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偏心(二更)

皇帝在長寧宮坐了一個時辰,與太后聊了蕭枕,聊了軍器所,聊了冷宮的端妃,又聊了遠在江南漕運的凌畫和宴輕。

說起凌畫上的摺子,硬要綠林拿出了兩百萬兩銀子,皇帝大加讚賞,直說凌畫真是巾幗不讓鬚眉,若她不是女子,他豈止讓她只做一個江南漕運掌舵使?憑她的本事,封侯拜相,也是可能的。

不費一兵一卒,便讓綠林吃噶,賠償了兩百萬兩銀子,這相當於國庫一年的留存入賬。

畢竟,國庫每年入賬雖大,出賬也大,以前入不敷出是年年有的事兒,自從凌畫掌管江南漕運,頭一年填平了江南的窟窿,第二年開始能留下存銀入賬,這才第三年,國庫就被她填滿了。

若非今年衡川郡發大水,堤壩沖毀,千里災情動用了國庫的大筆銀子,今年國庫又是充盈的一年。

今冬又是罕見的大雪,皇帝可以料到有的地方應該已鬧上了雪災,尤其是這一場雪過後,定然又會有各地受災的摺子呈上來,他還要安排人賑災,都需要動用國庫的銀子。

這些銀子自然都是凌畫這兩年從江南漕運交上來的。若沒有她執掌江南漕運,皇帝自己都不敢想象,連翻的災年,朝廷得從哪裡弄銀子救災賑災開倉放糧?國庫都拿不出來的話,各地又能拿多少?受災的百姓們要靠什麼來活?一旦百姓們得不到及時的救災賑災,便會引起饑民流散,發生暴亂起義,這在前朝就有過。

太后聽到皇帝的話笑起來,“凌畫纔不稀罕什麼封侯拜相,她想要相夫教子。已跟哀家說了幾次了,等她兩年後卸任了江南漕運的職務,便給宴輕生兒育女。”

皇帝被氣笑了,“瞧她那點兒出息。”

太后不樂意了,“生兒育女,相夫教子,本就該是女人應該做的,若不是你硬將她推上江南漕運掌舵使的位置,她一個小姑娘家家的,怎麼會如此辛苦風裡來雨裡去的?”

皇帝嘆氣,“母后,以前朕是說不得宴輕,如今朕連凌畫也說不得了嗎?您也太護着了。”

太后又笑了,“你是皇帝,你自然說得,不過凌畫既然想要兩年後卸任,你就早該有準備,別到時候硬拴着她,該培養人培養人,偌大的後梁,總有能幹的那麼一個人,撐起來江南漕運。”

皇帝提到這個就更想嘆氣了,“目前還真沒找到,母后以爲朕不想找,硬拴着她嗎?不是的,人不好找啊,江南漕運是個特殊的地方,有本事的人去了,能鎮住江南一帶的牛鬼蛇神,沒本事的人去了,只能被啃的骨頭都不剩,或者隨波逐流,同流合污。自古以來,越是生金山的地方,污穢越多,有凌畫這個本事的人,還真不是說找就找到的。”

太后道,“那也得找,若是找不到,就讓凌畫培養一個起來。”

皇帝不語。

太后早已猜準他的心思,“你是怕凌畫培養起來的人,將來江南漕運成了她一個人的金山銀山?哀家覺得皇上你多慮了,凌畫不缺銀子,她自己的銀子都花不完。另外江南的勢力,就算她卸任後培養出來的人依舊聽她的,她說了算,但只要她不謀亂,穩固朝綱社稷,這倒不是什麼大事兒。畢竟,陛下要的是社稷安穩,國泰民安。她卸任後,與宴輕兩個人,一個是紈絝,一個生兒育女相夫教子,定不會有什麼謀反的野心。”

皇帝搖搖頭,“母后,您還真想讓宴輕做一輩子的紈絝?就不板正了?將他扳回征途,纔是道理。否則就讓端敬候府這般任由他沒落下去?”

太后無奈,“哀家又有什麼法子?隨他去吧,反正凌畫就喜歡他這樣的。”

皇帝氣笑,“這個凌畫,什麼毛病!”

他收了笑,“母后說的也有道理,朕雖然是有這個擔心,但倒也不全然是,朕只是……”

他看了太后一眼,“朕還沒想好,這江山,要交給誰。”

太后心裡“咯噔”一下子,從凌畫,說到江南漕運,再突然轉到江山,陛下是不是知道凌畫扶持的人是蕭枕了?

太后畢竟是活了一輩子的人,還是穩得住的,“皇帝這話說的,你不是一早就立了太子了嗎?自然是要交給太子的。”

“蕭澤啊……”皇帝語氣不明,“朕對他頗有些失望。”

太后道,“陛下一手教導的蕭澤,雖中間被太子太傅哄騙了,但若是好好板正,還是個好的,更何況你身子骨尚好,還有大把的年頭,如今倒不怕沒時間再教他。說別的也太爲時過早了。”

皇帝笑,“也就是與母后說說知心話,畢竟朕也無人可說。”

太后笑着嗔了句,“你呀!”

一個時辰後,皇帝起駕出了長寧宮。

孫嬤嬤帶着人將皇帝恭送走後,回來見太后並沒有歇下,而是依舊半靠着牀榻,似乎在爲什麼事情憂心,她小聲問,“太后娘娘,您累了吧?要不要睡一會兒?”

“哀家在想事情。”太后望着窗外,“這雪也下的太大了,哀家在想,江南可有雪景看?”

孫嬤嬤笑,“據說江南四季如春,不會下雪,即便冷冬,也是下雨。”

太后嚮往地說,“哀家活了一輩子,還沒去過江南。”

孫嬤嬤也向往,“待什麼時候,太后娘娘也出宮走走?不過今年天下不是發水就是雪災,不甚太平,若是太平年間,出去走走,也是可以去江南看看的。”

太后笑起來,“但願有這個機會吧!以前年輕時,沒出去走走,真是不應該,如今老了,胳膊腿都動不了了,想去哪裡啊,也就想想,就怕出去給皇上惹麻煩。”

孫嬤嬤道,“等小侯爺和少夫人再來信,讓他們多說說江南的風土人情,也就當您看到了。”

“這倒是個好主意。”太后點頭,吩咐孫嬤嬤,“來,筆墨紙硯,我現在就給他們去信。”

孫嬤嬤立即說,“太后娘娘,這不急一時吧?您先睡一覺,醒來再寫也不晚。況且這樣的大雪,驛站送信也不會太快。”

太后搖頭,“我不困,也不累,就現在寫。”

她是有話要跟凌畫說,比如今日皇帝言談話語中透露的心思。

孫嬤嬤只能點頭,鋪了筆墨紙硯伺候。

皇帝離開長寧宮後,回頭望了一眼,他與太后聊了一個辰時,太后一句話也沒提太子,卻三句話不離二皇子。

若凌畫嫁給宴輕,是爲了走太后路線,幫蕭枕上位,那這一步棋,他也不得不說,她是走的極好。

但凌畫是爲了蕭枕這麼豁得出去的人嗎?婚約轉讓書的背後,是凌畫的一局棋?

皇帝也不過是心裡有這麼一個想法而已。

這些年,無論是凌畫,還是蕭枕,他還真沒發現,他們之間有什麼牽扯,若不是蕭枕身受重傷奄奄一息撐着一口氣被大內侍衛找回來,凌畫深夜進宮獻上曾大夫,他竟也沒發覺,凌畫對二皇子蕭枕如此在意性命。

不過想想,當年蕭澤爲了得到凌畫,縱容太子太傅陷害凌家,他後來查知此事時,氣的不行,恨不得將蕭澤打死,但終究是按壓下了。他扶持起凌畫,本是爲了鍛鍊蕭澤,卻沒想到,蕭澤奈何不了凌畫,一個儲君,一個女臣鬥了多年,東宮偌大的勢力,竟然漸漸有了弱勢和頹喪,而凌畫在江南呼風喚雨撒豆成兵,這不得不說是令他心驚的。

但已將凌畫推到了這個位置,他也不可能輕易地將凌畫再打壓踩下去,只在她在京城期間面聖時,言語敲打一二罷了,畢竟,他還指着她平穩江南漕運,往國庫裡送銀子。

如今,他只給了她一枚虎符,也就五萬兵馬,可是她卻能兵不血刃,與綠林和解了扣押運糧船之事,沒鬧出大的動靜,讓綠林賠償了兩百萬兩銀子。

凌畫的本事和勢力已養成,他這時就算打壓,也晚了。更何況,太后已成了她局中關鍵的一枚棋子,心已偏了。

皇帝深吸一口氣,說起來,都是宴輕這個東西,他若是不去做紈絝,按部就班入朝擇妻而選,以他的身份,他的妻子可以是任何高門貴女,但絕對不是凌畫。

那麼,如今的形勢,一定會不一樣,而他,也不必爲儲君之選而重新洗牌,舉棋不定。

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六十五章 安排(二更)第二十九章 懿旨(一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三十章 請見第八十章 桃花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七十九章 拒絕(二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十九章 重要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九十四章 驚嚇(一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九十三章 秘密(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十八章 找第一百一十章 寧葉(二更)第七十章 出息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九十四章 當年(二更)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八十八章 服氣(二更)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九十章 奏摺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五十章(二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三十一章 回府(一更)第七十六章 狐朋狗友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八十八章 吉言(二更)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二十章 同意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廝殺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五十四章 程良娣(二更)第十章 杜唯(二更)
第八十章 玉家(二更)第七十三章 厲害(一更)第六十五章 安排(二更)第二十九章 懿旨(一更)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第四十六章 除籍(二更)第十二章 打賞(二更)第一百一十章 軟肋(二更)第三十章 請見第八十章 桃花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熱(一更)第五十二章 兄弟(一更)第六十五章 說服(一更)第七十七章 湖心亭(二更)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七十九章 拒絕(二更)第十七章 去信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四十六章 可說(二更)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七十一章 殺心第十九章 重要第九十一章 價值第九十四章 驚嚇(一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三十五章 醒來(一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二十五章 送畫第十章 回過味(二更)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六十四章 織布(二更)第五十一章 推演(一更)第六十四章 姐妹(一更)第二十五章 嫁衣(一更)第六十五章 不甘心(九更)第五十三章 烈酒第九十三章 秘密(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十八章 找第一百一十章 寧葉(二更)第七十章 出息第九十八章 驚嚇(二更)第十六章 樂園(二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一百零三章 調兵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九十四章 當年(二更)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八十八章 服氣(二更)第六十六章 興奮(二更)第九十一章 夫人(一更)第四十八章 入府(二更)第八十六章 福氣第四十五章 趕路第三十三章 新房(一更)第九十八章 談判第七十三章 操心(一更)第七十四章 猜錯(一更)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九十章 奏摺第四十七章 奇葩第三十一章 盼着(一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八十六章 威脅(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五章 氣走(一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十三章 感慨第十四章 天生一對(二更)第二十二章 免單第六十八章 封城第九十二章 密道第五十章(二更)第八十一章 做客(三更)第三十章 打探(一更)第一百章 來信第八十七章 陪着(二更)第三十二章 念着(二更)第六十三章 拜訪(一更)第三十一章 回府(一更)第七十六章 狐朋狗友第三十九章 警告(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七十二章 信鷹(十六更)第三十二章 脾氣(二更)第八十八章 吉言(二更)第五十章 生辰(二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七十二章 深厚(二更)第二十四章 吉日(二更)第二十章 同意第四十六章 爭議(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廝殺第五十二章 好奇心(二更)第五十四章 程良娣(二更)第十章 杜唯(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