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

宴輕的購買力實在是強,驚呆了漕郡所有商鋪,也驚呆了總督府所有人。

白銀若流水的花出去,管家早先備好的幾箱銀子竟然沒夠用,管家於是重新開了銀庫,又取出來幾箱銀子,纔夠使了。

書房內的衆人在休息時,聽到了前院熱熱鬧鬧的,動靜不斷,林飛遠很是有些坐不住,想出去瞧熱鬧,但他不是宴輕,不能說走就走,於是,抓瞭望書問,“外面怎麼這麼熱鬧?幹什麼呢?”

望書回答,“小侯爺出去逛街,買了東西,讓店鋪的夥計送貨上門,管家帶着人排隊驗收東西,又安排人排隊結賬。”

林飛遠:“……”

“他買了多少?竟然要排隊結賬?”

“很多。”

林飛遠刨根問底,“很多是多少?”

望書道,“管家備了五箱銀子,一箱兩萬兩,沒夠用。又開了庫房,再拿出了五箱。”

林飛遠:“……”

他早就聽京城傳出的傳言,說端敬候府小侯爺宴輕敗家,還想着就算敗家能怎麼敗?不就是吃喝那點兒事兒嗎?一年下來,也花不了多少銀子,據說宴輕不逛青樓,不玩女人,十賭九贏,偌大的端敬候府,就他一個人,祖業堆積如山,就算再敗,也夠他揮霍一輩子了,沒想到啊,是他沒見過世面了,原來他買一回東西,要動輒十幾二十萬兩銀子的嗎?

那麼,偌大的家業,也不夠他敗啊。

他一年到頭的零花錢,也才幾萬兩,這還是自從給掌舵使幹活後,掌舵使大方,使得他手頭的銀子寬裕了,不用找家裡的老孃扣錢花了,才能一年霍霍幾萬兩,若是擱以前,他沒給掌舵使幹活時,一年也就一萬兩的花銷,頂天了,就這,還是他有個會賺錢的爹,富少爺富公子纔有的待遇,不拿窮人家比,只說一般的富貴人家,一年也就花個一兩千兩,像清河崔氏,崔言書以前,憑自己本事,拿了清河崔氏三分之一的家業,他也就一年花個幾萬兩,一多半還都給他那表妹弄好藥了。

就問,這天下有幾個跟他一樣這麼能花錢的?

就拿掌舵使自己來說,她是能花錢,但也不是隨手這麼花,她偶爾動輒百八十萬兩花出去沒錯,但都是大用處,不是週轉,就是用於民生,再就是給東宮挖坑權鬥,沒法跟這個比,但若是她自己花買東西上,好像也沒有這樣過吧?

再回頭看看嶺山王葉世子,都快酸成檸檬精了,嶺山的銀子,每一兩怕是都物盡其用,畢竟偌大的嶺山,張嘴吃飯的人太多,生錢之道太小,他家大業大,但日子過的也是艱難,連軍餉都要掌舵使每年供給,足可見一斑了。

林飛遠嘖嘖,“哎呀,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真是什麼人什麼福氣啊。”

崔言書笑,“長成小侯爺那樣,也是不容易的。別羨慕了!”

林飛遠:“……”

又被扎心了!

宴輕不止會投胎,還會挑着優點長,真是羨慕不來。

唯有朱蘭擔心宴輕的安全,問琉璃,“小侯爺這樣,不會遇到打劫的吧?要不要派些人去保護小侯爺的安全?”

實在是他這麼個花錢如流水的做派,很像有錢的可以被宰被打劫的大戶,容易被人盯上啊。

琉璃問她,“你是不是忘了這是漕郡的地盤了?”

自從小姐這一次來漕郡,該查的查,該清洗的清洗,就連隱藏的極深的十三娘和了塵,都清出漕郡了,小侯爺只要不去城外,不被人刺殺和埋伏,就在這城裡,哪怕睡到大街上,誰敢搶他?

“哦,我還真忘了。”朱蘭聞言也淡定了。

於是,這半日便在總督府忙忙碌碌的熱鬧中渡過。

傍晚時分,宴輕一身輕鬆地回來,逛了半日,走遍了漕郡幾條主街,他倒是不覺得累,整個人依舊神清氣爽的。

他推門進了書房,衆人齊刷刷的目光都對着他看來。

宴輕挑眉,“都看我做什麼?”

林飛遠心酸地說,“看看你花錢如流水,有沒有被累到。”

宴輕了悟,“還好,不是很累。”

比陪着程初給他妹妹買生辰禮,跑遍了東西南北四集市,買全了幾大車玩意兒,可輕鬆多了。

林飛遠看他好像沒有花了那麼多銀子的自覺,問他,“你知道自己今天這半天,花出去多少銀子嗎?”

宴輕還真不知道,隨口問,“花了多少?”

林飛遠伸出兩根手指,“將近二十萬兩。”

可真能耐啊!

花出去半個漕郡百姓們合在一起一年的花銷!

宴輕點頭,“也還好。”

他走到凌畫身邊坐下,對她說,“今天買的那些東西,都是送給旁人的,送給姑祖母和陛下的禮物,我還沒選好。”

凌畫親手給他倒了一盞茶,推到了他面前,笑問,“沒有中意的嗎?”

宴輕搖頭,“也不是,有幾樣東西,我覺得這個也好,那個也還行,就是價錢的確是貴了點兒,我擇選不下,所以,就沒買了。”

凌畫道,“既然是送給姑祖母和陛下,價錢不是事兒,既然都看重了,也無需糾結,都買了都送了就是了。”

宴輕看着她說,“那幾樣東西,若是都買了的話,還要花出去幾十萬兩,我怕你心疼。”

凌畫笑,“賺了錢就是花的,我尋常沒時間花,正好哥哥替我花了,你隨便花,幾十萬兩,也不是多大的事兒。”

她想起來什麼地問,“是那幾樣東西貴重,不給記賬嗎?”

“嗯。很是貴重,怕夥計磕了碰了,不給送上門。也不給記賬。”宴輕補充,“說是幾代傳下來的,祖傳至寶。”

凌畫伸手入懷,遞給他一塊牌子,“明兒哥哥拿着這個去,帶上幾個妥帖的人,把東西都買了吧!”

宴輕隨手接了,“行。”

衆人:“……”

這還要不要人活了啊!

葉瑞問,“表妹夫有沒有想過有朝一日,去嶺山瞧瞧?”

最好能住個一年半載的,多在嶺山花點兒銀子。

宴輕點頭,“嗯,聽說嶺山風景獨好,有機會一定去看看。”

葉瑞笑開,“那你一定要去。”

衆人忙了一日,午飯將就了,晚飯自然就不會將就了。

總督府的廚房早已熱火朝天地忙活起來,到了時辰,在前廳設宴,爲葉瑞正式接風洗塵。

剛開席不久,宴輕就發現了,是爲葉瑞設宴,但好像大家總往他面前舉杯敬酒,他疑惑地轉頭問凌畫,“他們今天怎麼回事兒?怎麼有點兒奇奇怪怪?”

凌畫心裡想笑,自然不會告訴他原因,笑着說,“他們累了一日了,羨慕你得閒。”

宴輕“唔”了一聲,誠然地說,“是該羨慕我。”

Wшw ¸тт kǎn ¸C〇

大家都在忙,忙的據說腳不沾地,忙的連喝口水的空都是擠出來的,也只有他,有閒不說,還有夫人給銀子出去溜大街,看到什麼買什麼,的確是遭人羨慕。

於是,宴輕成功的喝醉了。

凌畫其實還沒見過宴輕真正喝醉後什麼樣兒,因爲,他酒量好,有千杯不醉的那個酒量,所以,這麼久以來,無論喝溫和的酒,還是高度的烈酒,無論是喝少,還是喝多,就沒見他太醉過。

但這一回,她發現了,宴輕好像是真的醉了。

因爲,宴輕將除了她外,所有對他敬酒的人都喝趴下後,自己一個人坐在那裡,看着趴倒一片的人,彎着嘴角,露出十分難以形容的笑容。

凌畫覺得他過於安靜,對他問,“哥哥,你喝醉了嗎?”

“沒有。”宴輕回答吐字清晰。

凌畫還真以爲他沒醉,所以,站起身,吩咐人,讓人將喝趴下的人逐一都攙扶着送回去,包括早已喝趴下的朱蘭,和堅持到最後才趴下的葉瑞,然後,伸手去拉宴輕,“哥哥,我們也回去了。”

宴輕歪着頭看了她一眼,將手慢慢地遞給她,放進她手裡,然後,順勢站起身,慢悠悠地被她拉着,出了前廳。

走出前廳不遠,宴輕便不走了,對凌畫說,“我走不動了。”

凌畫試探地問,“我讓雲落揹你?”

“不。”宴輕拒絕,“我想睡覺了。”

他說完,便甩開了凌畫的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後,慢悠悠地躺了下去。

凌畫:“……”

好一個以天爲被,以地爲席,他這是跟她說沒喝醉?

她可是記得,端陽曾經吐槽,說小侯爺喝醉酒,不回家,還總是不讓他跟着,自己一個人跑出去,半夜人不回來,他滿大街去找,時常找到他睡在大街上,然後他再將人揹回去,得虧京城治安好。

這回,她算是見識了!

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三十八章 站隊(一更)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第八十九章 會會(二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十九章 盯上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六十二章 暗查(一更)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十六章 受教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八十四章 折損(一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七十章 出息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第八十一章 自己人(二更)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八十章 原來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八十一章 自己人(二更)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一百章 功成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五十章(二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九十章 奏摺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二十七章 父子(一更)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二十三章 不捨(一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一章 宴輕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
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三十八章 站隊(一更)第五十五章 舒心(二更)第八十九章 會會(二更)第八章 約定(二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十九章 盯上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六十二章 暗查(一更)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十一章 割愛第十六章 受教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八十四章 折損(一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九十六章 情緒(一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四十五章 一切(二更)第七十章 出息第三十章 守着(二更)第八十一章 自己人(二更)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八十章 原來第八十章 可愛(二更)第八十一章 自己人(二更)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二十八章 有理(二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一百章 功成第四十一章 發火(一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六十章 綠林(二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十九章 敬重(一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五十七章 無可厚非(一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五十章(二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九十章 奏摺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五十九章 一個不留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二十七章 父子(一更)第三十九章 機會(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十二章 不敢(二更)第三章 溫香軟玉(一更)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二十三章 不捨(一更)第十六章 風寒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八十七章 苦差(二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一章 宴輕第二十五章 迎親(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