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激動

宴輕訓了一會兒馬,又回到了馬車裡,凌畫並沒有睡意,而是想着轉路的事兒。

宴輕從外面進來,一身涼氣,主動與凌畫隔開些距離,以免自己身上的寒氣冰到她,問她,“怎麼不睡?”

凌畫看着他說,“哥哥,我有點兒激動,睡不着。”

宴輕莫名其妙,“你激動什麼?”

凌畫伸手去拉他的手,笑吟吟地說,“我想到你即將帶着我走這樣一條路,我就激動。”

宴輕無語,躲開她的手,“睡吧,先養好精神,否則後面有你受的。”

凌畫嘟嘴,“爲什麼不讓我拉你的手?”

宴輕伸手對着她額頭彈了一下,凌畫被冰的一哆嗦,宴輕撤回手,與她隔着些距離躺下,“知道答案了嗎?”

凌畫自然是知道了,原來他手訓馬這半晌太冰了,她想起來涼州那一路,只要他出去訓馬或者給他們倆覓食回來,都會與她隔着距離不靠近她,原來是怕冷到她。

她心裡嘆氣,這般潤物細無聲的對人好,嫁給他前她從來沒想過還有這等待遇,她可真是感謝那時候對他一見鍾情百般算計的自己,否則這福氣,她享受不到。

既然他如此體貼,她自然收下了這份幸福。

於是,乖覺地躺着與他說話,“哥哥,走雪山的話,我的身子受不住怎麼辦?”

宴輕不以爲然,“區區千里的雪山,有什麼受不住的?”

凌畫嘴角抽了抽,什麼叫做區區千里的雪山?她真有些擔心自己,繼續不相信地問,“我真能行嗎?”

若是堅持幾百裡,她興許能做到,千里的雪山,她真怕自己走到一半就凍成肉乾了。

宴輕打了個哈欠,“自信點兒,你行。”

凌畫:“……”

好吧,他說她行她就能行吧。

過了一會兒,凌畫還是睡不着,但見宴輕閉上眼睛,呼吸均勻,似乎睡着了,她也只能不再打擾他,靜靜躺着。躺了一會兒,她漸漸地有了些睏意,畢竟已累了一日又半夜了,迷迷糊糊剛要睡着時,忽然感覺宴輕湊了過來,伸手將她摟進了懷裡,然後很是細微地嘆了口氣。

凌畫一下子睡意醒了一半,慢慢睜開眼睛,車裡的夜明珠被她遮面的面紗裹了起來,只透出些許未亮的光,她眼珠轉了一下,眼角餘光掃到宴輕半邊側臉,一雙眸子沒有半點兒睡意地盯着棚頂,本來她以爲睡着的人,哪裡有半絲睡意。

她怕他發現她已醒來,又閉上了眼睛,想着他不睡,嘆氣個什麼。她於是也不睡了,靜靜等着看他爲何不睡卻嘆氣。

只不過等了許久,都不見宴輕再有什麼動作,也聽不到他嘆氣聲,她又慢慢睜開眼睛,只見宴輕依舊那麼看着棚頂靜靜躺着,全無動靜,她奇怪了,猜測着他在想什麼。

過了一會兒,宴輕還是沒動靜,凌畫實在受不住了,漸漸合上眼皮睡了過去。

第二日,凌畫醒來,只見宴輕依舊在睡着,她想着昨兒不知他什麼時候才睡着的,又在想什麼,她這個夫君,有時候心思深的她一點兒都窺探不出來他在想什麼,自從嫁給他後,時常讓她懷疑自己有些笨,明明從小到大,無數人誇過她聰明。

哎,她以前也沒想到她嫁了個更聰明的夫君。

凌畫悄悄拿開他的手,本打算輕手輕腳從他懷裡鑽出來,但還沒有下一步動作,宴輕釦着她腰的手緊了緊,閉着的眼睛睜開,帶着幾分睏意地問她,“做什麼?”

凌畫把他吵醒,有點兒不好意思,小聲說,“想去方便一下。”

這一路上,讓她最不好意思的就是她每回要去方便一下,都得告訴他一聲,誰讓就他們兩個人呢。雖然沒到圓房親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那等地步,但到底他已是她的夫君,所以,這不好意思倒也還能忍受。畢竟吃喝拉撒睡這種事兒,誰都躲不了,荒山野嶺的,也只能厚着臉皮將就。

宴輕“嗯”了一聲,鬆開她的手,挑開車簾子向車外看了一眼,被他訓好的馬拉着馬車按照他安排的路線一直往前走,並沒有走錯路,就是天地間還是白茫茫一片,這大雪可真是彷彿沒個休止了,北風呼嘯,就挑開簾子這麼個功夫,車廂內的暖意都被吹散了一大半,煩人的很,他又重新閉上眼睛,囑咐凌畫,“多披件衣裳,別走太遠。”

凌畫點頭,讓馬車停下,披了一件厚厚的衣裳,下了馬車。

天寒地凍的,剛下馬車,一腳踩進雪裡,就讓她倒吸了一口氣,她裹緊身上的衣裳,深一腳淺一腳地去了馬車後方,走出十米遠,本想再走遠些,實在走不動了,正好這裡有一棵大樹,可以避着點兒風,於是,就此只能停住。

片刻後,凌畫回來,感覺手已凍僵,腳也凍僵,身子涼颼颼的冰冷,短短時間,就連裹着的衣裳毛領處,都落了一層冰霜,她爬上馬車後,眉頭已打結,苦兮兮着小臉對宴輕說,“哥哥,外面實在太冷了,雪太大了,風也太大了,走出十米遠,差點兒把我凍死。”

宴輕伸出手握住她的手,皺眉,“怎麼手跟冰塊一樣?你又用雪淨手了?”

凌畫小聲說,“那總不能方便之後不淨手吧?”

宴輕搓了搓她的手,教訓她,“你笨啊,不會回來用暖爐燒了溫水淨手?”

凌畫看着他,“我想你用手幫我暖手,所以,只想着簡單省事兒了,否則我也不好意思把髒手給你啊。”

“就你理由多。”宴輕將她拽進懷裡,用被子蓋住,給她暖身子。

凌畫窩進他的懷裡,雖然渾身幾乎凍僵,但心裡卻暖暖的,每回她下車回來,他都會立馬將她拽到懷裡用被子包裹住,讓她一下子就暖了,但每回他下車再回來,都會與她隔着距離躲遠,等什麼時候一身寒氣散掉,什麼時候纔不躲着了。

她小聲說,“哥哥,雪山上會比這路上冷多了吧?”

她懷疑自己真的受得住嗎?

宴輕“嗯”了一聲,“開始上雪山時,定然會難熬些,適應就好了,應該也不會比如今冷到哪裡去。”

凌畫十分懷疑自己的能力,但她還是相信宴輕的,至少就目前來說,他還沒有不靠譜過,就拿過幽州城來說,她相信他,他不就沒讓他失望?

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兒,“呀,咱們寄存在那個老婆婆那裡的馬車和東西,這樣一來,便沒法拿回去了。”

雖然重要的輕便東西都被她隨身帶着了,但總有一些東西當時沒能帶走,倒也不是不能丟,就是那盞她十分喜歡的罩燈,當時是沒能帶走的,丟了怪可惜的。

宴輕道,“別想了,若是咱們在涼州城的消息透露到幽州,被溫行之得知,他一定會大查,寄存在那老婆婆那裡的馬車和衣物藏不住。”

凌畫想想也是,溫行之可不是溫啓良,沒那麼好糊弄,她嘆了口氣,“那個姓溫的,可真討厭。”

害的她要走雪山,雖然她還挺期待和激動的,但到底是自己有點兒擔心這副嬌氣的身子骨吃不消。

她忽然又想起一事兒,一拍腦門,“我忘了將柳蘭溪的事兒跟周總兵提了。”

她見到周武后,要處理要談論的大事兒太多,柳蘭溪這個人和她所牽連的事兒對比來說,在她這裡算得上是一件小事兒了,被她真給忘了,但任何小事兒,都有可能變成大事兒,尤其是她想知道,柳蘭溪千里迢迢奉柳望之命,來涼州做什麼。

不過她被扣押在江陽城,也做不了什麼,雖然被她給忘了,倒也沒有太急迫。

她到下一個城鎮,聯絡暗樁,給周武送個信就是了,讓他盯着柳夫人的堂兄江原。看看他與柳望,是怎麼回事兒。

她還要送信去京城,提醒蕭枕,也讓人盯着柳望,查一查,看看柳望爲何千里迢迢讓女兒去涼州。

這樣的大雪天,一個女兒家,柳望十分愛女,若沒有十分重要的事兒,應該不至於捨得讓女兒走這一趟。

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四十五章 分割(一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四章 做主(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八十八章 吉言(二更)第五十八章 賠罪(二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九章 秦桓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第五十章 揉揉(二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三章 表態(一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九章 朱蘭(一更)第三十六章 惦記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三十八章 站隊(一更)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五十四章 留宿(一更)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二章 抱着(二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六十一章 選禮(一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四十九章 扎心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九十三章 醉酒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
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四十五章 分割(一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二十九章 反其道而行(一更)第二十九章 機會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四章 做主(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八十七章 放行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八十一章 告狀(一更)第八十八章 養兵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八十八章 吉言(二更)第五十八章 賠罪(二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九章 秦桓第六十章 傲嬌 (一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八十七章 嚴苛(一更)第一章 暈船(一更)第九十一章 關係(二更)第五十章 揉揉(二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五十九章 倆傻子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六章 浮生釀(二更)第七十五章 撕破臉(一更)第二章 忍下(二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三章 表態(一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二章 誇過(二更)第九章 朱蘭(一更)第三十六章 惦記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二十八章 瞅一眼(二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三十二章 利弊(二更)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三十八章 站隊(一更)第四十章 紅裳(二更)第八十七章 真言丹(二更)第五十四章 留宿(一更)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四十六章 敬茶(二更)第二十二章 活蹦亂跳(二更)第八十一章 攔路(一更)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二章 抱着(二更)第十三章 最香(一更)第八十四章 山茶(一更)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六十一章 選禮(一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四十九章 扎心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十六章 對弈第九十三章 醉酒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八十五章 久仰第一百零四章 追查(二更)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十三章 如實(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