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長逝

溫啓良不想死。

他有滿腔的不甘心,因爲激動,一時受不住,大力咳嗽起來。

溫行之冷靜地對他說,“父親,您越激動,越加速毒發,若是您什麼也不交待的話,一炷香後,您就什麼都說不了了。”

溫啓良的激動終於因爲溫行之這句話而平靜下來,他伸手去夠溫行之的手,溫行之上前一步,將手遞給他,任由他攥住。

溫啓良已沒有多少力氣,哪怕攥住溫行之的手,想用力地攥,但也依舊攥不緊,他張了張嘴,一時間要說的話有很多,但他時間有限,最後,只撿最不甘心最主要的說,“一定是凌畫,是凌畫派人殺的我。”

溫行之不說話。

溫啓良又說,“你一定殺了凌畫,替爲父報仇。”

溫行之依舊不說話。

“你答應我!”溫啓良雙眼瞪着溫行之,“我要讓她死!”

溫行之終於開口說,“若是能殺,我會殺了她,父親還有別的嗎?”

“爲父去後,你要扶持太子。”溫啓良繼續盯着他,“我們溫家,爲太子付出的太多了,我不甘心,行之,以你之能,只要你扶持太子,太子一定會登上皇位。就算我死了,我泉下有知,也能大笑。”

溫行之不語。

“行之!”溫啓良手下用力。

溫行之搖頭,“這件事情我不能答應父親,你去後,溫家就是我做主了,故去的人管不到活着的人,我看形勢而爲,蕭澤若是有本事讓我心甘情願扶持他,那是他的本事。”

溫啓良立即說,“不行,你一定要扶持蕭澤。”

溫行之將手撤回來,背手在身後,淡聲說,“父親,溫家扶持蕭澤,本就是錯的,若非如此,你怎會正當壯年便被人刺殺?你派了三撥人去京中送信,一封給陛下,兩封給東宮,至今杳無音訊,只能說明,信被人截了,人被殺人,東宮若是有能,又怎麼會半點兒風聲也察覺不到?只能說明蕭澤無能,連幽州連你出事兒都能讓人瞞住矇蔽塞聽,他值得你到死也扶持嗎?”

溫啓良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溫行之又問,“還有對我要說的話嗎?”

溫啓良唯二的兩件事兒,就是凌畫與蕭澤,說完了這兩件事兒,她就無話對溫行之說了。

溫行之見他沒了話,側過身子,偏過頭,看了一眼溫夫人,“時間不多了,父親可有話對母親說?”

凌畫放在第一位,蕭澤放在第二位,溫夫人也就佔了個第三位而已。

溫夫人上前,哽咽地喊了一聲,“老爺!”

溫啓良看着溫夫人,張了張嘴,他已沒多少力氣,只說了句,“辛苦夫人了,我走後,夫人……夫人好好活着吧!”

溫夫人再也受不住,趴在溫啓良身上,抱着他痛哭出聲。

溫啓良眼裡也落下淚來,最後說了一句,“聽、聽行之的話……”,又費力地看向溫行之,“溫家……溫家一定要……站在高處……”

一句話斷斷續續到最後沒了聲音,溫啓良的手也漸漸垂下,溘然長逝。

溫夫人哭的暈死過去,屋內屋外,有人喊“老爺”,有人喊“大人”,有人喊“家主”,卻無一人再喊“父親”。

溫夕瑤在溫夫人的看顧下,偷偷離家出走,不知去向,溫夕柔在京城等着婚事待定待嫁,溫行之命人安排後事,臉上一如既往的淡無顏色。

溫家掛起了白帆。

溫行之命人擇吉日吉時,停棺發喪,又書信三封,一封給京城的皇帝報喪,一封給東宮太子,一封給在京城的溫夕柔。

安排完諸事後,溫行之自己站在書房內,看着窗外的大雪,問身後,“今冬將士們的冬衣,可都發下去了?”

身後人搖頭,“回公子,未曾。”

“爲何不發?”

身後人嘆了口氣,“軍餉吃緊。”

溫行之問,“怎麼會吃緊?我離京前,不是已備出來了嗎?”

身後人更想嘆氣了,“被老爺挪用了,東宮需要銀子,送去東宮了。”

溫行之面無表情,“送去多久了?我怎麼沒得到消息?”

“二十日前。老爺嚴令捂住消息,不得告知公子。”

溫行之笑了一下,眉眼冷極了,“如此大雪天,想暗中運送銀子,能不驚動我,一定走不快。”

他沉聲喊,“暗影!”

“公子。”暗影悄無聲息出現。

溫行之吩咐,“去追送往東宮的銀子,拿我的令牌,照我吩咐,見我令牌者,速速押送銀兩折返,若有不從者,殺無赦,你親自帶着人去追回。”

“是!”

這些年,溫家給東宮送了多少銀子?溫家也要養兵,朝中都以爲溫家雄踞幽州,家大業大勢大,但是隻有他知道,溫家每年軍餉都很吃緊,原因是他的好父親,一心扶持東宮,效忠極了,勒緊自己的褲腰帶,也要緊着東宮吃用擴張勢力拉攏朝臣,可是倒頭來,東宮勢力越來越勢弱,相反,二皇子蕭枕,從半聲不吭被人無視了多年的透明人,一躍成了朝中最耀眼的那個。

而他的父親,到死,還要讓他繼續走他的老路。

怎麼可能?

溫行之覺得,他父親說的不對,刺殺他的一人,一定不是凌畫。

凌畫這些年,不是沒派人來過幽州,但是若說刺殺,突破重重護衛,如此的絕頂的武功高手,能刺殺成功,凌畫身邊並沒有。

凌畫的人不擅長刺殺暗殺,不擅長單打獨鬥,她的人更擅長用謀用計,而且,她對身邊培養起來的人都十分惜命,絕對不會冒險用丟命的法子完成不可預知的刺殺。她寧可讓所有人都蜂擁而上倚強凌弱,也不會准許自己人有一個損失。

但不是凌畫,那會是誰呢?

這些年,他也關心江湖上的武功高手,對比江湖兵器榜的貨真價實來說,不是他看不起江湖排行榜上的高手,而且他認爲,哪怕當前排名第一的武功高手,也沒有能力和本事敢摸進幽州城,在衆目睽睽之下,溫家的地盤,有底氣刺殺成功,得手後成功遁走,讓護衛奈何不得。

這世上,大多真正的高手,都是隱世的。

不過傳的神乎其神的倒是有一個,五年前曇花一現的綠林新主子,據說一招之下,打趴了綠林的三個舵主,不過綠林三個舵主年紀大了,武功最高的一個是趙舵主,其次是朱舵主、程舵主,不過他雖然沒接觸過這三人,但聽手下說過,說三舵主的確也稱得上高手,但卻在江湖高手的排行榜上,也佔不到一席之地,跟一流的大內侍衛差不多武功,這麼算起來,只要是真正的高手,打趴下他們三個,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兒,新主子的本事,還有待置喙。

所以,會是綠林的新主子嗎?

溫行之問身後,“查出兇手了嗎?”

身後人搖頭,“回公子,沒有,那人像是憑空出現,又憑空消失,武功和輕功都太高了。”

“這世上沒有憑空出現,也沒有所謂的憑空消失。”溫行之吩咐,“將一個月內,進出幽州城所有人員名單,都查一遍。”

“是。”

溫行之看着窗外繼續想,刺殺父親的人不是凌畫,但截住溫家往京城送消息的三撥人馬,這件事情應該是她。能讓大內侍衛不察覺,能讓東宮沒得到消息被驚動,提前得了消息在三撥人抵達進城前截住,也只有她有這個本事。

但她遠在江南漕郡,是怎麼得到父親被人刺殺身受重傷的消息的呢?難道幽州城內有她的暗樁沒被清除掉?埋的很深?但若是暗樁將消息送去江南,等她下命令,也來不及吧?

除非她的人在京城,亦或者,做個大膽的想法,她的人在幽州?真是她派人刺殺的父親?刺殺了之後,截斷了送信求救?

溫行之想到此,心神一凜,吩咐,“將整個幽州城,翻過來查一遍,各家各戶,各門各院,任何嫌疑人,任何能藏人的地方,機關密道,全部都查。”

“是!”

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三十三章 現銀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十九章 蹊徑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八十一章 自己人(二更)第七十一章 人物(一更)第八十三章 攔住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四十章 舅兄(二更)第四十二章 傳信(二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八章 能耐(一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六十三章 轉道第七章 認真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六十六章 撞見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十二章 有功(二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一百章 功成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二十八章 暗注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二十四章 回京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四章 結巴(二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四十三章 誘惑小夫君(一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六十七章 盤查第四十七章 下旨(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八章 能耐(一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十八章 借馬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十七章 抓回第四十三章 誘惑小夫君(一更)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
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三十三章 現銀第二十三章 順利第十九章 蹊徑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九十二章 好巧不巧(二更)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五十二章 下廚(二更)第八十一章 自己人(二更)第七十一章 人物(一更)第八十三章 攔住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四十章 舅兄(二更)第四十二章 傳信(二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八章 能耐(一更)第七十七章 得知第六十三章 轉道第七章 認真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八十章 陪(二更)第七章 誘惑(一更)第八章 玉家(二更)第七十五章 完工(二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不正常(二更)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二十三章 惡劣第四章 惹毛(二更)第六十五章 妻子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八十一章 信息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六十一章 摸摸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九十七章 值得(一更)第六十九章 求情(一更)第六十六章 撞見第七十六章 閉嘴(二更)第五十三章 發狠第七十四章 警鐘(二更)第五十二章 在意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十二章 有功(二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一百章 功成第一百章 哥哥(二更)第四十五章 大牢(一更)第二十八章 暗注第四十七章 抱(一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二章 驚嚇(二更)第十五章 遺憾(一更)第七十六章 雷霆(二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六章 醒酒(二更)第六十章 娘哎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七章 交待(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八十八章 陪睡(一更)第二十四章 回京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四十四章 服氣(二更)第三十七章 探望(二更)第四章 結巴(二更)第二十章 風寒(二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四十三章 誘惑小夫君(一更)第五十八章 何必(一更)第六十七章 盤查第四十七章 下旨(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書籤(二更)第八章 能耐(一更)第三十章 夫妻(二更)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五十章 沈怡安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十八章 借馬第四十六章 真是(一更 )第六十二章 我娶第七十五章 雪蓮第五十二章 送他第十七章 抓回第四十三章 誘惑小夫君(一更)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八十四章 會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