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異變的天地之力

飛舟之上,敖稱心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對李慕道:“那個人很奇怪。”

李慕隨口問道:“你看出什麼了?”

敖稱心道:“靈氣,他身上聚集着很多靈氣。”

李慕站在舟首,向下方望了一眼,受老王影響,他看了不少書籍,眼中看到的當然不僅僅是靈氣,一個從來沒有修行的人,身體周圍聚集的靈氣如此濃郁,只能說明他的體質特殊,非常有可能是罕見的天生靈體。

顧名思義,他能夠以自己身體吸引靈氣。

這是比五行之體,純陰純陽更適合修行的體質,玄真子便是天生靈體,憑藉這種天賦,再加上門派傳承,他才坐上了符籙派掌教之位。

那名申國年輕人,如果生在大周,肯定是各大門派打破頭也要爭搶的天才。

可惜他生在申國。

看衣着,他應該是最低賤的賤民,申國皇室將國民分爲四等,宗派的修行者與皇室爲一等,貴族一等,商人一等,普通百姓爲最下等的人,也就是賤民,賤民不能接受教育,不能修行,天賦再高也是徒勞。

修行至今,李慕早已體會到,天賦固然能讓修行事半功倍,但起決定性作用的,一是努力,二是機緣,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傳承,天生靈體修行一百年,也不如天賦平庸者接受一道帝氣,畢竟,一個人百年努力,無論如何,也比不過大周億萬百姓共同努力的數年。

修行之道上,所謂的絕頂天才,最後大部分都泯然衆人。

他很快就將此事拋到腦後,這時,稱心忽然指着前方一座矮山,激動說道:“我感受到了,我的內丹就在那裡!”

李慕站在飛舟之上,望向遠處那座矮山。

矮山頂部,是一座修建的富麗堂皇的寺廟,一排石階從山頂蔓延到山腳,石階之上,還有不少人在緩慢攀登,他們每走幾步,就要跪下來磕一個頭,從他們的身上,散發出淡淡的念力氣息。

申國境內,教派盛行,這裡也是佛門的起源之地,無數教派大行其道,就連申國皇室,也是用教派手段控制着申國。

申國雖然國土面積比不上大周,但人口卻非常多,非常適合教派發展,這裡顯然是某一個教派的山門所在。

李慕和稱心還沒有靠近,從那寺廟中,忽然飛出了一道身影。

那是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身上肌肉虯起,頭上沒有頭髮,手中拿着一根禪杖,皺眉看着敖稱心,問道:“孽龍,你不在湖裡守着,來這裡幹什麼?”

敖稱心站在飛舟上,回頭看了李慕一眼,壯起膽子說道:“把我的內丹還給我。”

光頭男子哂笑一聲,說道:“想要內丹,就自己來拿。”

稱心又看向李慕,李慕淡淡道:“他要你去拿,你就自己去拿吧,放心,我在旁邊給你掠陣。”

有內丹的時候,她也不是這個光頭的對手,失去了內丹,就更加打不過他了,但此刻她一點兒辦法都沒有,只能喚出兩把海叉,硬着頭皮攻向那光頭。

李慕伸出手,縮小的道鍾懸浮在他手心,不停旋轉。

“去。”

李慕一揮手,道鍾猛然飛向稱心,和她的身體融爲一體。

稱心只覺得她的身體發生了什麼變化,但對面那光頭的禪杖已經向她砸了下來,她只能擡起雙叉阻擋。

鐺!

禪杖和海叉撞擊,發出震耳的聲響,稱心的身體懸浮在原地不動,那光頭男子卻連人帶禪杖被彈開,稱心愣了一下,毫不猶豫的一口龍息吐出。

光頭男子慌忙應對,一揮衣袖,身體隱藏在寬大的僧袍之後,但這件寶衣,還是被燒破了兩個大洞。

他心中驚怒,雙手凝結法印,刻在這時,他的耳邊忽然傳來那年輕男子的聲音。

“陣!”

這個字落下,他的身體忽然被無數道天地之力束縛,不能行動,正要施展的法術也被打斷。

雖然他下一刻就運轉法力掙脫了束縛,但對面那龍女可沒有放過這次機會,一柄海叉向他當頭刺來,他的頭頂爆出一團金光,彈開了海叉,卻也受了傷,鮮血從頭頂流下來,模糊了他的視線……

自從踏入第六境之後,他已經很久沒有被人傷到了,此刻,他滿腔的憤怒,並不在這龍女身上,而在她背後的男子。

如果不是此人一直在旁邊搗亂,他早就拿下了這龍女。

他單手結印,凌空向李慕推出一掌。

兩人面前的虛空中,忽然出現了一個虛幻的掌印,向李慕壓迫而來。

同時,李慕所在的空間,似乎被徹底禁錮,他的四面八方都出現了掌印,將他的所有退路封死。

掌印所至,李慕的身體忽然消失,衆多掌印牴觸消融,李慕的身體再次出現。

只要對手不是第七境或是第六境巔峰,他隨時可以遁入妖皇空間,以此來躲避敵人的攻擊。

光頭男子一擊沒有傷到李慕,稱心已經拿着雙叉殺了過來,他應付這條龍的同時,頭頂一會兒雷聲大作,一會兒罡風亂吹,一會兒萬劍齊發,弄得他狼狽不堪,身上的寶衣已經千瘡百孔,那年輕男子法術詭異,這龍女也不知道怎麼了,攻擊雖然沒有強上多少,但防禦增強了何止十倍,他根本無法破開她的防禦。

再這樣下去,他可能會被這一人一龍耗死在這裡。

那顆龍族內丹,本來是他爲去海底探寶準備的,現在看來不還回去是不行了。

他一甩手,一顆鴿子蛋大小的白色內丹飛出,被敖稱心吞入口中,內丹重回身體,她體內的氣息狂漲,很快便攀升到第五境巔峰。

光頭男子一邊調息身體,一邊道:“東西已經給你們了,你們可以走了吧?”

李慕倒也沒想着直接滅掉這個光頭,第六境強者哪個沒有壓箱底的本事,短時間內不可能拿下他,而和他僵持的時間太久,如果將申國的其他強者召來了,在申國的地盤,對他們很不利。

但就這麼一走了之,也不是他的風格。

李慕看着他,淡淡道:“搶了別人的東西,只是還回來就行了嗎?”

光頭男子沉聲問道:“你們還想幹什麼?”

李慕道:“欺負了我的人,你總得付出點代價吧?”

光頭男子臉色陰沉,沉默片刻之後,對李慕一甩手,一道白光脫手而出,李慕伸手接過,手中出現一個玉簡。

光頭男子道:“這是我早年得到的一個上古秘境地圖,送給你們了。”

李慕用神念探查了一番玉簡,發現這其中果然烙印了一張地圖,地圖上標記的位置,應該是在南海,難怪這光頭要稱心的內丹,沒有龍族內丹,人類在深海很難活動,每下潛一段距離,都需要用法力抵抗水壓,數千米之下,第六境強者要動用全身法力才能勉強活動,一旦遇到什麼威脅,恐怕凶多吉少。

他收起玉簡,說道:“稱心,走。”

重新得到內丹的敖稱心心情大好,立刻飛上了李慕的飛舟,光頭男子看着飛舟遠去,臉色陰沉至極,重新化作一道光芒,飛入寺廟之中。

山路上的信徒們,並不知道高空之上發生了一場大戰,依舊虔誠的攀登祈禱。

飛舟上,李慕將那玉簡遞給稱心,稱心查看之後,點頭道:“那裡的確是南海,但是不容易尋找,大海很大,比陸地上的國家要大的多的多,在海里找一個地方非常非常難,也很容易遇到危險……”

上古秘境對李慕的吸引力的確不小,那裡往往會有上一個時代的道法傳承,但李慕現在沒有時間去尋找,他還要解決申國之事,在邊境囂張的那羣申國人暫時被震懾住了,但按照他們的性子,不久之後,恐怕還會忘記這次的慘痛的記憶。

飛舟從空中落在申國北邦的一個城池外,敖稱心疑惑的問李慕道:“我們不回去嗎?”

李慕淡淡道:“不着急。”

以前他對申國的瞭解,都是從別人的嘴裡聽到的,這次既然來到了申國,他正好親自看看,這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國家。

兩人的樣貌和申國人相比,差距太大,李慕和她稍微幻化了一下,顯得沒有那麼特殊。

小城之中,李慕和稱心並肩而行,即便是她換上了一身申國人的衣服,並且隱去了龍角,但也難以掩蓋天生的麗質。

走在街上,不時的有男人向她投來異樣的眼神。

愛美是人的天性,像她這樣的女子,走在大周任何一座城池的街頭,都會有很高的回頭率,但大周人和申國人的表現,卻截然不同。

大周百姓見到美麗的女子,大多是欣賞的目光,被女子發現時,也會窘迫的移開視線。

但申國人不會,他們不聲不響,會用赤裸裸的目光,一直打量着一名女子,若是一個兩個還好,當整條街,大部分的男人都用如此的目光看着她時,即便是強大的龍女,也向李慕身邊躲了躲。

她並非是懼怕,而是反感和噁心。

她從未見過這樣的人,這樣的國家。

城中到處瀰漫着臭味,人們當街解手,用非常不禮貌的目光打量女子,動物糞便隨處可見,流經此城的一條河中,有人在洗澡,有人在喝水,有人在焚燒屍體……

“嘔……”

看到那條污濁無比的河,稱心捂着嘴,差點吐出來,作爲水族,只要想到居然存在這樣的河流,她便渾身都不舒服,抓着李慕的手腕,哀求道:“我們回去吧……”

李慕道:“你想回去就先回去吧。”

敖稱心無奈之下,只能跟着李慕繼續走在城中,她不敢一個人回去,也不能一個人回去,萬一他認爲她是想趁機逃跑怎麼辦,萬一又遇到那個光頭男人怎麼辦,她還是跟在李慕身邊有安全感。

兩人走在街上,途徑一處巷子時,身後跟着的幾個男人忽然上前,將他們團團圍住。

李慕看也沒看他們,徑直從人羣穿過。

幾名男子也沒想到他這麼識相,簇擁的將那漂亮女子逼到巷中。

很快的,敖稱心便從後面走過來,跟上了李慕,輕哼一聲,從鼻子裡噴出了兩團火焰。

她看着李慕,問道:“這個國家太噁心了,你們大周這麼強大,爲什麼不把他們滅了?”

李慕道:“他們現在只是噁心他們自己,滅了他們,噁心的不就是我們大周?”

申國之事,最好讓申國人自己解決,李慕原本想着,申國這麼多被看作是低等賤民的人,受到如此的欺壓,民怨必定沸騰,但親自看過之後才發現,他們自己似乎從骨子裡也認可這種身份劃分。

大周百姓就根本不信這一套,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們,心中秉持的信念是,朝廷不仁,當推翻另立新朝,他們信奉的是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朝廷服務於百姓,而不是奴役百姓。

申國人並沒有給李慕這種感覺,申國受到欺壓的低等賤民,也在欺壓別人。

女子在這裡毫無地位,這裡從上至下,從民到官,無論是鄉間地頭,還是城中小巷,姦淫事件都層出不窮,街上很難看到女子,但凡有女性走過,便會有不少人男人肆無忌憚的投來狼一樣的目光。

三天的時間,李慕和稱心走過了四座小城,十幾個村落,遭遇的攔路事件,居然達到了數十次之多,雖然他們遇到的不乏有好人,但當惡已經成爲常態,那爲數不多的善,便很容易被忽略。

親自體會過申國的風土人情之後,李慕再次放出了飛舟,兩人站在舟上,飛舟快速的劃過天空,往大周南郡而去。

稱心站在李慕身後,某一刻,飛舟忽然停下,她的身體慣性前傾,撞在了李慕身上。

她抱着胸口,緊張道:“怎麼了怎麼了?”

李慕站在舟首,望向前方極遠處,面露震驚。

即便是站在這裡,他也能感受到那個方向的天地之力忽然變得狂暴至極,縱使李慕見多識廣,也想象不到,到底是什麼樣的神通,能引動這麼龐大的天地之力。

帶着滿心的疑惑,李慕再次催動飛舟,向前方疾馳而去。

第93章 又見幻姬第56章 蘇禾的問題第129章 無形表白上架感言第128章 野心暴露第13章 荒郊野鬼第85章 權衡第165章 海上蕩寇第1章 不要惹事第171章 依律當斬第18章 妖屍之地第97章 飛僵第144章 戲耍第164章 好傢伙……第72章 神通第6章 李府第137章 參悟道頁第125章 異變的天地之力第34章 楚夫人【爲盟主“進擊的肉夾饃”加更】第87章 鷹七第25章 兩個第138章 書符工具第133章 北邦獨立第67章 回報【爲盟主“賣報小郎君”加更】第19章 威脅第177章 幽冥三老第54章 溫柔鄉第72章 妖族之議第74章 楚夫人現第189章 鬼域消息第165章 海上蕩寇第60章 認可第85章 樹妖第132章 苦宗來人第14章 救人第48章 陽縣鉅變第85章 樹妖第18章 通過第119章 柳含煙的主動第137章 太上長老第105章 師叔第166章 倭國神宮第59章 依靠第182章 棄子第44章 出手【爲盟主“西上闕”加更】第142章 幽冥聖君第68章 囂張一點第40章 說書郎第190章 前往幽都第3章 再遇第138章 幻姬的酒第168章 晉級第105章 師叔第49章 疑團再生第61章 意外之人第1章 不要惹事第24章 樂極生悲第92章 幻姬消息第98章 吳波之死第147章 女皇的困惑第8章 本官不在!第80章 結怨第44章 出手【爲盟主“西上闕”加更】第59章 誰是臥底?第72章 生疑第111章 青雲榜上第102章 老道第133章 異象第一章 死而復生第32章 庇護第71章 邪修第7章 愛慾之法第70章 危局第89章 狐六的春天第十八章 我美嗎?第68章 難處第4章 來真的第3章 公義第4章 小白第31章 抓個現行【爲盟主“超想睡”加更】第115章 靈螺險訊第51章 魅宗新人第92章 功德第140章 晚晚的傷心事第30章 青樓暗查第57章 有點東西第63章 新舊黨爭第55章 追殺第141章 道門交流會第109章 幻姬和周嫵的第一次交鋒第112章 老王第122章 降龍第46章 化形虎妖第33章 監守自盜第36章 魂境第76章 生氣第162章 大局爲重第63章 誓不爲人!第55章 你叫李慕
第93章 又見幻姬第56章 蘇禾的問題第129章 無形表白上架感言第128章 野心暴露第13章 荒郊野鬼第85章 權衡第165章 海上蕩寇第1章 不要惹事第171章 依律當斬第18章 妖屍之地第97章 飛僵第144章 戲耍第164章 好傢伙……第72章 神通第6章 李府第137章 參悟道頁第125章 異變的天地之力第34章 楚夫人【爲盟主“進擊的肉夾饃”加更】第87章 鷹七第25章 兩個第138章 書符工具第133章 北邦獨立第67章 回報【爲盟主“賣報小郎君”加更】第19章 威脅第177章 幽冥三老第54章 溫柔鄉第72章 妖族之議第74章 楚夫人現第189章 鬼域消息第165章 海上蕩寇第60章 認可第85章 樹妖第132章 苦宗來人第14章 救人第48章 陽縣鉅變第85章 樹妖第18章 通過第119章 柳含煙的主動第137章 太上長老第105章 師叔第166章 倭國神宮第59章 依靠第182章 棄子第44章 出手【爲盟主“西上闕”加更】第142章 幽冥聖君第68章 囂張一點第40章 說書郎第190章 前往幽都第3章 再遇第138章 幻姬的酒第168章 晉級第105章 師叔第49章 疑團再生第61章 意外之人第1章 不要惹事第24章 樂極生悲第92章 幻姬消息第98章 吳波之死第147章 女皇的困惑第8章 本官不在!第80章 結怨第44章 出手【爲盟主“西上闕”加更】第59章 誰是臥底?第72章 生疑第111章 青雲榜上第102章 老道第133章 異象第一章 死而復生第32章 庇護第71章 邪修第7章 愛慾之法第70章 危局第89章 狐六的春天第十八章 我美嗎?第68章 難處第4章 來真的第3章 公義第4章 小白第31章 抓個現行【爲盟主“超想睡”加更】第115章 靈螺險訊第51章 魅宗新人第92章 功德第140章 晚晚的傷心事第30章 青樓暗查第57章 有點東西第63章 新舊黨爭第55章 追殺第141章 道門交流會第109章 幻姬和周嫵的第一次交鋒第112章 老王第122章 降龍第46章 化形虎妖第33章 監守自盜第36章 魂境第76章 生氣第162章 大局爲重第63章 誓不爲人!第55章 你叫李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