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蝶影

碎裂的邃林星域,漸漸衍變爲各族強者,和浩漭人族、大妖的廝殺戰場,竟是爲了污穢“若尋神樹”的發芽!

在此之前,誰敢相信?

誰能想象?

陳青凰所透露的訊息,震驚了所有人!

然而,又沒有任何人,膽敢懷疑她這個訊息的真實性。

——因爲她是不死鳥。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她就是權威,她早已洞徹了天地間的諸多隱秘。

即便她沉寂過十萬年,可一朝醒來,一開始回想過往,和現今一串聯,她就能摸出常人看不見的隱藏脈絡,抽絲剝繭地尋覓出事實真相。

嗖!

一霎後,她那堪稱完美的絕美身影,竟然在盈靈界現身!

衆人駭然失色,紛紛低頭去看,唯恐漏過任何細節。

旋即,就發現她落於那一株,由“天木權杖”插地而生成的奇樹!

呼!

有黑色的毀滅烈焰,突然就洶涌燃燒起來,宛如漆黑色的巨大地毯,鋪在了那幾米高的奇樹下方,將從盈靈界地底涌現的污穢異能,和那奇樹進行了隔絕。

女皇陛下神色淡漠地,踩着一截青翠的枝幹,亭亭玉立。

如神靈,正在巡視着自己的領地,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噼裡啪啦!

那棵遭受污穢的奇樹,內部的暗褐色粒子,似在被她的神力洗滌。

暗褐色異能,似乎便是“源界”所散逸的污穢,想如千萬年前那般,令當初的“若尋神樹”沉淪,墜落到邪惡深淵,和“源界之神”的意志同流合污。

女皇陛下的降臨,腳踩樹枝,毀滅和死亡力量的覆蓋,讓歷史未能再次上演。

那棵不高的奇樹,又漸漸變得青翠欲滴,重新釋放出了驚人的光輝。

這一刻的陳青凰,在所有人的眼中,彷彿都在發着光,她站在那不高的奇樹上方,給人一種無比和諧的感覺。

彷彿,宙宇星河還是一片渾沌時,她就站在了那棵樹上。

她所流露的氣息,注入到那棵未被污穢的奇樹,讓那奇樹再次煥發出了生機。

兩手貼着樹幹的,彷彿馬上就要死去的布里賽特,意識模糊地緩緩睜開眼。

待到布里賽特,看到那青翠欲滴的奇樹之上,憑空浮現出一道身影,感受到那身影所散逸出的氣息……

布里賽特猛然一震,聲音顫抖地說:“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會袖手旁觀!”

不久前,他和陳青凰因那隻灰雁,在此碎裂星域的另一方區域,有過一場戰鬥。

他動用“天木權杖”,施展出暗靈族的血脈秘法,想要去對付陳青凰的時候,他感覺出了“天木權杖”的抗拒。

此物,乃暗靈族世代流傳的聖器,乃未被污穢前祖樹的最大饋贈!

權杖抗拒和陳青凰爲敵,還讓布里賽特感覺出一股熟悉,令他隱約間,看到了一幕奇觀。

渾濁一片的虛無中,有一棵上通虛天,下達深淵的古老神樹。

在那神樹遮蔽星河的茂盛枝葉中,有一隻神異的奇鳥築了巢,它每每在外疲累時,就會飛回來。

漫長的時光中,始終是它和那古老神樹相伴,雙方和諧無比。

就因那一幕畫面,烙印在布里賽特腦海,使得他和陳青凰的戰鬥,才突然中止。

後面,布里賽特在進入盈靈界前,還意味深長地看了女皇陛下一眼。

也是知道,不論這位之前做過什麼,她永遠都是最初那棵神樹值得信賴的盟友。

當然,是未被“源界”污穢前的那棵神樹。

哧啦!哧哧!

延伸過來的,一截截的新生“若尋神樹”枝幹,被密集的灰白閃電粉碎。

燃燒着的毀滅烈焰,將來自於地底深處的惡意,燒成了菸灰。

血脈退回九級的布里賽特,沒有因此而死亡,他兩手從那青綠奇樹移開,站在樹底下,以敬畏的目光,看着樹上的陳青凰。

他再不懷疑陳青凰說出的每一句話!

十萬年前,不死鳥沒有隕滅前,暗靈族依附着翼族,受翼族的庇護。

而在不死鳥被圍殺後,暗靈族的族人,順勢接納了翼族,雙方的身份地位顛倒,開始由暗靈族,充當起守護翼族的重任。

身爲暗靈族的族長,布里賽特接過“天木權杖”時,就知道這條規則。

只不過,他當時沒弄清楚,因爲翼族在現今過於弱小,他就將翼族真的視爲了附庸,天然有一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

直到此刻,他才終於醒悟過來,知道了翼族和暗靈族間的特殊關係。

一方強,就照拂另一方,這條準則亙古不變,烙印在每一位翼族和暗靈族當權者的血脈深處。

只因在最初時,那隻神鳥在“若尋神樹”上築巢,兩者朝夕相伴了無數歲月。

“沒死就好。”

陳青凰看也沒看布里賽特一眼,只是這麼冷冷地迴應了一句,她的視線和目光,一直望着又在茁壯生長的新生“若尋神樹”。

漸漸地,她眼神又複雜難明起來,如在回憶過往。

“女皇陛下!”

月之隕石上方,嚴奇靈和丹妮絲、摩爾等人,失聲驚呼。

陳青凰這麼一走,他們怎麼辦?

豈不是,很快就要和朱煥,和深海巨翼蜥那般,受幻術的制衡,而落入到盈靈界,淪爲這株新生邪惡祖樹的養分?

“來我這裡!”

站在寒域雪熊肩膀的虞淵,突然高喝一聲。

他也沒想到陳青凰一聲招呼不打,直接進入盈靈界,還幫助布里賽特逃過一劫。

看着那隻孤零零地,發出輕聲啼鳴的灰雁,虞淵卻終於明白,爲什麼得知布里賽特挾制灰雁以後,陳青凰會雷霆大怒了。

因爲陳青凰一直都知道,她真正應該站立的陣營,就是現在的暗靈族。

也就是說,她看似不作爲,看似在助紂爲虐,可她在等的就是布里賽特。

她先前催促嚴奇靈快點,趕在布里賽特前抵達盈靈界,就是要提前佈置,就是要如現在般插手干預!

她因那棵真正的神樹,永遠都會站在布里賽特那邊,而布里賽特卻來挾制灰雁!

她從沒遺忘神樹,一直遵守着,那條她視之爲永恆不變的準則。

可因神樹被“源界”污穢,許多深刻的印記,未能完整地傳承下去,讓布里賽特產生了誤會,竟然做出瞭如此大逆不道的事。

“不用。”

盈靈界內,青翠的奇樹之上,陳青凰冷哼一聲。

然後,整個碎裂的星河,便瞬間天翻地覆!

無處不在的彩色漣漪,剎那間消失乾淨,虛空靈魅製造的幻術,就因她的一句“不用”而崩潰,再也無力維繫。

布里賽特沒說錯,神蝶的致幻異術,她果然隨時可破!

“給我醒來。”

陳青凰再次輕喝。

洶涌的彩色漣漪,忽然如絢爛的海浪,在盈靈界的地底深處聚涌,流向那“源界之門”所在。

半睡半醒的神蝶,因她的一聲輕喝,似被強行喚醒!

無窮的彩色漣漪,聚涌着,精煉着,凝爲了一道倩影。

嗖!

在那棵遭受“源界”污穢的邪惡巨樹之上,憑空浮現出另外一道女性倩影,體態纖薄,看着柔柔弱弱。

流光異彩的兩扇“源界之門”,猶如兩片蝶翼般,在她的背後凝現。

“貝寧……”

虞淵的聲音,充滿了艱澀,他舔了舔嘴角,臉色複雜無比。

原來真不是幻象……

他之前渾渾噩噩時,看到的貝寧,又一次出現了。

體型嬌弱的貝寧,容貌秀美,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背生絢麗的“蝶翼”,渾身透出的氣息,就是空間的主宰。

不是虛空靈魅,又能是誰?

“它重新活了過來,你不應該感到高興嗎?”

終於不再遮遮掩掩,光明正大現身的“貝寧”,沒理會盈靈界上空的任何人,她只是深深看着陳青凰,用一種飄渺空靈的好聽聲音,輕輕地柔聲說:“你是被那些十級的強者圍殺,你因該仇視他們所有人,何必於我們爲敵呢?”

“我們想做的,要做的事情,你不應該欣悅地看着嗎?”

這個“貝寧”輕如無物地,站在邪惡巨樹的一片葉子上,臉色溫柔,一副大家閨秀的架勢,看着極有教養。

如轅蓮瑤,還有丹妮絲般的女性,望着她,如望着完美女性的化身。

她遠不及陳青凰那般絕美,可陳青凰太過於高傲,棱角鋒利地,似乎能在下一刻誅殺天地蒼生,所以令人不敢接近,很難生出好感。

她卻不同。

明知道她是虛空靈魅,明知道眼前的她,可能還不是真正的她……

可轅蓮瑤和丹妮絲這般的女性,還是覺得她更容易相處,甚至生出想要模仿她一舉一動的念頭。

“我想活過來的它,不是現在的樣子。”

陳青凰冷着臉,看着枝葉搖晃的新生“若尋神樹”,感受着每一片葉子內,傳來的令她厭惡的氣息,“你很可悲,和此刻的它一樣,竟然墮落到如此地步。”

“墮落?”

貝寧抿嘴輕笑,微微搖頭,“我不這麼認爲。如你,如我,如它般的存在,應該永恆屹立在衆神之巔。現在的那些螻蟻,蒼蠅爬蟲般的卑微生靈,該永遠侍奉着我們,永遠保持着謙遜。”

“尤其是浩漭的衆生,更應該死絕,他們纔是星河毒瘤!”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升溫第八百六十三章 天罡盾第一百四十七章 鬥智鬥勇第三百六十六章 改頭換面第五百六十一章 輕鬆破境第六百六十五章 第七真人!第三百七十二章 香餑餑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你說停就停?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進食第六百九十三章 七日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巨獸現身第四百二十五章 見死不救?第一千三十章 月亮之上第六百二十三章 攔路虎第九百二十一章大陣開啓第九百六十七章 曾經的妖神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噩夢降臨第三百二十七章 難以抉擇第七百五十九章 崩潰第四百一十七章 詭異藍光第八百二十七章 冥都的大宏願第一百五十三章 巨棺昇天第六百章 我爲魚肉第六百九十五章 精煉地魂!(端午安康)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擺在面前的難題第一千八十八章 毅然迴歸第九百八十八章 巨獸傳說第一千七十五章 煞魔幽狸第兩百六十章 寒陰宗的拜見!第七百零四章 叛名第八十一章 又來一個第六百四十章 剝離妖心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各有顧慮第七百三十章 被斬的鬼王第八百四十八章 顛倒黑白第六百三十七章 青鸞城外第一千二十四章 任你處置!第九百二十八章再戰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這一世,不躲了嗎?第五十七章 月之碎片第八百五十二章 魔主的退步第三百八十章 該殺就殺!第四百一十六章 古老妖文!第七百六十五章 繼續煉體!第六百五十三章 影葉真人第一千四十一章 不歡而散第六百八十一章 商會書樓第兩百一十二章 遊刃有餘!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先來後到第八百零七章 對症下藥第兩百二十四章 幽火流毒陣!第一千二十七章 到底什麼來頭?第四百八章 攜手下海第四百零三章 情敵?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收尾者第六百五十六章 勁敵!第一千三十八章 神劍下落第五百三十九章 潛力無窮!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好膽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天魔合體第四百四十一章 高歌猛進!第一千九十六章 你,有這個資格嗎?第五百五十三章 蛛城!第八十二章 遊刃有餘第八百章 記憶最深的人!第四百零四章 焰陽靈神決第兩百六十九章 生擒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大道受限第四十六章 小小地震,只在一家。第三十一章 打個商量可好?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艱難的求生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飼鬼圖第一千四十章 他是我男人!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異類大劍仙!第九百二十四章甕中鱉第六百一十章 此路不通!第五百零一章 肥羊?第九百一十一章一招妙棋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毀滅之瘤第一千六十八章 煉陰神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彩蝶拍翅第七百五十四章 同類第四百二十四章 虞淵的魔力!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大膽的想法!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認真的老龍第五百八十一章 握手第一百三十一章 吞魂!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談談看第一千九十九章 打響神戰第四百七十章 天魔附體第七百一十三章 神魔席位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血傀儡?第九十五章 劍氣滔天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器物入竅第五百四十四章 源血大陣!第九百七十二章 井中天地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星河毒瘤第三百一十章 白色天虎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輸紅眼第三十五章 天級器物!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升溫第八百六十三章 天罡盾第一百四十七章 鬥智鬥勇第三百六十六章 改頭換面第五百六十一章 輕鬆破境第六百六十五章 第七真人!第三百七十二章 香餑餑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你說停就停?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進食第六百九十三章 七日第一千三百五十三章 巨獸現身第四百二十五章 見死不救?第一千三十章 月亮之上第六百二十三章 攔路虎第九百二十一章大陣開啓第九百六十七章 曾經的妖神第一千三百五十四章 噩夢降臨第三百二十七章 難以抉擇第七百五十九章 崩潰第四百一十七章 詭異藍光第八百二十七章 冥都的大宏願第一百五十三章 巨棺昇天第六百章 我爲魚肉第六百九十五章 精煉地魂!(端午安康)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擺在面前的難題第一千八十八章 毅然迴歸第九百八十八章 巨獸傳說第一千七十五章 煞魔幽狸第兩百六十章 寒陰宗的拜見!第七百零四章 叛名第八十一章 又來一個第六百四十章 剝離妖心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各有顧慮第七百三十章 被斬的鬼王第八百四十八章 顛倒黑白第六百三十七章 青鸞城外第一千二十四章 任你處置!第九百二十八章再戰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這一世,不躲了嗎?第五十七章 月之碎片第八百五十二章 魔主的退步第三百八十章 該殺就殺!第四百一十六章 古老妖文!第七百六十五章 繼續煉體!第六百五十三章 影葉真人第一千四十一章 不歡而散第六百八十一章 商會書樓第兩百一十二章 遊刃有餘!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先來後到第八百零七章 對症下藥第兩百二十四章 幽火流毒陣!第一千二十七章 到底什麼來頭?第四百八章 攜手下海第四百零三章 情敵?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收尾者第六百五十六章 勁敵!第一千三十八章 神劍下落第五百三十九章 潛力無窮!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好膽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天魔合體第四百四十一章 高歌猛進!第一千九十六章 你,有這個資格嗎?第五百五十三章 蛛城!第八十二章 遊刃有餘第八百章 記憶最深的人!第四百零四章 焰陽靈神決第兩百六十九章 生擒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大道受限第四十六章 小小地震,只在一家。第三十一章 打個商量可好?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艱難的求生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飼鬼圖第一千四十章 他是我男人!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 異類大劍仙!第九百二十四章甕中鱉第六百一十章 此路不通!第五百零一章 肥羊?第九百一十一章一招妙棋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毀滅之瘤第一千六十八章 煉陰神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彩蝶拍翅第七百五十四章 同類第四百二十四章 虞淵的魔力!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大膽的想法!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認真的老龍第五百八十一章 握手第一百三十一章 吞魂!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談談看第一千九十九章 打響神戰第四百七十章 天魔附體第七百一十三章 神魔席位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血傀儡?第九十五章 劍氣滔天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器物入竅第五百四十四章 源血大陣!第九百七十二章 井中天地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星河毒瘤第三百一十章 白色天虎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輸紅眼第三十五章 天級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