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重生唐三(下)

淡淡的藍色火焰開始從唐三腳下升騰而起,一股柔和的推力將周圍所有人緩緩推開。

唐舞桐的哭聲也隨之收歇,猛然轉過身,看向父親。悲呼着就要衝上去,卻被戴雨浩一把抱住。

唐三面帶微笑的向他們揮揮手,再向衆位神王頷首致意,然後才仰頭望天,臉上滿是思念與期待。

小舞的離開,對他來說,最折磨的其實是最後的這段時刻。當他已經清楚的知道一切不可逆的時候,反而逐漸放開了心懷。她在那裡,他就會在哪裡。

他始終都沒有告訴孩子們小舞之所以會離開的真正原因。

那要追溯到萬年前,追溯到神界的那一場叛亂之戰。

甦醒的金龍王,在最後時刻強行將自身精華和瘋狂的神識注入到剛剛出聲的唐舞麟體內,要將他毀滅,甚至是藉助他那小小的身體重生,讓唐三投鼠忌器。

也就在那個時候,唐三連續在唐舞麟身上下了十八道封印,不得不將他送回斗羅大陸。

可是,那時的唐三也是受創不輕,又連續爆發。所以,他並沒有發現,當金龍王的力量涌入唐舞麟體內的那一瞬間,唐舞麟的身體其實就已經支撐不住了。

在那個時候,是小舞盡全力,憑藉着母子之間的血脈相通,將唐舞麟體內屬於金龍王的瘋狂意念和毀滅氣息吞噬了絕大部分到自己的身體之中。這才讓唐舞麟能夠活下來,能夠有機會被唐三種下十八道封印。

而那時候的小舞,本來就剛剛生產,身體正處於最虛弱的時候,瘋狂與毀滅入體,就對她造成了不可逆的損傷。

如果那時候的她,及時告訴唐三,或許唐三還有辦法幫她暫緩病情。可那時候的神界,正面臨宇宙亂流的侵襲,之後又陷入到了黑洞之中。唐三身爲神界委員會之主,衆位神王之首,他所承擔的壓力實在是太大、太大。在那種情況下,小舞怎麼能讓他爲了自己分心,甚至是爲了自己付出更多呢?

當一切塵埃落定,多神界融合,讓神界能夠穩定下來的時候,小舞的情況已經極度惡化。當唐三發現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

神界迴歸這一路上,唐三每天在妻子面前都是笑着的,可內心究竟有多麼痛苦,只有他自己才清楚。哪怕是明明已經回來了,已經找到了屬於自己原本的世界。可爲了能夠讓小舞帶着希望多活幾天,他也不敢與兒子相認。他承受着太多、太多,爲的就是多和妻子在一起一段時間。

最終,還是沒能留住她。可是,此時此刻的唐三,在內心深處反而是釋然的。他終於可以放下去一切去尋找妻子了。

他的意識開始變得模糊起來,藍色的火焰漸漸侵染到了他的身體,他只有放棄這具身體的一切,放棄所有的神力,纔有重生的可能。

那點燃的藍色光焰,化爲最純粹的神力,沒有飛向自己的後代,而是飛向神界,反饋神界。

在唐三的身體周圍,大片的虛幻光影開始浮現出來。那是他這一生之中所經歷的一幅幅畫面。

唐舞麟夫妻、唐軒宇夫妻都朝着唐三的方向跪了下來。唐舞桐也在痛哭之中和丈夫一起跪倒在地。

他們都看着那一幅幅屬於唐三的畫面,在他們的內心之中,都深深的爲他祈禱着。

……

“我叫小舞,跳舞的舞。”

小舞眨了眨大眼睛,微笑着道:“我的武魂是兔。很可愛的那種小白兔。你呢?”

唐三道:“那你豈不是正好克我,我的武魂是你武魂的食物。藍銀草。”

……

小舞道:“看你的被褥挺大的,兩個人蓋問題也不大,這樣好了,我們把牀並在一起,我們不就都有的用了?”

“男女授受不親,這不好吧。”

小舞把自己的包袱放在兩張牀拼起來的牀縫處,“把你的包袱也放過來,以後這就是邊界。你要是越界,可別怪我不客氣哦。”

……

唐三這才發現工讀生們已經都回來了,坐起身,指了指中間的分界線,道:“你可越界了。”

小舞嘻嘻一笑,道:“越界又怎麼樣?我是女孩子,你應該讓着我,對不對。當然,你是絕對不能越界的。”

……

唐三緩緩轉過身,認真的看着小舞,“你願意做我的妹妹麼?我真的希望能再有一個親人。”

看着唐三淚光閃爍的眼睛,小舞的雙眼漸漸的紅了,“要是有一天,有很多人想要殺我,那些人又是你打不過的,怎麼辦?”

唐三臉上突然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那就請他們先踏過我的屍體吧。”

……

“就叫三舞組合吧。”

“好。三五組合已經註冊。”

“喂,這個字不對,是舞。不是五。”小舞不滿的說道。

唐三拍拍小舞的肩膀,道:“算了吧。三五組合就三五組合,反正只是一個名字而已。”

……

聽了小舞的話。泰坦巨猿竟然神奇的停了下來,並且匍匐下身體。讓小舞從自己的肩膀上落在地上。大頭搖了搖。眼中竟然流露出無辜的神色。

小舞喃喃的自語道:“小三受傷了。我被你抓走。他一定非常着急。小三。你可千萬不要衝動啊,我馬上就回去了。”

……

“乖。不哭。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輕輕地拍打着小舞的背,唐三也不禁淚眼朦朧。

“哥。都是我不好,讓你擔心了。”小舞哽咽着說道。

唐三搖了搖頭。“傻瓜。是我不好纔對。是我沒本事,沒有保護好你。”

……

小舞有些撒嬌似的嘟起嘴。“趕了一天路,我地腿都酸了。哥。你給我揉揉腿好不好?”

“好,在這裡?”唐三寵溺的揉了揉小舞的頭。

唐三一邊幫小舞揉捏着小腿,一邊對她道:“明天要是還這樣趕路地話。不行我就帶着你走吧,我使用八蛛矛速度應該沒問題。”

小舞嘻嘻一笑,道:“不用,我能行,其實這樣累一點也好。我也有理由讓你給我揉腿啊。真地好舒服,哥,爲什麼你地手掌那麼熱?”

小舞看着唐三,眼神有些凝固,“哥,要是以後我們一直都能這樣就好了,你以後要是有了嫂子,會不會就不要我了?”

唐三微微一笑。道:“傻丫頭,怎麼會呢?什麼時候你都是我妹妹。”

小舞吃吃一笑,道:“要不。等我們長大以後。我嫁給你,好不好?這樣才能一輩子當你地妹妹。讓你照顧我。”

唐三失笑道:“好啊,只是你這麼漂亮,嫁給我可要委屈你了。”

小舞哼了一聲。道:“人家是認真的,有什麼可委屈的。在我心裡。你是最好的,哥,你知道麼?榮榮她老是取笑我。說我跟你是阿哥和阿妹。”

唐三愣了一下。“沒錯啊,你不就是我妹妹麼?”

小舞俏臉一紅。“不一樣地。哎呀。不和你說了,真是個木頭。”

……

小舞的大眼睛眨動間淚水撲撲而落,雙手摟着唐三的脖子,嗚咽道:“哥,你知道人家有多想你麼,你發誓,發誓永遠不要離開我。”

唐三毫不猶豫的道:“我發誓,除非我死了,否則永遠都不離開小舞。”

小舞這才破涕爲笑,再次靠上唐三的肩頭,“小舞也發誓,永遠也不離開小三哥,就算是死也不離開。”

……

小舞抹了抹嘴角的血跡,俏臉上流露出一絲笑容,眼神有些迷離的看着手中那動人的花朵,“沒想到,我纔是這有緣之人。”

朱竹清看的很清楚,小舞看着唐三的眼神是那樣的純淨,或許,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彼此之間是否男女之情。但他們之間的感情,卻絕對是最純淨真摯,沒有任何瑕疵地。

唐三呆呆的看着小舞,半晌說不出話來。小舞低着頭,指尖在花瓣上輕撫,“小三,那個故事一定是真的,對不對?”

唐三道:“我也不知道。吃下它吧,它會給你最好地幫助。”

小舞搖了搖頭,“不,大師說的對,這樣一株仙草,又怎能讓人捨得將它服用呢?你不是說過。只要它認主後。就永遠不會凋零?我要讓它一直陪着我。愛它憐它。”

唐三從來都不會勉強小舞做什麼,擡手在她頭上撫摸了一下,微笑道:“那你就好好保護它吧,它也會一直守護着你。”

……

小舞不時將菜裡面地肉挑到唐三碗中,自己只是吃一些青菜和肉渣。

“小舞,你也吃。”

小舞笑道:“我吃的本來就少。何況,你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大師說過,你們男人要多吃肉,不然會沒體力地。”

簡單的一句話,卻狠狠的撞擊在唐三內心深處最柔軟的地方。剎那間,這幾天的迷惘和困惑彷彿都掙脫了束縛一般,唐三整個人呆在那裡,看着小舞,眼中多了幾分奇異的光彩。

唐三放下手中的饅頭,一把握住小舞的手,就在剛纔那電光火石的一瞬間,他突然想通了,看着面前小舞那關切的嬌顏,唐三隻覺得心中熱血沸騰,“小舞,不論以後發生什麼,我都會像現在一樣守護在你身邊,你永遠都是我最珍愛的小舞。”

……

小舞點了點頭,“哥,你能不能幫我梳梳頭?我地頭髮有些亂了。”

唐三愣了一下,“梳頭?可是,你回去睡覺,頭髮不一樣會亂麼?”

小舞向唐三吐了吐舌頭,“你好笨啊,回去後我一直修煉到明天早上不就行了麼?”

一邊說着,小舞從自己懷中摸出一把梳子遞給唐三。

“這把梳子的木質很好啊!”

“這是媽媽送給我的,是媽媽親手所做,以上好的檀香紫檀爲原料雕刻而成。雖然沒有任何裝飾,但這卻是媽媽最後留給我的東西。”

“小舞,你真的好美。”

“哥,幫我梳頭。”

……

“傻丫頭,這是媽媽用紫檀木所製作的,既然你已經做出了選擇,那麼,媽媽就將這把梳子送給你。將來,如果你真的能夠找到一個自己心愛的男人,那麼,就讓他幫你用這把梳子梳頭吧。女人的頭髮,一生之中,只有一個男人才能爲她梳起,媽媽祝福你。希望有一天,你能找到那個可以寄託長髮的男人。”

“找到了。”帶着淚水的嬌顏流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順着背後男人對長髮的梳攏,她的目光落嚮明月,那皎潔的月光,似乎就是母親的笑容。

……

小舞捧住唐三的臉,突然一臉凝重的看着唐三,“哥,你看着我。”

“幹什麼?”唐三盯視着小舞的眼睛。

“哥,這是我的初吻哦。也是你的初吻吧。嘿嘿,我先搶到了。省的以後再被別人惦記。”

……

小舞:“可是……”

上前一步,唐三擡起雙手,捧起小舞的嬌顏,“傻丫頭,沒有什麼好可是的。你是人又如何?是魂獸又如何?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妹妹。也是,我愛的人。”

擁她入懷,唐三摟住小舞那溫軟的嬌軀,用全場都能聽到的話,昂然道:“想抓她,那麼,就先踏過我的屍體吧。”

……

小舞:“你是第一個爲我梳頭的男人,也是唯一一個。永遠永遠。不論我們的未來如何,我的心中,除了你以外已經沒有任何空隙。”

……

緊緊的摟着唐三的脖子,小舞的心跳的很厲害,在大明和二明被兩名封號斗羅困住的時候,她就已經有了不詳的預感。她當然知道,以自己現在的情況怎麼都不可能與剩餘的武魂殿高手相抗衡。

在那一刻,她心中想的並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隻有一個念頭。如果死之前,能夠再見唐三一面,那麼,自己也雖死無憾了。

而就在她腦海中的念頭還沒有消失的時候,那熟悉的八蛛矛、熟悉的暗器,還有那熟悉的眼神就已經呈現在她眼前。

此時此刻,埋入那溫暖的懷中,小舞心中洋溢的完全是幸福。

當初離開唐三後,她想過許多許多,想到有可能永遠也見不到唐三她也曾絕望過。但哪怕有一點機會,她也不遠放棄。終於再見心上人,小舞覺得,就算現在讓自己立刻死去,這一切也是值得的。

雙手緊緊的環繞在唐三的脖子上,感受着他那改變了許多的氣息和同樣溫暖的懷抱。小舞已經有些癡了。

而現在的唐三卻根本沒有去喜悅的時間,帶着小舞飛身而起投入樹林之中,他立刻就感覺到至少有十道氣息鎖定在自己身上。這個時候他絕不能停留,只能拼命的往樹林中跑。

……

“哥。”小舞輕聲喚道。

唐三低下頭,他以精神力探路前行,眼睛的作用反到不是那麼明顯了。

用手輕輕挽起小舞的長髮,唐三摟緊她,“只要我還活着,就絕不會讓他們傷害到你。”

說完這句話,唐三前進的速度驟然降了下來,身體前衝,驟然豎起,八蛛矛擡起四根,插在前方的兩株大樹上,整個人就像一隻巨大的蜘蛛,在樹幹上橫走,接連越過幾棵大樹。

唐三的動作當然是有目的的,他在朝着一個方向繞行,背後追的最近的五個人是以扇形追來,他現在正是朝着一邊繞去。這樣以來,當對方追至的時候,他們也不回立刻就面對五名魂聖的攻擊。

藍色光暈驟然釋放,地面上的藍銀草開始瘋長,在這到處都是藍銀草的星斗大森林中,唐三的實力無疑能夠最大程度的發揮出來。

現在絕不是心慈手軟的時候,唐三的雙眼之中已經充斥着殘忍的冰冷。

……

“哥,我們怎麼辦?”

唐三一邊向前飛速前進一邊沉聲道:“必須要幹掉後面這幾個敏攻系魂師,不然我們根本跑不掉。剛纔殺了一個,還有四個。”

小舞嫣然一笑,眼前的情形令她彷彿又回到了當初自己與唐三在大斗魂場時面對強敵的鬥魂。

“那就讓我們三五組合給他們點顏色看看。”一邊說着,小舞一隻手摟住唐三脖子,整個人就像沒有骨頭似的,就那麼從唐三肩頭滑了上去,來到唐三背後。柔若無骨的嬌軀經過唐三身體,濃厚的魂力波動頓時釋放開來。

“他們進了。小舞,待會兒我能夠直接解決兩個,但解決掉兩個之後,我需要時間緩衝。等我發動攻擊之後,就改成你帶着我向前跑,有多快跑多快,揹我在你背後。明白了麼?”

……

唐三雙手一託小舞腋下,猛的將小舞甩了起來。不論承受怎養的攻擊,他都絕不會讓小舞與自己一起承受。

魂聖的反應自然是很快的,唐三就算全力騰躍都不可能在一瞬間脫離出他們的攻擊範圍,更何況他甩出小舞后,自己的身體還有短暫的停滯減速。藍銀皇右腿骨中產生強勁推力,推送着他的身體追向空中小舞。同時唐三雙手握錘,用力向下方轟去。

這一下,他幾乎是用出了自己所能達到的全力。

“不——,哥——”小舞的平靜終於被打破了。被唐三拋飛的一瞬間她就已經感受到了不妙,眼看着自己瞬間遠離唐三,她卻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看着那些無數華麗的光暈向唐三吞噬。

唐三自然知道小舞的脾氣,在甩出她的時候,就已經捏了一下她的麻穴,令她無法施展瞬間轉移回來與自己一起承受。

面對下方的攻擊,唐三此時卻變得極爲冷靜,哪怕是殺神領域也無法影響到他現在的情緒。

殺神、藍銀雙領域同時最大程度開啓,強烈的白光釋放而下,儘可能的削弱着這些魂聖的實力。與此同時,昊天錘轟出後收回,藍銀皇瘋狂涌出。

唐三雙手抱住膝蓋,令自己的身體蜷縮成一團,背後八蛛矛疊起,像盾牌一樣擋在背後。瘋狂涌出的藍銀皇快速的將他纏繞成大繭一般。通體閃爍着藍金色光澤。

唐三的反應可以說是快到了極致,在致命的威脅面前,他終於突破了。體內魂力瞬間暴增,五十九級到六十級之間的瓶頸被一舉擊潰。這驟然提升了一些的魂力無疑成了他生存下去的砝碼。

轟,首先與對方攻擊接觸的就是昊天錘那一擊。

毫無疑問,昊天錘是當今天下最強大的武魂之一,但是,唐三的昊天錘還遠不夠強大。沒有一個魂環附加,加上他此時魂力的程度,根本不足以將昊天錘真正的威力發揮出來。驟一接觸,立刻就被魂聖們強橫的攻擊瞬間擊潰。

唐三從來就沒想過利用昊天錘那一擊來抵禦敵人的攻擊,他要的是借力。

果然,在那七道光芒吞噬他的身體之前,就因爲昊天錘轟擊與對方碰撞所產生的反作用力,他的身體再次被推的向高空飛去。

攻擊距離越長,攻擊力就會被削弱的越多。此時此刻,哪怕只是能減弱對方些微攻擊,對於唐三來說,生存下去的機率也會增大幾分。

轟——

僅僅是第一道武魂真身魂力轟擊,唐三身體周圍的藍銀皇就已經盡數破碎。武魂真身爆發出的攻擊力,不論如何也不是他現在這個級別所能抵擋的。

“不要——”空中的小舞,眼看着唐三在劇烈的轟擊之中宛如狂濤怒浪中的一葉小舟,淚水不受控制的從她眼中噴薄而出。但是,唐三將她拋出的那一刻,已經將自身絕大部分魂力都作用在她身上,她的身體依舊在朝着高空飛行。

轟——

第二下攻擊落在了唐三刻意調整好的背後八蛛矛上。刺耳的破裂聲中,八蛛矛全部龜裂,而唐三再也無法保持蜷縮之勢,一股濃郁的血霧從他口中噴吐而出。令空氣都變成了淡淡的紅色。

轟——

第三下攻擊幾乎是緊隨着第二下落在了唐三背後,這一次,哪怕是經過無數次洗禮提升後的八蛛矛,也終於抵擋不住。瞬間破碎。化爲無數藍金色的碎片四散紛飛。又是一口血霧從唐三口中噴出。他的臉色已經變得如同金紙一般。

此時此刻,再沒有什麼力量能夠保護他。地面上的藍銀草在七名魂聖的聯手武魂真身爆發之下,甚至連近身都不可能做到。而唐三自己,所能做到的也只是取出昊天錘。

第四道攻擊來了,那是一道完全呈現爲墨綠色的攻擊。

而就在這道攻擊來臨的瞬間,半空中的唐三卻做出了一個令人不可思議的動作,強行在空中扭轉自己的身體,右腿如同鞭子一般向那道墨綠色的光芒抽去。

哪怕是武魂殿那些人,也不明白他爲什麼要這樣做,對於唐三來說,最好的情況自然是用昊天錘去抵禦,就算抵擋不住也能讓自己儘可能小的受到衝擊。要知道,在這些武魂真身作用下的魂力衝擊,令那名飛在空中的敏攻系魂聖都不敢靠近這邊。

轟——

“啊——”刺耳的尖叫聲從小舞口中發出,她雙目中流出的已經不再是淚,而是血。也就在這一刻,她終於強行衝開了唐三封住的麻穴。

唐三的右腿消失了,完全消失在空氣之中。可他本人卻冷靜的可怕,口中再次噴血的同時,右手一撈,體內魂力狂瀉而出,就在那自己右腿化爲的血霧之中,抓住了一根藍瑩瑩的腿骨。

猛的迴轉身,根本就不去看後面繼續朝着自己轟擊而至的三道攻擊,用力的將那截右腿骨朝着小舞的方向甩了過去。

“小舞,魂骨技能飛行,快走——”唐三的聲音已經完全沙啞了,宛如撕裂了一般,他將自己身體最後的力量全部灌注在這一甩之中。

早在彈身而起的一瞬間,唐三就已經計算好了一切。他根本就沒有想過自己能和小舞一同逃走。魂力大量消耗,面對比自己強大的太多的敵人。全身而退只是癡人說夢而已。

彈身而起,用自己作爲小舞的盾牌,將她甩出,在對手攻擊無法抵禦的時候,以右腿爲代價阻擋,同時用當初唐昊使用過的方法強行剝離了藍銀皇右腿骨與自身的聯繫。

唐三並不是封號斗羅,他自然也沒有自行剝離魂骨的代價,在這一刻,他付出的,是自己的生命。

右手抓入血霧中的同時,他的左手,已經握着一塊八蛛矛的碎片,狠狠的插入了自己的左胸心臟。只有在這付出生命的情況下,他才能強行的令藍銀皇右腿骨從體內剝離出來。

最後的生命力,就是甩出那一塊藍銀皇右腿骨,在喊出那句話的時候,紫黑色的鮮血已經從唐三口中狂涌而出。

但是,他在笑,他臉上流露出的,只有笑容。

他不願意死在敵人手中,他說過要保護只屬於他的小舞。他知道,自己做到了。在高空中接到自己的藍銀皇右腿骨,小舞必然能夠逃出昇天。

胸前的含沙射影觸動,無數細針朝着距離他不遠的敏攻系魂師射去,哪怕是在這最後一刻,唐三也要儘可能的幫助小舞拖延敵人。以確保她的安全。

地面上,兩道身影急速奔來,他們到來的時候,正好是那七道光芒騰起,朝着唐三身體追去的一刻。

邪月的瞳孔收縮了,而和他一同前來的胡列娜卻已經完全呆滯了。

她眼看着唐三的身體在那一道道光芒中變得破碎,眼看着他自殘自殺取骨,眼看着他呼喊着至愛的名字,將生的希望拋向愛人,胡列娜眼前已是一片模糊,身體一軟,倒在了邪月懷中。

小舞眼中。

藍銀皇右腿骨向自己飛來,唐三右手握住八蛛矛碎片狠狠插入自己心臟,剩餘的三道強光即將吞噬他的身體。他就是要以生命的代價來換取自己活的機會。

這一刻她已經完全明白,所有的一切都是唐三計劃好的。她與他的心彷彿連接在了一起。

哥,對不起了,這一次,我不能讓你的計劃完成。

小舞的雙眼已經變得血紅,就像當初唐三找不到她的時候一樣。看着唐三那已經殘破,並且即將被吞噬的身體。身在半空中的她猛然擡起頭,

“啊——”一聲無比尖利的悲鳴驟然從小舞口中爆發而出。那尖銳的聲音似乎令整片星斗大森林都爲之顫抖着。

刺目的紅光,驟然從小舞眉心處蔓延開來,化爲一圈紅色光暈瞬間擴散。紅光所過之處,所有的一切都被渲染成了血色,所有的一切,也在這一刻爲之靜止。

就像當初唐三母親阿銀一樣,爲了自己的愛人,她也做出了同樣的選擇。

血焰越燒越旺,漸漸由紅色變成了暗紅色,而小舞的身體也在這轉變過程中逐漸淡化,就像越來越透明的紅水晶一般。

所有的紅色擴張成一個巨大的圓環緩緩收縮,圍繞着小舞,還有她的男人。

在這一刻,那巨大的紅色磁場產生的絕對靜止正在逐漸減弱,首先恢復的,是範圍內所有人的意識。

看着那血紅的光彩,所有武魂殿高手們都驚呆了,小舞身上釋放的光彩太強烈,以至於他們根本就無法看清小舞的樣子。但在他們心中,卻已經能夠想到此時她在做什麼。

十萬年修爲啊,那可是十萬年的修爲。

胡列娜也從昏迷中清醒過來了,在頭部魂骨的作用下,她的視力要比其他人好的多,而她所看到的,也正是小舞注視着唐三的眼睛。

那是怎樣一雙眼睛啊,儘管釋放的是血紅色光芒,可在眼眸深處那濃濃的愛意,卻彷彿能夠灼燒人的靈魂一般。

紫黑色的血液不斷從唐三胸前的傷口處涌出,那是屬於八蛛矛的毒液,而他身上的其他地方,傷勢在那暗紅色的血焰籠罩之中正以極其驚人的速度恢復着。尤其是已經消失的右腿,竟然圍繞着原本的藍銀皇右腿骨逐漸生長出來。

呈現在這些武魂殿高手們面前的,是一場奇蹟上演。

唐三的眼睛重新有了神采,他看到的,也只有那雙眼睛。那雙充滿愛意和悲傷的美眸。

不,不要,小舞,你爲什麼不走……

唐三想要掙扎,他的眼眸中充斥着無盡的痛苦,他當然明白小舞在做什麼,也更加明白這樣做的後果。可是,他無法阻攔,他根本無法移動,只能眼看着這所有的一切正在朝着他最懼怕的方向發展着。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儘管唐三的計算能力很強,可這一刻,眼前的一切已經完全超出了他計算的範圍。原本應該爲他人生畫上句號的一次計劃卻並未令他的生命終結。而他最想保護的人,卻反而在……

沐浴在小舞身上冒出的血焰之中,唐三全身不斷傳來麻癢的感覺,整個人彷彿靈魂出竅了一般,他心中充滿了抗拒,可卻怎麼也無法眼前發生的一切,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小舞的身體在自己眼前逐漸淡化。

小舞此時已經不能說話了,因爲她的生命力已經完全用來燃燒這身上的血焰。但她那雙血色美眸卻彷彿如泣如訴一般向唐三訴說着自己內心的愛意。

連唐三都不知道,此時小舞所使用的方法與當初他母親所用的方法並不一樣。小舞用的,是一種更爲霸道的方式,而這霸道卻只是針對她自己。這種方式就叫做獻祭。

將自身獻祭於唐三。唐三畢竟不是當初的唐昊,他還沒有接近封號斗羅的實力,不可能吸收十萬年魂環。小舞正是考慮到這一點,纔會這樣去燃燒自己的生命力來完成眼前這一幕。

獻祭,不但是獻祭自己的生命,同時也是獻祭自己的靈魂。爲了能讓唐三成功的吸收自己付出的魂環,小舞在整個獻祭的過程中連自己的靈魂都已經融入到這個魂環之中,將自己完完整整的給了唐三。

在這種獻祭的情況下,不論唐三的實力有多少,不論他是否達到需要魂環的等級,這十萬年魂環與他的融合都會絕對成功。只需要他的等級達到相應程度,以後就能繼續提升。

而小舞的結果,卻會是永世不得超生,連唐三母親留下的那種生命痕跡,有可能恢復的機會都沒有。

胡列娜已經癡了,她突然發現,和小舞相比,自己是那樣的渺小。現在唐三是誰對她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她完完整整的看到了什麼纔是真正的愛。

他爲了她,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自殺取骨。

她爲了他,可以燃燒自己的生命,獻祭魂環。

是怎樣的愛才能讓他們彼此如此付出。難怪他對自己的美貌視若無睹,哪怕在過地獄路時自己刻意去誘惑他他也不爲所動。原來,在他心中,早已有了這完美愛人。

“小——舞——”淒厲得不似人聲的悲號從唐三口中爆發。這一刻,實力的任何進化對他來說都已經沒有意義,他的心在顫抖,他甚至已經忘記了周圍那些逼死小舞的劊子手。看着小舞那最後一絲氣息正在消散,那空洞的失去了靈魂和生命的小小軀殼,唐三的心都碎了。

突然,唐三的目光凝聚了一下,因爲他在自己身上還看到了一件東西,那是一朵花,一朵美麗的大花。

在小舞化身爲兔的同時,滾落於唐三身上。

幾乎是第一時間,唐三一隻手小心翼翼的拖住小舞所化的小兔,另一隻手飛快抄起那朵絢麗多姿的相思斷腸紅,將它的花瓣小心翼翼的送到小舞嘴邊。輕輕的扒開她那已經化爲三瓣的脣,讓一片花瓣進入其中。

奇異的一幕出現了,那堅比金石的花瓣一入小舞口中,立刻化爲汁液融化,流入這奄奄一息的小兔口中。

相思斷腸紅是小舞摘下的,哪怕她已經失去了人形,哪怕她生命與靈魂都已剝離,可她的氣息還在,也只有她的氣息,才能令這仙品中的仙品爲之融化。

看到這一幕,唐三原本絕望的心重新升起一絲希望,小心翼翼的轉動着那相思斷腸紅的花莖,將一片片花瓣送入小舞口中。

不論是泰坦巨猿還是天青牛蟒,此時都小心翼翼的將它們那巨大無比的頭顱湊到唐三身邊,雖然他們不知道唐三在幹什麼,但相思斷腸紅的氣息他們不止一次從小舞身上感到過。

它們都明白獻祭,也都明白獻祭後的結果。但在它們內心深處也還都殘留着那麼一絲希望。甚至顧不上去爲小舞報仇,只爲了期待那渺茫的奇蹟。

奇蹟真的發生了。

隨着一片片化爲汁液的相思斷腸紅流入小舞體內,一層淡淡的金紅色光芒開始出現在它身體周圍,原本已經完全枯竭的生命力,竟然以驚人的速度恢復着。

小舞垂死後只有巴掌大的身體正以驚人的速度生長,在那金紅色的光芒渲染下,她原本已經黯淡的毛髮重新恢復了光澤,晶瑩的彷彿一根根水晶絲線。

閉合的雙眼漸漸睜開,伴隨着生命力的恢復,小舞的身體內不斷產生出一股股龐大的生命氣息,將她燃燒生命力時所破壞的身體機能快速修補。

相思斷腸紅有生死人、肉白骨之效,本身又是小舞採摘,再加上小舞即將死去時完全是爲愛付出,她與這株仙草頓時達到了完美的契合。被硬生生的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

小舞的身體一直生長到尺餘長才停止了增大,一整株相思斷腸紅很快就被她吃完了。唐三的心在顫抖,眼看着小舞生命力的恢復,他死寂的心重新恢復了幾分活力。

“小舞,小舞,你能聽到我的聲音麼?”

化爲兔子的小舞自然無法回答他,那重新恢復了光彩的兔眸漸漸閉合,沉沉的睡了過去。

輕輕的將她摟入懷抱之中,唐三癡了。就那麼呆坐在那裡一動不動。他知道,相思斷腸紅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但想要將效果全部發揮出來,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他就那麼抱着小舞坐在那裡,整個人像是癡呆了一般一動不動。

……

唐三看向身邊的小舞,眼中已是一片溫柔,“我和小舞的婚事。我想,在你們的見證下先和小舞訂婚。等她完全恢復了之後,立刻結婚。請你們同意。”一邊說着,他拉着小舞在父母面前跪了下來。

大滴的淚水順着小舞面龐滑落,她那臨時回到體內的靈魂劇烈地悸動着。輕聲喚出兩個字,“爸----,媽----”

……

擡頭望向天空,唐三在心中默默的說道:大明、二明,你們知道麼,復活小舞,是你們最後的期望,可卻是我唯一的希望,小舞的復活和我生存的意義是等同的。我不需要向你們保證什麼,如果小舞不能復活,我就已經沒有了活下去的意義。沒有人,比我更愛她。從見到小舞的那一刻起,她就是我宿命中的愛人。

“小舞,我們終於又要在一起了。我一定會幫你完美的復活。我不許你再這樣下去,你要永遠都陪伴在我身邊,直到有一天,我們蒼老而去。”

唐三沒有退避,執着而堅定地注視着那虛影中地雙眸。一字一頓。用近乎嘶吼般的聲音呼喊道:“復——活——吧——!我——的——愛——人——。”

輕輕的吻了吻小舞的額頭,唐三輕聲道:“小舞,你願意嫁給我麼?我終於有資格對你說出這句話了。”

“我願意,我願意……”小舞毫不猶豫的答應着,她的聲音已經哽咽,她的眼眸之中已經充滿了淚水,但這一次不再是傷心而是幸福的淚水。

唐三柔聲道:“等我們返回天斗城,稟明老師,我就正式迎娶你。我一定要給你一個盛大的婚禮,讓全天下都知道,你是我的妻子,你的快樂,將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我要愛你一生一世,生生世世。哪怕海枯石爛,天荒地老,也永不分離。”

小舞埋首在唐三懷中,輕聲道:“不論你要做什麼,我都會跟隨在你身邊。”

……

唐三歉然道:“都是我不好,你復活之後,我都沒有什麼時間陪陪你。小舞,你知道麼,我真的好想娶你,用大陸上最隆重地婚禮娶你做我的新娘。你記住,這是我對你的承諾。不用太久,等我們擊潰武魂帝國,我一定會讓你成爲我地妻子。以後我所有的時間都用來陪伴你好不好?到了那時候,你再給我生幾個孩子,你喜歡哪裡,我們就住在哪裡。”

……

唐三拉起小舞地雙手。送到自己嘴邊。“小舞。我向你求過婚地。你也答應過我。放心吧。就算再難再苦。爲了讓你成爲我地新娘。我也一定會成功。”

小舞地眼圈紅了。她猛地撲入唐三懷中。雙手摸着唐三地面龐。癡癡地看着他。“哥。我愛你。爲了我。你一定要活着。你記着。不論你是人、是神、是鬼。我都會永遠跟隨在你身邊。”

……

“哥,這一次,我真的感覺到我快要成爲你的妻子了呢。”

唐三哈哈一笑,道:“那是當然。當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你是我的。”

小舞噗哧一笑,道:“我怎麼記得,當初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某人被我摔了個大馬趴。說起來,我也算是摔過神的人呢。”

“呃……”唐三撓撓頭,“那時候還小嘛,你的柔術又那麼厲害。摔就摔吧。打是親,罵是愛。小舞,你知道麼?我這一生中最快樂的時間,就是從六歲到我們參加全大陸高級魂師學院精英大賽結束之前。因爲,在那些年,我們一直都在一起,而且可以無憂無慮的生活。每天能和你一起修煉,看到你的笑容,就是我最滿足的事。”

小舞輕輕的點了點頭,“我也是。”

……

藍色光焰漸漸熄滅,一代神王,神界委員會之主唐三的身影也從凝實變得虛幻,唯有他那一雙眼眸,依舊明亮奪目。

“小舞,或許我再找到你的時候,你已經忘記了一切。忘記了星斗大森林,忘記了我們魂師的身份,忘記了史萊克學院,忘記了我們斗羅大陸,也忘記了我。這都不重要,我只祈求能夠讓我找到你,只要找到你,我就一定會用自己的一切來愛你,讓你再次回到我的身邊。讓我們一家能夠團聚。別走得太快,等着我……”

藍色的光焰突然轉盛,化爲燦爛的煙火,唐三虛幻的身形驟然變大,他朝着自己的家人,神界的衆神微笑着揮了揮手。下一瞬,整個身體驟然向內塌縮,瞬間凝聚於一點,就那麼消失在了太空之中。

“嗡——”神界震動,整個神界都劇烈的震顫起來。頃刻間,神界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紅色。

神王隕落,天地同悲。

“爸爸——”唐舞桐悲呼一聲,撲在戴雨浩懷中放聲痛哭。

唐三走了,一代神王,就這麼以燃燒自己的方式強行剝離了一切,去追尋他的妻子了。整個神界,在這一瞬都充滿了悲傷。

他完成了自己最重要的使命,將神界平安的帶了回來,在最艱難的時刻守護住了神界。而在此時,當一切塵埃落定之後,他選擇了追尋自己的妻子而去。

“長弓伯父。”唐舞麟強忍着悲意,來到光明神王長弓威面前。

長弓威此時此刻也是內心悵然。他認識唐三還是在衆神界面臨黑洞吞噬的危機。曾經是對手,後來是夥伴。大家齊心協力,一起將神界從黑洞之中帶出來,一起努力,讓神界迴歸。

對於唐三,他是敬佩的。尤其是此時此刻。身爲神王,近乎擁有着永生不滅生命的神王,他放棄的卻是如此的灑脫,只爲了去追尋自己的至愛。這纔是真正的愛情。

不只是他,在場的每一位神王都對唐三多了一份深深的敬意。捫心自問,能夠做到這一點的能有幾位?

“舞麟,節哀。”長弓威看着來到自己面前的唐舞麟,輕嘆一聲說道。

唐舞麟點點頭,道:“長弓伯父。我父親真的能找到母親嗎?他們真的能回來嗎?這需要什麼條件?”

長弓威沉聲道:“你父親以放棄神王之軀爲代價轉世重生,但宇宙法則嚴苛,哪怕是我們這種層次的存在,一旦轉世,也將失去前世的一切。憑藉着神王的神位,他唯一能夠做到的就是保留記憶。除了記憶之外,他帶不走任何東西。而你母親,因爲是壽終正寢,所以連記憶都保留不了。身爲神詆,他們唯一的保障是轉世必然依舊爲人。但轉世到什麼地方,我們誰也不知道,有可能是我們近在咫尺的位面,也有可能是遙遠的宇宙盡頭某個位面。你母親是不會有前世記憶的,所以,他們想要回來,至少需要兩個重要的條件,一個是你父親能夠找到你母親,並且在沒有成長起來之前確保安全。另一個則是一起修煉成神,修煉成神,能夠確保他們活下來。但想要找回到我們神界,那就需要至少你父親修煉到神王層次,重新成就海神,才能迴歸。你們也別太擔心,以你們父親的睿智,只要他能找到你們的母親,應該還是又很大機會能夠回來的,畢竟他帶着記憶而去。”

唐舞麟默默的點了點頭,唐舞桐也收斂了哭聲。

長弓威說的已經很清楚了,可是,他們的內心依舊沉重。轉世重生,將會面對什麼,誰也不知道。這必然會有着無數的變數存在。父母究竟會面臨什麼,他們也同樣不清楚。哪怕是已經身爲神王層次強者,也沒可能找到轉世的父母。唐三唯一能夠依靠的,就只有自己曾經的那份記憶。現在只是希望,他們能夠重生在一個相對和平的世界,能夠順順利利的找到彼此。

長弓威沉聲道:“此間事情已了,衆神歸位,神界按照之前海神訂立的座標迴歸,鞏固。軒宇,你初爲龍神,需要建立屬於你的神界,在你做好準備建立神界那一日,我們會前來見證。記住你爺爺對你的叮囑。未來,我們兩個神界也會守望相助。以斗羅聯邦與龍馬聯邦交界處爲分界線,分別向相反的方向發展。”

唐軒宇向長弓威頷首致意,雖然在輩分上長弓威比他大得多,但他現在已經必然是一界之主,爲了龍族,也爲了自己所統治的神詆,他必須要有屬於龍神的驕傲。

唐舞麟和古月娜分別上前擁抱了藍軒宇和白秀秀,此時大家的心情都還沉浸在唐三離去的悲傷之中。

衆位神王,以及新晉成爲神王的唐舞麟夫妻,一起返回神界而去。彩色的神界徐徐收斂光芒,下一瞬,就那麼憑空消失在了太空之中。

看着神界消失的方向,再看看之前爺爺離去的地方,唐軒宇喃喃的自言自語道:“爺爺、奶奶,你們一定會找到彼此,一定會回來的。無論你們在什麼地方,都一定會回來的。”

(全書完)

————

後面還有後記,大家記得看。之後就要正式開啓咱們的《斗羅大陸V重生唐三》了!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一席之地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三十六位天馬騎士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人間大炮二次準備?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留在天龍精舍第八百九十五章 全體過關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斗羅聯邦的終極武器!第七百五十章 對手登場第五百六十二章 提升吧第一千零四章 誤會……第九十九章 七彩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龍天養的陽謀第二百零一章 存活二十四小時?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七彩金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如何應對?第九百六十章 騙鬼呢嗎?第四百八十七章 一年級,唐雨格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突襲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軒宇渡劫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即將開始第九百九十八章 進入基地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羅鑭的通知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是“撩機”第四百三十七章 誰賺了?第四百一十一章 五級鍛造楊英明第五百二十九章 羨慕第六百六十五章 出陣殺敵第一百五十七章 上下夾攻第三百八十六章 壓力有點大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迅速變強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苦戰第五百五十章 星戰實驗班第八百七十五章 開始!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龍神骸骨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升龍開始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見城主?第四百一十章 千鍛金屬的價值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隔空交流第五百零九章 精靈女王第四十七章 金龍驚天第七百二十二章 玉玲瓏第一千零二十章 一張白紙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湛藍冰封神劍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真正的龍神鱗片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龍族太子第二百二十二章 母星,我來了第五百七十八章 還想當我爸爸嗎?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試試?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希望的曙光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一門六神王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天藍龍軀第八百六十二章 對升靈臺的猜測第一百三十章 太空初戰第七百八十章 荊棘龍左腿骨第三百八十章 軒宇三環第八百零一章 原恩輝輝的煩惱第七百四十五章 冰火兩儀眼第四百九十四章 戰術安排:娜娜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成年人不做選擇,都帶走!第二百六十四章 戰場第八百二十三章 初試生態戰艦第五百四十四章 兩大凶獸的拜訪第二百一十三章 完整團隊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尊敬的金龍公主殿下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八臂神魔王的算計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人造雷劫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馳援第二百四十六章 被關注的藍軒宇第九百五十二章 恐怖的唐門倉庫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戰唐冷玄第一百三十七章 追殺第九百五十七章 血色之門,驚悚試煉第八百九十七章 曾經滄海難爲水第九百二十一章 最高級別的接機第九百五十九章 魔鬼箏第一百三十七章 追殺第八十九章 銀紋藍銀草的輔助召喚第二百八十七章 原恩輝輝的秘密第一百零五章 副院長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戰土龍第五百二十四章 陰陽混沌鳥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一人戰一族第五百八十一章 大黑牙植裝店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將軍趙建成第十五章 葉靈瞳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天和星完了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搶位第三百零二章 自創修煉方法第九百八十章 入住龍三第一百五十三章 凌依依的話第七百八十四章 魂獸世界第一騙子第七百三十七章 提名!史萊克七怪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我認輸第八百四十九章 畢業考試的內容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七件神器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拒絕通訊第八百七十五章 開始!第四百二十二章 提煉第三百二十四章 審判天使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功脫離第五百九十三章 睡覺消耗小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一席之地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三十六位天馬騎士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人間大炮二次準備?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留在天龍精舍第八百九十五章 全體過關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斗羅聯邦的終極武器!第七百五十章 對手登場第五百六十二章 提升吧第一千零四章 誤會……第九十九章 七彩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龍天養的陽謀第二百零一章 存活二十四小時?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七彩金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如何應對?第九百六十章 騙鬼呢嗎?第四百八十七章 一年級,唐雨格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突襲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軒宇渡劫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即將開始第九百九十八章 進入基地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羅鑭的通知第二百五十五章 我是“撩機”第四百三十七章 誰賺了?第四百一十一章 五級鍛造楊英明第五百二十九章 羨慕第六百六十五章 出陣殺敵第一百五十七章 上下夾攻第三百八十六章 壓力有點大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迅速變強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苦戰第五百五十章 星戰實驗班第八百七十五章 開始!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龍神骸骨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升龍開始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見城主?第四百一十章 千鍛金屬的價值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隔空交流第五百零九章 精靈女王第四十七章 金龍驚天第七百二十二章 玉玲瓏第一千零二十章 一張白紙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湛藍冰封神劍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真正的龍神鱗片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龍族太子第二百二十二章 母星,我來了第五百七十八章 還想當我爸爸嗎?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試試?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希望的曙光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 一門六神王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天藍龍軀第八百六十二章 對升靈臺的猜測第一百三十章 太空初戰第七百八十章 荊棘龍左腿骨第三百八十章 軒宇三環第八百零一章 原恩輝輝的煩惱第七百四十五章 冰火兩儀眼第四百九十四章 戰術安排:娜娜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成年人不做選擇,都帶走!第二百六十四章 戰場第八百二十三章 初試生態戰艦第五百四十四章 兩大凶獸的拜訪第二百一十三章 完整團隊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尊敬的金龍公主殿下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八臂神魔王的算計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人造雷劫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馳援第二百四十六章 被關注的藍軒宇第九百五十二章 恐怖的唐門倉庫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戰唐冷玄第一百三十七章 追殺第九百五十七章 血色之門,驚悚試煉第八百九十七章 曾經滄海難爲水第九百二十一章 最高級別的接機第九百五十九章 魔鬼箏第一百三十七章 追殺第八十九章 銀紋藍銀草的輔助召喚第二百八十七章 原恩輝輝的秘密第一百零五章 副院長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戰土龍第五百二十四章 陰陽混沌鳥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一人戰一族第五百八十一章 大黑牙植裝店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將軍趙建成第十五章 葉靈瞳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天和星完了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搶位第三百零二章 自創修煉方法第九百八十章 入住龍三第一百五十三章 凌依依的話第七百八十四章 魂獸世界第一騙子第七百三十七章 提名!史萊克七怪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我認輸第八百四十九章 畢業考試的內容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七件神器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拒絕通訊第八百七十五章 開始!第四百二十二章 提煉第三百二十四章 審判天使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功脫離第五百九十三章 睡覺消耗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