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師承(二更)

宴輕離開後,凌畫坐在桌前等着。

老婦少眠,睡下沒多久起夜,出來一看,這屋子的燈亮着,小聲問,“公子,夫人?怎麼還沒歇下?”

凌畫想了想回答,“大娘,你這炕太涼了。”

老婦嘆了口氣,“是我老婆子忘了,公子和夫人是貴人,身子骨嬌貴,柴火燒的少了,你們自是冷的。”

她立即說,“我這就去給你添一把柴火,再燒燒炕。”

凌畫立即起身,打開房門,對她說,“我去燒就好了,您去歇着吧!”

老婦懷疑地看着她,“姑娘會燒炕?”

“會燒的。”

老婦點頭,也不客氣,“那好,火石在竈臺上,柴火堆在柴房,你只管去燒。”

反正,她給的銀子足,夠買幾十車柴火了。

凌畫應了。

老婦回了屋子。

凌畫閒來無事,再說炕的確是涼,她便提了燈去燒炕。

等她將炕燒熱,宴輕還沒回來,她自然是睡不着的,便熄了燈,躺在炕上等着他。

大約等了近兩個時辰,門被打開,輕輕的一聲細微的聲響,悄無聲息的進來了人。

凌畫立即問,“哥哥?”

“你還沒睡?”宴輕摸到火石,點着了燈。

凌畫從牀上坐起身,“哥哥不回來,我睡不着。”

宴輕心想看來是真擔心他,還不算是太心大,他笑了一下,脫了夜行衣,對她說,“不白去一趟,打探清楚了,幽州的確是發生了一件大事兒,溫啓良遭人刺殺,受了重傷,臥病在牀,對你來說,是不是一件好事兒?”

“啊?”凌畫震驚,“這是真的嗎?”

“真的。”宴輕道,“溫家將消息瞞着呢,確實瞞的嚴實,我一路進了城,摸進了溫家府宅,才探查到的消息。”

凌畫好奇了,“什麼人刺殺溫啓良?”

宴輕笑,“溫家的人懷疑是你派的人,封鎖城門,搜城三日了。”

凌畫:“……”

若真是她派的人就好了,這麼多年,不止東宮和溫家刺殺她,她不敢刺殺蕭澤,怕引起陛下惱怒,引火燒身,但對於溫啓良,她可沒手軟過,還真派過幾次人刺殺,但都無功而返,她愛惜羽毛,自然不可能像東宮和溫家刺殺她一樣,不停地派人,折了再派,她不是,她是手下的人保命第一,刺殺第二,這成功的機率自然要小太多。

這幾次派人,也都沒傷了溫啓良,這一年,她還真沒派過人,更遑論造成他重傷了。

她手裡的能耐,還真大不到這個地步。

她看着宴輕,“溫行之在溫家嗎?”

宴輕搖頭,“沒發現他的人,不知在不在,怕你擔心,便回來了。”

凌畫想,“溫啓良的傷致命嗎?”

“傷勢很重,但致命的是毒。”宴輕道,“刺殺他的刀劍上抹了劇毒。”

他給了凌畫一個不太好的消息,“據說溫家已派人加急送信到京城,請陛下派曾大夫前來幽州給他解毒。”

凌畫面上一沉。

宴輕解了外衣,脫了鞋,上了牀,挨着凌畫躺下,“幽州是軍事重地,溫啓良是重臣,陛下一定會同意的,只要加急文書一到,陛下一定會下旨,讓曾大夫連夜啓程來幽州,曾大夫拒絕不了。”

凌畫問,“哥哥,有沒有可能,是溫家故佈疑陣,要我的曾大夫?”

宴輕搖頭,“不太像,溫啓良確實傷的挺重,他夫人坐在牀前哭的眼睛都腫了。我去時,他的屋子裡除了他的夫人伺候的丫鬟婆子外,沒別人,應該不至於是裝的。若是裝,也該是在外人面前裝,私下裡,卻是沒必要裝了。”

凌畫問,“哥哥可看到了他的傷勢?什麼模樣?是被什麼兵器傷的?在什麼情形下傷的,可探聽到?”

宴輕道,“據說就在街道上,忽然衝出來的蒙面高手,只一個人,一手持刀,一手持劍,待周圍的護衛和暗衛反應過來,他人已被砍了一刀一劍,刀劍上都抹了劇毒。而那人得手後,用輕功遁走了。堂堂溫家的護衛和暗衛都沒攔住人。”

凌畫驚了,“那刺客的功夫,豈不是可以與哥哥有的一比了?”

“興許吧!”宴輕摸着下巴,“這天下間的武功輕功高手,又不止我一個。”

凌畫疑惑,“除了我,還有誰這麼想要溫啓良死啊?”

宴輕不接話,忽然伸手摸了摸身下的被褥說,“這炕怎麼這麼熱?”

凌畫頓了一下,“你走後,我覺得炕涼,起來燒炕了。”

宴輕看着她,“那也不用燒的這麼熱吧?”

凌畫摸摸鼻子,小聲說,“我擔心你,燒火走神了,一不小心就燒多了。將大娘柴房裡的乾柴,燒了兩捆。”

宴輕:“……”

他無語,“你就沒想到大娘帶個小孫女,弄乾柴很不容易?”

“當時只顧着擔心你了,哪裡想得到?”凌畫嘆了口氣,“所以,哥哥,明兒若是進不了城,咱們倆去山裡給大娘打幹柴吧?”

宴輕:“……”

他能說不行嗎?

自己媳婦兒把人家乾柴都燒了,他自然要補償人家的,銀子是銀子,乾柴是乾柴,照她這麼燒火,走的時候,還要再多給些銀子。或許乾脆再幫着多弄些乾柴。

他伸手捏凌畫的臉,“這火炕燙身上,我若是這麼睡一晚,明兒早上起來該燒成幹了,你說怎麼辦?”

凌畫也覺得有點兒燙,但還是能忍受,但想着宴輕是男人,年輕火力壯,怕真把他給熱壞了,立即說,“我看柴房裡有一塊閒着的牀板子,要不搬來墊在身下吧?”

宴輕點頭,果斷地坐起身,披上衣服出了房間,去搬牀板子了。

凌畫有點兒愧疚。

不多時,宴輕搬來牀板子,凌畫將所有被褥都抱起,站在炕邊,等着宴輕將牀板子鋪上後,她立馬將被褥利落地鋪好。

二人重新躺下後,宴輕總算是不燙身上了,對凌畫說了句,“要你何用?”

凌畫:“……”

她鑽進宴輕的懷裡,小聲說,“我能治你的暈船。”

宴輕氣笑。

凌畫問宴輕,“哥哥,這天下間,除了你的武功,還有什麼人,有這麼厲害的武功?能突破幽州溫家的護衛和暗衛,殺溫啓良一個措手不及?”

宴輕道,“這天下間的武功高手,能與我不相上下的,唯有我師傅那一脈的師承了。”

“我一直在想,戰神大將軍張客,他的武功很高嗎?”凌畫一直有這個疑惑。

宴輕笑,“他是運兵如神,兵法厲害,戰場上勇猛,在兵法上,天賦驚人,十戰九勝。武功倒也還好,但還不能教我絕頂內家功夫。他的輕功更是一般。”

宴輕第一次說教他內家功夫的師傅,“我內家功夫師承崑崙老人。”

凌畫“啊”了一聲,“據說被稱爲萬祖之山的崑崙山玉雪峰,住着一位老神仙,因活的年歲太久,所以,自己連自己的名字都忘了。這是我從江湖百曉生的本子上看來的,難道是真的?”

宴輕嗤笑,“哪裡有什麼神仙?就是一個愛喝酒吃肉的老頭,他的確是忘了自己的名字,但他還記得,一生只收過兩個徒弟,一個人叫寧枕,一個叫葉慕。這兩個人你該知道。”

凌畫自然知道,碧雲山少主寧葉的父親就叫這個名字,她那表哥葉瑞的父親,她的表叔,嶺山王的兒子,也叫這個名字。她震驚,“他們竟然是師兄弟?”

怪不得葉瑞與寧葉交情匪淺。

她哀怨地看着宴輕,“哥哥,你怎麼不早告訴我?”

“現在告訴你晚嗎?”

凌畫:“……”

倒也不太晚。

凌畫疑惑,“可是我去嶺山,見過表叔,當年他臥病在牀,沒有絲毫武功……”

“據老頭說,想要出師,就要過崑崙玉山之巔上設的鬼煞關,我也不懂是什麼東西,從他的描述裡,大概是他自己練功設置的關卡。很不幸,那二人都沒過。且都受了重傷,他教了多年,一個徒弟都沒教出師,大受打擊,也不在山上待着了,下了山四處遊蕩,被我爺爺用一壺酒一袋牛肉乾撿了回去,便輪到我倒黴了,跟着他練了多年功,不過在我學成之際,他沒來得及帶我去崑崙山過出師的鬼煞關,便身子骨熬不住,駕鶴西去了。”

凌畫:“……”

原來畫本子上都是騙人的,說神仙不死,也不對。

宴輕總結,“所以,若說天下還有誰跟我武功一般,那就是寧家人和葉家人了。”

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十三章 不平(二更)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三十二章 不捨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九十四章 不敢第七十九章 拒絕(二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四十四章 五日(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三十二章 大禮(二更)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六十章 操心(二更)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九十三章 定心丸(二更)第五十三章 說服(一更)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五十五章 拘束第九十八章 砰砰砰(一更)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九十九章 玩物(一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五十五章 保證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一章 戮破(一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二十章 同意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七十章 出息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八十章 原來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二十六章 避開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四十七章 談(二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三章 大雨(一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
第八十六章 懷疑(一更)第六十八章 抱(二更)第四十章 當年(二更)第一百章 鬧脾氣(二更)第一百零六章 沒的商量(二更)第一百零九章 斬斷(一更)第六十六章 心儀(一更)第八十二章 睡着第一百零九章 暗查(一更)第十四章 對比(一更)第八十六章 分析(一更)第三十一章 摺子(一更)第六十一章 良心第三十五章 了不起(一更)第九章 嶺山(二更)第十三章 不平(二更)第三十一章 醉意第七十三章 血緣(二更)第六十二章 雜耍(二更)第一章 帝心(一更)第四十二章 挺好(二更)第五章 登門(一更)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七十二章 恩准第五十八章 荒山野嶺(三更)第三十二章 不捨第九十五章 主意第九十四章 不敢第七十九章 拒絕(二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三十四章 折騰(一更)第一百零八章 守護(二更)第六十八章 有請(一更)第六十六章 喜歡(二更)第四十四章 五日(二更)第十一章 扣押(一更)第三十二章 大禮(二更)第九十三章 開心(二更)第三十六章 早回房(二更)第十八章 奇門之術(二更)第三十七章 睡地上(一更)第六十章 操心(二更)第八十九章 八卦第四十三章 脾氣(一更)第五十七章 栽進去(一更)第三十四章 跟我走(二更)第六十四章 激動第九十三章 定心丸(二更)第五十三章 說服(一更)第四十四章 長逝第九十二章 秘密第五十一章 鞦韆(二更)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五十五章 拘束第九十八章 砰砰砰(一更)第九十五章 不見(一更)第六十二章 糾正(二更)第五十一章 不送第九十九章 玩物(一更)第五章 喜歡(一更)第五十三章 螞蚱(一更)第一章 金樽坊(一更)第五十三章 告狀第六十七章 坦誠(二更)第五十五章 保證第六章 寧家(二更)第二十九章 墜樓(一更)第一章 戮破(一更)第十二章 慣的第二十章 同意第一百零二章 回京第七十章 出息第五十章 登門(一更)第一百一十二章 瞭解(二更)第七十三章 信函第一百零八章 推測(二更)第七十章 回報(二更)第八十章 原來第四十八章 重賞(二更)第五十五章 價值(一更)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一百零一章 喝醉第十四章 反省(二更)第四十六章 周家人第四十三章 不去(一更)第八十九章 哥哥第十章 輕看(二更)第二十六章 避開第九十九章 鳥蛋(二更)第三十六章 好事(二更)第四十七章 談(二更)第三十一章 期待(一更)第七十三章 久仰第三章 大雨(一更)第四十六章 慚愧第六十八章 罰站(二更)第十三章 浪漫(一更)第二十一章 靈藥(一更)第二十四章 能屈能伸(二更)第十七章 趁火打劫(一更)