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受教

隨着杜唯離開,扣押柳蘭溪的禁令解除,柳家的護衛被放了出來,柳蘭溪終於踏出了杜府。

在踏出杜府的那一刻,柳蘭溪死而復生,差點兒哭了。

但是她已沒有多少淚,她一輩子的眼淚,在這兩個月裡似乎都流盡了。她如今只想回家。

只不過,在踏出府門前,有人木着臉告訴她,“公子說了,讓你繼續去涼州,若是不聽公子的……”

這人後面的話沒說,但柳蘭溪已白了臉。

她的確是想直接回家,但是如今得了杜唯這話,她不敢,她只能繼續啓程去涼州。

於是,柳蘭溪帶着護衛的人,離開江陽城,繼續北上。

杜知府得知杜唯放了柳蘭溪,還很納悶,“怎麼突然又將人放走了?你不是說要等着綠林的人來,敲一筆竹槓的嗎?”

“已經敲了,用不了多久,綠林的人便會送一份大禮來。”

杜知府有了興趣,“什麼大禮?”

“銀子?”

杜知府問,“多少?”

“說是大禮,應該不少。”杜唯想起凌畫走時說的話,對杜知府說,“東宮缺銀子,幽州溫家今年沒緊着給東宮進項,東宮如今捉襟見肘,有了這筆銀子,太子殿下應該好過些。”

“好好好!不愧是我兒子!”杜知府大喜,“爲父這就給太子殿下書信一封,告知此事,也讓殿下高興些。”

杜唯沒阻攔,點點頭。

杜知府走了幾步,忽然想起來,“那太常寺卿柳望,若是得知自己的女兒被你這麼欺負,怕是會怒。”

“他怒了又如何?除非他不愛自己的女兒,纔會鬧起來,若是他愛女,此事就得捂着掖着藏着不讓人知道,頂多背後記仇使使絆子。”杜唯不以爲然,看着杜知府,“兒子是太子殿下的人,柳望會跟東宮對上嗎?難道他還因此轉身去投了二殿下的陣營?”

杜知府琢磨道,“也說不準啊,聽說朝中如今許多中立的人也都站隊了。”

“對比她女兒的清白,他真會搭進去整個柳家?那柳氏族中人同不同意?”杜唯壓根就不擔心,“父親不必多慮,他千里迢迢遣女兒去涼州,指不定是什麼打算。”

杜知府想起來,“你早先不是說想派人冒充柳蘭溪去涼州,想看看柳望到底要做什麼,如此捨得愛女,後來爲何沒施行?”

杜唯心想,自然是因爲他還沒來得及施行時,琉璃望書等人向他攤牌是凌畫的人,他哪裡還管什麼柳望如何,整副心思自然都在等着凌畫回來找他。柳望與他何干?

但這話他自然不會告訴杜知府。

於是,他道,“孩兒覺得無趣,反正柳蘭溪要過幽州,就讓溫家人操心此事得了。同時東宮陣營,不能咱們什麼都做了。也沒比溫家多得東宮多少好。”

杜知府想着倒是這個理,點點頭,對他說,“你身邊收服的那幾個人呢?怎麼不見了?”

“被孩兒派出去了,孩兒覺得父親說的有理,總不能一直養着他們白吃乾飯。”

杜知府很欣慰,“那父親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他沒再深問派去了哪裡,去做什麼事情了,爲何早先還不同意,說那些人還需要多養些時日才能養熟,這纔不過一兩日,就改了主意,將人派用了。

這些年,杜唯的所作所爲,着實讓他放心,所以,絲毫沒疑心,他養的人多了少了,只要對東宮好,他也不是十分關心人多了還是人少了,是殺了,還是收服了被派出去做什麼事兒。

涼州總兵周武收到了凌畫的飛鷹傳書,當即將手下副將柳夫人的堂兄江原密切關注了起來。

暗中讓人關注多日,都沒發現江原有什麼異常之處,周武心下很奇怪,但還是沒放鬆懈怠。

自從凌畫離開了,周家兄弟姐妹齊齊出動,將涼州重新徹查了一遍,果真查出些不少異常之人,這些日子,正關在大牢裡盤查審問,有十分懷疑之人,還用了刑。

這一日,涼州城外,來了一個車隊,浩浩湯湯。

周琛得到消息,向城外一看,大喜過望,對手下人說,“快去稟告父親,繼將士們的冬衣之後,藥材等物來了。”

手下應是,也大喜,立即去報信了。

凌畫很是守信用,在她離開後七日,將士們的冬衣便被一車一車地送進了涼州城,冷冬數九天裡,大雪紛飛的日子裡,將士們換下單薄的衣衫,換上了棉衣,怨氣一掃而空,整個軍中士氣轉眼都不一樣了。

周武親筆書信一封,派人秘密送去京城,他覺得,也該跟二殿下報備一聲,也親自對二殿下表個態纔是。

他以爲,冬衣送到,總要再過許多時日,藥材和一應軍需等物纔會再送來,沒想到這纔沒用多久,藥材等物便又送到了涼州。

周武得到消息後,臉上顯而易見的高興,“好啊,今年將士們可以過個好年了。”

往年軍中真是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他堂堂的總督府,也是空空蕩蕩,拿不出供需的東西,如今有了凌畫做後盾,他自覺自覺的腰板都挺直了。

車隊來到城門下,周琛親自去接洽,果然是藥材等物,足足五十兩馬車,他心下萬分感慨,想着國庫養兵,也就養個溫飽,但掌舵使財大氣粗,養兵真是養兵。

他命人將東西收了入庫,回頭對周武說,“父親,練兵不可懈怠,兒子看掌舵使的意思,是要將我們涼州軍練成所向披靡的鐵軍一支。”

周武豪氣干雲,“那就練!”

如今軍餉不愁,供需不愁,涼州軍再沒什麼讓他愁的,除了固守城池,那就是好好練兵了,他有這個信心。

東宮早先派了無數人前往江南漕郡,折戟的,無功而返的,後來自從凌畫離開後,倒是消停了下來,原因是蕭澤已無心力再突破江南去殺凌畫,他在京城對付蕭枕,都有些吃力。

所以,自凌畫離開後,江南漕郡一直都很太平。

太平到待在總督府裡的朱蘭都覺得百無聊賴,她一個何等愛吃的人,將總督府裡的飯菜都吃膩了,而端敬候府被小侯爺一路帶到江南的廚子,纔不會伺候別人,小侯爺和少夫人不在總督府,廚子連廚房也不去了,朱蘭想吃,也吃不上。

朱蘭被憋悶的覺得,早知道如此無聊,她還不如跟着朱廣去江陽城呢。杜唯那人雖然王八蛋是個惡霸,但興許還能有意思些。

他因爲實在無聊,見着那三人誰有空,便抓着人聊天。

林飛遠是個樂意聊天的人,但當朱蘭把她從小到大的事蹟都說了一遍後,他那個人沒長性,便懶得理會朱蘭了,閒來無事兒時,連總督府的書房都不來了。

孫明喻是個溫和的性子,每日都有事情要做,他不同於林飛遠,也不同於崔言書,是一刻也不讓自己閒着,除了做事情外,便是看書,對朱蘭也彬彬有禮,朱蘭自己都覺得沒趣。

所以,朱蘭多數時候,都去叨擾崔言書。

崔言書這個人性子其實不太好,心思深,算計也多,手段還強,人也透着一股子腹有乾坤的厲害勁兒,若是以前,朱蘭是最不愛與這樣的人打交道,但如今不比以前,她求到江南漕郡,沒見着凌畫,崔言書做主,到底是幫了她,她開始還自己玩,後來無聊了,見崔巖書得閒,便找崔言書待着。

最主要的原因是,崔言書沒露出煩她的表情,他得閒了,她愛來就來,不像林飛遠,煩了就躲着了,孫明喻雖然也沒露出煩,但一副自己很忙很有事情要做的樣子,她也就不好打擾了。

這一日,崔言書得閒,坐在水榭裡餵魚。

朱蘭距離他不遠不近地坐着,看着魚兒爭相搶食,其中有一條十分漂亮的魚,搶不過別的魚,反而被兩旁的魚咬了一口,擺着尾巴縮去了一邊,看起來可憐兮兮的,崔言書瞧見了,拿起一旁的網子,將那條漂亮的魚撈了起來,放進了水盆裡,然後,對着水盆裡撒了一把魚食,單獨餵它。

朱蘭都震驚了,還可以這樣餵魚?

受教了。

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四十四章 好看(二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十六章 風寒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九章 同意(一更)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五十九章 放心(二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八十三章 約見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六十五章 安排(二更)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二十章 同意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三章 詩集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第二十章 雲落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三十章 請見第四章 做主(二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十四章 太子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十六章 受教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第十七章 同罰(一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六十二章 暗查(一更)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九十九章 玩物(一更)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三十五章 生辰(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二章 吐血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九章 不見(二更)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第六十章 便宜(四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二章 吐血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
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四十四章 好看(二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十六章 風寒第六十一章 來信(一更)第九章 同意(一更)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五十九章 放心(二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六十九章 歇晌(十三更)第八十三章 約見第四十章 試探(二更)第六十五章 安排(二更)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五十二章 奢侈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二十章 同意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三章 詩集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第二十章 雲落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三十章 請見第四章 做主(二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十四章 太子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十六章 受教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五章 頭疼(三更)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第十七章 同罰(一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六十二章 暗查(一更)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十六章 揹着(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九十九章 玩物(一更)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三十二章 恩義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第三十五章 生辰(二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五十章 去江南(一更)第五十七章 防患第一百零三章 不可思議(一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一百零七章 子時第二章 吐血第九十八章 來信(一更)第九章 不見(二更)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第六十章 便宜(四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二章 吐血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