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在意

凌畫驚訝地看着宴輕,她從來沒有從宴輕的嘴裡聽說他誇獎過哪個女子,他素來也不愛談論哪個女子,沒想到,出去一圈回來,竟然聽到他誇獎周瑩。

她好奇了,“哥哥,怎麼這樣說?周瑩做了什麼?”

宴輕雙手交差將頭枕在胳膊上,他記性好,對她複述今夜做樑上君子聽牆角聽來的消息,將周家人都說了什麼,一字不差地重複給凌畫。

凌畫聽完也難得地誇讚了一句,“這可真是難得。”

她嘆了口氣,“可惜了……”

蕭枕不想娶,她也不能強行讓他娶,否則,周瑩還真是難得的良配,若是周武將周瑩嫁給蕭枕,一定會全力以赴扶持蕭枕,再沒有比這個更牢固的了。

“可惜什麼?”宴輕挑眉。

凌畫也不瞞他,“二殿下沒有娶妻的打算。”

宴輕嘖了一聲,別以爲他不知道蕭枕心裡惦記着誰,纔不想娶妻,他用漫不經心的語氣不懷好意地說,“你早先不是說周武若是不答應,你就綁了他的女兒去給二殿下做妾嗎?”

凌畫:“……”

她也就心裡想想,還真不記得自己跟他說過這事兒,難道她記性已差到自己說過什麼話都記不得的地步了?

她無語地小聲說,“哥哥不是說,周武會痛快答應嗎?”

既然答應,她也不用綁他的女兒給蕭枕做妾了。

宴輕哼了一聲,翻了個身,背對着凌畫,揮手熄了燈,“睡覺。”

凌畫有點兒不懂,自己哪句話惹了他不高興嗎?難道他真是很想讓她把周瑩綁去給蕭枕做妾?

她伸出一根手指頭,捅了捅他後背,“哥哥?”

宴輕不理。

凌畫又小心翼翼地戳了戳。

宴輕依舊不理。

凌畫撓撓頭,男人心,海底針,她還真想不出來他這突然鬧的什麼脾氣,小聲說,“若是周武痛快答應,自是不能綁了他的女兒給二殿下做妾的,人家都痛快答應了,再作踐人家的女兒,不太好吧?若是我敢這麼做,不是結盟,是結仇了,沒準周武一氣之下,跑去投靠東宮呢。”

宴輕依舊不說話。

凌畫嘆了口氣,“哥哥,你哪裡不高興了,跟我直接說出來,我不大聰明,猜不准你的心思。”

她是真的猜不準,他剛剛明明誇了周瑩,怎麼轉眼就爲她不綁了給蕭枕做妾而生氣呢?

宴輕自然不會告訴她是因爲蕭枕,她肯定地說蕭枕不想娶妻,讓他心生惱意,他終於硬邦邦地開口,“我是困了,不想說話了。”

凌畫:“……”

好吧!

他明明就是在生氣!

不過他跟她說話就好,他既然不想說原因,她也就不追着逼問了。

她剛剛睡了一小覺,並沒有解乏,所以,閉上眼睛後,也由不得她心裡糾結,睏意席捲而來,她很快就睡着了。

宴輕聽着她均勻的呼吸聲,自己是怎麼也睡不着了,尤其是他抱着她習慣了,如今不抱,是真忍不住,他翻過身,將她摟進懷裡,無奈地長吐一口氣,想着他真是哪輩子做了孽了,娶了個小祖宗,惹他總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

第二日,凌畫醒來時,是在宴輕的懷裡。

她彎起嘴角,擡眼看着他沉靜的睡顏,也不打擾他,靜靜地瞧着他,怎麼看他,都看不夠,從哪個角度看,他都像一幅畫,得上天厚愛極了。

宴輕被她盯着醒來,眼睛不睜開,便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這是他這麼長時間以來一貫的動作,每當凌畫先醒來,盯着他靜靜的看,他被盯着醒來,便先捂她的眼睛。

被她這一雙眼睛盯着,他發現自己實在是頂不住,所以,從得到這個認知開始,便養成了這麼一個習慣。

凌畫也被他養成了這個習慣,在他大手蓋下來時,“唔”了一聲,“哥哥醒了?”

“嗯。”

凌畫問,“天色還早,要不要再睡會?”

宴輕有睡回籠覺的習慣。

宴輕又“嗯”了一聲。

凌畫便也在他大手下閉上了眼睛,陪着他一起睡,這些日子一直趕路,難得進了涼州城,不需要再日夜趕路了,晚起也不怕。

於是,二人又睡了一個時辰的回籠覺。

周家人都有早起練武的習慣,無論是周武,還是周夫人,亦或者周家的幾個兒女,再或者府內的府兵,就連下人們耳濡目染也多少會些拳腳功夫。

周武練了一套刀法後,對周夫人憂愁地說,“今兒這雪,比前兩日又大了。”

周夫人見周武眉頭擰成結,說,“今年這雪,真是多年來罕見了,怕是真要鬧雪災。”

周武有些待不住了,問,“掌舵使起了嗎?”

他昨夜一夜沒怎麼睡好,就想着今日怎麼與凌畫談。

周夫人知道丈夫一旦做了決定後就有個心裡急迫的毛病,她安撫道,“你想想,掌舵使和宴小侯爺一路舟車勞頓,定然累及,如今天色還早,晚起也是應該。”

周武看了一眼天色,勉強按耐住,“好吧,派人打探着,掌舵使醒來通知我。”

周夫人點頭。

周武去了書房。

凌畫和宴輕起來時,天色已不早,聽到屋子裡的動靜,有周夫人安排伺候的人送來溫水,二人梳洗妥當後,有人立馬送來了早飯。

睡醒一覺,凌畫的氣色明顯好了很多,她想起昨兒宴輕生氣的事兒,不知道他自己是怎麼消化的,想了想,還是對他小聲問,“哥哥,昨兒睡前……”

她話說了一半,意思不言而喻。

宴輕喝了一口粥,沒說話。

凌畫識趣,閉上了嘴,打定主意,不再問了。

宴輕喝完一碗粥,放下碗,端起茶,漱了口,才平平常常地開口說,“二殿下爲何不想娶妻?”

凌畫:“……”

她一瞬間悟了。

她總不能跟宴輕說蕭枕喜歡她吧?雖然他能問出這句話,以他的聰慧,心裡肯定是知道了些什麼,她得斟酌着怎麼回答,若是一個回答不好,宴輕十天不理她估計都有可能。

她腦筋急轉了一會兒,梳理了妥當的措辭,才頂着宴輕視線給予的壓力下開口,“他說不想爲了那個位置而出賣自己枕邊的位置,不想自己的枕邊人讓他睡覺都睡不踏實。”

宴輕盯着她,聽不出是對這個回答滿意不滿意,問,“那他想娶一個什麼樣兒的?”

凌畫撓撓頭,“我也不太知道,他……他將來是要坐那個位置的,到時候三宮六院,由得他自己做主選,大約是不想他的婚事兒讓旁人給做主吧?畢竟,無論他喜歡不喜歡,如今都做不了主,都得陛下首肯同意,索性乾脆都推了。”

宴輕點點頭,“那你呢?對他不想娶妻,是個什麼想法?”

凌畫心想着這個問題好答,自己怎麼想,便怎麼如實說了出來,“我是扶持他,不是掌控他,所以,他娶不娶妻,樂不樂意娶誰,我都不管。”

宴輕把玩着茶盞,“若是將來有一天,他不按照你說的對待他自己的婚姻大事兒呢?若是非要將你牽扯到讓你必須管他的婚姻大事兒呢?”

比如,強迫他將她給他?

這話說的已有些直白了。

凌畫頓時繃緊了一根弦,堅決地說,“他不會的。”

她也不允許蕭枕依舊對她不死心,他一輩子不娶妻,那個人也不可能是她。她也不樂意有那一日,若是真到那一日……

凌畫眯了眯眼睛。

宴輕直接問,“你說不會,萬一呢?”

凌畫笑了下,直視着宴輕的眼睛,笑着說,“扶持他登上皇位,我便是報恩了,我總不能管他一輩子,到時候會有文武百官管他,至於我,有哥哥你讓我管就好,這些年累死了,我又不是她娘,還能給他管媳婦兒兒子女兒嗎?”

宴輕沒忍住,彎了彎脣,滿意地點頭,“這可是你說的。”

他可沒逼她表態。

凌畫見他笑了,心裡鬆了一口氣,“嗯,是我說的。”

看來他挺在意她對蕭枕報恩的事兒,既如此,以後對於蕭枕的事兒,她也不能如以前一樣隨心所欲地處理了,凡事都該慎重些了。

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二十七章 晚了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九十一章 決定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四十八章 受寵若驚(二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九十六章 好看(二更)第一百一十章 安排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六十八章 明白(二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一百章 功成第四十七章 嘆氣(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五十章 設宴第二章 婚約第八十八章 吉言(二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二十八章 文武(二更)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八章 江陽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九十章 迫不及待(二更)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八十三章 攔住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二章 婚約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四十九章 扎心第五十三章 趕出(一更)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十九章 旁聽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九十六章 牡丹(二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九十章 迫不及待(二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二十六章 剪掉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
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二十七章 晚了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第六十一章 會面(二更)第二十九章 殺手營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七十七章 風雨(一更)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九十一章 決定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九十九章 錯了(一更)第八十二章 獨一無二(二更)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四十八章 受寵若驚(二更)第七十八章 竹葉第九十六章 好看(二更)第一百一十章 安排第一百零四章 雨中(二更)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六十八章 明白(二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四十四章 一起(二更)第一百章 功成第四十七章 嘆氣(一更)第十四章 勸說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啓程(二更)第五十章 設宴第二章 婚約第八十八章 吉言(二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五十六章 毒婦(二更)第五十七章 許諾(一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二十八章 文武(二更)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七十五章 心疼(一更)第八章 江陽第九十六章 對手(一更)第九十章 迫不及待(二更)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十四章 太子第八十三章 攔住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二章 婚約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十二章 下毒(一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七章 大夫(一更)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四十九章 扎心第五十三章 趕出(一更)第七十二章 拉人(二更)第七十四章 事成(二更)第十章 賜婚(二更)第十三章 借錢第十九章 旁聽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八十二章 離京(一更)第九十六章 牡丹(二更)第六十七章 照面(十一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九十章 迫不及待(二更)第二十七章 鬥會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二十六章 剪掉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五章 海棠醉第七十二章 不對勁(一更)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六十一章 義兄(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