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久仰

杜唯從沒想過還凌畫那塊沉香木的牌子,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這些年,他從來沒想過,那塊牌子,是他這些年哪怕周身傷痛,依舊讓自己繼續活着的信念。

所以,在凌畫說出口後,他久久不答。

凌畫沒從杜唯的面上看出什麼來,但他周身氣息低暗,也能讓她敏銳地察覺出他似乎對那塊沉香木的牌子挺不捨的。

其實一塊牌子,她不是非要,當年送人的東西,也從沒有要回來的打算,只是若想順利讓他放了望書琉璃等人,該設的圈套和算計,她也不會手軟。

杜唯沉默許久,果然不負她所望地直視她的眼睛說,“那塊木牌,陪我許多年,你一定要回?若是我不給呢?”

凌畫淺笑,“給有給的說法,不給有不給的說法。”

杜唯看着她,“洗耳恭聽。”

凌畫笑道,“杜公子若是還我木牌,那便是將當年的淵源一併抹去了,你是東宮的人,我是二殿下的人,所以,自此後,自然是勢不兩立,你死我活。若是不還我令牌,那當年的淵源自是一直在,既然如此,無論是孫旭,還是杜唯,也沒什麼區別,你總歸是你,我們可以談談舊時的交情,看看彼此之間,有沒有合作的可能。”

杜唯袖中的手微微地攥了攥,蒼白的面上帶了一抹自嘲,“我與人爲惡之事,你應該聽說過不少,這樣的我,也能與你合作嗎?”

“有何不能?”凌畫收了笑,“這天下只要浸淫權利之人,沒有誰的手比誰乾淨。死在我手下的人,不計其數,你就算與人爲惡,在我這裡沒什麼良善之心的人面前,也不當什麼。”

杜唯忽然笑起來,“你覺得自己沒有良善之心?”

“沒有。”

“但我聽說你護百姓,懲貪官,威懾江南,人人稱頌,名聲極好。”杜唯道,“難道都是虛言?”

“倒也不是。”凌畫端起茶盞抿了一口,上等的茶葉脣齒留香,她道,“我所做的一切,皆是爲了二殿下而已,誰讓我有個愛護百姓的好主子?”

杜唯問,“二殿下愛護百姓?”

“衡川郡大水,堤壩沖毀,原因是東宮當年挪用了修築堤壩的銀子,偷工減料,才致使千里受災,浮屍遍野,我提前得到衡川郡堤壩沖毀的消息,問二殿下,是否可以藉此事拉東宮下馬,但二殿下選擇了先救百姓,因此失去了先機,背後的證據證人被溫行之給截去了幽州,因此錯失良機。”凌畫放下茶盞,“你說,二殿下難道不愛護百姓?”

杜唯這些年其實已沒有什麼良心,但聽了這樣的事兒,還是多少有些觸動,對凌畫說,“若是這樣,二殿下的確讓人肅然起敬。”

凌畫笑,“扶持一個有德行善舉的主子,與扶持一個一己私利禍害萬民的主子,總是不同不是嗎?”

杜唯點頭,“的確是。”

他頓了一下,“但江陽城已無回頭路,我那父親,誓死效忠東宮,也不會回頭。”

凌畫看着他,“聽說杜知府有十七八個子女,但最喜歡嫡出的你。”

杜唯晃着茶杯,想說什麼,忽然將茶杯放下,掩脣咳嗽起來,且咳嗽的愈來愈急,大有將肺都咳出來的模樣。

凌畫愣了一下,看着他,有點兒擔心他一口氣咳的上不來。

外面有杜唯的貼身侍衛衝進來,見自家公子咳個上不來氣,他連忙質問凌畫,“你對我家公子做了什麼?”

他不知凌畫的身份,杜唯收到書信,連身邊人都瞞下了,沒說。

凌畫誠實地說,“他突然就咳起來了,我也正不太明白呢。你家公子是不是時常這樣?”

貼身侍衛剛剛是一時情急,如今聽凌畫這麼一說,想想還真是,連忙伸手入杜唯的懷中,摸出一個瓶子,倒出一顆藥,“公子,快將藥吃了。”

杜唯張開嘴,將藥吞下,貼身侍衛又將水端給他,拍着他的後背,緩緩送服下,杜唯才慢慢地止了咳嗽。

凌畫見他止住咳嗽,緩過了一口氣,微微鬆了一口氣,雖然他與杜唯這個人,沒多少舊的交情可敘,但她也不希望杜唯就這麼死在她面前,誰讓望書雲落琉璃他們還在杜府被看押着呢,她不太想惹這個麻煩。

杜唯擺手,讓貼身侍衛退出去,經過這一遭,臉色更白了,“見笑了。”

凌畫搖搖頭,又給他重新倒了一盞茶。

杜唯重新坐下身,端起茶喝了一口,才接她剛纔的問話,“你說的對,我父親有十七八個子女,大約是行事性子都不太像他,所以,他都不太喜歡,唯獨喜歡我。”

“你回江陽城多少年了?他對你可一直好?”

“六年。”杜唯點頭,“一直都還不錯。”

凌畫嘆了口氣,“所以,這麼說來,你是爲了你父親,與我沒有合作的餘地了?”

杜唯沒立即答,沒拒絕,但也看不出有答應的打算。

凌畫心想,這是一塊難啃的骨頭,不知道她今日能不能順利帶走琉璃望書他們。就怕耽擱幾日,被杜知府發現,那可就有硬仗要打了。

船艙內一時有些安靜。

這時,艙裡傳出開門的動靜,須臾,有人緩步走出來。

杜唯轉頭順着聲音來源的方向看去,便看到了一個年輕的男子,輕袍緩帶,步調懶洋洋的,似乎剛睡醒,一邊打着哈欠,一邊走過來,眉眼如鬼斧神工雕刻,清雋至極。

杜唯一怔,這般樣貌,不用別人說,他也猜到,應該就是端敬候府的那位小侯爺宴輕。

他手指微微一蜷,身子不由得坐直了,雖然聽過了宴小侯爺無數傳言,但都不如親眼所見,原來這就是宴輕。見了他,也讓他想起,昔日給他送行的小姑娘,如今已嫁與他人爲妻,就是這位大名鼎鼎的宴小侯爺。

凌畫沒想到宴輕才睡了這麼片刻,便不睡了,轉回頭,溫柔地問他,“怎麼不多睡一會兒?”

宴輕挨着她身邊隨意地坐下,又隨意地掃了杜唯一眼,隨意地說,“被人咳嗽醒了,出來看看,是誰把肺管子都快要咳嗽出來了。”

“這位便是江陽知府家的杜公子。”凌畫雖然知道他明知故問,是故意的,但還是與他介紹,“杜公子有舊疾,頗有些嚴重,我方纔還與他說,讓望書雲落給他瞧瞧,若是他們瞧不好,可讓曾大夫給他看看。”

宴輕這才正面看向杜唯,“原來這位便是杜公子,久仰了。”

杜唯形容不出來宴輕剛剛看他那隨意的一眼,明明看起來輕飄飄的,但卻猶如實質一般高山壓頂,讓他剛緩口氣的呼吸似乎都有些不暢了,不過也就須臾間,壓力突然褪去,他正眼看來時,他便是個閒散隨意的貴公子模樣,似乎剛剛那須臾間的不舒暢只是他自己的錯覺。

但杜唯從不相信錯覺這種東西,他相信自己的直覺感受。

他拱手,聲音還有些虛弱,“是在下打擾了小侯爺休息,抱歉。”

宴輕彎脣一笑,“不是什麼大事兒。”

他伸手摸摸凌畫的腦袋,目光對着杜唯,動作看起來自然極了,彷彿經常做這種事兒,一點兒都沒有突兀和不適,他笑着說,“聽說杜公子與我夫人有些舊時淵源,這可真是巧了。”

杜唯目光落在宴輕的手上,再沒有這一刻感覺珍藏多年不敢碰觸的心絲絲入骨的疼痛,這疼痛讓他自己都有些震驚,他明明早就覺得,自己投靠東宮,不算什麼事兒,就算他不投靠東宮,他一輩子也不可能會娶到凌七小姐,這個認知他比誰都清楚。

別說他有一副藥罐子的身子,就是他還有一個忠實擁護東宮的親爹,最主要的,他自身墮落,早已在那些痛的死去活來的慢慢長日裡,受不住心裡齷齪的心思瘋狂吞噬,所以,但凡女子,但凡美人,他都甚喜金屋藏嬌。

這是他心底的黑暗,也是他自己甘願掉進的深淵,沒有人能救得了,他早已麻木了。

但如今瞧見宴輕,他竟然感覺到了疼,七情六慾的疼。

他忽然啞然地笑起來,原來他這副身子,不是行屍走肉,還是一副能知曉疼痛的身子,他收回視線,語氣依舊虛弱地回答宴輕,“是有一樁舊時淵源,好些年的事兒了,若是小侯爺昔年聽說過,應該是當做笑談一笑而過了。”

宴輕“唔”了一聲,“那時我還一心讀聖賢書,習文習武,心無旁騖,還真沒笑談過。”

杜唯:“……”

對哦,他倒是忘了,宴小侯爺年少時,文武雙全,驚才豔豔來着。

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十五章 考慮第六十七章 憤怒(一更 )第五十九章 放心(二更)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二十八章 暗注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八章 半夜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七章 認真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九十七章 摺子(二更)第十八章 給錢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九章 秦桓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六十八章 明白(二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三十九章 喜錢(一更)第十八章 借馬第五十四章 重賞(一更)第六十二章 伺候(六更)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五十九章 沒醉(一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二十一章 可怕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九十章 奏摺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
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十五章 功利(二更)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六十二章 啓程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十五章 考慮第六十七章 憤怒(一更 )第五十九章 放心(二更)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四十一章 臥虎藏龍(一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治癒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四十一章 不去(一更)第七十三章 在學(十七更)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四十九章 小畫(一更)第二十八章 暗注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八章 半夜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三十三章 割地賠款(三更)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十九章 蹊徑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十五章 請回(一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七章 認真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四十七章 旁若無人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九十七章 摺子(二更)第十八章 給錢第六十三章 密旨(二更)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九章 秦桓第九十二章 死心(二更)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八章 撒嬌(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三十章 受傷(二更)第六十八章 明白(二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三十九章 喜錢(一更)第十八章 借馬第五十四章 重賞(一更)第六十二章 伺候(六更)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五十九章 沒醉(一更)第七十七章 腰斬(一更)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失蹤(一更)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二十一章 可怕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九十章 奏摺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