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守護(一更)

天色太晚,玉橋街上已沒什麼人走動。

秦桓與七八個同行人走了半條街,瞧見了路邊上與螞蟻說話的宴輕,秦桓大喜,抱着匣子走上前,“宴兄!”

宴輕被驚擾,不太高興地擡起頭,看着一羣人杵在他面前直皺眉,當前一人他看了半天,才認出是秦桓,微惱,“小點兒聲,你把可憐的螞蟻都嚇跑了。”

秦桓:“……”

宴兄這是什麼操作?難道螞蟻還怕聲音大小?

他雖然不理解,但依舊很聽話地蹲下身,湊近他問,“宴兄,你坐在這裡幹什麼?”

宴輕十分苦惱,“我在守護它們,別被人踩死,你快躲遠些。”

秦桓:“……”

衆人:“……”

地面上黑漆漆的,恕他們眼拙,真瞧不見螞蟻。

秦桓聽話地躲遠了些,不忘將手裡的匣子遞給宴輕,“宴兄,這個匣子你收好。”

“這是什麼?”宴輕不接。

“是你的東西,你一定要收好。”秦桓塞進他懷裡。

宴輕勉勉強強將東西收了,嫌棄他帶着一羣人待在這裡礙眼,“行吧!你若是沒什麼事兒,趕緊走吧!”

秦桓不太想走,“那宴兄你……”

“不用管我,趕緊走。”宴輕趕人。

“好吧!”秦桓站起身,招呼衆人,同時還不忘再三囑咐宴輕,“宴兄,匣子一定要收好,尤其是裡面的玉佩,別弄丟了。”

“知道了。”宴輕揮手。

秦桓帶着一衆人走了。

衆人心想,看起來宴小侯爺真是醉的不清,否則怎麼瞧不見地上根本就沒有螞蟻?

衆人離開後,宴輕沒了礙眼的,心情終於好了些,又跟螞蟻說起了話來。

端陽久等宴輕不回,每日這個點,小侯爺差不多該回來了,今日都晚了半個時辰,快到子時了,也不見他回府,他終於不放心了,出來找人。

他走了好幾條街,總算是在玉橋街的馬路邊找到了宴輕。

此時,宴輕已躺在馬路邊睡着了。

端陽想着幸好他找來了,小侯爺這是喝了多少酒?這麼多年,在馬路邊坐過幾次,但睡在馬路邊不知道回家還是第一次,也得虧京城因爲京兆少尹許子舟大人上任後,治安被他治理的非常好,纔不至於出點兒什麼殺人越貨的事兒。

他伸手扶起宴輕,“小侯爺?您怎麼睡在了馬路邊?”

宴輕哼哼一聲,“別踩了螞蟻,聽到沒?”

都睡着了,還惦記着不殺生。

端陽心想小侯爺這滿身酒味,看起來真是喝迷糊了,他打算將人背起來,卻瞧見了他懷裡抱了一個匣子,這匣子他認識,今兒晚上安國公府三公子來找小侯爺時,手裡抱的好像就是這個匣子,不知怎麼到了小侯爺手裡。

他伸手從宴輕手裡拿過匣子。

宴輕抱的緊,不滿地嘟囔,“別動,秦桓告訴我一定要收好,不能丟。”

果然是秦三公子的匣子。

端陽立即說,“那您抱好了,別摔了,屬下這就背您回去。”

“嗯,別踩了螞蟻。”宴輕絮絮囑咐。

端陽無語,不跟醉鬼一般見識,答應了一聲,背起宴輕往回走。

一路回到端敬候府,端陽不知道被宴輕囑咐了幾次別踩到螞蟻,他就納了悶了,這螞蟻今兒是積了什麼德竟然讓小侯爺如此在意。

總算回到了端敬候府,宴輕依舊有些鬧騰,“告訴鳳頭鸚鵡,以後不準再吃蟲子和螞蟻。”

端陽:“……”

“聽到了沒?”宴輕不滿他不回答。

“聽到了,屬下這就去囑咐小鸚。”端陽心累。

管家迎了出來,瞧見了宴輕醉熏熏被揹回來的模樣,“哎呦”了一聲,“小侯爺今日這是喝了多少?”

端陽搖頭,“不知道,應該喝了很多,連家都回不來了,睡在了馬路邊,我若是不去找,小侯爺大約會在馬路邊睡到明天早上。”

“幸虧你去找了。”管家嘆氣,“晚上秦三公子來的時候,看他那個模樣,口口聲聲要喝酒,我就知道,小侯爺今兒怕是會陪着他喝醉。”

端陽嘆氣。

管家又道,“小侯爺以前沒醉倒在馬路邊睡着不回家,這還是第一次,但有第一次,興許就有第二次,以後小侯爺再出去喝酒,不讓你跟,你就偷偷跟着吧!”

端陽犯愁,“小侯爺若是知道我偷偷跟着,不聽他的話,一定會罰我滾出端敬候府,您別害我,您還是想法子勸勸小侯爺吧!”

管家想想宴輕的脾氣,閉了嘴,若是能勸得了,他這個老管家也不必操碎了心了。

端陽將宴輕送回房,想幫他換一身乾淨的衣服,他嘟囔着不幹鬧困別煩他,端陽只能作罷,要拿出他手裡的匣子,他也不讓,端陽無奈,只能任由他抱着那個秦桓再三鄭重交待的匣子睡了過去。

就在宴輕睡着的時候,他不知道,京城在半夜裡炸開了鍋,炸醒了無數家府邸,幾乎炸平了二皇子府,炸平了安國公府,炸平了東宮太子府,就連宮裡的陛下和太后都因爲婚約轉讓書而驚動了。

婚約轉讓書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蕭枕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手裡的茶盞脫落,“啪”地一聲落在了地上,砸了個八瓣開花。他臉色難看的如黑雲壓山,滾滾翻騰。

親近幕僚孫賀被蕭枕的臉色驚住,脫口喊了一聲,“二殿下?”

他從來沒見過二殿下這般難看的臉色。

不,也不是沒見過,三年前見過一次,就在太子太傅陷害凌家,陛下下令抄沒凌家,凌家十六歲以上的人鋃鐺入獄,凌姑娘去敲登聞鼓時,不過那已經是很久遠的事兒了。

蕭枕攥緊拳頭,咬牙切齒,“好一個秦桓,好一個宴輕!他們竟然敢!”

孫賀懂了,原來是因爲凌姑娘,他嘆了口氣,“這秦三公子與宴小侯爺真是太不像話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他們眼裡,跟兒戲一般,怎麼能弄出這種婚約轉讓書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蕭枕漆黑着臉出了書房。

孫賀一愣,“二殿下?”

“你先回去吧!”蕭枕大踏步向府門口走去。

孫賀追了一步,“二殿下,如今已深夜,您這時候是去哪裡?端敬候府還是安國公府?萬萬不可啊,若是鬧僵起來,陛下也會知道您與凌姑娘交情不淺的,您萬不能失了方寸。”

蕭枕頭也不回,“我去凌家,你放心。”

孫賀鬆了一口氣,原來是去凌家!他不再攔了,只要不是去端敬候府和安國公府揍宴小侯爺和秦三公子一頓就好。

凌畫回了凌家,剛進院子,還沒梳洗,便迎來了她的三哥凌雲深。

凌雲深疾步而來,進門就盯着凌畫問,“七妹,你今日晚上去了哪裡?這般時候纔回來?”

凌畫眼神閃爍了一下,“外祖父留給我的私產,出了些事兒,我去處理了。”

“別騙我。”凌雲深盯着她,“你不是去了杏花村?”

“沒有。”

凌雲深動怒,“回答的這麼快,一定是去了杏花村。”

凌畫:“……”

哎,在這個三哥面前,她向來是撒不了謊,謊話還沒撒出,便先心虛了。這也不怪她,實在是小時候她娘管教她嚴格,凌雲深又太聰明,她娘多數時候便請了凌雲深盯着她課業,她這個三哥也是個讀書就要讀得最好的,從來不對她放水。久而久之,長大了,她也怕他。

“說實話!”凌雲深站在她面前,大有她不說實話,他要她好看的架勢。

凌畫摸了摸鼻子,嘆了口氣,“三哥坐吧,我與你說就是。”

凌雲深坐下身,好整以暇地等着她說出個所以然來,別人不知道,他是知道的,杏花村是她的私產,是王老夫人當初留給她的,在她的地盤,她若是不想鬧出今日這樁事兒來,一定就鬧不出來。

凌畫親手給凌雲深倒了一盞茶,斟酌着說詞,“三哥,你見過宴輕沒?”

“見過。”

凌畫很委婉地說,“那你覺得他長的好看嗎?”

凌雲深:“……”

他看着凌畫不說話。

凌畫輕嘆,“他長的真是太好看了。我月前第一眼見到他的時候,腦中就自發地蹦出了一句詩,三哥知道,我雖然該學的都學了,但其實也不太愛筆墨文章,但見到他時,我很慶幸自己當年跟着你好好地讀書了,否則也蹦不出來詩句形容他。”

凌雲深瞪着她,“什麼詩?”

“少年一捧清風豔,十里芝蘭醉華庭。”凌畫又輕嘆,“那一日,豔陽高照,我記得清楚,他身穿一身華貴紫菱緞,騎着一匹青鬃馬,拿着一把彎月弓,三箭齊發,三發齊中,三隻奔跑中的梅花鹿紛紛中箭倒地,一衆打獵的子弟們頓時滿堂喝彩,他眉眼輕揚,神采飛揚,比豔陽還耀眼三分。”

凌雲深:“……”

“三哥,你聽說過一見鍾情嗎?”凌畫又輕嘆,“那一日,我瞧見他,心口熱極了,我從來沒有執着地想要得到什麼,但那一日,我想得到他。”

凌雲深本來帶着滿腔怒火而來,如今見她如此說,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是好,他沉默了好半晌,才道,“所以,今日之事,是你一手謀劃?”

“算是吧!”凌畫笑,“我給他和秦桓鋪了路,沒想到他們自己順着這條路搭建了戲臺,按照我預想的唱了出來,實在是事半功倍。”

凌雲深深吸一口氣,“宴輕如今也就那張臉拿得出手。”

“有那張臉就夠了,長得好看的人,本來也不需要多有才華。”

凌雲深:“……”

他不贊同,“七妹,你不該是個膚淺的人。”

凌畫露出對不住的神色,愧疚地說,“三哥,枉費你小時候盯着我的課業了,我也沒想到我有朝一日竟然長成了如此膚淺的人。”

凌雲深一時無言。

凌畫提醒他,“三哥,喝茶,這是今年的新茶春竹韻,我已讓人送去你房裡了。”

凌雲深端起茶盞,喝了一口,又沉默了片刻,問,“你不是一時腦熱吧?”

“不是。”

凌雲深放下茶盞,“他那個性子,端敬候府兩位侯爺都管不了他,太后也拿他沒辦法,如今你算計了他,就算真嫁了他,怕是以後也有的鬧心。”

“我不怕。”凌畫笑,“生活諸多無趣,若是他能讓我的生活變得有趣,我就是賺了。即便鬧心,看着他那張臉和每日優哉遊哉的玩樂,我也會很高興。”

凌雲深無語,“沈怡安和許子舟不好嗎?你怎麼就偏偏選了宴輕?”

“他們是好,但我卻不想要。”凌畫又給凌雲深茶裡添了水,認真地說,“三哥,你同意吧!別人我都不怕,就怕你訓我,你若是同意,明日後,哪怕是天翻地覆,我也不怕。”

凌雲深氣笑,端起茶一口氣都喝了個見底後,站起身,“七妹這麼說,我還能說什麼?既然你喜歡他,想嫁他,那就他吧!”

他扔下一句話,轉身走了。

琉璃:“……”

三公子這麼輕易就答應了嗎?還以爲他要追着小姐教訓八天呢!真是意外。

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四十七章 下旨(一更)第三十七章 輕畫(一更)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十八章 找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六章 蕭枕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八十九章 會會(二更)第七十四章 哥倆好第三章 表態(一更)第六十章 便宜(四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四十四章 好看(二更)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二十五章 不準(一更)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第四十四章 好看(二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八十章 原來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六十八章 明白(二更)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十九章 重要第三十五章 羨慕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九十二章 如期(一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五十一章 海棠苑(一更)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七章 認真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五十九章 閉月羞花(一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九十章 幫忙(一更)第五十九章 沒醉(一更)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五十三章 說服(一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三十章 請見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
第一百零五章 起火(一更)第十九章 拒絕(一更)第二十九章 分析(一更)第四十七章 下旨(一更)第三十七章 輕畫(一更)第四十五章 家養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十八章 找第二十二章 見面(一更)第四十五章 進宮(一更)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六章 蕭枕第二十四章 發難(二更)第八十九章 會會(二更)第七十四章 哥倆好第三章 表態(一更)第六十章 便宜(四更)第七十七章 感覺(二十一更)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四十四章 好看(二更)第九十四章 收留(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二十五章 不準(一更)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第四十四章 好看(二更)第六十五章 服氣(一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八十章 原來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二十六章 攔門(二更)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五十九章 沾光(一更)第八十四章 真好(二更)第八十五章 哭(三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第六十四章 看診(二更)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十六章 代價第六十八章 明白(二更)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五十四章 跟上(二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一百章 摺子(一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二十三章 很美(一更)第三十七章 彈劾(一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明白(二更)第十九章 重要第三十五章 羨慕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六十五章 醉酒第二十二章 躁意(二更)第三十一章 春色第九十一章 最好(二更)第十五章 真香第九十二章 如期(一更)第六十九章 銷金窟(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十一章 瘋了(一更)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二十六章 兵符第二十五章 一定第五十一章 海棠苑(一更)第七十九章 一起(一更)第七章 認真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五十九章 閉月羞花(一更)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八十二章 除非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九十章 幫忙(一更)第五十九章 沒醉(一更)第四章 以退爲進(二更)第五十二章 要人(二更)第五十三章 說服(一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三十章 請見第一百零六章 賊船第六十八章 扣押(十二更)第七章 主意(一更)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閉嘴吧(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