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 女皇震怒!

布里賽特身披墨綠色長袍,此刻衣袍飄蕩,點點蘊含草木生機的異能,彷彿綠色的螢火蟲,向四面八方飛去。

內藏虛空靈魅致幻力量的彩色漣漪,被那些“螢火蟲”驅散,根本無法再聚涌。

大片大片的空白地帶,因衆多“螢火蟲”的飄散,而迅速被清理出來。

很明顯,對布里賽特這個級別的血脈強者而言,虛空靈魅所營造的區區迷幻和誘夢之術,起不到什麼作用。

面容英俊,透着一股滄桑頹廢感的布里賽特,踩着那巨大權杖,冷然看來。

他腳下的灰雁,發出一聲令人心碎的悲鳴。

灰雁的兩隻巨大灰翼,寬闊如陸地,卻不再釋放出毀滅之火。

似乎也認命了,知道在布里賽特的神力之下,它極難掙脫。

而且,它越是瘋狂掙扎,纏繞它脖頸的枯藤,也就勒的越緊。

反而什麼都不做,枯藤纔不會繼續施加壓力,它還能有更多存活的空間。

突然,它透過層層彩色漣漪,看到了遠在盈靈界上方,那道熟悉的,堪比完美無瑕的修長倩影。

悲鳴中的灰雁,狹長的眼眸內,驟然煥發出神秘光彩。

灰雁停止鳴叫,如漂泊億萬年的遊子,忽然瞧見了家鄉故土般,癡癡地望着女皇陛下,再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然而,但凡能看到它的人,都知道它是因陳青凰的現身,而重新燃起希望。

它將所有的期望,美好的幻想,都寄託在了女皇陛下身上。

“你在縱容那棵樹的生長!你本可以阻止深海巨翼蜥,阻止那些生靈進去送死,你偏偏沒那麼做。”布里賽特開口,聲音顯得低沉,給人一種心力憔悴,疲憊不堪的感覺。

不知道是不是一直趕路,太過於勞累了,他看着就像是沒精神。

然而,熟悉他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向來如此。

“唔!”

和陳青凰並肩懸浮虛空的虞淵,因這位暗靈族族長的一句話,低頭看了一下盈靈界,望着那株遮天蔽日的“若尋神樹”,立即精準捕捉出布里賽特的深意。

暗靈族的族長,並不想“若尋神樹”生長壯大,他是不滿陳青凰的不作爲。

他顯然是知道,先一步抵達的陳青凰,有能力破掉虛空靈魅的幻術,讓遊蕩在此方碎裂星域的衆生,紛紛擺脫幻術的蠱惑。

陳青凰若肯出力,各族的強者,還有那深海巨翼蜥,都能不受幻術制衡,也就不會來盈靈界送死。

“你暗靈族的內亂,與我何干?”

隔着遼闊空間,女皇陛下眉梢一提,便有滔天的毀滅之火,和死亡波瀾,在布里賽特的位置形成。

本來尚算明亮的空間,簇簇的黑色毀滅火焰燃燒,將布里賽特釋放的“螢火蟲”瞬間燒死。

灰白色的,充盈着死亡法則的波瀾,也順勢朝着布里賽特蕩去。

“它如果被你所殺,我一旦恢復巔峰力量,將會在你暗靈族掌控的星域率先起舞。你這個小輩,會是整個暗靈族的罪人,一個接着一個暗靈族的星海,會淪爲永恆死域,毀滅的烈焰會無止盡地燃燒下去。”

陳青凰的眼瞳,一隻漆黑如墨,一隻灰白詭異。

她用一種彷彿吟唱般的語調,道出瞭如此冷酷的話,讓所有聆聽到的人,都生出了一種正直觀地,看着暗靈族的星海域界,逐個被死亡、毀滅烈焰燃燒,衆生滅絕,所有植物枯亡的畫面。

“雷霆神池”內的魏卓,那雙銳利如劍的眼睛,也閃過驚駭。

徐璟堯,還有楚堯等人,同樣暗暗咂舌。

煞魔鼎下面,利奧和丹妮絲這兩位星族的年輕人,想着那樣的場景可能會發生,如正在做噩夢般,血脈都在顫慄。

甚至於,連盈靈界之上,“若尋神樹”之下的迪格斯,都因女皇陛下的這番冷血話語,神情沉凝,一點不敢怠慢。

“布里賽特這笨蛋,他從未接觸過不死鳥,根本不知道怎麼與其相處!”

迪格斯心底大罵。

他和虛空靈魅共事過,能聆聽“若尋神樹”的教誨,所以知道誕生於最初的超凡生靈,對這個時代的衆生,是怎麼的冷血無情。

因那隻不死鳥,而遭受滅絕的種族,可不止一支。

如果灰雁當真死了,而陳青凰活着從邃林星域離開,且在不久之後成功恢復全部力量,再次蛻變爲完整形態的不死鳥……

迪格斯想想都不寒而慄。

他即便殺了布里賽特,通過神樹獲得了永生,取代布里賽特成了暗靈族的族長,所有暗靈族生活的星海域界,盡數被不死鳥毀去,那他所在的一切,又有什麼意義?

迪格斯也有些煩躁。

“哎……”

星族的九星賢者貝魯,幽幽一嘆後,也飛逝到上空。

他先向虞淵請示了一下,得到虞淵點頭默許,他便落入煞魔鼎,站在鼎口隔空相望,“布里賽特,好久不見了。”

千萬裡外,以權杖中的枯藤,纏繞着灰雁脖頸的滄桑大漢,聽到他的問話,驚訝道:“貝魯前輩。”

布里賽特因女皇陛下的一句話,此刻怔住了,內心也掀起巨浪。

他只聽過不死鳥的傳說,以前從未打過交道,也沒料到不死鳥,竟然以所有暗靈族的星海域界來威脅他。

他有點騎虎難下。

本想,挾制這隻灰雁,讓不死鳥打破虛空靈魅的漫天幻術,讓後續的生靈掙脫出來,別繼續向盈靈界赴死。

然後,令“若尋神樹”的生長和成形,就此停下來。

可是……

不死鳥根本不被威脅!

除了漫天的毀滅烈焰,依然在蠶食着,被他釋放出去的草木精靈外。

濃郁的死亡異能,依舊如海浪般盪漾過來,一點停頓跡象都沒!

布里賽特心神受震,於是看向那隻連悲鳴聲,都停了下來的灰雁。

此灰雁,有着九級的血脈,它精湛衆多毀滅秘術,常年在翼族生活的領地出沒,傳言和執掌“毀滅堡壘”的一批流寇,也存在着不清不楚的關係。

還有,此灰雁也曾經出現於暗靈族的域界星空,在衆多森林留下過蹤影。

布里賽特確信,有他們暗靈族的族人,因這隻灰雁而亡。

所以,他也是出於多方面的考慮,才特意擒拿此灰雁,趁着不死鳥尚且沒達到巔峰狀態,用它進行脅迫。

“布里賽特,聽我一句勸,也給我一個薄面,放下那隻灰雁。”貝魯揚聲道。

“可是,我……”

布里賽特面露難色,他還是頗爲尊敬貝魯的,尤其是信服貝魯的爲人做事,還有其淵博知識。

不過,灰雁殺過暗靈族的族人,而不死鳥又明顯想看着“若尋神樹”生長。

這都是他的正當理由。

“你是一族的族長!你要從大局來思考,你難道想要讓整個暗靈族族人,都整日惶恐?”貝魯沉喝。

“布里賽特!”

盈靈界中的迪格斯,也適時地,發出一聲怒吼。

這聲怒吼,和貝魯的喝聲一起,衝向了布里賽特所在的空間。

暗靈族的族長,身形猛地一震,再看着死亡能量濃郁的浪潮,毫無凝滯地蔓延過來,一副根本不在意灰雁死活的架勢……

“我放手!”

布里賽特服輸似的,衝着陳青凰大喊,旋即和巨大的權杖一道兒,脫離了灰雁。

纏繞在灰雁脖頸的,一條條巨蟒長蛇般的枯藤,也隨之飛離。

灰雁立即以喜悅的啼鳴做出迴應。

它堅信,漸漸走向新生之路的不死鳥,一定能夠救下它。

至不濟,即便是它真的死了,等那位的力量全部歸攏,也能令它死而再生!

“你也真是的,惹她作甚?”

貝魯埋怨地,瞪了布里賽特一眼,暗地裡傳出心聲,“你壓根不瞭解她的恐怖,她即便對那株樹的成長縱容,也未必就是敵人。”

站在巨大權杖上的布里賽特,沒有吭聲,心中思緒翻涌。

他這時候,才注意到了貝魯所站着的居然是一個黝黑大鼎,想到不死鳥和虞淵,一道兒從深黯星域消失的傳說,當然就知道鼎內和貝魯一起的,就是那位據說和神魂宗,有極深牽扯的人族青年了。

然後,他想到了幼子肯納德,想到了謠言。

“和虞淵沒關係,是暗域修羅下的手,你要尋仇,去找薩博尼斯吧。”貝魯看出了他的想法,善意地提點了一句,“我當時在現場,你應該相信我。”

布里賽特點了點頭,旋即震怒道:“你還要做什麼?”

蔓延向他的灰白死亡浪潮,漫天的黑色毀滅烈焰,並沒有因他放下灰雁罷休,依然席捲而來!

呼!

一道嫩綠色光影,從陳青凰體內竄出,霎那千萬裡!

和她離的最近的虞淵,還有貝魯,分明感受出毀天滅地的氣血動靜。

“陽神?還是她本來的形態?”

九星賢者貝魯,在這一刻也茫然了,分不清那道嫩綠色的光影,究竟是何物。

他不知道如今的不死鳥,到底是怎麼一個狀況,究竟是人,還是一頭尚未成功蛻變的星空巨獸。

“好像是……陽神,我的感覺是如此。”

虞淵驚歎不已,也摸不着頭腦,可他從那道飛離的綠色光影內,嗅到的絕對是仿若無窮盡的磅礴血能。

那應該是一種另類的,魂和血結合的陽神,如浩漭的古老大妖。

一聲奇異啼鳴隨之響起。

蔓延向布里賽特的毀滅烈焰,浪潮驚天的死亡波盪,變得愈發的洶涌,女皇陛下的那道身影,似在頃刻間抵達。

一剎那,就橫跨了千萬裡的空間距離。

嚴奇靈暗暗咂舌,“這就是星空巨獸的天賦神力嗎?一方星域,彈指就到?”

……

第六章 我是虞淵!第一百零六章 災禍四起第三百四十一章 國師遇險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小雪人兒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飛石第兩百四十章 幾欲瘋狂!第八百七十六章 控魂第一千二十章 束縛解開第一百九十七章 自作孽,不可活!第三百五十八章 不接受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完整形態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解魂毒第九百二十五章圍禁第七百七十七章 鬼王之爭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屍變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沉落者第一百六十四章 倏然鉅變!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爲何是我?第六十二章 暗算第兩百八十五章 神威帝國魏氏!第八百五十七章 原始魔陣第一千三十二章 逐月法杖第六百七十七章 灰霧蔓延!第八十章 憑空感覺第一百四十六章 地魔白鬼!第八百八十章 轟殺天驕!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時空雙禁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天外戰場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重大謎團第六百八十章 隱藏的未婚妻第七百八十二章 陰脈源頭!第五百七十六章 龍族圖騰柱第八百二十六章 就現在!第兩百八十九章 開慧眼!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星河毒瘤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插一腳!第五百四十三章 重見天日第七百二十二章 白骨大人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象神隕滅第一百二十四章 消逝的第四上宗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蛋碎第九百七十五章 御龍第五百四十一章 圖窮匕見第六十章 來自樊離的邀請第四百零一章 芥子手鐲第七百一十五章 妙不可言第五百四十九章 無知情敵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進食第六百八十六章 收煞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螻蟻一般!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打消顧慮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污濁之地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等下!第八百九十三章 叢林之王!第一百六十二章 挖坑!第三百六十二章 秘境邀請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鐵血修羅第四百二十七章 晶璃瓶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小雪人兒第一千五十一章 湮滅星域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布里賽特第一百九十二章 針鋒相對第五百八十五章 收徒?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大澤第七百八十七章 寒冰之身!第三百五十五章 拒!第七百九十五章 爭相鬥豔第兩百七十章 殺雞儆猴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復活的盈靈界第六百三十五章 兜售丹丸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插一腳!第二十七章 我就是那個意外!第三百四十章 我有兩手!第二十六章 撕破臉!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互訴衷腸第九百三十七章第二塊斬龍臺第九百零八章混的還可以第兩百零五章 天藥宗第七百六十章 魂魄糾纏!第四百八十四章 雙胞姐妹第一百四十五章 破碑!第三百三十五章 蛇吞蟒第兩百八十章 針對第七百三十一章 死不足惜!第七百三十五章 死訊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拜託啦!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不滅劍光第八百三十二章 由我魂魄,入駐你身!第兩百六十八章 雕蟲小技第九百七十六章 魔種的擔憂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非來不可!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虛心求教第一千八十三章 找準方向第三百八十一章 雷獄魂符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你說停就停?第一千二十四章 任你處置!第四十九章 多多益善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言出法隨第四百四十三章 神器出土!第四百二十五章 見死不救?
第六章 我是虞淵!第一百零六章 災禍四起第三百四十一章 國師遇險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小雪人兒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飛石第兩百四十章 幾欲瘋狂!第八百七十六章 控魂第一千二十章 束縛解開第一百九十七章 自作孽,不可活!第三百五十八章 不接受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完整形態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解魂毒第九百二十五章圍禁第七百七十七章 鬼王之爭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屍變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沉落者第一百六十四章 倏然鉅變!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爲何是我?第六十二章 暗算第兩百八十五章 神威帝國魏氏!第八百五十七章 原始魔陣第一千三十二章 逐月法杖第六百七十七章 灰霧蔓延!第八十章 憑空感覺第一百四十六章 地魔白鬼!第八百八十章 轟殺天驕!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時空雙禁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天外戰場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重大謎團第六百八十章 隱藏的未婚妻第七百八十二章 陰脈源頭!第五百七十六章 龍族圖騰柱第八百二十六章 就現在!第兩百八十九章 開慧眼!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星河毒瘤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插一腳!第五百四十三章 重見天日第七百二十二章 白骨大人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象神隕滅第一百二十四章 消逝的第四上宗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蛋碎第九百七十五章 御龍第五百四十一章 圖窮匕見第六十章 來自樊離的邀請第四百零一章 芥子手鐲第七百一十五章 妙不可言第五百四十九章 無知情敵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進食第六百八十六章 收煞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螻蟻一般!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打消顧慮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污濁之地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等下!第八百九十三章 叢林之王!第一百六十二章 挖坑!第三百六十二章 秘境邀請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鐵血修羅第四百二十七章 晶璃瓶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小雪人兒第一千五十一章 湮滅星域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布里賽特第一百九十二章 針鋒相對第五百八十五章 收徒?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大澤第七百八十七章 寒冰之身!第三百五十五章 拒!第七百九十五章 爭相鬥豔第兩百七十章 殺雞儆猴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復活的盈靈界第六百三十五章 兜售丹丸第一千三百零五章 插一腳!第二十七章 我就是那個意外!第三百四十章 我有兩手!第二十六章 撕破臉!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互訴衷腸第九百三十七章第二塊斬龍臺第九百零八章混的還可以第兩百零五章 天藥宗第七百六十章 魂魄糾纏!第四百八十四章 雙胞姐妹第一百四十五章 破碑!第三百三十五章 蛇吞蟒第兩百八十章 針對第七百三十一章 死不足惜!第七百三十五章 死訊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拜託啦!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不滅劍光第八百三十二章 由我魂魄,入駐你身!第兩百六十八章 雕蟲小技第九百七十六章 魔種的擔憂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非來不可!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虛心求教第一千八十三章 找準方向第三百八十一章 雷獄魂符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你說停就停?第一千二十四章 任你處置!第四十九章 多多益善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言出法隨第四百四十三章 神器出土!第四百二十五章 見死不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