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舞麟求親

古月娜的雙眸中蓄滿了淚水,凝視着唐舞麟,喃喃地道:“如果有來生,我一定會是你的妻子。唐舞麟,我也愛你。可是,你真的猜不到嗎?我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從我甦醒過來那一瞬開始,我們就註定是敵人。”

唐舞麟呆呆的看着她,“古月,那些並不重要啊!我當然猜得到,你可能不是人類。我也知道,人類對於魂獸所做出的傷害。但是,你現在已經是傳靈塔塔主,是大陸上掌控魂靈之人,而且你所建造的萬獸臺之中,不就在培育魂獸麼?已經有了不菲的成績,用不了多久,魂獸就能重新繁榮起來。過去人類所作的一切,已經無法挽回,但未來,我願意和你一起,維護魂獸與人類之間的關係。”

古月娜的雙眸之中流露出震驚之色,“原來,你都已經知道了?”

唐舞麟苦笑道:“我又不是傻子。如果發生了這麼多事還看不出端倪,又怎麼可能呢?事實上,當你第一次給我講述有關龍神的故事的時候,我就已經開始有所懷疑了。而真正讓我隱約猜到事情真相的時候,是在我與父親聯繫上,父親將我體內金龍王血脈的來歷告訴我的時候。”

“龍神的秘辛,你作爲一個普通人怎麼可能知道。無論是史萊克學院還是唐門,我都查閱過典籍,都沒有任何相關的記載,傳靈塔的成立還要晚於我們,又怎麼可能有這份記載呢?但那時候,我終究只是懷疑。”

“可是,後來我們開始有了龍神變,那分明就是龍神兩部分的融合。那時候我其實就已經開始可以斷定了。而且,我也猜到,你進入傳靈塔的目的一定不簡單。可那都沒關係,你其實並沒有真正傷害過人類,我也一直都在關注着你。現在時過境遷,我們共同抗敵,擊潰深淵位面,你已經是人類的英雄。我們已經處於了在斗羅大陸上的極大話語權。只要你願意,我一定會和你一起重新給魂獸以生存的家園。共同維護這份生態平衡。”

聽着唐舞麟這番話,古月娜的眼神有些凝滯,但是,淚水卻漸漸的消失了。

“原來,你真的一直都知道的。”她的嘴角處泛起一絲苦澀。

唐舞麟有些急切了,從古月娜的表情之中,他感覺到了一份不安。

“古月,你……”

古月娜向唐舞麟擺了擺手,“你聽我說。”

“如果種族滅絕的仇恨,真的如同你所說的這樣就可以化解,那麼,我就不會因此而痛苦了。不錯,我就是當初被修羅神一劍展開之後,龍神所化的銀龍王,也是當初從神界之中逃走的那一個。”

“當時的我身受重傷,爲了躲避神界追殺,只能逃來斗羅大陸之中。而那時候的星斗大森林,其實還只是一片不起眼的小森林,甚至連你們人類都還剛剛存在於這個世界而已。”

“在我沉睡的這麼多年之中,因爲受到位面的影響,不得不將自己的神力散去,自然融入到了星斗大森林之內,也從而催生了星斗大森林的生物繁衍生長。這纔有了大陸上最大的一片魂獸森林,纔有了那麼多的魂獸。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所有星斗大森林之中的魂獸都是我的子民。”

“可是,當我從沉睡中醒轉過來的時候,卻發現我的子民已經快要被你們人類屠戮乾淨了。那是成千上百萬的魂獸啊!它們也都有生命,它們也是維護着整個世界生態平衡的重要組成部分。可是,你們人類卻爲了一己之私,爲了能夠成爲強大的魂師就去獵殺它們,甚至還濫殺。就連星斗大森林也被你們侵佔的近乎於不復存在。”

“能夠活下來的魂獸已經是鳳毛麟角,甚至很多魂獸連一點生靈種子都沒有留下,後來我在萬獸臺之中想要重新復活它們的種族都做不到。你們人類,毀滅了我們魂獸多少種族?這又豈是你輕描淡寫的說一句未來給它們生存空間就能化解的仇恨?”

“從你們人類的角度來看,我們魂獸早就已經成爲了你們的資源,你們的魂導器發揚光大,甚至自創魂靈。可是,你們既然有了自創魂靈,爲什麼還要將我們魂獸斬盡殺絕?哪怕是僅存的魂獸都是被傳靈塔所圈養。”

“是你們的惡毒,令魂獸逐漸走向滅絕。是你們的貪婪,讓這個世界逐漸不再平衡。哪怕是神界,也只是眷顧你們這些人類,又何曾對我們魂獸有所憐憫?不得不說,你父親真的是一代大能,不愧是神王之首。竟然早在萬年前就能夠策劃一場滔天計劃,以吞噬另一個位面的大計劃來化解斗羅大陸的危機。我真的很佩服、也很吃驚。可是,他所有的計劃,都是爲了幫助你們人類的,可曾想過我們魂獸?魂獸的世界不復存在,註定會令這個世界不再平衡,斗羅大陸也必將走向衰落。”

“當我甦醒之後得知了這一切,就已經制定計劃。我們的力量遠遠不足,想要戰勝你們人類,憑藉那時已經不再是神詆的我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所以,想要毀滅你們,報復你們,就先要融入到你們的世界之中,瞭解你們。所以,纔有了娜兒。娜兒的存在,就是我對於你們人類瞭解的第一步。”

說到這裡,古月娜停頓下來,她的雙眸之中,已經滿是仇恨。可是,在這仇恨之中,又充斥着無盡的痛苦。

“可是,讓我萬萬想不到的是,我沒有輸給你們人類,卻輸給了你們人類纔有的情感。更想不到我化身成人之後,最先受到的,就是情感的沾染。讓娜兒喜歡上了你。而連帶着,我自己也身陷於賭約之中無可自拔。直到現在,我與娜兒之間都沒有完全融合,都多少還有她的影子存在。身爲魂獸之神,本應該帶領着魂獸來報復你們的我,卻愛上了你這樣一個人類。”

說到這裡,淚水不受控制的從她美眸之中向外流淌,“但是,唐舞麟,你應該已經明白。我們之間是萬萬不可能的。從我復甦的那一刻開始,我就已經徹徹底底的站在了人類的對立面。而你,卻是你們人類的英雄。我們各自代表着我們的族人,都是站在頂端的存在。所以,我們註定無法成爲夫妻,而只能是,敵人!”

說到這裡,古月娜右手擡起,一道燦爛的銀色光芒閃耀,正是她的白銀龍槍。白銀龍槍在她身前橫掃而過,化爲一道燦爛的銀芒。那巨大的銀芒足有萬米長,身前的一切鮮花,乃至於地面上那盛放的玫瑰,在剎那間都被她切割出了一道巨大的溝壑。

“從這一刻開始,你我恩斷義絕。我們只是仇敵!”

……

藍軒宇只覺得自己就要無法呼吸了,是真的無法呼吸。他無法想像當時父母的心情是怎樣的。在萬衆矚目之下,他們就那麼彼此對立,分別代表着人類和魂獸,成爲了最終的對手。

當媽媽說出恩斷義絕這四個字的時候,她的內心一定在滴血吧。而那時候的爸爸,又何嘗不是痛不欲生?

此時此刻,他才深深的感受到,那次在海神湖上父母重逢緊緊相擁的那一幕,是何等的不容易。

畫面再變,終極對決。

……

近了,他們之間越來越近了。

眼看着,那九彩色的白銀龍槍,就要在首先碰撞在天之玄圓之上。

但也就在這一剎那,那原本完美無瑕的圓弧卻突然停頓,本應該滿月一般的光暈在剎那間出現了缺口。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天之玄圓,中斷了。

龍皇耀輕輕的擡起了角度,在這一剎那,唐舞麟的眼神之中,所有的凝練、強勢早已全部消失,只有溫柔。溫柔的注視。

他說過的話,他從來都記得。如果有一天,他們真的是不得不面對的敵人,那麼,他寧可讓她殺了自己。他相信她,相信她在自己死後,不會真的去毀滅人類。否則的話,也不會有先前那兩場讓他減少條件的戰鬥。她是最清楚,他有足夠實力來戰勝那兩場對手的。這早已說明,她並不是真的想要毀滅人類。畢竟,她曾經也是人類,畢竟,她不只是古月,還是娜兒。

兩大種族之間不可調和的矛盾,既然沒辦法解決。那麼,就唯有一方真正佔據了強勢的地位。

他真的能殺了她嗎?他不能。

在這一刻,他甚至拋棄了自己守護人類的理想,將所有的一切,只是賭在她身上。

帝天能夠想到的,他當然也能夠想到。這些年,最苦的不是他,而是她。

在她內心之中,承受了多少的苦澀,才最終走到今天?

如果說,他和她在一起,他還曾經快樂過。那麼,她卻很可能從來都沒有真正的快樂。哪怕是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她內心之中卻始終都還有那一份顧忌的存在。

是的,她不快樂。而這份不快樂,都是因爲他們彼此之間的這份愛。

他還怎麼可能硬得起心腸,卻傷害她呢?

早在今天這場決戰到來之前,在唐舞麟心中就已經拋卻了一切。爲了這個世界,爲了斗羅大陸,他已經肩負的太多、太多。

或許,唯一不捨得,就只有他那未曾謀面的父母、姐姐。可是,他已經沒的選擇。

他等不到他們回來了。在這造化弄人之下,唯有眼前這樣的選擇,才能讓他真正的解脫。

他真的有些受不了了,很多時候,活着甚至要比死去更加痛苦。

他要兌現自己的諾言,他將自己滿腔的愛戀,都化爲這一瞬的從容。

他只是看着她,凝視着她,他是那麼的愛她。

那以她命名的金龍月語,在這一瞬悄然收斂,呈現在那白銀龍槍面前的,只有他的身軀。

近了、更近了。在如此之近的距離下。他根本已經沒有了反悔的可能,更何況,他也根本就不會反悔。

古月娜看着他的眼神變了,可也就在這個時候,她的眼神之中,突然變得殺意十足。

就在唐舞麟認爲自己即將被刺中的剎那,那份殺意卻驟然從他身邊掠過,瞬間下墜,直奔下方而去。

她要幹什麼?

【看書領紅包】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看書抽最高888現金紅包!

古月娜的白銀龍槍,終究沒有刺中唐舞麟,但是,那份殺意卻在瞬間爆發。彷彿要將天地凍結。

白銀龍槍帶着她的身體,身槍合一瞬間墜落。在那殺意的籠罩之下。下方地面上,正在翹首以望的海神斗羅陳新傑、光暗斗羅龍夜月、多情斗羅臧鑫、無情斗羅曹德智四大極限強者只覺得瞬間就陷入了一片冰冷之中。全身血液彷彿都要凝固了一般,根本無法動彈分毫。

白銀龍槍所指,第一個目標,就是多情斗羅臧鑫。那鋒銳的槍芒,瞬息而至,宛如瞬移一般。

修爲的差距,神識的鎖定,令多情斗羅甚至連釋放出自己多情劍的機會都沒有。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瞬間擋在了他前方,赫然正是無情斗羅曹德智。

“不——”反應過來的唐舞麟在空中瘋狂怒吼,用他最快的速度向地面方向衝來。可是,他終究還是慢了半拍啊!再怎麼也不可能完全追上古月娜那蓄勢而爲的身影。

他的心中突然一片冰冷,她要殺多情斗羅和無情斗羅,無疑是在忌憚他們那武魂融合技情感動天啊!

“噗——”那麼鋒銳的白銀龍槍,又豈是身軀所能抵擋?鋒銳無比的槍芒,在一剎那就刺穿了無情斗羅的胸膛,緊接着又刺穿了多情斗羅的身體。將他們完全釘在了地面之上。

能夠清晰的看到,兩大極限斗羅的生命力在瞬間就被那白銀龍槍所吞噬,身體也隨之枯萎了下去。

這一切都只是在瞬息之間發生的,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和預判。沒有人能想到,竟然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古月娜會如此冷酷無情的去擊殺多情斗羅和無情斗羅。

哪怕是對這兩位極限斗羅一直都很忌憚的兇獸們,真正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也是目瞪口呆。

古月娜眼中光芒冷冽,白銀龍槍瞬間吞吐、收回。槍芒橫掃,直指旁邊的光暗斗羅龍夜月。

受到她殺意的鎖定,龍夜月身上龍吟聲響起,武魂釋放。海神斗羅陳新傑卻是一拉她的身體,將她拉拽到自己身後。

而就在這時,古月娜卻突然回身,手中白銀龍槍刺向空中,刺向那已經追來的唐舞麟。

唐舞麟原本已經自覺必死的思維突逢鉅變,整個人的情緒都近乎崩潰了。

在那一剎那,無數紛亂的念頭在他腦海中浮現。她要殺無情斗羅和多情斗羅意味着什麼?意味着她不會放過人類,要將這裡的人類強者全部殺光啊!也意味着魂獸終究還是想要侵佔整個世界,毀滅人類。

唐舞麟的心已經完全亂了,眼看着古月娜還要殺龍夜月,他怎能讓她得逞,黃金龍槍拼盡全力的刺出,務必要將古月娜纏住啊!

古月娜冷冽的眼神毫無感情色彩,在這一瞬,她似乎情緒都已經完全沉浸在了龍族對於人類的憎恨與憤怒之中。似乎只想將眼前的一切毀滅。

白銀龍槍的槍尖精準無比的點在了黃金龍槍的槍尖之上。金龍月語與銀龍舞麟再次碰撞。

兩柄龍槍刺中彼此。這已經不知道是他們多少次的碰撞了。可就在這一剎那,突然之間,誰都沒想到的情況出現了。

那分明還閃耀着九彩色光芒的白銀龍槍,看上去槍芒吞吐、如此強勢的白銀龍槍。突然宛如泡沫一般化爲虛幻。

金光穿越,穿透了那層層泡沫,在唐舞麟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目光之中,“噗”的一聲,刺入了古月娜的胸膛,刺穿了她的心臟。

直到這一刻,她臉上的冷冽之色才完全消失,她似乎沒有感受到絲毫的痛苦,有的,只是那淡淡的微笑。

而就在這一瞬,一切似乎都已成永恆。不只是唐舞麟,所有人的眼神都已經徹底呆滯了。

遠處的兇獸們瘋狂的作勢欲撲。古月娜身邊的海神斗羅、光暗斗羅吃驚的等待了眼睛。而剛剛身體才枯萎的無情斗羅和多情斗羅身體周圍扭曲光暈變化,化爲大片泡沫消失,露出了驚愕卻毫髮無傷的二人。

墨藍張口欲呼。千軍萬馬無數震撼。

屏幕前的民衆們駭然瞪大了眼睛。

可是,這所有的一切,在黃金龍槍刺穿古月娜心臟的那一瞬居然全都凝固了。時間凝滯。每個人都保持在他們本來的動作上,無法移動分毫。一如當初位面之主唐昊出現時對於整個空間的封鎖。

就連唐舞麟的心,在這一瞬間也彷彿凝固了一般。

此時此刻,他的大腦一片空白,他怎還能不知道自己終究還是陷入了古月娜的算計之中。

他的身體還虛懸在半空之中,此時此刻,也只有他和她還能移動,他的身體緩緩落地。

下一瞬,他機靈靈打了一個寒戰,就想要將自己的黃金龍槍拔出。

可古月娜也就在這時猛然擡起手,抓住黃金龍槍的槍桿,臉上呆着淡淡的微笑,向他輕輕的搖了搖頭。

在她那宛如春蔥一般的纖纖十指之上,九彩光暈流轉,卻宛如銅澆鐵鑄一般,任由唐舞麟想要如何拔出都無法做到。

“這是我早就制定好的結局,也是最好的結局。”紅脣輕啓,她柔柔的說着。

她的聲音,整個戰場上每個人、每一頭魂獸都能聽到、明白,但他們卻依舊無法移動分毫。彷彿整個天地都已經被她禁錮。

“你……”唐舞麟剎那間淚流滿面,卻是無法言說。

此時此刻,他的心痛如絞,整個人都在劇烈的顫抖着。

古月娜輕嘆一聲,“聽我說說話好嗎?”一邊說着,她頭頂上方突然迸射出一道九彩光芒將唐舞麟的身體籠罩,以唐舞麟的修爲,竟是瞬間動彈不得。那赫然是龍神核心飛出,將他定住。

唐舞麟呆呆的看着她,此時此刻他才明白,如果她真的要對他不利,憑藉着龍神核心,早就可以將他置之於死地啊!又怎麼會等到現在這個時候。而先前她所作的一切,都只是爲了誘導他刺出那一槍。

古月娜看起來一切都是那麼的平靜,彷彿被刺中心臟的並不是她似的。

兩人之間,就間隔着黃金龍槍的距離,就那麼彼此凝視着。

她一直都在微笑,在她的眼神之中看不到半分的痛苦,有的,只是至愛。

“舞麟,你知道嗎?只有這一刻,我才能真正的、毫無保留的愛你。你問過我很多次,我愛你嗎?我也回答過你。可是,唯有現在,我才能真正大聲的,當着所有人的面,向他們宣佈,我愛你。”

她的眼神之中,滿是愛意,緩緩的擡起了自己的左手,在那細嫩的手指上,正套着那枚閃爍着幽幽藍芒的戒指。

“那天,你向我求婚的時候,我真的好感動、好感動。當你爲我帶上戒指的那一刻,其實,我就已經是你的妻子了。我古月娜只會是唐舞麟一個人的妻子。”

“娜兒贏了。在她贏的那一刻,其實我就知道,自己已經深陷其中,無法自拔。我曾經試圖過掙扎,不止一次試圖過想要殺你。可是,我做不到。反而讓自己越陷越深。終究是無可自拔。”

“連我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什麼時候愛上你的。或許,是你完成千日葬龍,爲我龍族埋葬屍骨的那一刻。又或是我叫你爸爸那一時。還是在那海神緣相親大會上,你用讓我無法拒絕的話語承認我的感情那一瞬。”

說到這裡,她的眼神開始變得迷離了,“也許,這一切都不對。因爲,我們的緣分,早在第一次相見的時候就已經定下,無論是你和娜兒的第一次相見,還是你和古月的第一次相見,都註定了,你我之間,必然有這一場緣分。”

“或許,這是一場孽緣。可是,就算如此,我也認了。”

“不得不說,你父親,是我所見過的人之中,最爲睿智的人,不愧是神王之首。他運籌帷幄,決勝於萬年之前。最終令斗羅大陸重新煥發生機,令這個世界至少可以再享萬年太平。這是何等的大智慧、大勇氣。”

“和他相比,我們都太過渺小了。我沒有他那麼睿智,所以,我始終無法想出,用什麼樣的方法,能夠解決我們之間的問題、化解我們之間那橫亙數萬年的種族之仇恨。”

“我終究是銀龍王,是龍神身體的一部分,是萬獸之王。是所有魂獸的鼻祖。他們都可以說是因爲我的氣息而進化,最終成就現在的族羣。而人類,一直都在屠戮着他們,這份仇恨並非你我之間的感情所能化解。哪怕是我們都已經站在了彼此族羣的最高點,我們也依舊無法做到。”

“爲此我冥思苦想了許久、許久。我一直都在尋找着一個能夠解決的辦法。我希望總有那麼一線曙光,能夠出現在我們面前,讓我們能夠真正的在一起。”

“我曾經想過,就這麼不顧一切的和你在一起,放棄自己身邊的一切、放棄我的族羣。只要你愛我,我就隱姓埋名的和你在一起,不管一切,只是愛你。”

“可是,我真的能那麼做麼?我不能。魂獸已經瀕臨滅絕,如果再沒有了我,那麼,他們就真的將不復存在了。天青牛蟒、泰坦巨猿這兩位你父親的摯友,甚至曾經破格成神的魂獸爲什麼都會站在我這邊,也正是因爲他們看到了和我同樣的擔憂。魂獸再不拯救,就將永遠消亡。我不能眼睜睜的看着我的族人們就這樣泯滅啊!”

“我也曾經試圖過逃避,那次失憶,其實是我故意震動了自己的大腦,讓自己失去記憶。那時候我就想,你一定會一直守護在我身邊的,而已經失去記憶的我,就無法再爲族羣做什麼了,說不定就能和你一直在一起。可是,你卻爲我找來了奇茸通天菊,爲我治好了刻意不去自我療傷的腦傷。”

古月娜的笑容有些苦澀,“儘管如此,我都在努力的裝着自己依舊失憶的狀態,甚至是希望以此來矇騙自己。可是,面對深淵聖君出手,你已經有了生死存亡的危機,我又怎能坐視?唯有出手,與你施展龍神變,將你救下。”

“再之後,我又曾經想過無數種辦法,一直都在掙扎與痛苦中徘徊。可是,我卻依舊沒有任何辦法,依舊無法做到。最終,我絕望了。”

說到這裡,她痛苦的閉上了雙眸。

“絕望的我,沉寂了很久。我又試圖忘掉你,在比武招親大會的時候,甚至真的想過要嫁給千古丈亭,嫁給一個我不喜歡的男人,從而讓我能夠真正的忘掉你,或者是傷害你,讓你遠離我。可是,你來了。而我自己,又何嘗能夠忘得了你呢?除了你之外,就算是一根手指,我也不願意讓別人碰觸,又怎麼可能真的嫁給他人?唯有你的戒指,才能戴在我手上。”

“比武招親大會之後,我終於死心了。我知道,我終究還是無法戰勝命運。既然如此,我只能按照命運走下去。從那時候開始,就有了眼前的計劃。”

說到這裡,她的雙眸之中又重新有了神彩。

“我沒有你父親那樣的睿智,能夠計劃萬年,力挽狂瀾。但是,我也想出了一個,儘量不傷害你,甚至是不再與人類加深仇恨,又能讓我的族人們有繁衍生息機會的計劃。”

“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無論我們再怎麼報復人類,就算是殺光現在所有的人類,我們也無法再將死去的族人們復活。而當初,我在化身爲人類的時候,就是爲了融入你們、瞭解你們,從而顛覆你們。”

“如果沒有我,傳靈塔又怎能那麼容易研究出萬年魂靈。而在萬年魂靈之中,卻早已加入了我的精神種子,也正因如此,我才用了很長時間才能恢復實力。之後我又憑藉着龍神核心發現了萬獸臺這個小世界的存在。泰坦巨猿與天青牛蟒是用另一種方式來拯救魂獸。他們收集魂獸種子,在那一方小世界之中繁衍生息。可是,萬獸臺終究太小,以他們的力量也是無法真正維持。爲此,我與他們商量,以龍神核心爲萬獸臺核心,但需要他們支持我來報復人類。這纔有了之後的萬獸臺。”

“憑藉着萬年魂靈加上萬獸臺的作用,我們掌控了絕大多數的高階魂師,從你們人類的角度來看,從那時候,我們的陰謀就已經全面展開了。就是爲了今時今日的反擊。”

wWW_Tтka n_¢ 〇

“只是我們也沒想到的是,聖靈教竟然會與深淵位面你合作,而那深淵聖君爲了能夠吞噬斗羅大陸位面居然會不惜一切的過來融合。但那段時間,我心中卻並無壓抑。因爲我們又能並肩作戰了。加入最終的結局是我們輸了,至少我可以名正言順的與你同生共死,被深淵位面吞噬斗羅大陸位面,無論是對於人類來說,還是對於我們魂獸來說,都是毀滅性的。那也是第一次,我們同仇敵愾的在一起戰鬥。你們並沒有發現的是,我們所有能夠化身人形的魂獸,都投入到了那場戰鬥之中,在戰場上發揮着作用。”

“當深淵聖君降臨,我卻是曾感受到我們無法抵抗。畢竟他依託於一個位面的力量,那時候唯有一種可能,就是我將你吞噬,我們化身龍神,超脫於斗羅大陸位面,方有可能將它擊潰。但是,我不願意那麼做,那並不是我想要的。我寧可和你一起戰死。也不願意傷害你、背叛你。”

“今天,當着你們所有人類強者,也當着我的部署們,我可以說一句,自從我重生以來,還從未殺過一個不該殺的人類。所以,舞麟,你的妻子是純淨的,從未有過半分污染。”

說到這裡,她巧笑嫣然,可是,在她的雙眸之中,卻已經滿是晶瑩。

“海神的出現,讓我原本認爲的結局發生了改變。原本以爲根本用不到的計劃再次有了機會。海神離去,位面之主沉睡,永恆之樹進化。這所有的一切都給我原本的計劃製造了機會,我根本無法拒絕部屬們的催促,而我原本的計劃,也到了必須要執行的時候。”

“當你來求婚的時候,你可知道,我心如刀割。我明明是那麼希望能夠接受你的戒指,甚至我好想在你還沒有向我求婚之前就對你大喊‘我願意’。可是,我不能,我看着你爲我所做的一切,卻只能在心中垂淚。儘管如此,我卻依舊忍不住接受了你的戒指,因爲唯有如此,才能讓我真正的認爲我是你的妻子。”

“我發動這場戰爭,並不是真的要毀滅人類。因爲那並不能帶給我們利益,就像你們毀滅我們會導致生態失衡一樣,我們毀滅你們,結果又會有什麼不同呢?更何況,我並不認爲我們真的能夠毀滅你們。沉睡的位面之主依舊有醒來的可能,而我就算能夠戰勝他,也必定是以破壞整個位面爲基礎的,所以,魚死網破絕不可取。”

“但是,這場災難卻依舊要讓你們感受到,依舊要發動。因爲我要讓你們知道,做錯事是要承擔後果的。也要讓你們知道,我們魂獸是有能力反抗的。”

說到這裡,她的聲音漸漸高亢起來,一雙美眸之中威儀畢露,“哪怕是我死了,我留下的精神種子也依舊存在。龍神核心我會留在萬獸臺之中,作爲萬獸臺核心,也同樣可以再次控制這些精神種子。而我通過龍神核心種植下的這些種子,哪怕是你們人類的魂師有了後代也一直會傳承下去,除非你們殺光所有被控制的魂師,否則,這些種子就會一直都在。只要你們試圖毀滅我們魂獸,試圖傷害我們。那麼,通過龍神核心,就可以再次控制你們,再次讓能夠覆滅你們的戰爭降臨。而這份控制,至少需要萬年的時間方能消失。”

說完這些,她的眸光重新落在唐舞麟的面龐之上,又重新變得溫柔起來,“這就是我的計劃,我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爲了讓我們魂獸與你們人類能夠和平共處。但是,我這麼做,也意味着,我並沒有真正的完成身爲魂獸之王要做的一切,終究站在了你們的對立面。而作爲人類英雄、人類之王的你,又怎麼可能娶這樣一個我呢?就算你們最終妥協,我們也將走遠。而身爲能夠控制大勢的我,必將成爲你們最爲忌憚的存在。或許,你可以拋卻一切來到我身邊,可是,在你心中會有那麼多的牽絆,你永遠都不會開心。而事實上,你也不可能在我擁有這樣身份的情況下和我在一起了,我們只能是敵對。”

“我們魂獸擁有過強實力,同樣不是我希望看到的,不均衡就意味着野心的出現。所以,我也在龍神核心上留下了限制,非是到魂獸一脈生死存亡的時刻,這份精神控制就不會出現。”

“這就是我的計劃,唯有我死,才能解除魂獸一脈的野心,也唯有這場戰爭出現,才能讓你們人類警醒。舞麟,我只是希望,在我死之後,你能約束人類,留給我們魂獸一脈生存空間。完成我們的約定與承諾,至少留一個星斗大森林給我們。有大明和二明在,我相信他們也會約束魂獸,不會再去傷害人類。而你們人類已經研究出了萬年魂靈,再不需要獵殺魂獸,就讓我們兩大種族,和平共處吧。好嗎?”

光暈收斂,先前定住唐舞麟的龍神核心已經飛騰而起,投入到空中的萬獸臺之中而去。唐舞麟又重新恢復了行動的能力。

“爲什麼?你爲什麼要這樣?你爲什麼不早點將這一切告訴我。一定有別的辦法的,一定會有別的辦法的啊!”唐舞麟鬆開黃金龍槍,一閃身就到了古月娜身邊,將她摟在自己懷中。

而此時的古月娜,身上生機已經越來越少,俏臉漸漸露出了蒼白之色,但她的雙手依舊緊緊的抓住黃金龍槍,不讓唐舞麟將它拔出去,任由黃金龍槍吞噬着自己的生命力。

身爲銀龍王,她自身的生命能量實在是太強了,哪怕是黃金龍槍,也在一時半刻之間無法要了她的性命。

古月娜目光溫柔的看着他,“這是最好的結果,最好的解脫。我好累,讓我走吧。你好好的活着,你還要等着你的爸爸、媽媽回來找你。好嗎?”

“不好、不好……”唐舞麟早已是淚流滿面,他緊緊的抓住古月娜的手,想要將她的手拉開,可古月娜最後的力量又豈是那麼容易對抗的,無論他如何用力,也無法將她的手拿開。

“古月,你知道的,我不能失去你。你怎麼能如此殘忍?你怎麼忍心留下我一個人。”

古月娜輕輕的搖了搖頭,“我們之間,代表着人類與魂獸。唯有一人能夠活下來。我早就看出,你已經下定決心,要做離開的那一個。可我又怎麼捨得?你終究還是沒我聰明,你終究只是我的傻瓜。”

生命即將走向盡頭,可此時的她,卻笑得很甜,似乎沒有半點的痛苦和遺憾。

“說你愛我。”她柔柔的說着。

“我愛你。”唐舞麟近乎是用盡全力在怒吼着。

“老公,我也愛你。”古月娜終於鬆開了握住黃金龍槍的雙手,因爲在這一刻,她整個人的神彩已經變得暗淡,再不可逆。

她那已經變得沒有半分血色的纖細手掌,輕輕的撫在他的面龐上,她那身材暗淡的銀色雙眸,滿是不捨與眷戀。

突然間,她的眼睛猛然瞪大。

“噗——”

黃金龍槍的另一端,刺穿了他的胸膛,幾乎是在剎那間,他已經將她的身體緊緊的摟入自己懷中,再無分彼此,再不能因爲那槍桿的阻隔而無法如此緊密的接觸。

“不要啊……”她的聲音已經極其微弱,可是,在這個時候,她已經根本不可能阻止他所作的一切。

唐舞麟臉上的痛苦消失了,他微笑的看着她,“原來心臟被刺穿是這樣的感覺,只有一些冰涼,並不怎麼疼。你怎麼能捨我而去呢?你是我的妻子,我說過的,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你要離開,我怎麼能獨自留下。”

她的雙手撐在他的胸膛上,試圖將他從黃金龍槍上推開,可此時的她,卻哪裡還有力氣?

唐舞麟緊緊的摟着她,她根本沒辦法掙脫。

“舞麟,你還有爸爸、媽媽,你答應過他們的,你要等他們回來啊!”

唐舞麟輕輕的搖着頭,“爸爸、媽媽身邊還有姐姐。可是,你只有我。”

“舞麟……”古月娜的淚水終於噴薄而出,她再也顧不得一切,用盡自己最後的力量,緊緊的摟住他。而她的氣息,也在這一刻開始傾瀉而出。

唐舞麟雙腳發力,兩人就在這黃金龍槍的刺穿之下騰空而起,飛昇到半空之中。他一隻手摟着古月娜,另一隻手向空中揮動。

頓時,先前凝固的時空破碎,所有人都變得能夠移動了。

“舞麟——”無數悲呼聲在下方響起。所有人都擡頭看着天空中這對如此相愛,卻最終走向悲劇的情侶。

唐舞麟的目光十分平靜,“其實,今日的一切,早在這最後一戰到來之前或許就已經結束。原本,我是想用自己的生命爲代價,喚醒她,讓她留給人類一線生機。而我也終究能不受這份痛苦。卻沒想到她會如此計劃。她剛纔所說你們也都聽到了。人類、魂獸,唯有和平共處,才能讓我們斗羅大陸的世界延續下去。我希望,用我們的離開,能夠喚醒你們,讓你們拋卻心中的執念。”

“自從大陸有生靈以來,人類與魂獸,都已經因爲彼此有了太多的生命喪失。希望以我們的死,爲這一切畫上句號。這是我留下的最後請求。墨藍姐、史萊克學院與唐門的諸位。肯定你們,爲此而推動。大明、二明,兩位叔叔。如果我父母回來了,請替舞麟說一聲,恕我不孝了。我沒能等到他們回來,我、真的好想他們。替我向他們說一聲,‘爸爸、媽媽、姐姐,對不起了。’”

“舞麟!”

大明和二明都已經紅了眼睛,就想要飛起來。可是,天空之中卻彷彿有着一股無形的力量禁錮着一切,任何人都無法飛起。

唐舞麟向他們搖了搖頭,“沒有人能阻止我們在一起了。再也沒有了。所有的責任、負擔,從這一刻開始,都再與我們無關。我們只屬於彼此。我的一切,都只屬於我的妻子古月娜。”

一邊說着,唐舞麟擡手在胸前一探,一枚晶瑩剔透的珠子已經落入他掌中,同時,他眼中神光一閃。先前落在地面上的那柄白銀龍槍突然化爲光芒,飛射到光暗斗羅龍夜月面前。

“魂獸一脈有龍神核心掌控精神種子,這柄白銀龍槍就留給史萊克坐鎮。唐舞麟、古月娜,拜別了。”

一邊說着,他手指用力,那枚冰神珠瞬間破碎,化爲大片的冰霧擴散開來。將他和古月娜的身體吞噬其中。一層冰霜明顯開始在他們身上凝聚,古月娜原本已經開始枯萎的嬌軀頓時凝滯。

唐舞麟仰天長嘯,“金龍月語唐舞麟,銀龍舞麟古月娜!別了,斗羅!”

下一瞬,他們已經化爲一團冰霧暴射而出,瞬間消失在半空之中。向北方飛射而去。

在場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天空中這一幕,無論是魂獸還是人類,心頭彷彿都有一座大山壓抑着一般。

銀龍公主古月娜,卒!

龍皇斗羅唐舞麟,殉情自殺!

……

無數光點在空中升騰,消散,最終化爲道道光暈四散紛飛。唯有那金色的身影依舊在空中馳騁。

藍軒宇和白秀秀早已淚流滿面,白秀秀更是伏在藍軒宇懷中泣不成聲。

這就是金龍月語和銀龍舞麟曾經的愛情。這就是萬年前的那一場轟轟烈烈,這就是曾經屬於他們的世界。

凌梓晨同樣也跟在後面,也看到了這畫面中的種種,儘管她曾經是親歷者,可此時此刻,又何嘗不是淚流滿面呢?

而在這所有的畫面之中,唯獨缺少了一段,卻少了他向她,求婚的那一段。

高大的傳靈塔終於就在眼前,唐舞麟的身形也漸漸變得慢了下來。

而此時此刻,傳靈塔的那一邊,大量的傳靈塔強者們,早就已經涌出了傳靈塔,默默的注視着那飛來的身影。

唐舞麟臉上流露着淡淡的微笑,曾經的種種,在這一瞬都已放下,那只是過往。

而現在,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誰能夠阻止他。

他給她的,是一個真正完美的自己。儘管,他並不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可在此時此刻,他卻更加希望,自己能夠和她真正意義的在一起。再無分彼此,能夠真正享受這個世界的快樂。

親愛的,我來了。你準備好了嗎?

唐舞麟一直飛到距離傳靈塔總部只有千米左右的地方,虛空停了下來。

他並沒有再繼續向前,只是朝着一個方向微微一笑。

下一瞬,他雙手緩緩在自己身體兩側擡起,頓時,他身上的金色光暈變得濃烈起來。

儘管這一刻或許是萬衆矚目,或許有很多人都能夠通過衛星看到這一切,可對於唐舞麟來說,這一刻就只屬於他們彼此,他所作的一切,都只爲了眼前的人兒。

低沉的龍吟聲響起,引動着血脈的變化,令那銀龍王血脈也在輕輕的吟唱。

他們都能清楚的感覺到彼此保持在同一個頻率的心跳聲。

唐舞麟能夠感受到她對他的眷戀,能夠感受到她此時激盪的心情。

雙手虛空一圈,頓時,一個巨大的金色心形光暈就那麼虛空浮現出來,以唐舞麟的身體爲中心向外擴散開來,將整個天空都渲染成了絢爛的金色。

緊接着,一層層心形光暈向外蔓延、擴散,層層疊疊。讓整個天空都隨之變成了金色。

一如當年!

第七百八十八章 列入七怪考察名單第九百四十七章 藍軒宇不是人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終於退走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黑皇降臨第九百四十七章 藍軒宇不是人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人造雷劫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漲價十倍的空源晶第六百三十九章 艱難的任務第八百二十五章 海神閣決議第四百九十二章 竟然贏了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天和首相離去第六百三十六章 二次確認第五百五十七章 班長萬歲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樹老重生第六百四十四章 龍王廣場第九十二章 娜娜的猜測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順利拿下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天地斬VS佛怒紅蓮第二百七十四章 加入,原恩輝輝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一千萬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這是決定第七百四十四章 當代史萊克七怪第八百二十二章 翠魔戰艦第二百零四章 善惡半人馬第七百三十三章 團戰開始第七百九十九章 結束、迴歸第三百四十六章 凍千秋突破第八十章 入學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鬥鎧融合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藍軒宇的應對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升龍訣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神龍合體,龍降天地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飛龍輦第四百九十六章 學弟,你好呀!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天龍會成員第五百五十四章 對戰幽靈戰機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龍神的超神器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迴歸,清點收穫(七)第二百五十四章 強殺第二百零三章 深藍凝視第一百零九章 收徒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原恩輝輝喜歡的是……第五章 這只是個普通的孩子?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爲了藍海族的榮耀,出發!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天魔舞天機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天馬流星第七百二十三章 領域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信息傳遞第四百三十五章 永遠的班長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藍,我們聊聊?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傲天龍騎士第四百一十七章 四號資源星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與斗羅聯邦合作?第五百八十六章 滅機甲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紅蓮成神第四百零八章 鍛造沉銀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功脫離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天魔舞天機第六百四十三章 任務介紹第三百七十九章 變臉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天養核心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洗腳第九百六十一章 這是五環?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戰八臂神魔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秀秀練髓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天龍次座,藍!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突破,真神級!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神秘聲音第五十一章 永夜君王第八百七十三章 衝!衝!衝!第五百七十一章 目的地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骨龍守護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臨時總指揮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七彩金第七百三十五章 這是碾壓般的勝利啊!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突襲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抵達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強大的深紅之域第六百六十四章 分割第三百三十六章 出發第十二章 神秘戒指第六百五十六章 挑釁第六章 再無痕跡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戰爭大幕掀開第一百零七章 龍吟第五百三十七章 新一代獸神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龍髓、龍晶第七百四十八章 排兵佈陣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金聖菊第四百八十六章 出戰第五百九十三章 睡覺消耗小第一千四百章 生命核心龍天養第三十五章 失蹤第八百九十四章 如此簡單?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爲什麼會有七怪第六百八十九章 加入唐門?第二百零九章 合作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女版的神龍甲第三百八十八章 黃金骷髏王第二百四十八章 試驗
第七百八十八章 列入七怪考察名單第九百四十七章 藍軒宇不是人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終於退走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黑皇降臨第九百四十七章 藍軒宇不是人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人造雷劫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漲價十倍的空源晶第六百三十九章 艱難的任務第八百二十五章 海神閣決議第四百九十二章 竟然贏了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天和首相離去第六百三十六章 二次確認第五百五十七章 班長萬歲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樹老重生第六百四十四章 龍王廣場第九十二章 娜娜的猜測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順利拿下第一千二百七十一章 天地斬VS佛怒紅蓮第二百七十四章 加入,原恩輝輝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一千萬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這是決定第七百四十四章 當代史萊克七怪第八百二十二章 翠魔戰艦第二百零四章 善惡半人馬第七百三十三章 團戰開始第七百九十九章 結束、迴歸第三百四十六章 凍千秋突破第八十章 入學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鬥鎧融合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藍軒宇的應對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升龍訣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神龍合體,龍降天地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飛龍輦第四百九十六章 學弟,你好呀!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天龍會成員第五百五十四章 對戰幽靈戰機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龍神的超神器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迴歸,清點收穫(七)第二百五十四章 強殺第二百零三章 深藍凝視第一百零九章 收徒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原恩輝輝喜歡的是……第五章 這只是個普通的孩子?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 爲了藍海族的榮耀,出發!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天魔舞天機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天馬流星第七百二十三章 領域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信息傳遞第四百三十五章 永遠的班長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藍,我們聊聊?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傲天龍騎士第四百一十七章 四號資源星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與斗羅聯邦合作?第五百八十六章 滅機甲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紅蓮成神第四百零八章 鍛造沉銀第八百七十一章 成功脫離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天魔舞天機第六百四十三章 任務介紹第三百七十九章 變臉第一千五百一十四章 天養核心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洗腳第九百六十一章 這是五環?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戰八臂神魔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秀秀練髓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天龍次座,藍!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突破,真神級!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神秘聲音第五十一章 永夜君王第八百七十三章 衝!衝!衝!第五百七十一章 目的地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骨龍守護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臨時總指揮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七彩金第七百三十五章 這是碾壓般的勝利啊!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突襲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抵達第一千五百四十五章 強大的深紅之域第六百六十四章 分割第三百三十六章 出發第十二章 神秘戒指第六百五十六章 挑釁第六章 再無痕跡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戰爭大幕掀開第一百零七章 龍吟第五百三十七章 新一代獸神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龍髓、龍晶第七百四十八章 排兵佈陣第一千五百零三章 金聖菊第四百八十六章 出戰第五百九十三章 睡覺消耗小第一千四百章 生命核心龍天養第三十五章 失蹤第八百九十四章 如此簡單?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爲什麼會有七怪第六百八十九章 加入唐門?第二百零九章 合作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女版的神龍甲第三百八十八章 黃金骷髏王第二百四十八章 試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