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章 該來的,終究會來!

三個巨型祭臺,堆滿了各族的族人頭顱,從盈靈界地下飛出。

造型古樸,生長着枯草的祭臺,透出濃濃的邪詭氣息,令人心神壓抑。

看着數不盡的頭顱,高空中的許多人,臉色都變得難看起來。

貝魯,利奧和丹妮絲,則目顯怒容,再也不能將迪格斯所做之事忽略。

因爲,上方還有不少頭顱,一看就是和他們一般的星族族人。

而且,其中竟然還有少年和稚童……

虞淵的臉色,也因此而變得凝重,雖然早就知道“若尋神樹”的邪惡,可當真看到那麼多頭顱浮現,他還是有點難接受。

他能想象的是,盈靈界的地下,定有數以千萬計的屍骸被掩埋了。

因爲,頭顱不可能沒軀身,那些看不見的軀身,十有八九在下面。

僅一個盈靈界,便有三個佔地百畝的巨大祭臺,有數量如此驚人的頭顱。

根據他聽到的傳言看,當初邃林星域,類似的獻祭活動,可不單單只是盈靈界。

忠心迪格斯的,他的那些心腹,在別的域界星辰,也進行着同樣的獻祭。

究竟屠戮了多少生靈?

想到這,虞淵心情愈發沉重,看向“若尋神樹”的神色,也滿是厭惡。

難怪,難怪要以斬龍臺砸碎它,將它的枝幹和根莖,通通砸的稀巴爛。

他冷着臉思量。

“這就是若尋神樹顯現,所付出的代價?”

年輕的“羣星之子”利奧,因下面的那些星族頭顱而震怒,“那迪格斯,受邪惡的源界之神蠱惑,試圖讓他們的祖樹迴歸,可是爲什麼要害死我們的族人?憑什麼,我們星族的族人,要變成他獻祭的對象?!”

貝魯沉默了。

“大賢者,不管您和他以前是什麼關係,這個迪格斯必須死!”利奧神色激憤,一臉的正氣,“我不管接下來的邃林星域,將會發生什麼,我都不會退出!即便是要死於此,我利奧,也要爲逝去的族人,儘可能地討回一個公道!”

貝魯臉色愁苦,無言以對。

望着這一刻的利奧,丹妮絲的明眸中,閃爍着星星。

不愧是利奧,我星族的未來,整個星族的驕傲!

她暗中讚美。

蹲下的布里賽特,又緩緩站起,一手緊握着木質權杖,遙遙指向默不作聲的迪格斯,“你的家眷和族人,倒是先一步撤出了邃林星域,你既然要獻祭,怎麼不把你的兒女子孫,一起獻祭給祖樹?”

說這話時,當代的暗靈族族長,悲憤不已。

這時,虞淵也以怪異的眼神,看了看貝魯。

貝魯,之所以如此受迪格斯認同,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迪格斯出事以後,暗靈族的衆多強勢家族,開始滿世界追殺他迪格斯的後人。

興許,也是知道迪格斯獻祭的暗靈族族人中,有他們的親人在內。

身爲星族大賢者的貝魯,暗地裡,接納了迪格斯的後人,將他們安置在自己掌控的星域,讓迪格斯不至於絕後。

爲了回報貝魯,迪格斯去發動這場浩劫時,一直勸貝魯離開,還允許他帶上族人利奧和丹妮絲。

“他們只是迴歸了祖樹的懷抱而已。我的家眷和族人,早就信仰了祖樹,還會一直侍奉祖樹,自然不用着急迴歸。”

迪格斯沒有因布里賽特的指責,沒有因三個祭臺的現世,而有丁點愧疚。

他滿臉的理所當然。

他的邏輯是,既然所有的暗靈族族人,都因祖樹的恩賜而生,自然也可以爲了祖樹的歸來去死。

其他族羣的族人,死了就死了,又有什麼好在意的?

迪格斯的思想深處,烙印着“若尋神樹”的深刻印記,他的所作所爲,都是爲了祖樹的茁壯生長,爲了自己的永生,爲了暗靈族後續的強大昌盛。

在他來看,如今坐在族長位置上的布里賽特,是祖樹和他的絆腳石,礙手礙腳。

“囉裡囉嗦。”

虛空中的陳青凰,冷漠的眼瞳中,不起一絲波瀾。

祭臺上的衆多頭顱,布里賽特和迪格斯的爭執,對她來說,都似乎沒什麼意義和價值,她只想儘快推動戰鬥的進程。

呼!呼呼!

本在那枯藤權杖內,荼毒着布里賽特力量的灰白幽電,因她這句話落下,突然間就消失不見。

所有的,屬於她的毀滅和死亡力量,被她悉數收回。

“你可以沒後顧之憂地動手了。”

她顯得很不耐煩,開始去催促布里賽特,別再有太多廢話。

“我剛剛想通了,你永遠不會毀滅暗靈族的星河域界。你先前的威脅,也僅僅只是威脅而已。”

布里賽特擡頭,那張滄桑的英俊臉龐,忽然露出了一個奇異笑容。

“我們暗靈族的星域,和翼族的星域,向來都是接壤的。翼族的族人,生活在茂密的森林中,在參天的樹木上築造屋舍。而我們暗靈族的族人,也是從花草樹木裡面,汲取着草木精能來凝鍊血脈。”

布里賽特輕聲地笑了起來。

他沒繼續說下去,沒說的很透徹,只是點到即止。

可聽到他這一席話的人,紛紛深思起來,想着暗靈族的族人,和翼族之間的奇妙關係,發現好像還果真是那麼一回事。

虞淵下意識看向了陳青凰。

姿容絕美的女皇陛下,目無表情,卻輕輕扯了一下嘴角,“你從上一代族長那裡,繼承來的知識,應該是暗靈族在庇護翼族。那些老一輩的族長,讓你覺得翼族是你們暗靈族的附庸,靠依附你們而生。”

“難道不是?”布里賽特一愣。

貝魯,還有迪格斯,甚至老摩爾和魏卓等人,也因陳青凰的一句話,神色驚詫。

現今的外域星河,在所有人的眼中,暗靈族都是第一階梯的智慧生靈。

而翼族,連和第二階梯的巖族、銀鱗族和女妖都無法比肩。

勉勉強強,能算是天外智慧生靈的第三階梯……而已。

翼族,被看做是暗靈族的附庸族羣,是在暗靈族的幫助下,抵擋別的族羣入侵。

“在十萬年前,兩者是反過來的。”陳青凰冷聲道。

一石激起千層浪!

不死鳥,在十萬年前隕滅,被圍毆致死在湮滅星域。

依照她的說法,她沒有死之前,暗靈族纔是附庸,是需要依靠翼族,才能獲得生存的權利!

“你也知道,翼族是生活在參天古樹的上面,是在樹上築造屋舍。而你們,一直生活在樹下。即使現在逆轉過來,可根深蒂固的傳統和習慣,依然沒發生改變。”女皇陛下眼中滿是譏誚。

她身下的灰雁,則是高高昂起了頭,驕傲地啼鳴。

灰雁的驕傲,和她一直透出的傲慢,簡直就是如出一轍。

你們暗靈族在樹下生活,而翼族,始終生活在樹上,始終未變!

灰雁的啼鳴聲,傳遞出來的,就是這麼一個意思。

嘭!嘭嘭!

巨大的寒域雪熊,捶打着寬闊如山的胸腔,弄的雪花四濺。

它彷彿在響應着灰雁,對布里賽特,對迪格斯,對所有暗靈族的族人,還有那棵愈發壯美的“若尋神樹”,進行着嘲笑。

笑他們整個族羣的自以爲是!

神樹下的迪格斯,也茫然地擡着頭,看着插入九霄般的“若尋神樹”,心裡想的是:難道當真如不死鳥所言,十萬年前的暗靈族,依附着現今不值一提的翼族爲生?

可悲的血脈制衡,束縛着所有暗靈族的至高血脈,沒有任何暗靈族的族人,能存活十萬年之久。

真相,也早就湮滅在了過去,除了眼前這棵祖樹,誰還能告訴他事實?

咻咻咻!

或許是被陳青凰激怒了,“若尋神樹”的鋒銳枝幹,經過祖樹新一輪的暴漲之後,突然發動起了瘋狂攻勢。

的確,沒讓女皇陛下繼續久等。

如烙印着法則的枝幹,一部分刺向布里賽特,一部分突飛猛進地,向那頭寒域雪熊而來,似乎要嚴懲它。

彩色的漣漪中,如有千千萬萬的彩蝶在起舞,也從四面八方匯聚。

半睡半醒狀態的虛空靈魅,終於在盈靈界之外,去配合“若尋神樹”的行動,給予那寒域雪熊施加壓力。

一霎後,那頭九級的巨型雪熊,就看到它毛茸茸的雪白毛髮內,充滿了彩蝶。

它以哀求的,討好的眼神,巴巴地望着虞淵。

也在這時,“紅魔鍾”承載着轅蓮瑤,還有赤魔宗的方耀,陡然呼嘯而來。

轅蓮瑤和方耀兩人,眼中釋放出來的瘋狂火焰,和先前被誘導過來的異族,還有朱煥全然一致。

……

第兩百二十四章 幽火流毒陣!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墟大人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鼠潮第兩千三百五十七章 源魂重現!第八百一十三章 大道相沖第一百九十二章 針鋒相對第九百零四章態度轉變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展望人族盛世!第一百零二章 誘魔第兩千一百三十四章 靈魂碎片第七百二十六章 骨身聖潔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進食的不死鳥第一千八百五十章 隱秘的脅迫第三百二十三章 魔種心性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彌天大謊第八百六十五章 夠了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虛心求教第兩千七十六章 以身爲光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第六印!第一百二十一章 滅龍!第兩千三百零七章 異域第四第三百一十一章 妖威!第九百六十章 九印齊至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源靈第八百八十九章 暗度陳倉第兩千三十八章 靈魂神壇第八百五十四章 中央大世界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暗查陰脈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魔潮隱患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天魔大祭司第一千一十二章 誰沒搞清狀況?第兩千七十八章 擋路的天魔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器物入竅第兩千五十三章 血屠場第七百五十五章 同境最強第三百七十八章 拜見岳父大人!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此龍的巢穴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拜託啦!第七百七十六章 凝魂!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打碎神位第兩千一百九十八章 虛魂懸天第四百二十九章 捨棄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擺在面前的難題第一百三十三章 身份顛倒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暗查陰脈第七百一十二章 魂裂大陣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巨獸潛隱地第一千三十三章 附體者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給點教訓第兩千三十三章 合力第八百六十八章 煉河第四百三十八章 暗襲者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破裂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按兵不動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相勸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第二位被說服的妖神第兩千三百四十八章 命運之靈!第一千八十七章 如此絕境第九百七十九章 降臨者第兩千一百五十五章 第二個死亡泉眼第七百七十五章 離魂鬼王!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龍之新生!第一千一百章 請落座!第三百二十五章 非人非妖!第四百九十九章 商會請求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羞辱很大第六百八十三章 大勢不妙第兩千一百四十三章 封禁全解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那就練一練!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不斷浮升的發光陸地第五百零三章 不安第一百九十五章 大道種子第三百二十八章 魔種排位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陽脈的求救聲第五百五十五章 技藝近乎於道!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蛋碎第兩百二十四章 幽火流毒陣!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萬丈轅屍第九百七十四章 破壁!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早已註定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後怕第七章 煉丹第五百六十八章 驚動的劍魂!第三百四十八章 女帝第六百二十二章 金鐵神座第四百五十一章 好說歹說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另外兩頭幼獸第八百五十三章 暴漲!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污濁之地第五百九十一章 悟劍第兩千三百五十四章 對抗命運第四百五十四章 劍有神!第兩千六十八章 源靈的殘酷第兩千二十九章 策反至高第八百五十五章 求藥的九星賢者第一百六十二章 挖坑!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是對的!第一百六十六章 什麼來頭?第五十九章 蜃幻水幕第三百六十八章 未來妖神
第兩百二十四章 幽火流毒陣!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墟大人第一千九百二十二章 鼠潮第兩千三百五十七章 源魂重現!第八百一十三章 大道相沖第一百九十二章 針鋒相對第九百零四章態度轉變第一千九百七十七章 展望人族盛世!第一百零二章 誘魔第兩千一百三十四章 靈魂碎片第七百二十六章 骨身聖潔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進食的不死鳥第一千八百五十章 隱秘的脅迫第三百二十三章 魔種心性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彌天大謊第八百六十五章 夠了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虛心求教第兩千七十六章 以身爲光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第六印!第一百二十一章 滅龍!第兩千三百零七章 異域第四第三百一十一章 妖威!第九百六十章 九印齊至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源靈第八百八十九章 暗度陳倉第兩千三十八章 靈魂神壇第八百五十四章 中央大世界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暗查陰脈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魔潮隱患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天魔大祭司第一千一十二章 誰沒搞清狀況?第兩千七十八章 擋路的天魔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器物入竅第兩千五十三章 血屠場第七百五十五章 同境最強第三百七十八章 拜見岳父大人!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 此龍的巢穴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拜託啦!第七百七十六章 凝魂!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打碎神位第兩千一百九十八章 虛魂懸天第四百二十九章 捨棄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擺在面前的難題第一百三十三章 身份顛倒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暗查陰脈第七百一十二章 魂裂大陣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巨獸潛隱地第一千三十三章 附體者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給點教訓第兩千三十三章 合力第八百六十八章 煉河第四百三十八章 暗襲者第一千九百七十四章 破裂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按兵不動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相勸第一千九百三十七章 第二位被說服的妖神第兩千三百四十八章 命運之靈!第一千八十七章 如此絕境第九百七十九章 降臨者第兩千一百五十五章 第二個死亡泉眼第七百七十五章 離魂鬼王!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龍之新生!第一千一百章 請落座!第三百二十五章 非人非妖!第四百九十九章 商會請求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羞辱很大第六百八十三章 大勢不妙第兩千一百四十三章 封禁全解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那就練一練!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不斷浮升的發光陸地第五百零三章 不安第一百九十五章 大道種子第三百二十八章 魔種排位第一千七百七十五章 陽脈的求救聲第五百五十五章 技藝近乎於道!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蛋碎第兩百二十四章 幽火流毒陣!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 萬丈轅屍第九百七十四章 破壁!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早已註定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後怕第七章 煉丹第五百六十八章 驚動的劍魂!第三百四十八章 女帝第六百二十二章 金鐵神座第四百五十一章 好說歹說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另外兩頭幼獸第八百五十三章 暴漲!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污濁之地第五百九十一章 悟劍第兩千三百五十四章 對抗命運第四百五十四章 劍有神!第兩千六十八章 源靈的殘酷第兩千二十九章 策反至高第八百五十五章 求藥的九星賢者第一百六十二章 挖坑!第一百三十九章 你是對的!第一百六十六章 什麼來頭?第五十九章 蜃幻水幕第三百六十八章 未來妖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