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

趙公公離開後,長寧宮跟着凌畫來的人,也由管家都逐一給了賞銀纔打發回去,不讓任何人白跑這一趟。

人都走了後,凌畫不好意思地對宴輕說,“本來我的那份打賞該我自己給,如今都讓你府中出了。”

宴輕擺手,不看在眼裡,“不算什麼,你今日還給我一頭鹿呢!那麼點兒的賞銀,連買一隻鹿腿都不夠。”

凌畫收起不好意思,“棲雲山離京城不遠,估計用不了一兩個時辰,鹿就能送來,送來後,你要立即吃嗎?”

“嗯,立即吃。”宴輕絕對一刻都不等,有好吃的從不留着。

凌畫得寸進尺地問,“我今天也想吃你做的鹿肉,行嗎?”

宴輕大手一揮,“那你就等着,我們一起吃。”

凌畫猶豫,“我一早就進宮了,今日因爲御史彈劾,陛下比往日下朝晚,我在御書房外等了陛下半個時辰,後來又去長寧宮與太后說話,出宮後,便來了你這裡,我如今有點兒累了,若是回家休息一會兒,再過來……”

“你來來回回折騰什麼?府中院子多,給你隨便用一間休息不就完了嗎?”宴輕很直接地吩咐管家,“帶她找一處乾淨的院子休息,等鹿送來了,再喊她。”

管家心裡直驚呼,連忙走上前,熱情極了,“淩小姐,請跟老奴來,咱們府中院子的確多的是,其中有一處院子跟小侯爺如今住的紫園挨着,靠近水榭,夏日裡,打開窗子,湖水輕輕涼風,最是令人舒爽了。老奴一直命人打掃着,很是乾淨,一應用具都全,您進去就可以直接自在休息。”

凌畫站起身,從善如流,十分溫和,“勞煩管家了。”

“不勞煩,不勞煩。”管家笑呵呵地頭前帶路。

凌畫離開後,宴輕打了個哈欠,睏意濃濃地對端陽說,“困死了,我再回去睡一會兒,一會兒棲雲山的人將鹿送來,你喊我。”

端陽點點頭。

宴輕隨後也回了自己的院子,進了房間,躺去了牀上,轉眼就又睡着了。

端陽關上房門,站在屋檐下很是有些懷疑人生,從前打死都不娶妻的小侯爺,不過一日一夜的功夫,就給自己弄回來一個未婚妻。以前多抗拒聖旨賜婚啊!如今親手接了聖旨不說,且還將未婚妻留在了府中給找了個院子休息,讓其登堂入室。

這也真是……

一夜翻天覆地,他都有點兒不認識自家小侯爺了。

管家將凌畫帶去了休息的院子,安頓好後,腳步輕快地離開。

凌畫躺在牀上,看着宴輕給她的那支鐲子,越看越喜歡,眉眼都是笑意。

琉璃瞧着,心裡直嘆氣,壓低聲音,“小姐,您說,是不是小侯爺的憫心草藥效還沒過勁兒?您的那株憫心草藥效比您瞭解的更延時?否則今日小侯爺也太好說話了吧?”

宴輕是這麼好說話的人嗎?纔不是!

他是這麼輕易答應娶妻的人嗎?更不是!

可是如今事實就是他親口答應同意了婚事兒不說,還不反抗地接了賜婚聖旨,且還將小姐留在了府中歇息。

這怎麼打開八面窗子的往外看,都不像是宴輕會做出來的事兒。

凌畫把玩着手鐲愛不釋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裡看外看,綠汪汪的,剔透的沒一絲雜質,真真是價值連城的好東西,她孃的陪嫁裡,也沒少有這樣的好東西。

“哎呀,您又不是沒見過好東西,至於這麼看的不錯眼睛嗎?”琉璃鄙視。

凌畫這才擡頭看了她一眼,依舊笑着,“這是宴輕送的。”

“是是是,就是小侯爺給您一塊破鐵,您也愛不釋手看不夠。”琉璃無奈至極,“宴小侯爺不是很有骨氣的嗎?從來不受人威脅嗎?就算是誘惑他,不也是多的人鎩羽而歸嗎?他雖然愛吃鹿肉,但前些日子在棲雲山腳下,一聽說棲雲山的主子缺夫婿,他扭頭就走,鹿肉也不吃了,怎麼今日這麼反常?”

她不認爲宴輕是真想娶妻,小姐雖然長的好,但又不是天仙,小侯爺照鏡子看自己就夠了。他對女人的興趣,還不如二兩酒。

凌畫琢磨着說,“無論是威脅,還是誘惑,大約都抵不過他心底的純善。”

琉璃不解,“宴小侯爺的純善?”

純善是個什麼東西,她沒聽說過。

凌畫想着宴輕同意婚事兒時點頭的樣子,笑着說,“他不知道憫心草,覺得是他與秦桓混蛋,惹出了這樣的事兒,我點明不可能再嫁秦桓,他若是不娶,我的婚事兒從今以後人人退避三舍,畢竟,我都逼得秦桓要自殺了,還有誰敢娶我這樣的女人?沒人敢娶,我只有兩條路走,一條是自殺,一條是永遠嫁不出去,被人嘲笑。我自然不會自殺,所以,只剩一條嫁不出去,被人嘲笑的路。他心地善良,自己惹出的禍,只能自己認了。”

琉璃嘖嘖,“原來如此。”

她一言難盡地看着凌畫,“小姐,小侯爺這麼純善,您算計他不說,如今還哄騙人家就不覺得虧心嗎?”

良心何安?

凌畫揉揉臉,一點兒也不覺得虧心,“以後我一輩子對他好。”

一輩子長的很,總能彌補的吧!

“那您可要記住了,別如今看着小侯爺千好萬好,等過個幾年,瞧不上人家了,再把人一腳踢了。這樣的缺德事兒,可千萬別幹,否則我在江湖上都沒面子。”琉璃勸告。

凌畫:“……”

她看着琉璃,提醒,“江湖上都沒有幾個人知道有你這號人。”

琉璃:“……”

扎心!

凌畫翻了個身,閉上眼睛,安心地說,“你放心吧!我費這麼大的力氣纔算計着嫁給他,以後嫁進來,還要千方百計地算計着讓他心裡喜歡上我,等他真正喜歡上我了,不知道要多久,這麼辛苦得的人和心,若是得到了,傻子纔再踢出去。”

琉璃覺得有道理,給她落下帷幔,也轉身找地方歇着去了。

凌畫成功將自己弄進了端敬候府的內宅,大半天的應付完陛下應付太后然後又跑來端敬候府哄騙宴輕,一番折騰下來,確有些耗費精力,也很快就睡着了。

端敬候府內兩個人一個比一個心大地睡着,卻不知外面已經炸開了鍋。

婚約轉讓書之事已傳的老弱婦孺皆知,這樣的事兒最是讓人有談資,口口相傳也最快,甚至各大賭坊酒肆都有人押注,賭宴輕酒醒後,是娶凌畫,還是不娶凌畫,一大半的人都押不娶。

宴輕是誰?

那可是京城談娶色變的第一人,誰也別想按着他頭讓他娶妻,端敬候府已故的兩位侯爺都沒做到,太后也逼迫他不得。

凌畫又是誰?

那可是厲害的出了名的凌家小姐,她怎麼允許自己這麼荒唐的嫁給宴輕?不可能的。

甚至好多人都爲秦桓和安國公府捏了一把汗,覺得秦桓死定了,凌畫這一回一定手撕了秦桓和安國公府。

整個京城達到了一種空前的喧囂,但這喧囂還沒甚囂塵上時,便被一記驚雷定在了半空中。

陛下下旨取消了秦桓和凌畫的婚約?

陛下給宴輕與凌畫賜婚了?

端敬候府宴小侯爺接了賜婚聖旨。

京城所有人又驚又震,一下子譁然了,如本就滾開的油鍋裡倒了一瓢水,一下子炸了鍋。有贏了賭注的人一夜暴富,喜極而泣,有輸了賭注的人一夜傾家蕩產,抱頭痛哭。

在天雷轟轟中,有幾家府邸內院的小姐被天雷砸中,一個個芳心碎掉。

太常寺卿柳家的小姐,永昌伯府的小姐,承平郡王妃的妹妹,禮部尚書的孫女,京兆尹的女兒,宗人府丞的侄女……

甚至,還有身份夠不上宴輕的小門小戶的女兒家,都一下子打破了春夢。

柳蘭溪喃喃自語,一副丟了魂魄的模樣,“不可能,這不可能。”

趙文英擔心柳蘭溪,匆匆去了趙家,見到柳蘭溪,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誠心誠意地勸,“蘭溪,你放棄吧!別再喜歡她了!聖旨已賜婚,宴輕並沒有反抗和拒絕,接了聖旨,他如今已是凌畫的未婚夫了。”

“他怎麼會娶凌畫?怎麼會……”柳蘭溪不敢相信,“他說了不會娶任何人的啊。”

趙文英嘆氣,“消息我已經讓人打聽清楚了,據說昨日安國公老夫人帶着秦桓去凌家商量婚事兒,凌畫一口答應,秦桓卻不想娶凌畫,跑出了凌家,去找宴輕喝酒,二人在杏花村喝醉後,秦桓口口聲聲要去尋死,還想着在大婚之夜自殺,宴輕吐口說不就是一個女人?何至於他輕生?他幫着娶了。”

“他是喝醉了。”柳蘭溪肯定地說。

趙文英嘆氣,“昨日他的確是喝醉了,但是今日一早,凌畫進宮去見了陛下,又見了太后,之後出宮去了端敬候府,太后派了長寧宮一干人跟着她去的,不知發生了什麼,總之,陛下下了賜婚聖旨,宴輕沒反抗,接了聖旨,事情已成了定局。”

柳蘭溪只相信自己認識的宴輕,“他酒醒後一定不樂意,如今接了聖旨,一定是被逼迫的。”

“木已成舟,即便是被逼迫的又如何?聖旨賜婚,凌畫是一定要嫁給宴輕了。”趙文英不知道該怎麼勸,“蘭溪,你聰慧絕頂,別鑽牛角尖,看開點兒吧。”

“不,我看不開。”柳蘭溪搖頭。

“你總不能讓陛下再收回賜婚聖旨。”趙文英無奈,“況且,據說太后十分喜歡凌畫,賜婚聖旨是太后娘娘親自去找陛下下的。你想想,太后本身就可以下懿旨賜婚,但並沒有這麼做,而是讓陛下下賜婚聖旨,這代表,十分看重這門婚事兒。陛下的聖旨,可比太后的懿旨有分量,聖旨已下,沒有了轉圜的餘地。”

柳蘭溪咬脣,忽然發了狠地說,“他能娶一個,也能娶兩個吧?”

趙文英睜大眼睛,驚呼,“蘭溪,你瘋啦?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知道。”柳蘭溪道,“我要嫁給宴輕。”

趙文英不敢置信,“你快醒醒吧!以你的身份,哪用得着如此委曲求全?天下男人多的是,你何必想着要與人共侍一夫?更何況,那個人還是凌畫。凌畫的厲害你沒領教過,也該知道,太子殿下都拿她沒辦法,你若是落在她手裡,她能折磨死你。”

“就算被她折磨死,也好過我嫁不了他。”柳蘭溪站起身,“我這就去找我娘,讓我娘進宮求求太后,昔年,我娘救過和敏公主,很受太后感激,這總是一樁恩義。”

趙文英看着她急匆匆走出自己的院子,再也說不出話來。

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八十章 原來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十九章 盯上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四十三章 誘惑小夫君(一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七章 綠林新主(一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十二章 崩潰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五十三章 說服(一更)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十九章 披星戴月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二十一章 可怕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九十三章 定心丸(二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十八章 找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四十二章 善良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二章 抱着(二更)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五章 哄(一更)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十章 協議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十三章 感慨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六十七章 參謀(一更)第九十四章 不敢第六章 蕭枕第六十七章 參謀(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十八章 找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
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六十三章 包廂(一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七十六章 納徵(一更)第八十章 原來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十九章 盯上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四十三章 誘惑小夫君(一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七章 綠林新主(一更)第五十六章 落腳(一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四十二章 好消息(一更)第八十六章 開鎖(二更)第十二章 崩潰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五十三章 說服(一更)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十九章 披星戴月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二十一章 可怕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九十三章 定心丸(二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十八章 找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四十二章 善良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二章 抱着(二更)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五章 哄(一更)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十章 協議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十三章 感慨第九十七章 聰明(二更)第二十八章 天羅陣第六十七章 參謀(一更)第九十四章 不敢第六章 蕭枕第六十七章 參謀(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十八章 找第八十五章 鴻門宴(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