迴應,似乎……在女皇陛下的內心深處,也認爲現今的衆生該死,也認同貝寧的奇葩理念。

螻蟻般卑微的生靈,該永遠謙卑地侍奉她……

那是她與生俱來的驕傲。

“一樣的物種,果然是同樣的異類。”

虛空高處的雷渦中,魏卓一臉嘲弄,旋即他又以譏諷的眼神,遠遠看了下虞淵,扯着嘴角道:“時代在進步,更適合星河的人,終將佔據主宰之位。老舊的,本該被淘汰的一代,也終將逝去。”

他說的是已經發生的事實。

稱霸廣袤星河的古老生靈,大部分消逝,殘存的少部分,也蹤跡不顯。

強如至高無上的泰坦棘龍,也在浩漭大世界沉寂,龍息和血脈道則散逸,造就出了更爲燦爛的文明。

不死鳥隱沒,收斂了自身的力量,令翼族在星河嶄露頭角。

最初的“若尋神樹”締造了暗靈族,同樣選擇以順應時代的方式,將自身的影響力,對草木精能的理解,烙印在以它而生的暗靈族血脈中。

虛空靈魅一樣悄悄隱退,讓它的代言人,行走在星河。

早就沒了蹤跡的深淵巨蜥,也弄出了銀鱗族,給自己留下了新的足跡。

曾經的霸主,似乎在某一刻突然醒悟,都紛紛選擇以類似的方式,自己隱居幕後,以自身的奇妙,去衍生全新的智慧族羣。

連泰坦棘龍也不例外。

先是泰坦巨靈,又是浩漭的龍族,皆因其而形成。

敢於肆無忌憚地,繼續以星空巨獸的本能,在星河胡作非爲者,下場都不好。

十萬年的不死鳥,就是因失控,未能壓制住本能,盡情地展現了掌握的死亡和毀滅,以此去進行了宣泄,才落得被圍毆致死的悲慘結果。

現在的璀璨星河,巨獸數量稀少到屈指可數,早就失去了稱霸天地的能力。

貝寧此刻所透露的理念和想法,似乎就是想要恢復最初時的狀況,讓如她,如陳青凰,如那祖樹般的古老生命,重新擁有當年的輝煌榮光。

此刻,站在寒域雪熊肩膀上的虞淵,突然咧嘴一笑。

他稍稍蹲下,以手輕輕拍了拍寒域雪熊無比寬闊的肩膀,以示對雪熊的認同。

他的手,和壯碩如山的雪熊相比,當真小若蚊蠅。

所以他的動作也顯得頗爲滑稽。

然而,那頭靈性驚人的寒域雪熊,眼眸中卻流露出喜悅和親近。

它粗壯的脖頸特意靠過來,似乎希望虞淵拍拍他的脖子,揉一揉它茂密的熊毛。

虞淵訝然輕笑,如它所願地,當真摸了摸它的脖頸。

一道魂念隨之傳遞過去:幫我照顧一下,鍾裡的那兩個人。

寒域雪熊連連點頭,竟然當真聽得懂,且能清楚地領會他魂唸的訊息。

這讓虞淵又驚奇起來。

不過……

嗖!

在衆人詫異的目光下,他從寒域雪熊的肩膀上,一躍而下,陡轉急落!

他竟然筆直地落在了盈靈界!

就落在那棵青翠的奇樹之下,和臉色怪異的暗靈族族長,一同站在有毀滅烈焰燃燒的大地。

能焚滅靈魂和血肉的黑色火焰,對他和布里賽特,相當的友好。

兩人都安然無恙。

血脈等級退到九級的布里賽特,皺着眉頭,看着身旁的不速之客,顯得很困惑。

他似乎想不明白,這個和神魂宗有點淵源的人族小子,爲什麼也要踏入盈靈界,連陽神都沒精煉出來,就憑你魂遊境的修爲和實力?

布里賽特對虞淵,沒什麼認識,一點不瞭解。

所以他很輕視……

“虞淵!”

“你!”

高空中的貝魯,摩爾,還有嚴奇靈等人,紛紛驚叫。

轅蓮瑤張口欲呼,卻被方耀阻止,可她一雙擔憂的眼眸,已表露一切。

執掌着煞魔鼎,從那些祭臺枯藤中,還在剝奪幽魂的虞依依,也被虞淵的冒失做法驚到,遠遠地看來。

楚堯神情複雜,在心中默默輕呼了一句:“師傅,保重。”

魏卓和徐璟堯一臉愕然。

青翠的奇樹上方,如神靈矗立的陳青凰,先前沒看布里賽特一眼,頭都沒低下,卻因虞淵的降臨,垂頭去望。

四目相對。

女皇陛下的眼瞳,驟然變得神秘而深邃,如隱藏着無數的秘密,透出危險至極的氣息。

她優美的嘴角,勾起了一個令人心碎的弧度,似頗爲欣悅。

她因虞淵的主動降落,顯得心情頗佳,剛剛貝寧話語裡的那番全新理念說辭,衆生爲卑微螻蟻,不及最初那些古老生命的言論,本漸漸深刻,卻似乎在虞淵落下的那一刻,又頓時模糊起來。

變得,不再有具體的意義,甚至不值得她深思多想。

虞淵微微一笑,不亢不卑地,在那樹下仰望着遠方,立於新生邪惡祖樹的貝寧,“怎麼稱呼?叫你貝寧呢,還是虛空靈魅?”

他沒現身前,在貝寧的眼中,只有陳青凰。

他落下之後,貝寧秀麗的長眉毛,微微動了動,空靈夢幻的眼瞳,驟現出千奇百怪的瑰麗畫面。

畫面太多,流動的又太快,且根本不做絲毫停頓。

然而,虞淵竟然從那些飛逝流動的畫面中,看到了一些熟悉的場景。

他在涅靈界時的所作所爲,將兩塊斬龍臺,藉助衆多交織的空間縫隙,以空間異能融爲一體的過程,還有他和貝寧,一起乘坐流寇的戰艦離開,在荒寂冰冷星河漂泊,又遇到“灰暗樂土”,同時進入千鳥界的種種往事。

那些畫面,是他和貝寧相處時,共同的經歷。

此刻,一幕幕地在全新的貝寧眼眸深處飛過,讓虞淵很快就明白了,這是眼前的“貝寧”,從靈魂深處調集關於他的一切記憶。

虞淵心中涌現出了一股失落感。

他終於意識到,真正的貝寧……早就不復存在了。

如果還是貝寧,還是那個恬靜的少女,根本不需要調集記憶,不需要強行回憶。

現在佔據貝寧這具軀體的,就是傳說中那隻彩蝶,探索深淵而陷入其中,一直回不來的魂魄.

她就是虛空靈魅!

洞悉真相以後,虞淵多少有點傷感,本以爲那個甜美的少女,還有望重見天日,現在他不再抱有任何幻想。

也無期待。

他清楚地知道,虛空靈魅的魂魄,需要通過一具能展現空間神異的軀身,才能發揮出自身的力量。

其本體真身,藏於此族羣聖地,這隻神蝶未能拿回。

所以才退而求其次,找到天賦不凡的貝寧,在貝寧的軀身中,點燃所有血脈晶鏈,來承載她的魂魄之力。

之所以不是凱利費雪,或許是因爲費雪,死於薩博尼斯之手。

被修羅王所殺的費雪,所有殘存的血肉,該是被毀的太過乾淨,失去了應有的價值,加上費雪也太老了,沒什麼潛能了。

“如何稱呼我?”

神蝶淡然一笑,眼眸內流轉的一幕幕畫面,驟然收斂。

她氣質空靈飄渺,背後的蝶翼流光絢爛,短瞬間就弄清了這具軀體的原主人,和虞淵發生的那些事情。

她隨之看了過來。

然後,便有蝴蝶拍翅的異響,忽然在虞淵的“神闕穴”傳來。

虞淵頓時生出感應,他的陰神從自己的識海小天地垂落,瞬息到了存放斬龍臺的穴竅,旋即看着一隻翩然起舞的彩蝶,想要停在那塊長條形的瑩白石塊。

“你也配稱呼我?”

彩蝶口吐人言,就在虞淵的穴竅內,訓斥虞淵的陰神。

魂靈形態的虞淵,看着彩蝶飛落時,心念微動。

嗖!

長條形的瑩白斬龍臺,無視空間的界限,落入他虛幻的陰神腳下。

虞淵陰神站在臺面上,笑容和煦地,看着落空的彩蝶,“又不是第一次鑽進來,明明知道徒勞無功,何必多費力氣?”

“你算什麼東西?不過走了運,契合了那位遺留的氣息,得到這塊神石的認可罷了。”彩蝶拍打着翅膀,極盡譏諷,“如你般的螻蟻,哪裡配執掌這塊源於我的神物?”

虞淵啞然失笑,道:“話不投機,就給我……滾!”

道道緋紅劍芒,在他自身的穴竅小天地精煉而成,將憑空浮現的那隻彩蝶,斬的瞬間爆滅。

一縷血能精煉之物,以虛空靈魅的空間妙術,加上和斬龍臺的連繫,闖入到他的穴竅小天地,能有多大威能?

他不想見,也就隨意掐滅了。

“你不值得我多看一眼。”

外界“若尋神樹”上的真實神蝶,沒有因一隻彩蝶的爆滅,有什麼情緒波瀾。

那隻彩蝶,僅僅只是她九牛一毛的血氣凝鍊,她逸入其中,也只是爲了看一眼。

看一眼,本屬於她的那塊神石而已……

在她的眼中,從頭到尾,也沒有虞淵這一號人物。

虞淵陰神重返識海,瞥了一下自身的主魂,想着她剛剛借彩蝶說的那句話,臉上泛起了奇異笑容。

然後,突然就領悟到了一件趣事。

……

第七百六十七章 臨陣磨槍第九百二十六章求戰!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地火之秀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魔魂的連番轉移第兩千三百二十七章 始域第五百零三章 不安第兩千兩百章 轟滅源靈意識第五百五十二章 鳩佔鵲巢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浩漭在呼吸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會沒事的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不夠格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天上掉餡餅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你在逗我笑嗎?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隱藏千萬年的真相!第十章 赤煉魔決!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都是要死的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馥血巫蟲!第九百三十章小意外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與虎謀皮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血灑星河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你還敢留下?第七百九十二章 劍決新體悟!第四百九十章 孤男寡女第五百二十五章 消除隱患!第兩千兩百七十八章 事成定局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王的降臨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滅宗的遺老第兩千兩百四十三章 雷霆淬魂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剷除隱患第兩千十一章 破開的灰域第一千二十章 束縛解開第八百四十四章 不請自來第五百二十二章 第一頭煞魔!第兩百八十五章 神威帝國魏氏!第兩千四十章 亂戰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月之鎧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 鷹神和蒼狗第二十九章 顯形第兩千兩百三十章 邪神重現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觸碰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女皇之危第六十五章 你們很弱,可我們很強。第一千九百八十章 再見恩師第兩千九十三章 真實深淵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回不了頭第一百八十八章 放虎歸山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星空禁域的不安分者第兩千兩百九十章 猶豫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暫別第八百四十二章 焦躁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深淵巨蜥第一百一十五章 黃金骸骨第六百八十二章 暗夜厲嘯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伽羅屍身第六百五十四章 再生一計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圍剿黎會長第兩千兩百零五章 反擊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意外驚喜第四百五十六章 未知之“煞”!第兩千三十九章 艱難的選擇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獸精珀!第七百四十四章 治水第三百九十二章 新帝之請(新年快樂!)第八百五十九章 重返禁地第五百二十九章 商會綽號第七百八十六章 勒破心魔!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沒得商量!第兩千兩百九十七章 遺忘之神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劍宗的封禁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月之鎧第兩百二十三章 陰風谷!第六百六十五章 第七真人!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言出法隨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人心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殘存獸神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 召喚同伴第兩千三百六十一章 起源之地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萬族沃土!第六百四十二章 生命祭壇!第三百七十一章 劍鞘之極寒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少年太虛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鼠潮第兩千兩百三十六章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第九百六十三章 九天神闕第七百七十一章 被迫請求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妖鳳的一個秘密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不要回歸第九百零二章蛇吞龍第九百八十九章 神隕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凝鍊陽神!第六百五十章 赤火大漠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還能這樣?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觸碰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沒人管?第一千一十六章 流寇集散地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虛幻世界的大融合第八百七十五章 魂木靈偶第五百七十四章 紛紛現身第兩千一百九十八章 虛魂懸天第八百九十章 屠殺
第七百六十七章 臨陣磨槍第九百二十六章求戰!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地火之秀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魔魂的連番轉移第兩千三百二十七章 始域第五百零三章 不安第兩千兩百章 轟滅源靈意識第五百五十二章 鳩佔鵲巢第一千九百八十五章 浩漭在呼吸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會沒事的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不夠格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天上掉餡餅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你在逗我笑嗎?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隱藏千萬年的真相!第十章 赤煉魔決!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都是要死的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馥血巫蟲!第九百三十章小意外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與虎謀皮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 血灑星河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你還敢留下?第七百九十二章 劍決新體悟!第四百九十章 孤男寡女第五百二十五章 消除隱患!第兩千兩百七十八章 事成定局第一千九百七十二章 王的降臨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滅宗的遺老第兩千兩百四十三章 雷霆淬魂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剷除隱患第兩千十一章 破開的灰域第一千二十章 束縛解開第八百四十四章 不請自來第五百二十二章 第一頭煞魔!第兩百八十五章 神威帝國魏氏!第兩千四十章 亂戰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月之鎧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 鷹神和蒼狗第二十九章 顯形第兩千兩百三十章 邪神重現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觸碰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女皇之危第六十五章 你們很弱,可我們很強。第一千九百八十章 再見恩師第兩千九十三章 真實深淵第一千八百三十八章 回不了頭第一百八十八章 放虎歸山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星空禁域的不安分者第兩千兩百九十章 猶豫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暫別第八百四十二章 焦躁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深淵巨蜥第一百一十五章 黃金骸骨第六百八十二章 暗夜厲嘯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伽羅屍身第六百五十四章 再生一計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 圍剿黎會長第兩千兩百零五章 反擊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 意外驚喜第四百五十六章 未知之“煞”!第兩千三十九章 艱難的選擇第四百七十四章 巨獸精珀!第七百四十四章 治水第三百九十二章 新帝之請(新年快樂!)第八百五十九章 重返禁地第五百二十九章 商會綽號第七百八十六章 勒破心魔!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沒得商量!第兩千兩百九十七章 遺忘之神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劍宗的封禁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月之鎧第兩百二十三章 陰風谷!第六百六十五章 第七真人!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言出法隨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人心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殘存獸神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 召喚同伴第兩千三百六十一章 起源之地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萬族沃土!第六百四十二章 生命祭壇!第三百七十一章 劍鞘之極寒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少年太虛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鼠潮第兩千兩百三十六章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第九百六十三章 九天神闕第七百七十一章 被迫請求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 妖鳳的一個秘密第一千八百四十一章 不要回歸第九百零二章蛇吞龍第九百八十九章 神隕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凝鍊陽神!第六百五十章 赤火大漠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還能這樣?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觸碰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沒人管?第一千一十六章 流寇集散地第一千八百五十六章 虛幻世界的大融合第八百七十五章 魂木靈偶第五百七十四章 紛紛現身第兩千一百九十八章 虛魂懸天第八百九十章 屠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