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誇過(二更)

凌雲深剛走,凌雲揚便來了凌畫的院子。

他進門後,也盯着凌畫的臉一個勁兒地猛看,凌畫任由他看,直到他看夠了,纔開口,“七妹,你可以啊!你今天晚上出門前跟我說要去辦的事兒,就是這一樁?婚約轉讓書?”

凌畫點點頭,“是。”

凌雲揚好奇不已,“你是怎麼讓秦桓和宴輕弄出這麼一出的?”

凌畫也給他倒了一盞茶,“若我告訴四哥,四哥替我保密嗎?”

“保密。”

“你嘴巴嚴嗎?”凌畫懷疑地看着他。

“我以張樂雪發誓行不行?若是我嘴巴不嚴,給你捅出去,讓我娶不到張樂雪。”凌雲揚實在是太好奇了。

凌畫琢磨着這話夠重了,壓低聲音開口,“我得了一株憫心草,趁着今日秦桓被我整的崩潰,找宴輕訴苦,我給宴輕用了。”

凌雲揚:“……”

原來真相是這樣!

他也終於長了見識了。

他嘖嘖一聲,“七妹啊,你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原來你瞧上的人是宴輕啊?早知道你瞧上的人是他,你找我幫你啊?我很樂意他做我妹夫的。”

“哦?”凌畫看着他,“四哥,你與他沒什麼來往吧?”

“是沒什麼來往,但是不妨礙我瞧他順眼。”凌雲揚長嘆,“我小時候就想吃喝玩樂,混吃等死,咱們家若不是遭逢大變,我如今早可以統領天下三教九流了,多威風啊。”

噢,凌畫懂了,原來同是紈絝,志趣相投,惺惺相惜。

她想笑,“四哥如今也不必太拘束自己。”

“我可不想三哥整日裡瞧我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咱們凌家,怎麼能讓你一個女孩子頂着?你嫁人後,我總要立起來。”凌雲揚很是惆悵,“將來我若是有了兒子,這志向一定要讓他繼承。”

凌畫:“……”

不愧是她四哥,人家都望子成龍望女成鳳,他可好,以後兒子的志向是做紈絝。他對做紈絝是有多懷念?

“三哥是不是來過了?”凌雲揚忽然問。

“嗯,來過了。”

“三哥沒罵你吧?”凌雲揚看着她,“瞧你這樣,不像是被罵過的。”

凌畫笑,“沒有,我與三哥說了認識宴輕的經過,三哥聽完後,沒說什麼,同意了。”

凌雲揚睜大眼睛,“這麼輕易?你與他都說了什麼?對了,你與宴輕是怎麼認識的,你也跟我說說,我也聽聽。”

凌畫點頭,也不隱瞞,將一樣的話又說了一遍。

凌雲揚聽完:“……”

他訝異又震驚,“七妹,我看錯你了,原來你真的還挺膚淺的。”

凌畫失笑,“讓四哥失望了,慚愧。”

凌雲揚大手一揮,“沒什麼慚愧不慚愧的,我覺得你眼光挺好的,宴輕的確長的好看,這京城裡,依我看啊,就是二殿下蕭枕,都比他那長相要略微差那麼一點兒。”

凌畫喝茶的手一頓,忽然向外瞟了一眼,咳嗽一聲,“四哥,天色晚了,你回去休息吧!有什麼話,咱們明日再說。”

凌雲揚卻談興正濃,“不急,我看你也不困,唉,我告訴你一件事兒。”

凌畫嘆氣,“那你說吧!”

凌雲揚壓低聲音說,“你剛剛說三哥沒罵你,我想了想,想起了一件事兒,曾經,也就幾年前吧!三哥誇過宴輕。”

“嗯?”凌畫不知道這事兒,“還有這樣的事兒?三哥可不輕易誇誰。”

шшш✿ ttκa n✿ c ○

“有,我記得清楚,他當時拿宴輕教育我,說讓我跟端敬候府的宴小侯爺學學,差不多年歲,我騎馬都追不上宴小侯爺走路。人家少小聰慧,力求上進,文師從青山書院的當世大儒陸天承,武師從戰神大將軍張客。十一歲一篇論賦讓麓山書院的院首孫思科拍案叫絕,十三歲百步穿楊的功夫讓張客教無可教。真是讓人欽佩。”

凌畫:“……”

她也震驚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兒?”

“四五年前吧!”凌雲揚挪了挪屁股,坐的穩當,“可惜,不久後,便傳出了宴輕厭學的消息,三哥沉默了好幾日,說了一句慧極必傷,可惜了。”

凌畫也沉默了。

“其實啊,世人就是看不穿,做紈絝怎麼了?也不妨礙誰,當年我做紈絝時,方圓千里的三教九流,大家親如兄弟,和氣生財,連燒殺搶掠打架鬥毆都沒有了,後來我不做紈絝了,宴輕去做紈絝了,你就沒發現,京城紈絝圈的風氣在他的帶領下,也挺好嗎?至少,那些貴族子弟草菅人命的事兒,沒有了不是?”

凌畫點頭,“還真是。”

“所以啊,紈絝有什麼不好?七妹,你努把力,讓他早點兒娶了你。”凌雲揚終於發現了什麼,神色頓了頓,站起身,打了個哈欠,“哎,天色不早了,我也困了,明日再找你說話。”

凌畫點頭,“四哥慢走。”

凌雲揚擺擺手,出了房門,當做什麼也沒發現,慢悠悠地走了。

他離開後,蕭枕黑着臉,出現在凌畫的房內。

凌畫就知道今夜不得安生,連着送走了兩人,她覺得第一個凌雲深纔是最難說服的那個,沒想到,倒是出乎意料三哥不反對,如今這第三個來的蕭枕,怕纔是她最大的頭疼。

她看着蕭枕,當做什麼也沒發生一般,問他,“要喝茶嗎?”

蕭枕黑着臉坐下身,不說話。

凌畫給他倒了一盞茶,放在他面前。

蕭枕不喝,如一塊黑炭一樣地坐着,盯着凌畫,好一會兒,眼神凌厲,咬牙切齒,“我若是殺了宴輕,你會如何對我?”

凌畫直接告知,毫不客氣,“那咱們倆這輩子的交情就完了!”

凌畫不會跟蕭枕說,你敢殺了宴輕,我就跟你翻臉,也不會說,你敢殺了宴輕,我就敢殺了你,她只是告訴他,若是他敢殺了宴輕,他們這輩子的交情就到頭了。

幼時救命之恩,十年相互扶持,若論交情深厚,蕭枕身邊自小跟着他最親近的人,也不及凌畫在他心裡的地位。

少時,他救她時,沒什麼功利心,單純手比大腦快,一把拉住了她,救了她之後,不大點兒的小丫頭對他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救了我的命,你可以要求回報,什麼都行,我都能答應你。”,他當時看她一本正經的樣子十分好笑,屁大點兒的小姑娘,既然老成的不行,怎麼還有膽子跑到懸崖邊玩?差點兒玩丟了小命,不知道是不是腦子不太好使。

他不當回事地說,“你別纏着本皇子以身相許。”

小姑娘臉一下子鼓了起來,臉頰似乎被氣紅了,“我沒這麼想,就是要你說,我不欠別人的救命之恩。”

他見她有意思,索性就說,“那你以後幫我爭奪皇位吧!我想要那個位置。”

“行。”小姑娘痛快地答應了,都沒考慮一下。

他當時也不過隨口說說,根本就沒指望一個小姑娘能幫他做什麼,但是後來一年又一年,她讓他刮目相看。

在得知自己對她動了心思時,是三年前,太子太傅陷害凌家,她沒有來求他去救凌家,大概也是心中清楚他救不了,於是,她連知會他一聲都不曾,跑去敲了登聞鼓。

他聽聞後,心裡一下子慌的不行,不想失去她的心理幾乎讓他發瘋,若不是有人死命攔着,他就會跑去御庭司,替她挨那五十板子了。

也就是在那時候,他才知道了,當時救她,只道是尋常,卻沒想到,倒頭來,他卻一頭栽在了她身上。

可惜,她壓根就對他沒心。

蕭枕想着當初相識的那一幕,愈發地沉默。

凌畫打破他的沉默,語氣清清淡淡,“我嫁給宴輕,有哪裡不好呢?我能借由宴輕將太后給你爭取過來,太子所作所爲,太后早已不滿,只不過她注重祖宗禮法,太子佔長又佔嫡,她才一直隱忍不發,若我嫁給宴輕,在太后面前,就可以見機說上那麼兩句平時不敢說的話,讓太后去左右陛下,四兩撥千斤,對你百利而無一害。”

蕭枕不說話。

凌畫又道,“若你看宴輕不順眼,你可以不看他,反正,我答應還你的救命之恩,與他也沒什麼關係,是我自己的事兒,即便我嫁他,他也干涉不了你什麼,我說了一直扶持你坐上那個位置,便一定會堅持到那一日,一諾千金,不會半途而廢,你大可放心。”

蕭枕依舊不語。

凌畫軟了語氣,“蕭枕,你有什麼想不開的呢?我六歲便知道你十歲的夢想是要帝位,坐上那個位置是你不惜犧牲一切的堅持,不管太子是賢德還是失德,是好還是壞,那個位置,你要,我就幫你。如今,你距離攀登高峰還尚遠,要做的事情還多的是,何必費心思在我的婚事兒上浪費精力?”

蕭枕終於開口,聲音沙啞,眼尾發紅,“凌畫,我當初要你幫我,但是我沒讓你偷走我的心。”

凌畫:“……”

她沉默了好一會兒,嘆氣,“咱們能不說這個嗎?帝路艱難,必定要有舍有得,不如你的第一舍就從這裡開始?也算是磨鍊你了,畢竟,天子將來都是孤家寡人。”

蕭枕剋制着怒意,“你可真會挖了我的心再給我撒一把鹽。”

凌畫撇開頭,“也是沒辦法的事兒,當年你要的是幫你坐上帝位的人,沒要我以身相許,我自詡沒偷你的心,你這般冤枉我,也就是仗着我好脾氣不跟你計較。”

“就你?還好脾氣!”蕭枕冷笑,“在我面前稱姑奶奶幾次?你自己算算。”

凌畫摸摸鼻子,不吭聲了。

蕭枕看着她的樣子,心底怒意在翻滾,但終究漸漸冷卻,他閉了閉眼睛,再睜開,眼中已沒什麼情緒,只對她問,“你說了幫我,一直坐上那個位置,一諾千金對不對?”

“對。”

蕭枕看着她,“若是因爲宴輕而影響我……”

凌畫面色坦然,“不會,我若是嫁他,他也只是我的夫君而已,只要你不招惹他,我便不會讓他影響你往那個位置上走。”

蕭枕站起身,“他最好一輩子做紈絝。”

凌畫笑,“他樂意做什麼就做什麼,一輩子做紈絝,我也很喜歡。”

蕭枕一刻也不樂意待了,轉身就走,“你最好記住你今日說的話,若他將來影響我,哪怕與你恩斷義絕,我也殺了他。”

這纔是蕭枕!

凌畫目送他離開,在他身後說,“行。”

若是有她護着,他還能殺了他的話,那她也無話可說。

琉璃悄悄走進屋,看着凌畫直嘆氣,“小姐,您早點兒睡吧!宮裡已經知道了,明日大抵是有好幾場硬仗要打,不說宴小侯爺那裡,陛下和太后那裡就是兩大關,您還要防着太子趁機作妖使壞,這麼好的機會,他一定不會放過的。”

凌畫放下茶盞,站起身,“嗯,睡了,我已經困死了。”

第九十四章 不敢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五十八章 賠罪(二更)第八十八章 服氣(二更)第七十九章 送信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二十七章 晚了第九十九章 說服第六十五章 安排(二更)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六十一章 選禮(一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九十七章 寧家(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九十三章 桃花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二章 婚約第二十六章 避開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十五章 考慮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七章 綠林新主(一更)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二十章 同意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十一章 出京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十二章 有功(二更)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五十章 設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三十三章 安慰(一更)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二十九章 懿旨(一更)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四十二章 傳信(二更)第十三章 不平(二更)
第九十四章 不敢第八十八章 效仿(一更)第五十八章 賠罪(二更)第八十八章 服氣(二更)第七十九章 送信第一百零七章 炭火(一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九十一章 共乘一騎(一更)第一百零九章 歸降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八十九章 平衡(一更)第六十九章 消息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八十三章 感謝(一更)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六章 細情(一更)第五章 開口(一更)第六十三章 婚約轉讓書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七十九章 眼瞎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二十七章 晚了第九十九章 說服第六十五章 安排(二更)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四十九章 結果(一更)第五十四章 雙棋(二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六十一章 選禮(一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八十三章 轉告(二更)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求籤第九十七章 寧家(一更)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九十三章 桃花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二章 婚約第二十六章 避開第五十七章 鮮美(二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十五章 考慮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七章 綠林新主(一更)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二十章 同意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五十六章 火熱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一百零五章 扒開(一更)第十一章 出京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五十六章 婚書第二十九章 三問(一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三十七章 先後(一更)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十二章 有功(二更)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十一章 談判(二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五十章 設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五十六章 生辰禮(二更)第三十三章 安慰(一更)第三十六章 嫌棄(二更)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二十九章 懿旨(一更)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四十二章 傳信(二更)第十三章 不平(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