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限時(一更)

寧家和葉家也自有武功家學,但到底是不及崑崙山上崑崙老人所教的曠世絕學。

雖然寧枕與葉慕未曾學成出師,但到底教個子弟,還是足夠的。若是子弟中有天賦者,那達到宴輕的成就,也不是不可能。

寧家少主寧葉天生不能習武,但寧家子弟衆多,而嶺山王世子葉瑞,是個文武雙全的人,凌畫雖然沒有親眼見過他出手,但也知道他武功並不低,甚至有時候外出行走,敢不帶暗衛。

原來寧家除了家學外,表叔竟然是學藝崑崙老人。

凌畫雖然愛讀畫本子,愛看江湖奇俠小說,但對於江湖中的武學門派與武功傳承並不十分了解,她有限的認知裡,都是琉璃在她耳邊絮絮叨叨說想要做什麼江湖第一高手,總是被雲落、望書等人取笑,她跺腳說玉家的劍法不傳她,若是傳她的話,一定不比什麼什麼差云云。

她問宴輕,“那哥哥覺得,是玉家出的手,還是寧家出的手?能看出來嗎?”

宴輕道,“我研究了溫啓良包紮的傷口位置,那人武功高強,一刀一劍,明明可以殺溫啓良的致命之處,要溫啓良在刀劍下斃命,但偏偏錯開了致命要害,恐怕不是爲了殺死他。”

凌畫頓時凝重了,“那是爲了什麼?”

宴輕躺在不冷不熱的牀板子上,閉上眼睛,舒服地說,“興許是爲了陷害你,引起幽州溫家和你的矛盾激化,也興許是有別的籌謀。”

凌畫覺得這件事情很大,弄不好,真會牽連到她。畢竟,天下人都知道,她與東宮勢不兩立,而幽州溫家,是東宮的人。

她問,“可打探到派出去的人走了幾日了?能不能中途攔截住,讓溫家派出的加急文書到不了京城,稟不到御前?那陛下還怎麼下旨讓曾大夫來救他?”

她不想讓曾大夫來幽州治溫啓良。

有數次想殺他,還不得其法呢,如今有了這麼一個機會,她自然不會手軟。

“已走了三日了,快馬加鞭,再有三四日的路程,應該就到了。”宴輕道,“你若是想派人中途攔截消息,那就要飛鷹傳書,趕在溫家送出的加急文書進京城前,攔截在城外,陛下看不到文書,得不到溫啓良被重傷中毒的消息,自然不會下旨讓曾大夫來幽州。”

凌畫騰地坐起身,“我這就飛鷹傳書,送去棲雲山,讓棲雲山的人出動,務必攔截住溫家的加急文書,再要二殿下配合,阻住溫家這般送到京城的消息,也不能讓東宮知道。”

“嗯,那你趕快吧!再晚就來不及了。”宴輕支起腿,讓凌畫下牀。

凌畫立即爬下牀,重新掌了燈,提筆刷刷書信兩封,將隨身攜帶用來傳信的飛鷹放出來,將兩封簡短的信箋,一起綁在了飛鷹上,放飛了出去。

飛鷹去棲雲山送信,棲雲山的人看到信,自會出動,然後傳信給蕭枕配合,最好也將東宮矇在鼓裡。

溫家不是懷疑她嗎?有人不是想要陷害她激化矛盾嗎?那她就借勢而爲,讓溫啓良徹底毒發身亡。

先斬斷的東宮的一隻手再說。

凌畫放出飛鷹後,又重新爬上牀,對宴輕問,“哥哥,寧家有可能,興許就是寧葉前往漕郡前佈置的這一局,你說嶺山有可能嗎?”

宴輕道,“我對寧家與嶺山葉家都不瞭解,你問我不是白問嗎?”

凌畫不信,“哥哥連官員錄都倒背如流,對於寧家和葉家怎麼就不瞭解了?”,她拽宴輕的袖子,“哥哥,跟我說說。”

宴輕瞪着她,“你這撒嬌的毛病,是從小就養成的?誰嬌慣的?”

總不能是他岳母,他岳母不是嚴厲的很嗎?

凌畫撓撓頭,“我四哥。”

宴輕哼了一聲,“四舅兄可真是害人不淺。”

凌畫彎着嘴笑,“哥哥!”

宴輕無奈,“寧家隱世,我是真不知,老頭子教我內家功夫,卻不愛與我八卦江湖中事兒,他只會一日日吃酒得過且過,依我看,他那時就是等死,若非被我祖父撿回去,沒準抱着一罈酒,拎着一塊肉,找個沒人的地方,把酒喝了,把肉吃了,就直接睡死過去了。被我祖父撿回去後,他說我根骨極佳,動了教我的心思,後來就偷偷教我,從教我後,就不怎麼想死了,還挺惜命,但因他實在太老了,身體已經漸漸枯朽,壽數已盡,迴天無力,把功力傳給我後,就去了。那時我年少,還沒自學《推背圖》,還按照我祖父和父親安排的路走,對江湖中事兒,不甚在意,對朝堂和軍中倒是瞭若指掌,若非自學《推背圖》,我十四歲應該就去軍中了。”

“那嶺山葉家呢?葉家不算江湖。”

“嗯,葉家倒是知道些,但因葉家是嶺山王封地,對於後梁來說,是個特殊的存在。”宴輕道,“先皇對嶺山不放心,也是因爲從先皇時期,嶺山葉家子孫很是繁衍繁茂,各個頗有野心,嶺山出了幾樁事情,嶺山王未必沒有那個心,但權衡利弊,終是沒動,也許是因爲先皇重兵重武,國泰安穩,後梁江山不好動搖。當今陛下勵精圖治,也算是個好皇帝,但偏偏毀在太子身上,東宮養了個禍患太子太傅,幾乎掏空了江南,也掏空了國庫,做了好幾樁毀社稷的大事兒,矇蔽聖聽,若非因爲凌家,陛下也被矇在鼓裡,以至於社稷根基這幾年頗不安穩。嶺山王世子葉瑞,一直伺機而動,剷除異己,徹底把控嶺山,他既有這個魄力,未必沒有野心。所以,他派人也是有可能的。”

凌畫愈發凝重,問宴輕,“哥哥,你說我是不是不該讓溫啓良死?萬一他死了,有人謀奪幽州,溫行之是個厲害的,應該不會讓人謀奪的吧?但溫行之那個人,他可以稱得上是冷血無情,對親人親眷,都沒有什麼恩義人情味,對東宮,也是素來瞧不上,萬一,他投靠了寧家或者嶺山怎麼辦?那豈不是促成了後梁大亂分裂?”

“還真有可能。”宴輕漫不經心道,“每一個從溫家走出來的姓溫的人,都不人不鬼的,不能當做正常人來看。”

凌畫道,“溫啓良出了這麼大的事兒,畢竟是親生父親,溫行之應該已經得到消息,一定會回溫家的吧?就算沒有父子親情,但也有偌大的溫家家業在。他理當繼承。”

“嗯。”宴輕點頭。

凌畫擔心,“哥哥,我們一定要趕緊過了幽州去涼州,涼州的兵馬,一定要拿下。”

她怕幽州真亂,溫行之那個人,他骨子裡根本沒有什麼謙良恭檢讓,也沒有君臣尊卑效忠犬馬,他的靈魂,從小就被溫家給染的涼薄成性,不知溫啓良是怎麼教子的,他自己效忠東宮,反而把自己兒子養成了瞧不上東宮的人。

若是他瞧上東宮,她如今還沒那麼憂心了,一心幫着蕭枕對付他就好了。當外敵來臨時,蕭澤身爲太子,自是不會相讓,溫行之自然也會追隨抵抗,哪怕蕭枕和她與東宮和溫家聯手護衛後梁,都好過如今溫行之這個不定性的地雷,真怕他投敵,反而想拉起幽州這枚造反的大旗。

宴輕見凌畫凝重的小臉都擠成一團了,看着很是擔心擾心,他伸手將她拉着躺下,“你若是真擔心,將車馬一應所用,都不要,我現在就能帶你過幽州城。”

凌畫頓時精神了,被她拉着躺下後又自己坐起身,“真的?”

“騙你做什麼?幽州城牆雖高,帶着一個大活人過城牆雖然麻煩,但也難不住我。”宴輕看着她眼睛亮了,心裡直嘆氣,他感覺自己說對了,他如今就是她的賢內助。

要事事爲她的憂心而憂心,也要事事爲她打點着想。他以前都不敢想自己什麼時候這麼不怕麻煩了,可真夠可以的。

凌畫自然是想趕緊走的,小聲問,“哥哥,我若是說我們現在立刻馬上就走,你會想打我嗎?”

宴輕坐起身,隨手將她拎下牀,“趕緊去收拾,然後去找大娘,給她一筆銀子,讓她給咱們保管馬車。限你兩盞茶完事兒,我帶着你趕到城門時,應該能正好趕上守城兵交接班鑽個空子帶你過城牆,否則,就要等明晚了,沒準溫行之如今不在幽州城,明晚就在了,那我們就不見得過得去了。”

凌畫立即跑去收拾,“哥哥放心,兩盞茶夠了。”

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十八章 找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五十五章 拘束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八十二章 投機(二更)第五十九章 放心(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八十八章 服氣(二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十九章 旁聽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二十一章 果然(二更)第五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三十一章 回府(一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十章 協議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十四章 勸說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九章 不見(二更)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十章 有病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四十二章 徹查(二更)第三十七章 喜歡第十九章 盯上第二章 婚約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十七章 抓回第十七章 去信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九十八章 攔車(一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三十二章 大禮(二更)第九十章 幫忙(一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二十章 雲落第三章 詩集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十九章 披星戴月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七十四章 哥倆好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
第五十八章 使者(二更)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九章 不管(一更)第十八章 找第二十六章 放心(二更)第五十五章 拘束第二十四章 重提第六十四章 大雪(八更)第八十五章 厚禮(二更)第八十二章 投機(二更)第五十九章 放心(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一百零二章 後果第八十八章 服氣(二更)第三十章 可爲不爲第一百零七章 朝花集(一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十九章 旁聽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二十一章 果然(二更)第五十六章 算賬(二更)第八十六章 伺候(一更)第三十四章 寶馬(二更)第十六章 兵法(二更)第九十五章 交心(二更)第七十八章 捏肩(二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三十一章 回府(一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九十章 迎接第二十二章 求娶第九十四章 雲深山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八十一章 不認第十章 協議第二十五章 主子(一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六章 收下(二更)第二十章 臨摹(一更)第八十九章 扎心(一更)第七十七章 醉酒第十四章 勸說第三十三章 幽州(一更)第八十四章 不講理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四十九章 涼州第三十二章 高興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打算(二更)第九章 不見(二更)第五十一章 殺手鐗(二更)第十五章 抱抱(一更)第二十三章 一起(二更)第七十六章 巧遇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六十三章 喜歡極了(一更)第四十五章 關心(一更)第二十一章 不準第十章 有病第八十章 蕭瑾(一更)第七十九章 聰明(一更)第八十七章 捨不得(一更)第四十二章 徹查(二更)第三十七章 喜歡第十九章 盯上第二章 婚約第三章 有病(一更)第七十四章 順路(十八更)第七十六章 沒敢(二十更)第十七章 抓回第十七章 去信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二十四章 德善(二更)第四十三章 明白(二更)第三十五章 海棠苑(一更)第八十五章 折磨(一更)第四十八章 考慮(一更)第三十章 出門(二更)第九十八章 攔車(一更)第二十二章 事無鉅細(一更)第八章 要命(一更)第九十九章 直言(二更)第三十二章 大禮(二更)第九十章 幫忙(一更)第三十四章 照面(二更)第八十二章 長胖(一更)第八十八章 受教第二十章 雲落第三章 詩集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十九章 披星戴月第三十八章 沒眼光第七十四章 哥倆好第九十章 心機(二更)第十六章 受教第四十二章 嫺靜(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