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九級異獸

得到肯定答覆之後的虞淵,在虛空的銀白隕石上,重新審視着七厭。

七厭附體的地穴族族人,體格瘦小,皮膚下的血肉,和七厭的七條劇毒溪流相融,透出一股腐朽酸澀的氣息。

一縷意識波,伴隨着一聲直達靈魂的啼鳴,傳遞向虞淵。

意識波瀾內,記憶和奇妙圖紋混雜,準確地描述了關於七厭,不受“若尋神樹”影響的玄奧。

女皇陛下懶得長篇大論,用她這個層面的超凡生靈,奇特的方式,將想要表述的東西,直接灌輸給虞淵。

告訴虞淵,萬物相生相剋,誕生於“彩雲瘴海”的七厭,異魂和他精煉的劇毒精粹糅合,是一種奇妙的液體生命體。

七厭,其實早就有軀體,那七條劇毒河流,就是他的軀身。

“彩雲瘴海”乃浩漭的奇絕詭地,沼澤散落,五顏六色的瘴雲,如厚厚的霧紗披在半空,遍佈着衆多因劇毒瘴氣而壯大的奇花異草。

從中孕育的七厭,汲取劇毒瘴氣精華,凝爲液體軀身,自有他的神奇之處。

穿金裂石的鋒利枝幹,對液體溪流形態的七厭,造不成傷害。

“若尋神樹”和其餘的猙獰怪樹,也沒辦法熔鍊七厭,將他連魂帶劇毒溪流吞沒,真要那麼去做了,反而也會得不償失,會玷污自己原有的力量。

殺不死,且無法煉化,“若尋神樹”還真的拿七厭沒轍。

女皇陛下的那一縷意識波,還告訴虞淵,七厭沒有能衝離盈靈界,是因爲那隻神蝶的約束,而非“若尋神樹”。

在最初的時候,虛空靈魅還有“夢蝶”和“幻蝶”兩個名字,神蝶和她的一番衝突,並不是因遭受重創,才遲遲不能醒來。

此刻的神蝶,在釋放它早年做爲“夢蝶”和“幻蝶”時,掌握的夢和幻之秘術。

它只有處於現在的半睡半醒之間,幻和夢的奇妙才能持續,才能讓邃林星域的各方生靈,深受幻術的迷惑,逐個趕赴過來。

神蝶一旦完全甦醒,幻術也就失效了。

至於那神蝶爲何束縛着七厭,不允許“若尋神樹”吸食不了的七厭離開盈靈界,女皇陛下也不知原因。

沒隻言片語,僅一縷意識波,便道盡所有。

而虞淵,也只是一霎那間,就知曉了一切。

從女皇陛下那兒,得知了奇特的異魔七厭,不僅不受“若尋神樹”的制衡,興許還真的有可能,在某一刻幫上忙,能助他對付“若尋神樹”。

只是……

居高臨下,冷漠看了七厭半響,他還是搖頭:“不必了,我並不需要你的幫助。你也看到了,我未被盈靈界牽扯,也沒被約束。而你,連衝離盈靈界都不能,有什麼資格大放厥詞?”

七厭附體的地穴族族人,眼瞳燃燒着的綠色火焰,彷彿突然熄滅了一霎。

看得出來,他極爲的失望。

嗤嗤!

暗靈族的迪格斯,隔空指向七厭,立即有細密的空間光刃形成。

裴羽翎一聲輕喝,“虛天鑑”隨心而動,也向七厭的所在而去。

“虛天鑑”軌跡所過,空間彷彿被冰凍,空氣不流動,所有的植物,異能,也像是霎那靜止。

“你們,殺不了我的。”

七厭的猖狂聲,從那地穴族族人體內響起,然後在一瞬間,他的七條劇毒溪流,如七道迅疾閃電,朝着七個不同方向而去。

迪格斯和裴羽翎的攻擊,一束束的空間光刃,還有虛空封禁,對他的確無效。

上空衆人驚奇地看到,從七厭分離的七條溪流,能相互融合爲一。

不論,之前的距離多遠,處於什麼狀況。

本被裴羽翎的“虛天鑑”,封禁的一條暗褐色劇毒溪流,被那迪格斯的空間光刃,斬爲一段段的另一條深綠色,在一個剎那後,出現於別的五條劇毒溪流處,毫髮無損。

其中七厭的魂能,溪河中的毒素,一點不少。

似乎,一定的空間範圍內,七厭凝鍊的劇毒溪流,彼此連繫永不斷。

且,可隨意地瞬間匯聚。

“這東西,果然有點門道,也是目前爲止,唯一可以在盈靈界,生龍活虎大搖大擺的傢伙。”嚴奇靈眯着眼,摸着下巴,“你怎麼就不肯答應他?我覺得,他比你介紹的,已加入我們的桃花夫人,還要特殊點。”

桃花夫人胡彩雲,也曾經是彩雲瘴海的邪派修行者,當年和黑潯一同衝向天外。

因她很識相,在瞧出虞淵的不凡後,就堅定地追隨,所以千鳥界時,她便被引薦給神魂宗,如今已經是神魂宗的一員了。

嚴奇靈覺得,既然都是彩雲瘴海的異類,胡彩雲都被引薦了,七厭那麼主動,何必拒絕?

尤其是,從目前的局面看,七厭還能在某一刻,做爲對付“若尋神樹”的手段。

“他就是不行。”

虞淵沒有女皇陛下的神奇手段,無法將他在曳幻星域的浮生界,和七厭相遇之後,發生的衆多不舒服事情,一股腦地傳給嚴奇靈,所以只是簡單地說道:“他不會信賴任何勢力,也不會信賴任何人。只要有機會,看到有利可圖,他會背棄所有人。”

“哦,這樣啊,我懂了。”嚴奇靈點了點頭。

又過了一陣子。

“火神之矛”攜帶着徐璟堯,化作一片火炎流星,在遠方天幕浮現。

衆人的目光,頓時被吸引了過去。

虞淵眯眼凝望,看到徐璟堯的陽神,混在一片火矛光雨中,陷入了明顯的癲狂,他的靈智失控,似乎還直接感染了“火神之矛”的器魂,讓神器裡面的魂靈和他一樣。

“雷霆神池”形成的巨大雷渦深處,魏卓眉毛如劍,臉色冷峻,眼睛銳利地喝道,“徐璟堯!”

轟!

雷渦中的“天雷錘”飛出,帶起了團團的青色雷球,矗立在“雷霆神池”邊沿的八個巨大身影,則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

“火神之矛”內部的器魂,被震的有片刻清醒。

於是,衆人看到那片火焰流星,突然扭轉了方向,朝着魏卓和雷渦所在飛來。

呼!

魏卓陡然祭出法相,八個巨型的雷電光影,融入他那巍峨法相里。

先前還顯得巨大的“雷霆神池”,如電光交織的腰帶,環繞在他那千丈高的法相。

魏卓的法相,探出一隻雷電密集的巨臂,將一杆深紅長矛驟然握住,所有的流星火雨,也頃刻間消失無蹤。

嗖!

“火神之矛”和徐璟堯,被魏卓的法相,硬生生扯入雷渦。

魏卓突然一個收縮,瞬間又化作常人形態,然後向楚堯伸手,道:“拿來!”

楚堯不敢違逆他,肉疼地,掏出一枚朱果般的丹丸。

丹丸一出,很多嗅覺靈敏者,就聞到一種靜心寧神的奇異藥香,就連盈靈界內,被許多古木樹枝,瘋狂穿透的火焰星辰中的朱煥,也不再瘋狂叫囂,如短瞬有了點靈智。

魏卓愣了一下,可還是毫不猶豫地,將丹丸硬塞向徐璟堯口中。

丹丸一入嘴,像八爪魚伸出觸手,條條奇妙的紅線和徐璟堯的魂絲相連,令他從癲狂的境況漸漸甦醒。

“多謝魏前輩。”

知道被搭救的徐璟堯,連忙道謝,旋即臉色微沉,指着盈靈界中,被巨木枝幹攻擊的火焰星辰,“我宗的朱老?”

“他在我之前,先一步落入此詭異盈靈界。”魏卓搖了搖頭,冷靜地說道:“此界暗藏着,足以轟殺我的力量。我不下去還好,一旦踏足大地,我會和朱兄一樣,落得同樣的下場。”

徐璟堯駭然失色。

他對朱煥很尊敬,可他親身經歷過,也深知盈靈界非同小可,而且魏卓都這麼說了,他也不敢冒冒失失地,衝向盈靈界搭救朱煥。

徐璟堯仰頭,看着另一方虛空高處,站立着的虞淵,嚴奇靈,還有貝魯一行人。

瞧見貝魯時,他心頭巨震。

“巴洛沒來邃林星域,只是他們幾個的話,殺不死你我。你我真正需要留意的,是那位女皇陛下,因爲誰也不清楚,她究竟恢復到什麼程度了。”魏卓沉聲道。

徐璟堯點了點頭,又問:“我們就看着?”

“先看着。”

一刻鐘後。

一頭近千米長的深海巨翼蜥,將擋路的一塊塊隕石,撞擊的爆滅爲齏粉,狂吼着出現於衆人視線。

這頭天外星河的異獸,比虞淵在隕月禁地所見的,魔宮打造的奇異船舶大數倍。

之前的那頭,只有三百米長,是被魔宮斬殺以後,以其龐大獸身精煉,化作一艘華貴的船舶,上面還建造着亭臺,供魔宮強者休憩。

“我沒吃了它,給它僥倖逃脫了,竟又被幻術誘導至此。”陳青凰舔了舔嘴角。

貝魯和嚴奇靈等人,聽她這麼一說,看了一下她的動作,心底發寒。

嚴子央一聲不吭地,和她拉開距離。

身爲參與者,嚴子央知道因她的一滴綠色鮮血,引發了多麼恐怖的獸潮。

黑油蠻牛,嫣鯉,還有金厲,加衆多異獸大妖,紛紛被吸引過來。

金厲因虛空靈魅的橫插一腳,趁機逃走,黑油蠻牛和嫣鯉則死了。

沒想到,這頭近千米長,望着就如此恐怖的深海巨翼蜥,也被她的一滴鮮血吸引,要不是虛空靈魅的插手,還是會被女皇陛下蠶食。

“它也是?”虞淵也吃了一驚。

傳說中,深海巨翼蜥有深淵巨蜥的血統,眼前的這頭通體如由黑色精鐵鑄造,碩大的眼瞳深處,閃耀着殘暴的瘋狂光芒。

比起當年在隕月禁地,他所見的,被煉化爲船艦的死物,這頭深海巨翼蜥望着就令人生畏,絕對不是善茬。

“嗯。”陳青凰點頭,“除了它,還有一個,也快要到了。”

……

第七百一十章 陰脈源頭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難分對錯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蝶影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是不是你?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我不走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共死第一千五十九章 陳青凰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流竄第九百七十三章 死而復生第一百一十三章 戰場遺址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滿意的答覆第兩千三百五十章 源靈的進階第五百八十八章 衝擊泥丸!第一千二百章 作繭自縛第兩千一百四十五章 復活的古邪神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 扼殺殘念第一千四十五章 炮火連天第兩千一百八十三章 威壓袁離!第一千九十七章 神之呼喚第七百六十五章 繼續煉體!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血戰第兩千兩百零四章 擋一劍第六百四十四章 小雷霄宗第五百三十二章 入地第十五章 熾血紅蓮第兩千一百三十四章 靈魂碎片第一千三十七章 不想太耽擱第兩千一百一十章 淨魂神輝第四百三十一章 血靈祭壇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蠻牛第兩千一百零五章 黑暗的恐懼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枯坐靜修第三百六十六章 改頭換面第七百七十五章 離魂鬼王!第九十三章 去而復返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盈靈界第兩百八十五章 神威帝國魏氏!第七百零一章 自碎法相!第四百六十章 優良傳統第兩千三十九章 艱難的選擇第三百四十章 我有兩手!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妖刀的進階!第一千六十三章 又見故人第兩千一百一十七章 難題第四百八十一章 等船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陽神之精妙第一百八十四章 驚天秘聞第一千四十三章 虐殺(聖誕快樂哈~)第一千一百章 請落座!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熟悉的味道第兩千一百七十一章 鬥智鬥勇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事有蹊蹺第五十五章 都是潑婦!第九百七十三章 死而復生第一百五十三章 巨棺昇天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太乙璇璣球第九百八十章 大魔神!第三百三十九章 劍魂覺醒!第八百一十二章 對抗神明第三百三十五章 蛇吞蟒第兩千兩百一十三章 競奪至尊第四百八十一章 等船第兩千一百一十二章 修羅歸來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第二個虞淵第兩千一百章 逃兵第四百六十三章 引火上身!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一滴黃金血第六百三十三章 再傷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相互恐懼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撕破僞善面第兩千一百六十三章 袁離真身第八百三十七章 塵埃落定第九百三十四章龍族榮光第七百三十四章 心傷第兩千一百一十章 淨魂神輝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心慌慌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一廂情願第一千九十四章 一團亂第一千一十七章 最強客卿第一千七百章 新開的劍獄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暴躁的地炎!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各施神通第一千一十三章 以一敵三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收拾的服服帖帖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冤家路窄第五百六十七章 毅然前行!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一個承諾!第八百一十一章 魂念似網第兩千一百八十一章 我的領地!第七百二十一章 能怎樣?第兩千三百二十章 三管齊下第兩千五十五章 深淵之主的權柄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看到了一個蛋第兩千四十六章 造神第兩千一百二十六章 我來喚醒你們!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一通百通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 餘孽第四百一十三章 煉化太陽精火!第一百五十二章 移花接木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慘遭遺棄
第七百一十章 陰脈源頭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難分對錯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蝶影第一千八百七十四章 是不是你?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我不走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共死第一千五十九章 陳青凰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流竄第九百七十三章 死而復生第一百一十三章 戰場遺址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滿意的答覆第兩千三百五十章 源靈的進階第五百八十八章 衝擊泥丸!第一千二百章 作繭自縛第兩千一百四十五章 復活的古邪神第一千八百二十七章 扼殺殘念第一千四十五章 炮火連天第兩千一百八十三章 威壓袁離!第一千九十七章 神之呼喚第七百六十五章 繼續煉體!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血戰第兩千兩百零四章 擋一劍第六百四十四章 小雷霄宗第五百三十二章 入地第十五章 熾血紅蓮第兩千一百三十四章 靈魂碎片第一千三十七章 不想太耽擱第兩千一百一十章 淨魂神輝第四百三十一章 血靈祭壇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蠻牛第兩千一百零五章 黑暗的恐懼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枯坐靜修第三百六十六章 改頭換面第七百七十五章 離魂鬼王!第九十三章 去而復返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盈靈界第兩百八十五章 神威帝國魏氏!第七百零一章 自碎法相!第四百六十章 優良傳統第兩千三十九章 艱難的選擇第三百四十章 我有兩手!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妖刀的進階!第一千六十三章 又見故人第兩千一百一十七章 難題第四百八十一章 等船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陽神之精妙第一百八十四章 驚天秘聞第一千四十三章 虐殺(聖誕快樂哈~)第一千一百章 請落座!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 熟悉的味道第兩千一百七十一章 鬥智鬥勇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事有蹊蹺第五十五章 都是潑婦!第九百七十三章 死而復生第一百五十三章 巨棺昇天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太乙璇璣球第九百八十章 大魔神!第三百三十九章 劍魂覺醒!第八百一十二章 對抗神明第三百三十五章 蛇吞蟒第兩千兩百一十三章 競奪至尊第四百八十一章 等船第兩千一百一十二章 修羅歸來第一千九百九十三章 第二個虞淵第兩千一百章 逃兵第四百六十三章 引火上身!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一滴黃金血第六百三十三章 再傷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相互恐懼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撕破僞善面第兩千一百六十三章 袁離真身第八百三十七章 塵埃落定第九百三十四章龍族榮光第七百三十四章 心傷第兩千一百一十章 淨魂神輝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心慌慌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一廂情願第一千九十四章 一團亂第一千一十七章 最強客卿第一千七百章 新開的劍獄第一千七百五十二章 暴躁的地炎!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各施神通第一千一十三章 以一敵三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收拾的服服帖帖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冤家路窄第五百六十七章 毅然前行!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一個承諾!第八百一十一章 魂念似網第兩千一百八十一章 我的領地!第七百二十一章 能怎樣?第兩千三百二十章 三管齊下第兩千五十五章 深淵之主的權柄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看到了一個蛋第兩千四十六章 造神第兩千一百二十六章 我來喚醒你們!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一通百通第一千九百四十八章 餘孽第四百一十三章 煉化太陽精火!第一百五十二章 移花接木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慘遭遺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