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

凌畫請許子舟上她的馬車。

許子舟愣了愣,依言上了凌畫的馬車。

二人上車後,琉璃也跟了上去。

凌畫的馬車寬敞,一應所用俱全,車內放着桌案、茶壺、茶盞、書卷、棋盤等物。

凌畫坐下身後,伸手摸了摸茶壺,水溫還熱,她拿出茶盞,給許子舟倒了一盞茶。

許子舟接過,輕聲道謝。

凌畫又給自己和琉璃倒了一盞茶,捧着茶盞喝了一口,看着許子舟問,“許少尹想不想早些坐上京兆尹的位置?”

許子舟喝茶的動作一頓,擡眼看凌畫。

凌畫放下茶盞,拿起一旁的團扇,輕輕搖着,“你若想,如今我遭遇刺殺,便是一個機會。”

許子舟慢慢地放下茶盞,正了顏色,“願聞其詳。”

凌畫微笑,“在煙雲坊刺殺我的那批人是綠林的黑十三帶的人,而他之所以能悄無聲息進京,易容出現在我的煙雲坊以食客的身份伺機而動,我猜測應該是有東宮的人相助,而從醉仙樓衝出來殺我的那五人,我猜測是幽州溫家豢養的死士。如今,煙雲坊跑了黑十三,哪怕那九人沒留下活口,我既然能認出他,也能一口咬死他。至於醉仙樓跑了一個,倒沒多大關係,剩餘那四個,解了毒,我也能有辦法讓死士開口供出溫家。”

許子舟有些驚,“太子和綠林摻和,真是不怕毀了名聲!”

“他是恨不得殺我而後快。對比毀了名聲,他更想要殺了我。”凌畫語氣冷漠,“不過他今日既然沒殺了我,那麼,我總要從他身上咬下一塊最肥的肉來。”

她粲然一笑,“這塊肉就是京兆尹。”

許子舟眉心一動,“需要我怎麼做?”

凌畫看着他,“自然關鍵還是需要你,不過也不需要你做太難的事兒,你只需要盯住京兆尹就行,我給那四個人解毒,你再放出審問死士的消息。若真是溫家做的,太子一定會想辦法滅了那四個人的口,若是要動那四個人,他的手必定要伸進京兆尹,你是陛下的人,他走你的路子走不通,定然會想方設法買通京兆尹,一旦京兆尹幫着他滅了那四個人的口,就是犯了大錯,你拿住他這個大錯,他頭頂的烏紗帽就丟了,而你,理所當然地坐上了京兆尹的位置。”

許子舟吸了一口氣。

凌畫看着他微笑,對他端了端茶,“二十歲的京兆尹,你是後梁獨一個。”

許子舟握緊茶盞,語氣剋制,“我可以保證那四個人在我的看管下不會出事兒,哪怕太子買通京兆尹大人,我也能不讓他伸出手,只要那四個人供出溫家,你就能咬上溫家,若是照你所說,任由太子買通京兆尹,讓他滅了那四個人口的話,你就咬不上溫家了,對你沒有絲毫好處。”

“你做上京兆尹,對我就是最大的好處。”凌畫語氣平靜,聲音淡淡,“哪怕那四個死士供出溫家,陛下頂多對溫家訓斥一頓,厭惡那麼一點兒,爲了太子,陛下也會包庇溫家。對溫家來說,不痛不癢,對我來說,陛下頂多給我些補償,因爲我人沒事兒。”

“今日宴小侯爺受傷了。”許子舟提醒,“再加上宴小侯爺,陛下處理起來,不會像你說的這麼輕鬆的,太后也不會同意。”

凌畫笑了笑,“宴輕是受我牽累,無論選擇哪一種,該給宴輕的,陛下都不會少給。誠如你所說,陛下不給,太后也不幹。死士供出溫家,我死咬着溫家不放,雖然也許能咬掉溫家胳膊腿,元氣大傷,但不能一口咬死,其實並沒有多大用處,只要太子妃是溫家人一日,太子在位一日,護着溫家一日,陛下就不會讓溫家垮。而區區刺殺我,可做的文章不太多,若耗費精力咬到最後,我其實也得不了什麼好處,不如輕輕放過,爲你謀個京兆尹的位置。”

許子舟抿脣,慢慢地端起茶盞,對舉了半天茶盞的凌畫輕輕一碰,“好,就按照你所說。”

他是聰明人,凌畫早已權衡利弊做了最好的決定。若京兆尹真出手幫東宮,那麼,這個位置他就要了。

誠如她所說,二十歲的京兆尹,後梁獨一個。有這個機會,她給,他就要。

馬車來到皇宮,二人一起來到御書房。

趙公公從裡面走出來,對二人拱手,“陛下請許少尹淩小姐進去。”

許子舟和凌畫進了御書房。

皇帝顯然已得到了消息,臉色不好,天子腳下,青天白日,在最繁華的街上出現了刺殺,這也是挑釁天子的權威。

二人見禮後,皇帝擺手,目光落在凌畫身上,“可有受傷?”

凌畫搖頭,“宴小侯爺爲救我被砍了一刀,傷了胳膊,我迫於無奈,對賊人下毒,又連累了他。不過我有解藥,他的毒已經解了,如今就差傷了。”

她嘆了口氣,“陛下,臣恐怕沒法帶小侯爺進宮見您了,他得好好養傷。”

皇帝點頭,“可請了太醫了?”

“請了!太醫應該已經去了候府。”

皇帝挑眉,“應該?你沒跟去候府?”

凌畫認真地說,“臣給他做了簡單包紮,又餵了解藥。請永樂伯府程初公子帶着人將他送回了府,臣先進宮來見陛下,稍後出宮就去看他。”

皇帝頷首,這才問,“是什麼人要殺你?”

凌畫直言直語,“有兩批人,綠林的黑十三帶了九個人,都被我的人殺了,黑十三跑了。他與臣打了照面,將臣從煙雲坊二樓扔了下去,幸好小侯爺趕巧從醉香樓出來救了臣,否則臣不死即傷,臣遇到小侯爺,也是不幸中的萬幸了,小侯爺真是臣的貴人。”

皇帝一笑,“宴輕怎麼就那麼湊巧?”

凌畫也笑,“煙雲坊和醉香樓面對面,臣與榮安縣主在煙雲坊吃飯,小侯爺與一衆子弟在醉仙樓喝酒,要說還真是巧,在臣出事兒時,他正好從醉香樓出來要騎馬離開。”

至於宴輕爲什麼那時趕的那麼巧,當然是醉仙樓裡也出了一樁事兒,趙嫣然和魏晨蘭對宴輕自薦枕蓆,宴輕扔了酒杯就走,這才撞到了她被扔下二樓,認真算起來,她似乎還要感謝那二人。

這件事她不明說,相信陛下也已經知道了。

皇帝果然不再追問,“那另一批人呢?你可知道來歷?”

凌畫直視皇帝的眼睛,同樣直言直語,“臣猜測是幽州溫家的死士。”

此言一出,許子舟先驚了一跳。

他一時間心跳如鼓,不明白凌畫怎麼提前點破了。這樣在陛下面前點破,是好是壞?沒有證據的懷疑,也敢在天子面前說?況且說的不是別人,而是幽州溫家,太子的岳家。

皇帝果然臉色一沉,一雙眼睛瞬間凌厲,盯住凌畫,“你確定?”

凌畫笑了笑,語氣溫溫,“臣不確定,只是猜測而已,臣之所以敢在陛下面前把自己的猜測說出,是臣除了溫家,真想不到是誰能在黑十三出手後,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趁機來京城要臣的命了。”

皇帝皺眉,語氣沉沉,“沒有證據,猜測做不得數。”

凌畫點頭,“臣自然知道,所以,臣進宮來請陛下做主,徹查此案,那四名死士,被臣下了毒,毒藥的名字叫魂不歸,此毒難解,需要解個十天半個月,解了毒後,臣有辦法讓死士開口。只是這期間,死士的安全,得需要可靠的人看管。”

凌畫頓了頓,“若是陛下的人盯着,臣才放心。”

若真是如她猜測,是溫家對她動的手,那麼,東宮的人首先就不可信。

這是凌畫思慮再三,纔在皇帝面前直言的原因。只有皇帝親自派親信之人盯着此案查案,太子在東宮纔會緊張,若是得知她給那四個人解毒,讓死士開口,供出溫家,太子更會坐不住,逼急了,纔會將手伸向京兆尹。

而眼前,就有一個陛下的人,京兆尹少尹許子舟。他就在面前,陛下自然不會捨近求遠。

第十三章 借錢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七十八章 上藥第十六章 對弈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一章 守護(一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四十章 下家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八章 江陽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十五章 考慮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九十三章 定心丸(二更)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三十三章 安慰(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姻緣線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九十九章 玩物(一更)第二十七章 晚了第六十一章 選禮(一更)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四十三章 許子舟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八十章 原來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十五章 考慮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一百章 酸了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四十九章 三更(二更)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九十八章 攔車(一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一百零二章 姻緣線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五十一章 夜探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九十四章 不敢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十四章 真話(二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四十一章 良配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二十七章 父子(一更)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九十一章 決定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九章 信物(一更)
第十三章 借錢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七十八章 上藥第十六章 對弈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一章 守護(一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四十章 下家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八章 江陽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十五章 考慮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九十三章 定心丸(二更)第三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三十三章 安慰(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姻緣線第九十七章 不能得罪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九十九章 玩物(一更)第二十七章 晚了第六十一章 選禮(一更)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四十三章 許子舟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八十章 原來第六十七章 江南(一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十五章 考慮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七十章 解禁(二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一百章 酸了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四十九章 三更(二更)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五十四章 協議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九十八章 攔車(一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一百零二章 姻緣線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五十一章 夜探第四十一章 月華彩(一更)第九十四章 不敢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四十二章 兩策(二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十四章 真話(二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四十一章 良配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二十七章 父子(一更)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九十一章 決定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九章 信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