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便宜勞力

周琛和周瑩對看一眼,對凌畫的話心中是震驚的。

沒想到凌畫與宴輕,兩個人,一輛馬車,在這樣北風撲面,漫天大雪,天寒地凍的天氣裡,沒有護衛,千里迢迢來涼州,是爲了見他們父親的。

若這是誠意,凌畫顯然已做到了常人做不到的。

畢竟,來涼州,要過重兵把守的幽州,凌畫與東宮的關係什麼樣兒,天下皆知,真不知道他們只兩個人,是怎麼矇混躲過盤查過的幽州城。

只憑這份本事,本身就足夠讓他們敬重了。

周琛肅然起敬,再次拱手說,“凌掌舵使和宴小侯爺千里迢迢而來,一路辛苦,家父定然十分歡迎。”

凌畫抿着嘴笑,“周總兵歡迎就好。”

要是歡迎,皆大歡喜,若是不歡迎,她也得讓他必須歡迎。

周琛回頭看了一眼依舊在扒兔子皮的宴輕,那手法瞧着也太乾淨利落了,他就不會,從來沒有自己親自動手宰殺過兔子,都是交給廚娘,慚愧地覺得自己還不如端敬候府金尊玉貴的小侯爺。

他試探地說,“野外天寒地凍,再往前走三十里,就是城鎮了。既然遇到了我與舍妹,敢問凌掌舵使和宴小侯爺,是現在就走?還是烤完兔子再走?”

“自然是烤完兔子再走,我們的馬車走的慢,三十里地要走一兩個時辰的,我的肚子可餓不起。”凌畫果斷地說。

周琛點頭,轉身去問宴輕,“宴小侯爺,有什麼需要在下幫忙嗎?”

宴輕站起身,將兔子果斷地遞給他,“有,開膛破肚,將內臟都扔掉,洗乾淨,再給我拿去烤了。”

有便宜的勞力,不用白不用。

周琛:“……”

他伸手接過血淋漓的兔子,一時間有些無從下手。

宴輕纔不管他,又將菜刀遞給他,“還有這個。”

周琛:“……”

他伸手又接過菜刀,這東西他從來就沒用過。

宴輕無事一身輕,轉身彎腰抓了一把雪洗淨了手,走到車邊,也不管周琛怎麼烤,縱身鑽進了馬車裡。

周琛:“……”

簾幕落下,隔絕了馬車裡那一對夫妻。

周琛頭皮發麻地轉頭求救地看向周瑩。

周瑩心裡快笑死了,也無語極了,心想着他三哥此時估計後悔死多嘴了,按理說,此情此景,在這裡見到了來者不善的凌畫和宴輕,她不該有絲毫想笑的想法,但事實是,她看着他素來龜毛有那麼點兒潔癖的三哥一手拎着血淋漓的兔子,一手拿着菜刀,手足無措滿臉茫然不知怎麼下手的樣子,她就是挺想笑的。

“四妹!”周琛低聲警告了一句。

周瑩盡力憋住笑,無聲說,“我也不會。”

周琛一下子想死了,也無聲說,“那怎麼辦?”

周瑩想了想,對身後打了個手勢,百名護衛瞧見了,連忙從百丈外齊齊縱馬來到了近前。

周瑩指着周琛手裡的血淋漓的兔子說,“誰會烤兔子?”

百名護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齊齊地搖了搖頭。

周瑩:“……”

都是笨蛋嗎?竟然一個也不會?

她頓時笑不出來了,清了清嗓子說,“給兔子開膛破肚,洗乾淨,架火烤,很簡單的,不會現學。”

她伸手指着護衛長,“還不趕緊接過去?還愣着做什麼?”

護衛長連忙應是,翻身下馬,從周琛的手裡接過了兔子,一時間也有點兒頭皮發麻。

周琛鬆了一口氣,將菜刀一併遞給他,並囑咐,“好好烤,不準出差錯,出了差錯,你們……”

他剛想說你們賠,但想着宴小侯爺的兔子,他們也賠不起吧?他又覺得這是一個燙手山芋了,還是他自找的,但他真沒想到一句客氣話而已,宴輕乾脆利落地全部都給他了,直接撒手不管了。

他靈機一動,“去,再多打些兔子來,咱們也在這裡一起烤了吃午飯了。”

多打些兔子,多烤些,總有一個能看又能吃的吧?到時選最好的那隻,給宴小侯爺就是了。

護衛長只能照做,叫了一半人去打獵,又選了幾個看起來還算激靈懂事的,跟他一起研究怎麼烤兔子。

凌畫坐在馬車裡,順着車簾縫隙看着外面的動靜,也忍不住想笑,對宴輕說,“今天沒在窩裡貓着四處亂跑的兔子們可倒黴了。”

宴輕也順着縫隙瞥了外面一眼,悠哉地說,“是挺倒黴的。”

凌畫問,“哥哥,你猜他們什麼時候能烤好?”

“至少半個時辰吧!”宴輕說着躺下身,閉眼小憩,“我打算睡會兒,你呢?”

凌畫試探地說,“那我也跟你一起睡會兒?”

“行。”

於是,凌畫也躺下,閉上了眼睛。

周琛和周瑩的態度,間接地代表了周武的態度,看來周武雖然早先使用拖延術拖拖拉拉不敢站隊,如今想法應該已然偏頗了,大約是蕭枕得了陛下看重,如今在朝堂上,有了一席之地,消息傳來涼州,才讓他敢下這個砝碼。

她本來打算進了涼州後,先私下會會周武麾下副將,柳夫人的堂兄江原,但如今即將跨入涼州地界時遇到了外出巡視的周家兄妹,那隻能跟着進涼州,直面周武了。

倒也不怕。

兩個人說睡就睡,很快就睡着了。

周琛也學着宴輕,用雪洗了手,雪冰的很,一下子從他手心涼到了他心裡,他身邊沒有手爐,用力地搓了搓手,卻也沒有多少暖意,他只能將手揣進了披風裡,藉由胡裘暖和手,心裡不由得佩服宴輕,剛剛竟然面不改色的用雪水洗手。

護衛們出自軍中選拔,都是好手,不多時,便拎回來了十幾只兔子,還有七八隻山雞,被護衛長留下的人手此時已拾了乾柴,架了火,將兔子洗淨,試探地架在火上烤。

不多時,滋啦啦地冒出了烤肉的香味。

護衛長大喜,對身邊人說,“也挺簡單的嘛。”

身邊人齊齊點頭,心裡狠狠地鬆了一口氣,算是完成一半任務了。

周琛和周瑩也齊齊鬆了一口氣,心想着總算沒丟面子,應該是能交差了。

於是,在護衛長的指導下,命人將新獵回來的十幾只兔子宰殺了,洗乾淨後,同時小心翼翼地架在火上烤,每個乾柴堆前,都派了兩個人盯着火候。

第一隻兔子烤好後,護衛長自覺挺好,遞給周琛,“三公子,這兔子熟了。”

周琛覺得烤的挺好,連忙接過,表揚護衛長說,“待回去,給你賞。”

護衛長高興地咧嘴笑,“屬下先謝三公子了。”

他小聲疑惑地小聲問,“三公子,這馬車內的兩個人是什麼身份?”

一定是非富即貴,否則哪能讓三公子和四小姐這般對待。

周琛繃着臉擺手,“不許打聽,做好自己的事兒,不該知道的別問,小心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護衛長駭了一跳,連連點頭,再也不敢問了。

周琛拿着烤熟的兔子來到馬車前,對裡面試探地說,“兔子已烤好了。”

在護衛們面前,他也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宴輕,乾脆省了稱呼。

宴輕醒來,坐起身,挑開車簾,瞅了一眼周琛手裡的兔子,眼神露出一抹嫌棄,“怎麼這麼黑?”

周琛:“……”

烤兔子不都是黑的嗎?

宴輕又問,“放鹽了嗎?”

周琛:“……”

不知道啊。

他轉身問人,“兔子烤的時候放鹽了嗎?”

護衛長頓時一懵,“沒、沒有鹽。”

他們身上也不帶這東西啊。

宴輕更嫌棄了,“不放鹽的兔子怎麼吃?”

他伸手拿了一袋鹽遞給周琛,“去放鹽再拿來。”

周琛伸手接過,“呃……好……好。”

他剛轉身要走,宴輕又給他一個鐵盆,同時說了烤兔子的要領,“先用刀,將兔子周身劃幾道,然後再用鹽水,把兔子醃製一下,等入了味,然後再放到火上烤,不要帶着濃煙半着不着的火,都給燻黑了,要燒透的紅彤彤的炭火,烤出來的兔子才外焦裡嫩,也不會發黑。”

周琛受教了,連連點頭,“好好,我知道了。”

宴輕落下簾子,又躺回馬車裡繼續睡,凌畫似乎是知道一時半會兒吃不上烤兔子,壓根就沒醒來,睡的很熟。

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五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三十八章 滋味(二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五十六章 半夜(一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五十八章 刺殺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九十三章 醉酒第九十三章 桃花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七章 認真第二十三章 不捨(一更)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四十五章 分割(一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二十六章 避開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二十七章 父子(一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九章 信物(一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四十七章 嘆氣(一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五十章 設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三十一章 回府(一更)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二十章 如期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二章 婚約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六十四章 天地可鑑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八章 半夜第一章 宴輕第五十九章 沒醉(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八十一章 自己人(二更)
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十八章 要你管第五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三十八章 滋味(二更)第五十五章 太子妃(一更)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九十五章 閨房(一更)第五十八章 不要臉(二更)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三十九章 攔截(一更)第五十六章 半夜(一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冷靜(二更)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五十八章 刺殺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二十七章 睡醒(一更)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一百零四章 三十六寨第九十三章 醉酒第九十三章 桃花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七章 認真第二十三章 不捨(一更)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不準(二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十章 賠罪(一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五十五章 截殺(二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四十五章 分割(一更)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二十六章 避開第七十章 兵營(十四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十二章 記起(二更)第二十七章 父子(一更)第九十五章 不待見(二更)第九章 信物(一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六十三章 告知(七更)第十八章 天衣無縫(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滾(二更)第七十九章 料錯(一更)第五十一章 都對(一更)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六十九章 踢場子(二更)第四十九章 納吉(加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七十五章 打擊第二十三章 連夜(一更)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九十二章 同牀(二更)第四十七章 嘆氣(一更)第六十章 絕殺第四十三章 迴歸第五十章 設宴第十七章 傳信(一更)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三十一章 回府(一更)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二十章 如期第六十章 禮單(二更)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二章 婚約第三十四章 歪理(二更)第六十四章 天地可鑑第六十一章 沒敢(五更)第九十九章 宮宴(二更)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二十七章 兵不血刃(一更)第六十六章 啓程(十更)第一百一十五章 質疑(一更)第六十四章 包場(二更)第八章 半夜第一章 宴輕第五十九章 沒醉(一更)第八十九章 刷新(二更)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八十一章 自己人(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